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困顿(下)

微星纪元 西来 8764 2004.06.17 13:50

    以名战天的眼力自然看的出林乐斗志高昂眼神中充满了一往无前的豪勇之气,属于那种最麻烦也最难应付的对手。不禁眉头一皱,暗腑这少年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功夫高的出奇,心志又坚定到不能憾其分毫。难道米亚达家高手多到可以这样浪费的程度了吗?心中闪过那么多念头,名战天还是微笑的看着林乐:“小兄弟果然不愧少年英雄,老夫年轻时可没有你这么好的功夫。”

  “小心,他要进攻了。”白牙的声音适时在耳边响起。事实上,一开始林乐就已经进入了“心眼”的状态。整个气场周围任何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灵觉,名战天的气机异动当然也尽在他掌握之中。在说到“你”字时,他全身的气劲已经开始在双手聚集,说到“夫”字时这魔界八天王中最可怕的对手已经象炮弹一般射向林乐。

  既然你这么狡猾我也不必客气了。林乐很配合的往后疾退,脸上还故意露出惊恐和愤怒的表情——当然并非单纯的后退,不用蓄势的自然力正飞速的形成一道道气墙挡在名战天前面。一心想把林乐立毙掌下的名战天初时没有感觉,强大而狂猛的气势很快把微不足道的气墙冲破,但林乐那几乎不花气力的自然力无穷无尽的阻挡还是让他的身型出现了一丝停滞。

  中招了吧!林乐微微一笑顺便再加了几道气墙给他。当然,这回的墙体比之前厚了数十倍不止。

  名战天心中叫苦,知道自己已落入了圈套中,想不到终日打雁也会被雁啄瞎了眼。只得硬着头皮往前冲——抽身后退已经来不及,唯一希望的就是这少年的功力不象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深厚。

  “蓬!”下一秒,两人已经双掌交击在一起。不过一个是逼于无奈硬着头皮上,一个是蓄势待发信心十足,掌力一撞自然高下立判。名战天被打的连连后退,踉跄了七八步才停了下来,面色雪白胸口也起伏不定,显然受了点内伤。林乐也退了几步,不过目的是为了卸去掌力的反弹而已。占了些须便宜的林乐却心中凛然,方才那一下靠着策略得当以及因名战天不了解的自然力之故才把他的战斗力削弱四成以上。谁知自己全力和人家六成功力差距居然这么小,若非施放魔法不耗内劲,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好!”站在墙头上看的三人这才懂得轰然叫好,一起跳下来落在林乐身后。夯汉和陈陈是见过林乐的功夫,除了赞叹没别的好说。四公子却是吃惊的几乎说不出话来,这年轻秀族会魔法不说,武技居然也高明到这种地步。难道师傅所告戒的“武技与魔法千万不能同修”是假的吗?“年轻人功夫不错,难得难得。”名战天又恢复了慈祥的模样,脸色也复原了,几乎看不出什么受伤的痕迹:“就是行事卑鄙了一点。”

  “******妈个臭球。”林乐还没说话夯汉这边已经忍不住开骂了:“年纪老大一个人了,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啊,偷袭耍赖、骗人骗鬼你******是什么玩意生的?”

  名战天脸上还露着笑意似乎根本不把寒汉的叫骂放在心上,但从他双手不规律的颤抖中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若非顾忌眼前的林乐,他早把这个脏话连篇的市井野汉干掉了。林乐刚才那陷阱挖的的确高明,不过也巧在名战天不了解他那随手施放魔法的绝技才吃了点小亏,而那点微不足道的内伤早在几个调息之间就已经痊愈了。

  摆摆手阻止了想上前的乔奇,名战天收起笑容冷冷的盯着林乐。直到此时,因为夯汉那几句恶骂这个名震魔界的八天王之首才动了真怒。不再打算投机取巧的干掉林乐,而是正正经经的和他来一场生死之搏。

  “好强……”不光首当其冲的林乐受到了压力,站在他身后的几人也被强大的气势逼的透不过气来。夯汉不得不乖乖的住了嘴,调动全身内劲与这股气势相抗衡。斯里毕竟受过严格的魔法训练,对外发能量有一定的免疫性。挣扎了一会,终于念咒放出一个光罩,把陈陈和夯汉护在里面——魔法师的消耗要比武者小的多,这个光罩费不了他多少魔力却可以帮夯汉和陈成两个省不少力,不至于还没开始就已经虚弱到无力对敌了。

  这回麻烦了,双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光是站在这股气势面前就已经让林乐喉舌发干说不出话来,真要是打起来还不得毫无还手之力?当然,心中发怵的林乐表面功夫做的很足,无论是全身散发的白色光芒还是向后飘散随风而舞的白色长发,都给人一种势均力敌的感觉。

  “请先生出招……”单手一伸,林乐做了个邀请动作,这样对峙下去吃亏的明显是自己,倒不如趁还有余力之时拼一拼算了。

  “难为你有这种见识。”白牙的声音传了过来:“向左跨一步,快。”话音未落名战天已经大跨步的向前逼近,迫人的气势愈发浓烈。林乐顾不上思考,只得依言左跨了一步。

  才这么一步,奇迹就出现了,本来强大到足以至人死地的气势突然间因为这平淡无奇的一步出现了一丝空隙。林乐大喜过望,抽身脱离了名战天的气势范围。紧锁的目标突然失去,强如名战天也不可避免的身子一顿,差点失去平衡。如此良机林乐当然不会错过,十分客气的贴上去在他肋下印了一掌又飞身退开。名战天闷哼一声,顾不得肋处的伤势直追着林乐而去。他也是想急着结束战斗,不然等会新伤旧患一起上来恐怕真的要阴沟里翻船,输给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

  又追?

  林乐看着凶神恶煞般扑上来的名战天暗暗发笑:你不是忘了我的自然力了吧,我可没忘。闪身飞退的同时又自如的布下道道气墙挡着他的前冲势头。名战天双掌交替着向前,掌心吐出的劲芒势如破竹般的击溃凝成实体的气墙。一个退一个进速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没多久两人间的距离就已缩小至不到一臂。蓄足了力冲上来的名战天简直象换了一个人似的,短短几秒之内已经攻出近三十掌,而且力道是一掌比一掌重。林乐勉勉强强接下了差不多所有的掌力,但内力却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若非胸口的猪头魔核一直源源不断的提供内力,早就已经油尽灯枯而亡了。

  一轮攻击下来,名战天也支持不住的站在原地不住喘息。林乐全身酸痛,手臂更是象被一千枝针同时刺着,咬紧牙关才能忍住不呻吟出来——真要是那样也没脸再在魔界混下去,只好乖乖回人界当好学生算了。“痛快,真痛快!”名战天突然狂笑起来,一面指着林乐道:“好小子,有你的。我已经很久没打的这么痛快过了。”

  “名大师功力精深,智慧过人,在下也佩服的紧。”林乐露出迷人的笑容,不过声调怪怪的。

  “小伙子,话不是这么说。”以名战天的阅历自然听的出林乐话中有话,正色道:“只要能打倒敌人,任何方法都是可行——这是战斗,不是在学院道场里比武。”

  “他说的对,战斗不是比武,没有公平可言。”斯里站在光罩里对陈陈和夯汉两人道:“等会有什么招就出什么招,别顾忌面子公平之类的东西。”陈陈已经坐在地上看着外面的比武,闻言笑道:“四公子放心,我们这批人什么干不出来。夯汉,给四公子看看你的那些小玩意。”

  夯汉站起来,偷偷的从衣襟里摸出一个小黑球递给四公子:“呵呵,有这么个东西就够他们好受的。”斯里接过来一看,皱眉道:“这是什么东西?真那么神吗?”顺手抛了几下,又问道:“叫什么名字?”

  陈陈和夯汉看的魂飞魄散,急忙跳起来抢过斯里手上的小黑丸,小心的收入怀内。斯里看的好笑:“这么紧张干吗,我又不会吃了它。”

  陈陈抹了把冷汗,才心有余悸的吐出一口气:“我的大公子,你差点害死我们了。这玩意叫炎爆弹,是老爷最近几年找人研制出来的。”斯里听的大感兴趣,也不去计较陈陈的语气,追问道:“真那么厉害,威力怎么样?”

  夯汉摸摸小黑丸还好好的藏着,答道:“具体威力我也说不上来,不过上次老爷用做实验的墙厚足有三米的玄铁房也被炸成稀烂,连那几个实验员也全挂了。”

  “那间玄铁房也炸烂?”斯里自然知道那实验室的牢固度,六年前他回来时房子刚刚落成。听父亲说起时自己还不相信,非要全力打一下。谁知灌注了全身魔力足以开山裂石的巨大能量球居然连个白印子都没打出来。

  “那实验员是不是都死了?”了解了这种可怕威力,斯里首先关心的是能不能继续量产:掌握了这种武器,米亚达家的实力将上升不止一个档次,真正的称霸魔界也是指日可待的事。

  “全死了,渣都没剩。”陈陈听的懂斯里的意思,也不无遗憾的答道:“所以这东西已经绝版了,老爷说所有的资料都被一起炸烂了。不然今天何至于此。”夯汉瞒不在呼的拍拍胸脯:“就这一颗了,老爷昨天给了我,想不到今天就派上大用场!”“好了好了,这个等会在说。”斯里拉着夯汉坐了下来——对面的乔奇已经开始注意他们了:“现在先看……”

  “阿乐。”

  “哦,先看阿乐和名战天决斗吧。”斯里见林乐站不住脚的样子,有些担心起来。

  其实不光林乐,名战天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一开始的对掌,肋下所受的猛击就已经耗去他大量内息。而刚才凭着胸中一股硬气击出的掌力更是把整个人都掏空了。大家都很清楚现在谁最先恢复谁就是真正的胜者,不过这就非人力所能控制的了,根基扎实的恢复力自然会强一点:不是名战天功力高就一定稳操胜券。

  林乐的眼睛已经开始模糊起来,全身乏力的感觉有点让人窒息,除了自己的心跳和粗重的呼吸,他几乎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阿乐,坚持住!”白牙的声音听起来很遥远,林乐心中苦笑:我这不就在坚持吗?不过是坚持着不倒下罢了。

  要命的时刻,胸口的那一股暖流再次出现,瞬间流转了各大主脉。虽然没有恢复多少内力,却把全身的酸痛不适都消除了。林乐精神一震,神智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心知猪头魔核又开始发挥它那近乎奇迹的疗伤功能,对紫青二女的感激也又增一分。

  内力开始由丹田处运转起来,虽然不过是微小到无法牵动大局的涓涓细流,但一旦开始就有了全部恢复甚至彻底胜出的希望。

  既然有了希望,全力行功的林乐干脆把眼睛闭了起来,不再关心外界的一切。名战天赞许的看了他一眼,也闭起了眼睛,开始专心的恢复内气。

  两人沉默下来,墙外的气氛就开始怪怪的。乔奇恢复了冷冷的神态,低声对身边的随侍说了句什么,那随侍点点头,飞快的离开了现场。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乐和名战天全身开始冒出了白雾——这是行功到极至时的自然现象,出现在魔界八天王身上不足为奇,而林乐一个秀族小子居然也有如许功力则不能不教人惊叹。“力爪怎么搞的,现在还不回来?”乔奇看看前面旁若无人那两位,心头开始冒火。开始后悔把名战天带到这里来:照他的性子,这四个小子一出来就该给他们几百个能量弹炸成肉泥。偏这老头(名战天现年近六百,的确不年轻了)非要一对一的单打。弄出现在这种局面来,打不是,看着又让人生气。没办法,谁让这老头是自己长辈呢。本以为找了个好靠山,谁知道居然是这么个大麻烦。

  “王,现在该这么办?”说话的那个胖子的正是可西的警备队长,以他的身份本不配随行乔奇左右。不过正巧今天警备队员全在周围保护米亚达府安全,就顺便征召了警备队负责封锁街区。亏这胖子懒,来的迟了,不然现在也和早到的宾客一样被困在里面。

  乔奇理也不理他,反而叫过站的远远的豹族武士:“你带他们去后面看看,有机会的话找路进去,给我放开了杀。”

  “是!”豹族武士点一点头,带着那四十人往后面绕去。警备队长讪讪的住了口,有点畏缩的看着乔奇。开始后悔早没有察觉出王和米亚达家的政治斗争来,还带着人来帮忙维持次序。心想找句话来表明心迹却又被王那张臭脸压的不敢说话,矛盾的全身的肥肉都开始哆嗦起来。终于还是悄悄的退了开去,和自己那些维持次序的手下站在一起。

  内劲恢复的速度比以往快了不少,却没有那次在水潭边的奇迹发生。逐渐壮大的内劲还是按部就班的流转在体内各大主脉,以大约十三息的速度运转一周后又回到丹田,积聚剩余的内劲又再次开始流转。林乐心眼内视,充满喜悦的看着勃勃的生机在自己身体里跳动,追逐着一道道微小气流壮大的过程,心中充满了对生命的感动。灵觉也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提升着,渐渐的,整个身体都已经在心眼笼罩之下。血液的涌动,心脏的搏击,经脉被内气压迫的些微扩张被他一丝不漏的掌握着,一切都象清水游鱼一般的清晰。

  毕竟受过晶能原体那纯净无比能量的好处——也许还有紫青二女的功劳,总之林乐内劲的恢复还是比名战天快了一线。“名先生,得罪了。”林乐睁开眼,虽然恢复的不过是一击之力,但配合爆掌和左腕上的雷虎绝对能把面前那摇摇晃晃的名战天击倒在地。

  林乐左腕开始微微现出白光来,右手按在雷虎的头上。全身剩余的不到一成功力已经全数聚集在左腕处了,雷虎象吸血鬼似的榨干了体内任何一丝残余,终于蓄势待发的透出阵阵红光对准了还在闭目调息的名战天。现在只许轻轻的一动手腕,能量球就能把前面这人彻底击败,林乐却开始犹豫起来。倒不是不忍,而是这一下打出后自己就完全丧失了作战能力: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心中犹豫,雷虎却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红色的光芒逐渐浓烈起来,虎头也开始发烫。“糟,来不及了。”林乐脑中一震,寒顶天送雷虎给他时的一番告戒浮现出来。

  “如果能量长时间在发射器端聚集,这个增幅装置极有可能自爆。当然,这不过是设想,没有证明过。”寒顶天当时的笑容想起来还让人哆嗦:“你也可以试试看……”

  “我可不想试!”林乐想的心中发颤,终于闭着眼睛把手一抬。

  只见一个耀眼的白色光球飞快的射向还处于内视状态中的名战天,光球到了近前名战天才有所觉,勉力抬起手来挡了一挡终因蓄力未足被狠狠的打倒在地。还余势未消的在坚硬的石板地上划出了深逾半米的长长印子。名战天闷哼一声,失去了知觉不知生死。林乐也随之脱力倒地,不过总归比名战天多支持了一会。

  到了现在,这场实力差距过大比斗也终于分出胜负,林乐以一个小小护卫的身份击败了魔界八天王之首的名战天。不仅让所有的人大跌眼镜,也在以实力证明一切的魔界打响了名头——如果这次能侥幸逃得大难,新一任的八天王之首就非他莫属了

  “把名老扶过来,”乔奇象是一点不关心名战天的死活,随便找了个人把名战天拖过来扔在一边。却向着风花雪月四组中掌管情报的风组组长自由风吩咐道:“查查这个秀族的来历,可能的话把他拉过来。”

  自由风默不做声的退到一边,没什么表示。乔奇知道以他的个性,吩咐下去的事一定会尽力办到,也怎么不在意他的态度。气定神闲看着斯里等人七手八脚的把昏迷中的林乐抬到身后,笑道:“米亚达家的高手质量不错啊,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不然可就得等着全军覆没了哦。”

  全军覆没?我们就是来拼命的!夯汉被激起了天生凶性,开始摸着胸口那粒小黑丸。

  陈陈眼神也是酷酷的,不声不响的现出了鹰族战斗身,身型猛的拔高了近一米,双手也变成了爪状。斯里解开了光罩,面带欢容的向乔奇道:“不劳乔先生费心,米亚达家高手众多。绝不止我们几个,先生想要把米亚达家连根拔起,未免也太轻敌了。”

  乔奇看看变身后的陈陈,讶然道:“居然是B级变身,格兰特没有带他走吗?”除了几个礼聘客卿,陈陈的功夫在米亚达家也是数一树二的。真要拼起命来还未必会输,也难怪乔奇会感到惊讶。当然,B级虽然够的上眼,却还不能造成什么威胁。以现在的实力就算刚才那种少年再多来几个,也不过是炮灰而已。

  正要下令杀了这几个小子,王钦突然飞奔着跑了回来:“王,不好了!!!!”

  乔奇皱皱眉头,拦住他:“喘口气,慢慢说!”

  “力爪他,他们……全都……”王钦头发凌乱制服也破了好几处,气喘的象是拉过了头的旧风箱:“到矿山去的……人马……全都被格兰特干掉了。”

  “格兰特????”乔奇脑中“轰”的一震,终于醒悟过来:“从一开始我就上当了!”怪不得收了贿赂又被格兰特打赏的午影没多久就不见踪影,当时还以为这小子有了钱就去花天酒地。也不怎么注意,现在想来应该早已经被格兰特灭了口。安排的好好的进攻计划被这突然关起来的大门高墙阻挡, 自然也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故意迟迟不出现,来引我派人探察矿山情况,借机消弱我手头的实力。格兰特,你还真奸啊。”乔奇握紧了双拳,发疯似的大喊道:“出来吧,格兰特!!!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王,镇定点。别给他们可乘之机。”王钦似乎已经完全恢复了,还不顾礼节的拉着乔奇的手劝道。

  乔奇也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有些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提起内力喊道:“逆贼格兰特,既然有种和本王作对。就出来好好的较量一场吧,本王绝不会让你失望的!!”说着这话的时候,乔奇脑中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点什么,可把握不住,只是模模糊糊的知道有个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没等他往深里想,周围的屋顶上已经陆陆续续的出现了几个人影,正是米亚达家那一批声名在外的客卿。

  霸天绝地无形,还有智胜魔界的何经纬四人站在最前面,身后则是一排训练多年的六族高手。何经纬显然是众人的首领,平静的望着双目尽赤的乔奇,微笑道:“乔先生不必气恼,若非误打误撞碰了点巧,您的计划几乎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可惜您托错了人,那个午夜根本不是做内奸的料,一点小小的惩罚就让他把一切都说出来了。”

  乔奇还没回话,绝地却凑上去偷偷的问道:“何兄,那阴谋不是你猜出来的吗,怎么变成那小子交代出来的了?”

  “给他个高帽子戴戴,迷惑他一下。”何经纬笑的邪邪的:“人这东西很奇怪,犯了错误只要有人为他开脱,就能很快的原谅自己——继续犯下一个错误。”

  果然,几顶高帽一戴,乔奇脸色就开始变的和缓了些,紧握的双拳也舒了开来。他向上点点头,扬声道:“何先生不亏为魔界第一智囊,若非立场不同,乔某相信我们有机会成为好友。”

  “当然当然,在下也对乔先生的气度仰慕已久,先生敢为天下先的胸襟也是正我辈学习的对象啊。”何经纬打蛇随棍上,小马屁一轮轮拍的乔奇舒服至极,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何经纬还想说些什么,异变徒生!刚刚还闭在眼睛听他胡诌的乔奇突然闪电般的出指点向站在身边的王钦。王钦一愣,被点个正着。一时动弹不得。“米亚达侯爵,你也太把我当白痴了吧。”乔奇在王钦脸上抓了一把,一层肉色薄膜被扯了下来。薄膜下面,赫然是不见踪迹的米亚达·格兰特。

  米亚达侯爵全身被制,动弹不得,嘴上却不示弱:“乔奇小儿,你怎么知道我扮成这个随侍的?”乔奇赢回一阵,心中得意。也不去计较他的称呼,解释道:“既然是你布的局,那四暗杀当然没有干掉你。而向我报告暗杀成功的就是你所扮的王钦,再则,凭王钦的功力,如果你格兰特真的在矿山布下杀阵,焉能逃回来报信给我。由此看来,这‘王钦’不是你又会是谁?”

  格兰特闭了闭眼睛,认命道:“功亏一溃,这一场算我输了。”

  “父亲!!!”斯里见格兰特被抓,急的睚眦具裂。若非陈陈死命拉着,早已扑了上去。何经纬见状也变了神色,指挥着众人跳下物顶落在斯里四人处。“四公子放心,老爷不会有事的。”

  “当然,我相信侯爵的布置也不止于此吧?”手握王牌的乔奇悠悠然的接口道:“只不过,得看这布置有没有换回你们老爷的资本了。”何经纬探询的看了米亚达侯爵一眼,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向四周做了个手势。几秒中内,街头巷尾突然冒出了无数个身着黑衣的米亚达府卫。清一色手持掺了石棉矿的精刚长棍,现出了各种类型的变身,把乔奇一群人围在中间。

  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乔奇还是被这场面吓了一跳,看着周围的黑衣府卫一时说不出话来。

  现在的情形是乔奇抓着格兰特围住何经纬和一众米亚达家客卿,而米亚达家府卫大军则虎视耽耽的围着乔奇手下的几十人队伍——以乔奇的实力不可能击败被围在最中间的四公子一群人,就算是拼死突围也毫无成功可能,唯一的牌只是手里的格兰特。

  何经纬上前一步,笑道:“不知道乔先生是否有能力冲出去?”乔奇看看周围那一大群军队编制的B级高手,暗自后悔不该怕影响太大而未把豹族军队拉过来。毕竟是魔界现主,脑子一转就已经分析清楚情况,知道若非手上的格兰特今天恐是全军覆灭之局。即使现在也没有任何优势可言,当机立断道:“格兰特侯爵,今日之事就当没有发生过。我放了你,你保证我们安全回到皇都。”

  “好!”格兰特睁开眼睛,答应的很爽快:“这次就算不胜不败,但我们米亚达家从此宣布不归属你乔奇统治之下。”见乔奇脸色一变,强硬道:“这是基本条件,不然免谈。”

  乔奇脸色铁青,大手一挥运足内力高声道:“从此以后,我乔奇与米亚达家不再存在任何缔属关系!”又解开了格兰特身上的禁制,挥手示意他回去。

  “侯爵大人,您没事吧?”霸天绝地等人上前簇拥着格兰特退回到大军旁边,一面仍戒备的看着默然不语的乔奇。“我没事。”格兰特稍稍活动了几下运了运气,道:“经纬兄,你送乔奇他们离开吧。”“是。”何经纬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在魔界,任何承诺都必须无条件的遵守,只有下三滥的市井无赖才做的出食言而肥的事。

  “不用了,我们自己会走。”乔奇一把退开挡着路的可西警备队长,带领手下上马绝尘而去,很快就不见了踪迹。格兰特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良久,叹了口气:“果然是我太卤莽了,令得大好形势功亏一匮,可惜了。”

  “其实这次行动也不能说是毫无收获,正式和乔奇翻脸还逼他承认米亚达家族不属于他的麾下就是一个大胜利。何况还有一个意外的大收获,绝不逊于杀掉乔奇。”

  “哦?”米亚达侯爵听的奇怪,盯着何经纬道:“是什么收获这么重要?”

  何经纬指挥着众府卫集合至门口又通知里面的菲卿开门,最后才指指正处于昏迷中的林乐道:“就是这个年青人。”格兰特恍然大悟,记起方才在暗处所见,同意道:“的确是个意外的大收获!”

  “好了好了,一切回去再说。今天可是本侯爵的生日呢!”格兰特心情好了起来,对早已经涌过来瞧热闹的百姓道:“也欢迎各位参加我的生日宴!”

  在众人不能置信的欢呼声中,走进了大门敞开的米亚达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