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游山(下)

微星纪元 西来 4620 2004.10.12 12:14

    “没,我们出去吧?”和几个熟悉的护卫打过招呼,林乐有点急了:“到外面再说——今天去哪?”

  “我带你去飞瀑流岩,就在我们上次去的西山上——”

  基本上可西的胜景都被两人玩了个遍,可笑的是这两位都是没长性的主,稍微走几步就闷的不行,爬山的结局往往是在半山腰茶馆喝茶的份。西山就去了不止一次,最高也只爬到顶峰前的“千丈流云”而已,离“飞瀑流岩”还差了老大一段距离。

  可西多山,多景。而其中最令人称道的则是被并称为“可西五胜景”的五处景致。五景之中,山占二,水占二,庄园占一。而千丈流云和飞瀑流岩是山景中居人气最多的两项。

  其余三景分别为“山鸣泄玉”、“半月天池”、和唯一的人为胜景,米亚达府所建的避暑之地“碧水人家”。至于“山鸣泄玉”和“半月天池”两个虽然是水景却也与山关系密切——

  酶金河没有穿可西城而入,到了城口就拐个弯沿着西山滑了出去。这弯拐的妙绝:水流最湍急之处恰恰碰到西山在城外半壁开的一个口子上,被山壁迎头阻击的水流在这个高逾六米的裂口中被击碎成雪白的玉屑状,山壁也因为回声的作用发出类似猛兽咆哮之音——这种奇景就被称为“山鸣泄玉”

  “半月天池”是五景中唯一与西山无关的自然景观,却也跑不开“山”这一字:天池近天,自然也是位于峰高近天的四明山顶峰之上。四明山比西山高上许多,但又不如西山那样险。在先天上差了一个档次,只能屈居西山之下,名气也小了不少。还好顶峰上有一个西山所无的特殊景致——状如半月的无底深潭,半月天池。

  天池据说形成与魔界出现之前,虽然没有佐证,但在魔界故典上确实都找的到它的记载。而在魔界大事记上还不止一次的提到某些月圆之夜天池居然发出毫光,几可与月争辉。到了近代这种景象虽然没有再出现过,但因此潭状如弯钩,半月之名还是保留了下来。

  和魔界基本地形一样,西山险峻的很,某几处几乎不弱于险绝魔界的中央山脉,只在高度上略逊了一筹。千丈流云其实是一段斜伸而出的断岩,就在不到顶峰一千米处。由于正对着底下的酶金河,温度又低,大量的水气在此处聚集为云。站在断岩上看去自然是一片云蒸霞蔚,恍如神仙之境。名景少不了名茶,千丈流云上的雪翠叶可称的上是魔界第一名茶,凡是喝过的只赞的出一个好字,最难得的是雪翠叶居然不受季节限制,可以随摘随炒(炒制也有诀窍,必是崖上唯一的茶摊老板用内力手烘才做的出那种淡雅脱俗的味道来)。上次林乐两人就是喝了茶摊上现场烘培的雪翠叶才恋恋不舍到连飞瀑流岩也懒的上,干脆在崖上喝了整整一下午的茶。

  以林乐和兰芝的体力,爬山实在是小菜一碟。至于某些据说每年都要吞噬不下十条人命的险峻之处更是不值一晒,拉着兰芝运上轻功也是如履平地般的过去了。因为来的早,山上没什么游人。薄薄的晨雾中登顶的感觉特别的好,心情也如同被沾着露水的柳条打了一般,轻松的很。林乐美人在旁,话多了起来。

  “兰芝,最近好象没看见你妈。”拉着美女的柔夷跃过了一道打横的石梁,林乐装做不经意的问起米亚达夫人的情况:这个神秘女子那种控制人心灵的力量现在想来还让他心有余悸,偏偏白牙一听到这事就三缄其口,不肯做点解释。

  “我妈最近老呆在房间里不出来,不知道想些什么。”兰芝微微有点喘气,脸色也泛着潮红——不知道是累还是害羞,娇媚的神态把林乐看的呆了一呆,才懂答道:“没,我就随便问问,我们继续吧。”

  两人爬山的速度很快,又没有旁人打扰,不一会就到了千丈流云处。对着底下翻腾的云海看了一回,林乐探询的望望兰芝:“要不要喝点茶再上去?”

  想想雪翠叶的醇香悠远之味,兰芝便口舌生津,微微点头道好。

  “达修先生,又来喝茶吗?”两人还没走近,茶摊的陈老板就老远的迎了上来,笑的极欢——上回和兰芝在这泡一下午,林乐就和他混熟了。意外的是这老板居然谈锋极健,纵古论今都能聊上几句,发的议论也颇有些精辟见解。一下午聊下来林乐学到不少东西,陈老板也似乎和林乐很对脾胃,若不是顾着生意恐怕会拉着他聊上一天。这会正好没生意,见林乐上来当然高兴的很:“我带了棋来,要不要手谈一局。” ——上回谈起来陈老板自称能下几手围棋,偏巧林乐也好此道。就约了有机会玩,没想到他还真记着了。林乐就有点不好意思,笑道:“今天不行啊,我和她约好了上顶去看看‘飞瀑流岩’。棋你留着,我们下回玩。”

  “行!”老板依旧乐呵呵的收了棋,在露天的木桌旁拉出两把椅子招呼他们坐下:“休息一下喝杯茶吧,早上的山路不好走。”

  “恩,给我们来两杯雪翠叶吧。”兰芝老实不客气的坐下来擦了把汗,拿出块手绢来当扇子般扇着。一面调皮的对空呵着白气:“阿乐,你冷不冷啊?”

  “还好,”以林乐的内力这种温度当然算不了什么,头脑反而比平时清楚许多。心眼自然而然的就使了出来,环视周围的一切有种高空俯瞰的味道,清晰异常,体内的能量也翻腾流转,几欲溢出。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林乐知道自己的功夫又精进了一层——和一般的招式不同,这种进步象是深深的刻在骨子里一样,再也不会消失。

  老陈泡茶也是可西一绝,上西山而不喝他手制雪翠叶不能不算是一个遗憾。茶叶生的很近,就在断崖旁边。老陈却不去摘,神秘的笑着从露天柜台的抽屉里掏出一个纸包来。小心的掂了掂,拈出少许绿末:“算你小子运气好,御用的百丝翠茶啊,给你尝个稀罕。”

  “就这?”林乐看看漂浮在清水里的几粒绿末,狐疑道:“你不是唬我吧?”

  “百丝翠叶!”兰芝生在富贵之家,识得这种普通人闻所未闻的珍贵茶叶。抢过杯子深深的吸了口气,陶醉道:“真香啊,果然是百丝翠叶。这味道我就在十六岁生日时闻过一次,还没有喝到。”

  “这么厉害?”林乐将信将疑的凑过去闻了一口,一股无可名状的气味扑鼻而来。说来奇怪,到了魔界后鼻子原本什么都闻不出来,偏这泡了“百丝翠叶”的清水就有那么一点点的气味透出来——论香味人间任何一种花都比它强上百倍,只能说是还好闻而已。

  “怎么样?”陈老板得意的看着神色古怪的林乐,问道:“有味道吧!”

  原来是味道!林乐终于明白这种几乎称不上是茶的绿末的魔界的珍贵之处:在没有嗅觉的魔人来说,这种唯一能让他们感受到“香”的感觉的茶当然是珍贵至极。

  “怎么样啊?”久不见林乐吭声,兰芝也把头凑了过来:“感觉怎么样?”

  “这,这感觉……”作戏作全套,林乐表现出不可思意的表情:“为什么会有味道?”

  “这就叫作香!”老陈满意的看着林乐的表情,斩钉截铁的做了个手势表示强调。

  兰芝以前闻过没喝到口,这会定了定神开始品茶了。不过看起来这种“百丝翠叶”除了香味外,口感普通的很。林乐也不去抢,悠然的呷了一口更为出彩的雪翠叶,对着老陈道:“最近又有什么好玩的事?”

  “当然有!”横竖没什么客人,老陈在自己杯子里添了点水干脆在旁边坐了下来:“天池又发光了!”

  “天池?”林乐虽然去过,也听兰芝讲过那段故典,却不是那么相信——当时还和兰芝论证了一会。

  “对啊,我也听说了。”兰芝想起今天听丫鬟说起的消息,胜利的白了林乐一眼:“你看吧,天池当然是会发光的。”

  “据说有宝物要出现呢!”

  宝物?我这一大袋子呢!白牙当了几百年的魔主,积累下来的东西肯定可观。林乐想着就伸手摸了摸贴身的袋子,心中琢磨该找个时间彻底的翻它一遍。

  “到底是怎么回事?”兰芝虽然有听说,却因为急着来找林乐知道的不怎么详细。这会儿被老陈一说好奇心也钩了起来:“听说是个狼族小孩发现的,昨天晚上?”

  “不,前天。”老陈撸了撸袖子来劲了:“第一个看到天池发光的是个小孩没错,可不是狼族的,是弱族——”

  据说这孩子小名阿牛,是个在一笑居当童役的孤儿,今年还不到十岁。人有些痴痴呆呆的却从不说谎,人家问什么他答什么——正因为这样这孩子上天池取水回来后大叫大囔着“天池发光啦”才没有被人们当作胡言乱语。一笑居的老板追着阿牛问了个明白就立刻赶上四明山去看个究竟。四明山虽然高,却平坦的很,以魔族的体力更是轻易。不过一柱香的时间老板和几个看热闹的就赶上了四明峰顶,看到了他们一生中最难忘的景象:淡黄色的毫光从平静无波的天池下射了出来,映的周围一片明亮,几与白日无异,天池边丈高大树上是染了黄色的粼粼波光。整个峰顶的色调是黄黄的,和满月时的月色很接近。

  “前天……,可那时不是满月啊。”兰芝听出不对来:“不是说半月天池发光一定是在满月的时候吗?”

  “记载是这样说,可也没一定。”老陈摇摇头,极深沉的对着自己茶壶的壶嘴喝了口茶:“这世上的事,那有个一定呦…………”

  林乐本来就不象兰芝那样从小生活在魔界,又是可西的小公主。关于天池之类的传说对他影响不深,到是老陈的茶壶引起了他的兴趣:“这个茶壶挺不错的嘛,我看看。”谁料刚刚还和兰芝谈的唾沫飞溅的老陈象是受惊的兔子一样紧紧的抱住了手里的茶壶:“不行不行,这宝贝不能碰别人的手。”见林乐表情古怪,又赔笑着解释道:“达修兄弟,不是我小气,实在是这茶壶不能给别人碰……”

  “没关系,我也是随便说说而已。”林乐当然不是那种不知进退的人,也随和的笑着。只是心中颇觉古怪,这个不起眼的茶壶居然对老陈那么重要,难道真的是个宝吗?

  “阿乐,我们该往上爬了吧?”兰芝见气氛不妙,站了起来:“等会人一多就不方便了。”

  “好,时间是差不多了。老陈,下次再找你下棋吧。”在老陈的挽留声中,林乐和兰芝再次开始向上攀去。

  往上爬的时候兰芝就一直在说半月天池的事,听起来这个会发光的大池子似乎神秘到不行——历史记载中有很多魔界高人出道前都在半月天池修炼过一段时间,还都不肯承认这段经历。林乐将信将疑的听听,本来也没往心里去,但兰芝说到上界魔主也有过这种行为时稍稍来了点兴趣:“白牙也去过?不是说天池已经好久不发光了吗?”

  “你倒知道白牙?”平时提到魔界人物时林乐总是推说出生在山里,不清楚。兰芝也不在意,继续道:“不发光是不发光,可这种事情还一直在继续着,也不知道那些高人们看中这地方有什么灵气。”

  就这样说说停停,爬山也不怎么寂寞了。大约又攀了十多分钟,两人就到了顶峰。“这里好小啊。”林乐四处看了看。这峰顶不过二十来个平方,往下面看倒是颇有一览众山小之感,可那个什么“飞瀑流岩”在哪呢?

  “别急啊,往这边来。”兰芝知道林乐在想什么——每个人第一次上来这里都会这么想。林乐跟着兰芝走了几步,原来峰边上还有一条小径斜斜的往下弯去。顺着小径没走下几步,就听到水声哗哗的响的厉害,地面也变的湿漉漉的。又转过一个弯,眼前豁然开朗——前方山崖上直直的挂着一条长逾十余米的白琏,无数纯白的水沫从高处流泻而下,在山石上冲击碰撞。越往下越是激烈,白色的水花逐渐的曼延了整个山壁一眼看去都是在突出山石上冲泄的水流。

  “怎么样?”兰芝在林乐的耳边大声喊才压的下瀑布的声音:“壮观吗?”

  “很漂亮,很壮观!!”这是实话,人界还找真的不出这么一处胜景。

  看了一会,兰芝似乎有点冷,慢慢的往后靠了靠依在林乐身上,林乐伸长双臂,把她揽进了怀里。

  巨大的水声中,两人紧紧的挤在了一起。

  “你的怀里…………好温暖,”兰芝把头埋在林乐的胸口,低声的喃昵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