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转折(下)

微星纪元 西来 6226 2004.10.16 13:36

    “大小姐,”眼尖的魏平看到一身劲状打扮的林乐走过转弯口,忙对着菲卿到:“林头下来了。”

  林乐见大堂里的桌子都被搬开一边护卫们一个个站在中央精神的很,倒是一幅整军待发的轩昂气象。不由笑道:“你们这是要干吗,又不是打仗去。”同时身子一摆平平飞过两层楼梯落到菲卿面前:“大小姐,林乐前来报到。”护卫们都是识货的,知道这看似轻松的一飞实则艰难至极。而飞的象林乐这样圆浑如意只怕整是世上没几个做的出来,不由大声呵赞纷纷叫好。菲卿露出一丝笑意旋又飞快的敛去,正色道:“达修客卿,米亚达家现在需要您的帮助。”林乐弯腰行了一礼道:“谨遵小姐的吩咐,罗德愿附骥尾。”一直站在旁边的灸与太常也同时上前一步跟在林乐后面默不作声的依样行了一礼。

  “大小姐准备怎么做呢?”做足了礼数林乐又轻松了点,看了看有些紧绷的众护卫们微笑道:“难道就这样杀进去?”

  菲卿没有听出林乐语气中嘲笑的意味,一本正经的回答答道:“当然不是——刚刚我已经请无形先生知会达西公爵,希望他对晋腾的行为做出解释——这一剂猛药下去相信他也不敢再避而不见了。”

  林乐见旁边护卫们还一个个站的笔直,忙先让他们坐下才与菲卿道:“无形先生回来了?他怎么说?”

  “达西领地的确有乔奇的人在活动。但他们接触不到公爵本人,连稍稍有点地位的高层也攀不上。暂时不足为虑。”菲卿突然笑了一下:“无形先生还顺便干掉了他们几个,估计最近这些家伙也不敢出来活动了。”“这么说就不是乔奇的影响了。那为什么达西不肯见我们,还纵容手下打伤陈陈?”林乐似是在和菲卿商量又象是在一个人苦恼的自言自语:“难道说是他不相信我们的实力想观望一段时间?”

  菲卿赞同的点头道:“这是最大的可能。昨天我想了一晚上,觉得陈陈的事不应该是达西公爵指使的——最多也只是不加阻拦罢了。因为这种时候与我们反目对他来说毫无好处,只有联合才能对付乔奇逐个击破的策略。”

  “那你现在……”林乐听的糊涂起来,犹犹豫豫的道:“这样岂非一定要和他们撕破脸?”这次连站在后面的太常也听出端倪来,插嘴道:“大小姐是不是想以此来显示一下米亚达家族的实力?”菲卿眼睛一亮,感兴趣的望着长相俊秀的太常。问林乐道:“达修,这位先生很有见地。他是你的——”

  “手下!”太常拉了灸一把:“我们两个是主人的‘双卫’!”

  林乐风头被抢,只好尴尬的摸摸头催道:“大小姐,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过去米亚达府?”“等无形先生的消息,他应该就快回来了。”菲卿还是对太常极感兴趣,直接问道:“达修先生是怎么收下你们两个是?”太常看了林乐一眼,抢着道:“是主人比武赢了我们,我们才自愿追随主人。”菲卿哦了一声,正想再问详细点,林乐却望着门口道:“无形先生好象回来了。”

  话音刚落客栈的大门就应声而开,一身灰衣的无形足不点地的飘了进来:“公爵说他刚刚回府,请我们现在就过去——这是回帖。”无形把手上的帖子递给菲卿又转头对一旁的林乐点点头:“回来了?那我就放心了。”林乐心中一阵温暖,也轻轻的点着头:“辛苦你了。”两人相视而笑,充满了战友间互相信赖的感觉。菲卿看完达西的回帖,抬起头来:“和我想的差不多,该出发了——大家都准备好了吗?”坐着的护卫们突然霍的一声全站了起来,整齐的道:“准备好了!”菲卿满意的微笑道:“很好……米亚达家族战士听令!”包括无形林乐以及双卫在内的十六个武士同时立正挺胸,听得菲卿“出发!”令下,立即大声应道:“遵令!”各自举起手中武器,狂喝一声。霎时间,整个客栈内充满了一股令人热血澎湃的杀伐之气。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出客栈往数百米外的达西公爵府行去。菲卿走在队前无形与林乐一左一右的紧随其后,其余护卫则分了三排尾随。咋一看倒有点依仗队的味道。路上的行人看着群杀气腾腾的家伙走过来,生怕惹上麻烦的避了开去。又有点搞不清楚,这些穿着从未见过的制服的家伙究竟是军人还是流氓。

  “到了。”菲卿在公爵府口停下,回头对众人道:“现在开始收敛一点,今天应该不用火拼。”林乐拍着背后的剑柄洒然笑道:“别害怕,就算火拼我也能把你们一个个全救出来。”

  公爵府门口居然列了卫兵,石雕般的挺立在大门两边,不知这算是迎接还是示威。总管武颂青正站在大门口朝这边张望着,见菲卿等过来忙迎了上来满脸笑容的道:“欢迎米亚达家大小姐光临鄙地,本人谨代表达西全府上下向贵客问好。”菲卿哼了一声,听出他语中之意——欢迎的是全府上下而不是达西领地,这欢迎当然也是非正式的了。不过在词句上计较有失大家风范,菲卿也拱手笑道:“菲卿这次代表的是米亚达家,总管先生可以叫我大使或者专使。不必关心我的身份。”武颂青愣了一下,仿佛想不到菲卿会这样回答。只好再次欢迎道:“欢迎米亚达家专使光临鄙地,武颂青谨代表达西全府上下向专使问好。”

  “非常感谢,菲卿不胜荣幸。”菲卿这才回了一礼,又立刻道:“请问公爵大人现在何在?”武颂青做了个请的手势:“大人正在会客厅静候专使,请随我来。”菲卿一众依言跟在这个达西府邸第二号人物的后面,只不过在经过那两列卫兵时护卫们故意把脚步跺的震天响又示威的看着那些目不斜视的家伙,显示了一下米亚达家的威风。

  “林先生,您好。”武颂青对林乐与他那两个手下印象深刻,特地回过头打了个招呼。林乐也笑了一下:“武总管也好。”菲卿听武颂青也叫他林先生,心中纳闷。想想好象护卫与小妹一直都叫他林什么的,难道达修·罗德不是本名?不过现在不是问这事的时候——随着总管走了一段拐弯过去,近五米高的会客厅已经出现在诸人面前。武颂青停下来回头道:“专使大人请吧,家主正等着诸位。不过……”他看看后面一群如狼似虎的大汉,为难道:“这些兄弟恐怕不能进去。”护卫们大怒,虽然限于家规不能破口大骂但每人眼中的怒火已经足以把这总管烧死一千次了。武颂青虽然对林乐有些发怵但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依然在十多双眼睛下泰然自若:“专使大人,请您稍微带几个进去吧——贵属下可以在门口等候,或者鄙府也有安排地方休息,随各位自便。”

  菲卿毫不考虑的道:“应该的。这样,达修先生和无形先生与我一起吧。”又转头对其余护卫道:“你们在就这里等,没事不要乱走。”护卫虽然不情愿也不敢争辩什么,齐齐的应了声“是”就分成两队自去站在大门两边。林乐传声过去,嘱咐灸与太常两人照顾好大家——说实话有两人在魔界动的了这队人的也屈指可数,也绝不会在这里出现。

  “好了,请武总管替我们迎见吧。”有两个高手在身后,菲卿心定的很。武颂青赶上前一步打开大门躬身道:“专使请进。”等林乐三人进房后才跟进去反手掩上大门。

  这会客厅的布置很奇怪,感觉非常的…………严谨,一桌一椅都排列成横道象是等待着检阅的军队。上面则是个高出一块来的木台,与人类在地球上的一种名为的基督的教派布道场所非常相似。林乐的眼光往上扫去,一个高大中年男子正站在那望这边着。这人身着达西军的青色制服,站的笔直。看来象是一尊伫立于此千百年之久的雕像,又似乎是等待大仗来临的将军——整个人散发着一种莫可名状的气度。是杀气却又中规中矩不带一丝邪恶之气,与林乐见过的狼盗首领杰诺那种偏执疯狂的杀意大不相同。

  这应该就是达西公爵了吧?林乐这样想着,回头看看菲卿:“大小姐——”菲卿径自往前走去,迎着那男子道:“米亚达·菲卿见过可西公爵。”那男子缓步走了过来看了菲卿一会,突然笑道:“当年的小姑娘今天也终于长成大美人了,格兰特还真会养女儿啊。这方面我就不如他了。”菲卿示意无形与林乐两人不要动,自己上前一步迎上了那男子:“公爵认识家父吗?”

  达西公爵笑的更是欢畅,招呼菲卿一旁坐下道:“岂止认识,你出生不久我还抱过你呢!而且取名字的时候我也有参与——你应该叫我伯伯的。”不光菲卿,林乐与无形也听的呆了起来。谁料的到这公爵居然与米亚达家有如此深的渊源——那为什么还要三番五次的为难使节团?

  “您……见过我小时候?”这情况太过荒谬,菲卿有点将信将疑的:“那公爵大人和家父一定很熟了,怎么…………”达西不悦道:“叫我伯伯——你小名叫水水,因为你一出生就喜欢玩水。这下信了吧?”菲卿脸色一红,终于确认达西所说不假——水水这小名连自己的弟弟妹妹都不清楚,也只有父亲老一辈的朋友才知道了。当下起身施礼道:“菲卿见过达西伯伯,向伯伯问安。”达西开心的笑着应了一声,又道:“菲侄女一定在怪伯伯那么多天没有见你吧?”

  “菲卿不敢。”很奇怪的,菲卿对这个贵为公爵的伯伯有种难以言谕的亲近感。这感觉让她有点矛盾:“想必是伯伯有重要的事吧……但伯伯为什么要纵容手下打伤菲卿的卫队长呢?”达西脸上笑容不减,对站在后面的两人道:“这两位兄弟不用那么拘谨,随便坐吧——我这里不象格兰特那家伙那么多臭规矩。你们随意点,把这里当自己家也行。”无形和林乐对望一眼,立刻感觉到这公爵大人与米亚达家的关系并不象他说的那么好。短短一句话既拉拢了人心又分化他们与格兰特的关系,若两人本就对米亚达家心寸不满只怕有极大的可能投到他那边去。林乐与无形不露声色的谢过达西,坐了下来。“伯伯,请您回答我。”菲卿勉力压下心中强烈的亲切感盯着达西质问道:“我的卫队长被您手下的晋藤打到手臂残废,伯伯是不是该给菲卿一个解释?”

  达西谓然一叹,语气遗憾:“关于这件事我也是刚刚收到报告……”菲卿刚想插口达西就抬手阻止了她:“先听我说完。”

  “在你们来之前格兰特就已经通知我了——我们虽然是几百年年的老朋友但若是合作对付乔奇也必须先通好气。”听他说到这,林乐与无形交换了一下眼色,都听出达西在说到格兰特大人时有种悻悻然的口气。“三天前,我已经在准备好好招待你这个我最疼爱的侄女了。但在你们来之前突然有人报告说我领地下最偏远的一个矿区出现了个凶残奇特的攻击性怪物。矿区的警备队不是它的对手,工人也死伤无数——所以我只好先以人命为重,带着晋腾先生和叔奇先生一起去了那里。”

  “怪物?”菲卿的确听过达西领地时常有异兽出没,心中又多信了几分。

  “没错,但当我们赶到时那怪物已经不见了。工地上死伤很惨,断臂横肢挂的到处都是。有些工人甚至被腰斩,也有头颅被切成两半的。”达西公爵露出不寒而栗的神情:“死状之可怖是我生平仅见。我们在矿区耽搁了两天——”

  其后达西等人花了两天时间善后:发死难者的抚恤金,安抚家属,重新招募工人,加强矿区的保安措施……这些琐事本来交给底下的分负责人办就可以了。但这事闹的整个矿区下的山村人尽皆知负责人镇不下局面,达西也只能滞留在山上赶不回来。

  “快回来的时候晋腾先生说要到处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头异兽解除隐患,让我们不必等他。”达西自嘲的笑了笑:“再后来我回到这里就得到消息晋腾先生打伤了使团成员,逃匿的不知所踪。”“原来是这样。”虽然达西把事情推的一干二净又离奇古怪但菲卿还是不由自主的信了大半,起身道歉道:“是侄女误会伯伯了。”达西宽和的笑笑,大手一挥:“道歉就是不我的乖侄女了,在伯伯这里别拘束。”

  “是。”菲卿重又坐了回去,心中涌起阵阵暖意。这会林乐看着倒不怎么觉得有问题了——方才说到矿区伤亡时达西公爵的神情惊恐之极,连听者也能感受到那种断肢横飞的凄惨情状,不似作伪。达西站起来:“菲侄女是来签个同盟协议的吧?”菲卿点点头,从随身的包里抽出一份牛皮纸包着的文件来:“协议书在这里,父亲说事情紧急不能太正式了。请伯伯原谅。”

  达西不满道:“格兰特就是这样,老那么麻烦。把好好一个女儿也教的婆婆妈妈。”菲卿听的哭笑不得又不好替父亲解释,只好装作没听到:“达西伯伯,这份东西……”达西接过牛皮纸袋,三两下拆开从里面取出协议书在桌子上摊平,又在上衣右兜你掏出笔刷刷刷的签上大名递回给菲卿:“好了,交给你那死鬼老爸去。”“还有一份。”菲卿拿过牛皮袋子又抽出份一样的来:“这协议要一式两份,父亲已经签好。一份给您一份我带回去就行了。”

  “行行,怎么样都行!”达西很不耐烦的拿过去再签了一次,随随便便的折了几折放进口袋:“这样可以了吧?”菲卿一脸苦笑的看着那份重要到可以改变整个魔界政治势力的文件被揉的皱巴巴的仍进衣服袋子,不情愿的道:“恩,可以了。” 林乐与无形绷的紧紧的神经松弛下来,都想不到这件事会如此轻易的完成——看起来达西的确与米亚达大人是老朋友,口气里那种悻悻也许是两人曾吵过架吧。不管怎么样这次任务算是完成了。虽然陈陈的的事还悬着,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达西公爵也不至于会包庇凶手——一场大战消弭于无形,林乐倒有点点失落:弥衡等传功后的第一战看来今天是打不成了。

  “伯伯,侄女还有一事相询。”菲卿小心的把协议书包回牛皮纸袋放进包里才抬起头看着达西正色道:“伤害我护卫长的晋腾现在是否在您府上?”达西不悦道:“我刚才不是说过,那家伙伤人后就不见了。而且他打伤的不止你那个卫队长,还有两个无辜平民——我也在找他。”菲卿很快接口道:“好,那就是说如果找到这凶手伯伯也不会管喽?”“不管不管——如果你找的到抓的住的话!”达西表情显得有点无奈,似乎拿菲卿没什么办法——这情形与一个宠溺孩子的父亲倒挺象的。

  “倒是你们有能力抓到晋腾吗?”达西怀疑的看着无形与林乐两人:“格兰特以前每次和我比武都输的很惨,不知道现在调教出来的属下手段如何?”无形面无表情的听着连眉头也没皱一皱。倒是林乐少年心性发作有点不忿起来,暗暗运功让周围的空气凝结起来往达西那边压去。“咦?有点门道啊!”达西也是好手,立刻觉出不对来。运劲对抗着周遭空气,还能有余力开菲卿的玩笑:“菲侄女的手下也和你一个个性——哦不,应该说格兰特一家都这个样子。”

  “林乐先生——”菲卿对林乐摇了摇头,林乐洒然一笑收回功力转过头不去看她,心中却微微有点恼怒。“伯伯说错了,这两位不是米亚达家的下属。他们是父亲礼聘的客卿,不是一定要听菲卿的命令的。”

  达西不再接口,也对这种名义上的不同没什么异议。站了起来,道:“菲侄女有没有兴趣陪伯伯到处走走?”菲卿有点犹豫。正想拒绝,达西却抢在头里道:“当初伯伯也抱着你在你家后院乱逛,讲故事哄你玩——清嫂子还担心我摔着你呢。一晃几百年过去,伯伯现在也没多少机会和你一起走着聊聊天了。”菲卿心中一软,答应道:“好吧,菲卿先交代队员们点事再来陪伯伯。”达西欣然点头,看着菲卿与林乐无形走出门去,眼里流露出一抹慈祥。会客厅的大门在身后掩上,林乐迫不及待的道:“大小姐,你觉得可信吗?”

  菲卿茫茫然的看了看围上来的下属,柔声道:“理智告诉我要谨慎,但不知为什么在感情上我觉得自己应该完全相信这个素未蒙面的伯伯……达修先生,我觉得现在的我不适合做决定——使节团的放向暂时交给您决定吧。”“我没有意见。”无形说完一句就马上闭了嘴,不过由菲卿身后站到了林乐身后。林乐倒手无可无不可——后天就要回可西,想必也出不了什么事。“那就这样定吧!”菲卿拍了下巴掌把林乐推向众人:“如此就拜托先生了,菲卿可能会在这里呆上一天。你们先回去吧——追查凶手的事也拜托各位了!”菲卿居然向着众人鞠了一躬,吓得护卫们纷纷回拜连道不敢。林乐笑道:“行了,大小姐陪你那个伯伯去吧。我们先回客栈去。”菲卿莫名其妙的红了红脸,转身走了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