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水潭玄虚(下)

微星纪元 西来 4522 2004.03.03 16:21

    寒府,中心最大的客厅。这个面积四百左右的大厅一直以来都是寒家大宴宾客或者家族长老会议的最佳选择,四百平方米的地板均以微星特产的百色冰晶石铺成,华贵却仍不失素雅。四根直径3米的巨大红木柱承起了整个屋顶的重量。站在大厅中央不禁让人心生无力对抗的渺小感,天下第一阀的磅礴霸气在这个大厅上凸现得淋漓尽致。

  只不过今天这个华贵的大厅却被打扮的温馨秀丽,充满了小女儿家的脂粉气息。顶上耀眼的大灯没有开,一圈五彩的蜡烛点了起来。微微的烛光在稍嫌阴冷的地面上的星星点点的反光更添了几分暖色。而围在中央大桌上的是一群巧笑倩兮的花信少女。

  “铃铛,你老爸今天好大方啊!借这么大的房子给你过生日。”一个头发齐耳面目清秀的女孩笑着抓住身着盛装,穿的像个公主的铃铛的手。

  “哼,”衣着虽然华丽,可小孩子脾气还是改不了,小公主叉起了小蛮腰作得意状:“我说话他才不敢不听类。”

  “紫汶你别宠着她。”另一个穿身藕色素裙的少女向着刚才的短发女孩:“看把这丫头美的。”

  “呸,呸呸呸!!!”铃铛提着拖到地上的大裙子赶上去呵那少女的痒:“你敢不宠,今天我生日吖?”“呀,你别闹,别闹。”素裙少女四处躲着铃铛的魔抓:“你们也不来帮帮我。”

  “我们可帮不了你,谁叫你惹了这个小魔星呢”

  “对啊嬗嬗,我们是帮不了你,不过你可以找那个‘林哥哥’帮忙啊!”一个女孩促狭的打趣道。

  “呀!”正得意洋洋的追着嬗嬗到处跑的铃铛一下子就被打到了软肋,跺脚不依道:“你们都欺负我。”到底是小姑娘,刚刚还笑吟吟的。一句话就把她弄的小脸通红,眼泪潸然欲滴。

  “谁在欺负我的乖女儿啊?”寒顶天乐呵呵的走进大厅,一把抱起提着裙角发愣的小铃铛哄道:“乖女儿,怎么哭了?今天可不许,你就要17岁了哦”转头对着这群少女严肃的威胁道:“你们可不许欺负铃铛哦!”接着有神秘的眨眨眼:“不然‘林哥哥’可是要生气的!”

  原以为话题已经结束的铃铛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捧着脸逃了出去。

  寒顶天一阵大笑,真切的感受到自己那难缠的娇女终于开始长大了。对看着他偷笑的少女们招呼道:“你们自己玩吧,我老头子就不拘着你们谈什么哥哥了。”在一片娇嗔不依中大笑着离开了客厅。

  寒练正站在门口,见他出来忙递上一张报告书道:“主上,格威叛乱,现在已经杀了吴议事长控制了大局。而且还和西联帝国方面求和。”

  寒顶天接过报告书看了看,沉声道:“马上召开长老会议……地点就改在练武厅。”

  铃铛坐在后花园的亭子里,独自甜蜜的笑着。摸摸还有点哄得发烧的脸,喃喃自语:“林哥哥现在在干吗呢?”

  林乐微微呻吟了一声,手指也动了动。

  “大人,林先生有反应了。”两个美丽女子蹲在林乐身边仔细检查着他的身体

  “哦?”已经变身为白牙的小胖大是紧张:“快看看他身体状况,怎么样?没事的吧?紫衣青衣,你们两个是我族最出色的治疗师,你们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把他救醒过来。“

  “是!”两女同声应道。

  过了一会,两人站起来对着白牙报告道:“大人,林先生体内似乎因为力量增加过大,导致精神无法完全控制。多余的能量撞击经脉造成伤毁…………而且林先生好象还有旧伤在身,所以情况很严重。”

  “我不要听原因,我要答案!!”白牙俊美的脸因焦急而变得扭曲:“怎么样才能治好他??”

  两个女子犹豫了一下,说道:“最近几年我们研究出一种方法,通过消除自身的意识把身体化为纯精神体和别人的大脑结合的方式来治愈精神方面的疾病…………这种方法应该可以治好林先生。”

  “那还等什么?治啊!”

  “……是。”

  白牙见状,安抚道:“你们家里人我会吩咐手下好好安置的,只要治好了阿乐。我回去给你们立碑。”

  紫衣和青衣对望一眼,同时盘腿坐下开始运功。渐渐的,两人被散发出来的烟雾围绕已经看不清楚身型了。烟雾越生越浓,把林乐也一起包了进去。

  白牙紧张的看着这一切,几天的相处,他已经不自觉的和林乐建立了极为亲密的关系——说不上是朋友还是什么,但林乐一出事他就急的跟自己受伤一样,马上从族里招来了紫衣青衣两个特级治疗师。

  数小时后,烟雾散去。紫青两女赫然消失不见,林乐一人躺在地上,睡的甚是安详。

  紫青两女与林乐融合的过程其实并不像她们所说的那么简单,仅仅就魔族来说这也是一件极为繁琐复杂的事。其中关联到身体与纯能量之间的无缝转化,意识融合时本体的排它性。任何一项不符就会造成一尸三命的严重后果。而最为困难的是融合者既作为主导者又要放弃自己的意识并入被融合者——当融合者意识消失后情况就已经不是主导者所能控制的了,一切取决于林乐的体质是否适合紫青二女的意识。

  已经化作意识的两个治疗师忽然间轻易的在林乐的气脉上找了个入口(当然,这种入口在他的气脉上到处都是)钻进了他的体内。

  “紫衣,你看怎么样?”变成纯意识后两人之间的交流不仅没有障碍反而更为方便快捷。

  “经脉之前的伤也挺重的,脉壁上布满了一个个的小孔。而且里面还充满了奇怪的能量流。怪不得他的意识会自我封锁,这种痛苦可真是难以忍受的啊。”

  “好了,情况也清楚了,我们开始吧?”两人沉默了一会,毕竟这么为了这个毫不相干的人牺牲自己。就算是最尊贵的“王”命令的也有点心不甘情不愿。

  “……开始吧。”意识已极快的速度沿着主脉冲到了脑部。果然,大脑的主意识已经自我保护的封闭了,而身体的一切机能均按照之前的命令一丝不苟的执行着。

  “融合!”两意识从两边把林乐的意识包围在一起,开始接替大脑指挥全身的工作。

  “心脏跳动速度增加到正常水准。”

  “给魔核补充能源,…………咦,紫衣姐,他没有魔核啊!”

  “对了,他不是我族中人。当然不会有。”

  “真奇怪,那他靠什么维持能源的啊?”

  “我记得老法师说过,人类是把能量储存在丹田处,利用能量流转身体经脉从平时摄入的食物里吸取能源。”

  “真落后……”青衣想撇嘴,才记起已经没有身体了,于是气愤的指挥着林乐的嘴撇了撇。

  紫衣也不甘示弱的指挥着林乐咬了咬牙:“不管了,给他制造一个魔核。不然融合无法完成了。”

  青衣皱皱眉头——当然动作是林乐完成的——问道:“怎么个做法?我不会诶。”

  “反正能量有多,就用纯能量合成吧,外部就用肌肉随便拧出个形状来——反正核都是很丑的。”

  “随便就好,开始吧!”

  白牙看着林乐表情丰富的脸,担心的自言自语:“不会是抽风吧?怎么还吧唧嘴呢?”

  微星历169年30日,西联帝国皇城。

  正明王坐在椭圆型的国王专用办公室里批阅公文,随侍常泰必恭必敬的站在他身后。正明王批阅的速度很快,简直让人怀疑他究竟有没有认真的在看。不一会,七八寸厚的文牍已经全部批阅完成。他站起来,走到窗户口眺望着都城天安的繁华夜景。

  “阿泰,你认为朕这次的决定对吗?”毫无征兆的,帝国之主开口问道。

  虽然没有明说,但机巧的常泰还是很快把握了正明皇所问的重点:“臣下以为,皇上趁公国内乱与格威先生签定割土停战条约这一着非常高明,既避免了兵灾……”“朕不是说这个!”正明皇不悦的打断了常泰的话:“朕是说国舅会不会有意见,毕竟是朕先下令出兵的。这样不和他商量就作决定是不是不太好?”

  “不会的,丞相本来就反对开战,这场战争能以这种方式结束应该是他最乐于见到的结果吧。”

  皇帝扶了扶窗框:“这几年国舅为我分了很多忧,为国办了很多事。有时候真是难以想象要是没有国舅西联能够有今天的成就。”

  常泰脸上掠过一丝恨意,背对着他的正明皇并没有察觉。

  “晚了,皇上您该休息了,”

  “好。记住,丞相一来就马上脚朕起来。”

  “是,微臣明白。”常泰低下头退了出去。

  正明皇神色复杂的看着这权力不亚于王公大臣的贴身随侍的背影,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微叹口气,停了下来。

  “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我报告完了。”寒炼向坐在炼武厅内的各个寒阀长老鞠了个躬,退了出去,掩上了门。这种关系到家族路线取向级别的会议不是他有资格旁听的。事实上,寒顶天允许他在会议上先作形势介绍已经使这个情报人员感到受宠若惊了。

  “各位长老,”寒顶天清了清嗓子,环顾了周围衣张张满是皱纹的老脸:“哪位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长老们面面相觑,开始分成了数堆交头接耳。

  寒顶天看着这些老的脸皮长象树皮的老人们,暗暗的摇摇头:“整个寒阀的命运被这批人掌握,真是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好一会,其中一个长老才慢慢的开口道:“格威居然敢这样胆大妄为,公然违*和宣言。还勾结外敌丧权辱国。是可忍孰不可忍!”其他长老纷纷附和道:“对,不可忍”

  “真正是岂有此理!”

  寒顶天等了一会,不见他继续下去。追问道:“那齐威长老认为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正沉浸于“不可忍”气氛中的寒齐威一下子就被问住了。呆了一呆,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应该,呃,应该通电全国,召开记者招待会。呃,那个,表示强烈的抗议。”

  寒顶天闻言差点没气的晕过去,暗骂道:“蠢货,格威早就控制了大局。现在大权在握,不用说记者招待会,有报纸愿意给你通电才怪!”

  但又不好不顾这个“年高德勋”的长老的面子,只好委婉的提示道:“恐怕,记者会很难开的成。现在新闻舆论早就被格威控制了,就算抗议他也未必在意。”寒齐威一时哑然,说不出话来。寒顶天又道:“我觉得不如这样,呼延城暂时中立,既不承认新的议事团领导,也不反对。慢慢积蓄力量再饲机推翻伪政权。”

  “好,就这样吧。”

  有了决议,老头子们也乐得不动脑筋。寒顶天吩咐下人们进来把老头子都送走,独自留在炼武厅中。“叫寒酷来见我。”心中忽然有了一个决定,也懒的再和长老商议,他直接招来了寒家最出色的高手。

  “阀主有何吩咐?”寒酷的人就和他的名一样,永远站的笔直,全身上下没有一丝放松的地方。寒顶天赞许的看着寒酷,道:“寒酷,上次任务你完成的很出色,看来你功夫又有精进了。”一个月前,一批不知天高地厚的飙车族抢了寒家从天星公司定制准备运往残酷岛训练营训练新兵的模拟器材,还惨杀了七名押送人员。寒酷受命解决此事,在一天之内赶了八百公里将这些暴徒全部清理。寒酷不露半点笑意:“这是属下份内之事。”

  “不过,你应该试着放松身体。”寒顶天轻松写意的靠在椅子上:“不是一定要这么紧绷才算是高手。”

  寒酷全身依震,似乎领悟了点什么,低头道:“多谢主上,寒酷受教了。”

  “好,这次的任务是全力赶上自卫小队,对他们说明厉害,请他们到呼延城来。”寒顶天沉吟了一下,又道:“你可能不适合做说客,这样吧,叫寒笑和你一起去。”

  “是。”

  “好了,你下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