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再往密府

微星纪元 西来 6713 2005.01.10 15:15

    

  蓝舟浑身浴血,踉踉跄跄的把失去行动能力的林乐与兰芝背回米亚达府。由于途中耗力过多本身伤势又重,才一进大院这魔界排名第一的大法师就倒了下来,加入到昏迷队伍之中。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三人能平安回来总是好事。菲卿先把被异变使者击昏的兰芝带回去休息,然后才来看蓝舟与林乐的情况。蓝舟伤势虽重,但只是运功过度引起的脱力于被外气击伤肉体而已。以魔族的恢复能力,还不到米亚达府时这些外伤就已愈合的七七八八,只是流血过多有些麻烦而已。菲卿喂他吃了两粒大法师自己练制的补气养血灵药,就见他脸色好看很多,由昏迷转入了熟睡状态,恐怕不过几个小时便能起来生龙活虎得跑步了。

  倒是林乐问题麻烦的很,被击烂头部又重新塑造,意识从鬼门关打了个转又重新回到自己身体——这样的经历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享受。但林乐现在已不是单纯的受伤问题了:重新回归的意识完全无法与浑身的神经联系上,仍他百般指挥也不能动一个小手指。仿佛是把灵魂禁锢在了一个假人里一般。偏偏经脉内的状况却仍可感知,无数能量没头没脑到处乱撞的麻痒感把他折腾的够戗。

  “有什么办法吗?”林乐声音凭空响起,乃是他利用精神力量直接震荡空气的结果:“现在我连转转眼珠子都不能,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菲卿与一众护卫听得面面相觑,谁也不清楚为何好好的林头儿出去一糟就变成了个木头人。

  “喂!你们听得到吗?我快难受死了!这究竟是什么见鬼的玩意?”林乐声音诡异的放大着,却仍不能动上一动:“该死,刚刚好象那异变使者打中了我的头部……再醒过来的时候那家伙就不见了。”

  狂呼乱喊一阵,灵儿终于不耐,通过意识把整件事情同他说了一遍。如此曲折离奇的经历,便是林乐也一时有点接受不了,无法置信的确认道:“你的意思谁,蓝舟用阳光帮我长了个脑袋……然后我就不能动了?”

  “差不多就是这样……”灵儿不明白林乐现在情况究竟为何,连善于医道的紫青二女也搞不明白其中关键——毕竟生命光华这种神秘到极点的魔法她们也仅是听蓝舟说起过而已,真正会有什么后遗症也不得而知。可怜林乐听两人这样说,更是恐惧之极,怕自己今后都要在这样的状态下存活。那还不如直接死了省心——要是不能进食,谁知道这幅能量无穷的躯体会不会呆上几万年才腐烂而死。这般痛苦,想来也教人不寒而栗。

  “先等师傅醒过来吧,也许他老人家明白是怎么回事。”紫衣束手,也只能寄希望与无所不能的老师了。若说还有什么解决之道,恐怕也只有他这个施法者知道。

  未必有那么顺利……要是能救,刚才他早就说了。心中闪过这样的念头,林乐却未说出口。刚刚一路行来,任自己如何大喊大叫蓝舟也未发一言……恐怕正是为了这事在伤脑筋。“希望能救吧。”林乐叹了口气,这一会禁锢就让自己如此烦躁不安。若真个闷上几千几万年,只怕早就成了个疯子。

  在拖下去也无意义,菲卿挥退众人,只留下几个把林乐与蓝舟抬回房间休息。自己则一路上听灵儿讲述方才情况,被那一波三折的战况骇的浑身是汗——从异变者情况披露,林乐便再未隐瞒自己的身份,连带灵儿与紫青二女在内的秘密都已被米亚达家高层熟知。而以灵儿的精怪可爱,与菲卿兰芝也混熟是极正常的事。抬到中堂,家丁来报兰芝已醒,正挣扎着要出来看她的“乐哥哥”。菲卿不欲再让妹妹为这事烦忧,便命人拦住她逼回去休息,希望等林乐恢复时再告知此时。

  “大小姐,这感觉真的很怪呢。”林乐发出一声轻笑,试着从担忧中解脱出来:“能帮我整一下衣服吗?都烂了,好丑哦……”

  菲卿点头,自去取了件男装来与林乐换上。可怜林乐哪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大呼小叫着被菲卿生吃一次豆腐。全身上下无一幸免——看到羞处,硬是教无法控制的脸皮自个红了起来。一面暗呼侥幸——若非身体完全没有反映,只怕情状更为不堪。

  这心思别人不知,却瞒不过与他同体同思的灵儿。小丫头飞回身体里一面嘲笑,一面大提要求,还威胁要同菲卿说出真相。林乐无奈,只好屈辱的签下一系列条约,从此再无安身立命之所。

  正在思想里胡闹间,莫北老人苍老的声音突然响起:“王八小子,这回吃鳖了吧!早告诉过你锡箔族人的厉害,居然还敢逞强,够胆!”

  这“早告诉”无从考据,林乐却似抓到救星一般,急着向莫北讨教自己现在的情况。更重要的是:“究竟还有没有得救?”

  “并不是没得救。”莫北未再咋呼,语气比任何时候都来得凝重:“但那种情况极为凶险,稍一不慎就可能丧命……你可敢冒险?”

  林乐想了想,又问他蓝舟可有简单解决得办法。遭到嘲笑式的否定后终于两眼一闭(精神上的):“来吧,死我也认了。总比这样半死不活要好点!我该怎么做?”

  莫北沉吟一番,在林乐翻脸前一刻才开口道:“这种方法始源于地球,也就是我们这批早你们一阶段的文明所创造。这种技术在现在魔界的科学条件下很难完成,但也并非完全不可能……”

  “究竟要如何?”不光林乐,灵儿与紫青二女也被他断断续续的话吊起了胃口:“该怎么做?什么又是那文明创造的技术?”

  “简单来说,和制造异变者们的技术如出一辙。”顾不上被真相震撼到的四人,莫北继续解释道:“异变者的创造是生物技术与精神技术的完美结合,现在的我们虽然没有办法达到如此高度,但好在这小子的身体完好无损。只要解决精神技术就可以了。”

  说来似乎很简单,但林乐仍不确信。置疑道:“就算只需要解决精神技术,那在这样情况下怎么做?我们没任何仪器吧……”

  “我们没不代表魔界没。”莫北悠悠然地道:“忘了吗,弥衡他们是如何制造出异变者的?”

  “鹰族密府!”林乐体内的另四个意识同时喊出正确答案,又一起笑起来:“好了,这下有救了。”

  ※ ※ ※

  将林乐送往鹰族密府之责任非同寻常,好在太常与灸现下已成了米亚达家客卿的编外人员。谷主有难,重责自然该由这两个土生土长的古鹰族高手担起。而同去的还有蓝舟,他带来的女童小幽,以及已经荣任米亚达家护卫队长的陈陈。

  纯以实力而言,这支队伍几乎与米亚达家留存的力量不分轩轾。但白牙仍在遍邀高手之中,等老一批魔界元老们汇集米亚达之后这里的防务便可令人安心——异变使者遭灵儿重创,即便恢复也必然元气大伤。这个消息给众人的振奋极大,至少证明了异变者并非所向无敌。魔界也未必就能让他们轻来轻去。一时间,米亚达家中充满了保卫家园的士气,众护卫整日操练不休,连白牙请来的高手们也对这批年轻高手赞不绝口——太常与灸传授的鹰族武学,自然不是凡品。

  六人队伍本可借助魔法传送阵前往,但蓝舟耗力过度已无法单人制造短途的空间阵了。而以前也未有人在鹰族密府布过魔法阵,结果大家只好靠着笨办法,找两辆马车一路慢慢行驶过去。当然,走之前蓝舟已取出晶石在米亚达家布下传送阵,等回来时就会轻松的多。

  林乐与蓝舟,小幽挤一个车厢,上路时就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等出了可西走到官道上,一路渺无人烟,只有酶金河里静静流淌着得枯枝烂木偶尔相撞发出的“咚咚”声,三人才都安静下来各自闭目养神。可怜林乐控制不了眼睛,只得直愣愣的盯着车顶傻看,一时无聊之极。

  “小幽,睡着了吗?”蓝舟的鼾声已轻轻响起,林乐更是烦躁。只好轻声叫唤,也不知她醒没醒着。其实对这自己拣来的女童自己还有许多疑问未解,只是来了魔界后时间似乎永远不够,这等小事拖着拖着也忘记了。现在空下来,自然又慢慢想起。

  “没,林哥哥也睡不着吗?”小幽几步爬到林乐身前,从木板旁边支起身把胳膊拄在那里,托腮看着林乐:“老爷爷的呼噜好吵哦!”

  这样居然也叫吵……林乐哑然失笑,突然回忆起刚到魔物森林与赖特睡在一起时的情形,那家伙的鼾声可称人界一绝,能把死人生生从坟墓里吵起来。也正是在那时候,自己才练成了一身处变不惊的本事。

  “林哥哥?干吗不理我?”小幽看了一会不见林乐反映,伸头过来在他鼻子上捏了一记:“喂,人家问你话呢!”

  林乐虽已感觉不到身体,但除了触觉外,视、听、嗅都没什么问题。被小幽捏了一下,只觉得香味甚浓,不由奇道:“你手上抹了什么,怎么这么香啊?”

  小幽把头凑过来,被短发遮住眼睛,又恼怒的撩一下:“香?那是什么东西?”被她凑近,那股奇特的香味更是浓烈。林乐觉得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闻过。等她提醒才记得魔族没嗅觉,自然依然是没有“气味”这一概念的。连自己说说的“香”也是硬从人界语里搬过来,小幽听得懂倒是怪事了。

  “没什么,我是说……这段时间你都去哪了?”想到自己回来可西不见她,后来却被蓝舟带回,林乐也颇觉古怪。更不明白为何这种旅程蓝舟非得把她带上,也不嫌累赘。

  “没什么,人家其实是很有身份的公主。”小幽身份已被蓝舟知道,自然也不再瞒林乐:“林哥哥听过东盟吗,魔界最大的商业联盟?”

  商业联盟?到了魔界就么没见过什么成型的商业,突然得知这边有组织可以称得上“联盟”,自然有些怀疑。当然他也没傻倒去怀疑这古灵精怪的小祖宗——自己这会没丝毫反抗能力,要是被她切点器官去就好看了。

  “恩,然后呢?”

  “我是东盟的法定继承人,现在那几个盟主不过的替人家管管而已。”小幽得意道:“林哥哥以后要缺钱用找人家就行,几万几十万也不在话下。”

  好牛的口气……不过林乐几乎从未把魔界那古怪的货币当成钱过,所住也是魔界首富之家,倒未有多大震撼,只是笑笑:“那先谢谢小幽妹妹了……还有,知道为什么大法师一定要带你来这吗?”

  小幽摇头,看了看仍在熟睡中的蓝舟,茫然道:“我也不明白,本来东爸爸带着人家到处去玩的,结果到了雪山就不见人影。还是蓝爷爷带了我到这里来。不过能看林哥哥,真好。”小幽把头靠在林乐肩上,幸福的闭上眼睛。满脸濡慕之情,看来是真把林乐当成哥哥了。

  香味再次袭来,而林乐那股熟悉敢更甚,几乎可以肯定曾在哪闻到过。偏偏翻尽记忆也搜不出来,一时头痛欲裂。

  “我知道。”脑中另一个声音响起,却是灵儿。她闻不到味道,但能通过林乐的意识感知。也猜个八九不离十:“这是紫花香煞的气味,也有这种花才会有那么浓烈的香味。”

  “那你又怎么知道?”林乐大奇:“我从没闻过什么紫花香煞,听也没……喔,听倒是听过。”林乐想起白牙与乔奇的纠葛,也回忆起这种奇花奇毒:“不可能,我没一点印象了。”

  灵儿咯咯的笑了一通,才对他说道:“老爸没印象是对的,因为那时候你根本已经失去意识了。感觉到熟悉不过是潜意识中的嗅觉而已——那时候蓝大法师剔你重组头颅就用到过这种东西的。”

  原来如此,林乐恍然大悟,又不解小幽身上为何会有这种味道。便柔声问她:“小幽啊,你以前碰过紫花香煞这种东西吗?”

  “当然,我家里都是种的这个。乘爸爸们不注意,人家偶尔还偷吃呢!味道可好了,也只有这东西才吃得出味道来!”

  原来如此,恐怕蓝舟带上这姑娘也只是想有个活动药箱罢了。林乐懒得再问,与她随口敷衍几句,也沉沉睡去。旅途至少有三天,早睡一会消磨时间是正经。

  ※ ※ ※

  次日中午,菲卿正忙着接待从魔界四面八方赶来可西的各族高手,突然一个女仆过来拉拉她的衣角:“大小姐,出事了。”

  “怎么了?”菲卿微微侧过脸,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这边正忙着,没大事不要烦我!”

  “红玉小姐不见了,留了张条,说是去追林乐先生。”那女仆有些不安,毕竟红玉是在她眼皮下消失,若追究起责任自己也逃不了惩罚。

  菲卿愣了半秒,跟对面那虎族老者告个罪,急冲冲得朝后院客房跑去。那老人正谈往昔风采谈到兴起,随便点了下头就径自拉过面前丫头继续发挥。可怜那小丫头没菲卿般好耐心,几回合下来已被呱噪到快发狂的地步。又不能向菲卿一样借机逃跑,几乎痛苦的想寻死。

  安置红玉的客房大门洞开着,桌上留了条子,上书“找阿乐”三个大字。菲卿无奈得笑了笑,又想起什么,忙命家人去看看“二小姐还在不在房内”。片刻后,两个家人带着背了个行囊的兰芝回来——她果然也如红玉般想去找林乐,可惜身上伤仍未好,出家门几步就被逮了回来。

  几番劝慰,好容易把这个死心眼的妹妹劝去休息,菲卿才算大松了口气。只是红玉之事仍是心头烦恼,倒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

  “也罢,横竖她是七君子的后人,功力之高本来就远胜于我。何必替人白操这种闲心。”抱着这样的想法,菲卿依旧回主殿去迎接白牙领来的客人,一个个曲意奉承又大加吹捧。总之把一干桀骜不驯的老前辈弄到服服帖帖,倒也是异数。

  时光流转,到中午时分来客已少了很多。但一早的群豪汇聚就够消耗她这大小体力的了,此刻难得有闲便躲去偏房虚弱得揉着太阳穴,准备应付下一轮可怕的轰击。

  正休息间,外边突然又大吵。菲卿恼怒的爬起探头看去,原来是个漂浮着的小光人引起了护卫们的惊惶。殿内一群高大强壮的士兵围在一起朝半空中那小光人发出道道掌劲,却丝毫未着,只将天花板弄出许多裂痕。而那小光人似乎无意纠缠,一直四处乱飞,口里带着哭腔大叫:“灵儿姐姐呢,为什么联系不到她?谁能帮我找灵姐姐和乐爸爸?”

  “灵儿?”菲卿自然认识林乐的那宝贝小人,当下喝开众兵士,奇道:“你是何人,为什么到这来找她?”

  来的小光点正是红玉那灵能晶体,小奇。此刻小家伙急得不行,乱飞乱撞茫无头绪的叫道:“我妈妈被杀了,被大怪物杀掉了。怎么办怎么办?灵儿姐姐能不能也救我妈妈?”

  菲卿更是糊涂,干脆绣足点地飘到它面前伸手抓去:“究竟什么事,先下来再说。姐姐也许可以帮你。”

  或许是菲卿与林乐呆得过多,沾了他体味,小奇对这“姐姐”倒颇有好感,竟毫不反抗的随她落到地上。又哭哭啼啼的把见到之事说了一遍,期间诸多词不达意的胡言乱语,倒可略过不表。

  原来那红玉离开可西后,直直照门口车辙跟去,一路尽展身法试图在天黑前赶上他们。谁料追到酶金黑中途时,未碰上飞驰的马车,倒把被灵儿击退的异变使者引了来。红玉未听人讲起这家伙的外貌,还道是个普通路人,不妨被这怪人一掌击在头顶,又不知运起什么怪功瞬间便吸成了人干。而小奇不受影响,飞出来时怪人退了几步,又发现这小光人力量远小于昨日害到自己几乎身亡的那一只。顿时大喜——异变者们最怕与最需要的,便是着星球上的晶能灵体。这小家伙虽有意识,但在强大的能量面前也只有被消灭的份,便赶着上去追捕小奇。小奇惊骇,一路逃到了米亚达家,那怪人就不敢再追,远远躲了开去。不过其狼子野心只怕未有片刻放松,必盯着这边伺机而动。

  “这次糟糕了……”红玉绝无可能象林乐那样被法术救回来,而她这一死对整个事件的影响也必是全局性的。不说她那父亲左右整个魔界的能力,单她体内的小奇就几乎是对抗异变者的希望所在——谁又知道,这小光人离了主体会不会死去。

  “姐姐,能帮我救妈妈吗?”小奇着到不行,紧紧攀在菲卿耳朵上:“求求你了姐姐,没有妈妈小奇马上就会消失掉的。”

  果真如此……菲卿脑袋立刻大了起来,想了想回问道:“还有什么办法能保你性命,进我体内可以吗?”

  小奇摇摇头,又哭着道:“就是说妈妈已经救不回来了?”见菲卿沉着脸点头,哭得更是大声,却不见有一滴眼泪下来——纯能量的意识体可以模拟出人类的情感,但要弄出一样的分泌物来自然是说笑了。

  小奇哭了一阵,结巴着朝菲卿道:“姐姐,帮我弄个能量场吧,在那里面热闹机还可以多活上小半个月。不过再久一点就没救了。”

  有办法就行,虽然还不明白他所说的“能量场 ”究竟是何物,但菲卿已急着站起来,边向里走边问这东西个细节。到里面时已完全清楚,果然是一点都不复杂,只需要两个功力深厚的人把能量击出体外,找个容器盛起来便成。功力深厚的人现在米亚达家几乎多到爆,而那可以容纳气劲而不被损坏的器孟也不难找——以前格兰特建造用来给斯里修炼魔法的小屋正是天然好容器。菲卿立刻找来几个高手,请他们照小奇所述做了一遍,再把它放入屋子里,就算大功告成。

  而这段时间里,受邀前来的高手几乎踏破了米亚达假定门槛,众家人也被弄到个个神经衰弱。好在米亚达家毕竟以富立身,对付这点小小开支是丝毫不在话下。只把可西城里居民多征了几个过来帮手——自然,天下第一富豪招兵买马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城市。而对于大祸将至的说法又多信了几分。

  风雨飘摇,世情变迁,自异变使者的出现开始。魔界这纠缠快几十万前的恩怨,终于到了该了结的时刻。

  而这世界的未来,也仅仅寄托在前往鹰族密府的一干人身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