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吞噬

微星纪元 西来 8606 2005.01.10 15:13

    

  “如何,还有什么疑惑吗,或者……”蓝舟站在一处峰顶,任细小的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肩头,将他鬓眉须发竭尽染的霜白。而这老者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凌厉:“贵盟对当前局势另有看法?”

  “法师误会了,在下并不是拒绝您的提议。只是此事太过重大,心雷也需要回去与盟友商量才能作出决定。”高了蓝舟一头,却必恭必敬对着他说话的正是前文曾露过一个脸的东盟盟主,东心雷。而此刻的他却不象上回般精神,局促萎靡的仿佛困于牢笼一般。

  说着已重复数次的话语,东心雷终于生出了一股无力感,差点便举起手大叫认输——原本忙于处理精石铁器商务的他突然被蓝舟约到这极寒之地商议结盟时,着实吃了一惊。但这求之不得的决议此刻硬来却如此艰难——不提蓝舟前后立场差异实在变化太快,单是订盟时间的要求就让这一千五百岁的老精怪叫苦不跌。偏偏蓝舟又不是自己所能随便得罪的,扯皮不果,两人几乎已在这耗了近三个小时。蓝舟无事可忙,雪山一切自有徒孙们照管,东心雷却浪费不起时间。真是急得满脑子糨糊,更遑论论组织出合理的话来推脱。

  当然,让东心雷难堪或者下不来台自非蓝舟本意,通熟世务的他自然也明白对方的理由其实足够充分。只是心中另有一番计较,才装出这副面孔来。又僵持许久,蓝舟见东心雷几乎已满头大汗,觉得时机成熟。便终于抛出另一个对对方来说更难接受的要求——

  “心雷,结盟之事或可另行商议。但老夫还有一不情之请,要向你讨个方便。”

  以为僵局终于打破的东心雷大松了口气——只要蓝舟不再步步相逼,这趟雪山之行还是极有收获的。另外做些小让步自无不可——无非是些武器供给,商贸合作,或者借调人员帮他重建雪山古堡之类小事。以东盟财力自然不在话下。

  “法师请说,只要本盟能帮的上忙的,无所不从。”东心雷答应的很爽快,以准备好从蓝舟口中听到自己预想的请求。谁料对方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摇头不跌,几乎是立刻便来了个断然拒绝。

  “老夫是想,可否借你那小女儿幽一用……”蓝舟此言说的很轻很慢,也预料到了东心雷态度。等他摇头时便把准备好的理由一一列出来,又以自己身份保证她的安全,甚至还应允了许多对雪山不利的额外条件,唯一的目的只是求借小幽一用。可惜东心雷对小幽的执念委实太过强烈,任何有可能伤害到她的要求都被一一拒绝。更不用说被蓝舟借去做什么不知名的实验了——雪山在这方面口碑素来很差,以那些魔法师的疯狂程度,以人体来做实验简直毫无顾忌。所花经费也是惊人的高——每年,都有上百平民在应征的魔法实验中悲惨死去。

  蓝舟本人虽未有过这类劣迹,但他折磨人的本事在魔界素来声名远播,将心爱的女儿交给这匹白发白须的大灰狼,实在非东心雷所能接受的条件。

  “大师不必多言,其他任何事都可以商量,但这件实在难以从命!至于结盟之事,心雷可以拼着安一回独裁恶名,答应下来就是!”

  果然还是不行啊……蓝舟自嘲的摇摇头,背着手颦眉半晌,突然一指点出击在东心雷胸前:“抱歉了。这事事关重大,不得不如此安排。”

  绝未想到蓝舟会不顾身份出手偷袭,用的居然还是传统武学。东心雷几乎哼都没哼的软倒在地,勉力抬头望了蓝舟一眼,昏迷过去。心中最后一个念头仍是小幽的安全。

  “东丈,就当我对不起你一次。”蓝舟仰天叨念了句什么,立刻抗起东心雷,健步如飞的冲下山。朝雪山别院方向掠去——与东盟主同来的神秘女孩小幽,此刻正留在那里。

  蓝舟口中所说的实验,其实并非如东心雷想的那么可怕。若非对挑选对象要求极苛刻,他也不会舍近求远的同这东盟盟主大打商量了。自上回见过小幽一次,以蓝舟的敏锐很快便察觉到这小姑娘的不同之处。在某些方面,甚至让他想起来以前风风雨雨的“女儿”蜜迪亚。作为一个纯种魔族有此特征是极不可思意的,蓝舟自然极感兴趣,拼着得罪整个东盟也要仔细研究一回。事实上,某些不可期的预感告诉他,这小女孩身上还隐藏着更为惊人的秘密。

  山风呼啸掠过,蓝舟双肩一缩,将身上雪花抖了个干净。山下早有人候着他,正是以前那粉雕玉琢的两个男童。他们自动接过东心雷,毫不费力的抗着,跟在蓝舟后面。没有人的时候,这俩男童从未说过一句话,总是面带着古怪笑容。偶然互看一眼,调整下姿势。跑的更快。

  雪山别院已在眼前。蓝舟停下来朝原古堡方向望了一眼,欣喜的发现工程又完成了好多。已经造至第三楼了,而切下面那部分看来仍是颇有韵味,并没有新造建筑的那股子生灰味。不过真正麻烦的是上面顶层,雪山古堡能否恢复旧貌还在未知之数。

  “罢了,下一辈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操心吧。”横竖现在雪山制度运作良好,以自己的身份也实在不宜参加过多:有云奥任山主,雪山前途绝不会因这次意外事故遭受影响的。

  蓝舟回到别院,命二童把东心雷置于客房,叮嘱好几个下级弟子等他醒来后好好招呼。自己却带着那女童小幽连夜离开——雪山既毁,整整花了几十年功夫筹备的实验室也烟消云散,而此刻另一个可以继续自己研究工作的地方,便只有可西的诸山神殿了。

  ※ ※ ※

  “一个人?一个人就能把我调的一百多顶尖高手全部干掉?”格威收到消息,怒极而笑,只觉得衣服里肌肉又忍不住得痉挛起来。浑身神经被强烈的刺痛感占据着,只是脑袋却无比清醒,声音听来也如往常一样威严:“准备高速飞行器,我要立刻赶去!”

  “大王请三思。”徐力一直陪在格威身侧,闻言忙劝阻道:“天星公司的这个产品还未做好最后测试,危险性太大。也不清楚空气能量的干扰究竟能否克服……属下建议先传讯过去让监行官于对方谈判。稳住他们,然后再慢慢赶过去也不急。”

  “不急……唔,你当然不急!”格威不再与他废话,径自离开房间,边走边向警卫员吩咐道:“立刻叫人准备,五分钟内我要登机。”

  独裁者的命令可以建议,却绝不能违抗。徐立虽不情愿,也只能立刻着手准备。好在天星公司完全效忠格威后,把总部也般到了都城来,飞行器实验室则就在皇宫后方。徐力忙前忙后一番准备,终于在格威发怒前将他带到挺机坪上。

  “大王,这机器……实在很不稳定。”工作人员打开舱门,帮助格威坐在单人室内,放下橡胶保险杠把他卡在位置上。最后还是极担心的叮嘱了句:“若是飞机起火,您可以按下这个按钮弹出舱外。记得要立刻远离它,这东西爆炸起来,威力能炸毁一幢大厦。”

  格威拍拍他的手,拉上舱门:“飞吧,最快多久能到?”

  “禀皇上,若不出意外的话抵达目的地大约要一小时左右。”操作员是个脸色红润的小伙子,第一次看到高高在上的皇帝难免有些紧张。一面操作,一面不停的絮叨着:“您知道,这玩意虽然危险,但只要能及时弹出凭我们人类的飞行术是肯定不会有多少危险的。皇上尽管放心,别的性能不敢保证,逃生技术可是我们公司最擅长的方面。其实若不是咱们飞行速度太慢,公司也不会想到来开发这么个东西。恩……准备好了,咱们走!”飞行员奋力一拉操纵杆,这具小小的飞行仪尾部便冲出一道火光,离地而起向呼延城方向进发。

  因为这飞行器是实验型的,只是天星公司两百年来无数次克服海依微星球独特能量环境的试验之一,本就不是为乘坐设计的。所以整个机舱只能容纳两个人。操作员一名,加上格威便再无空隙,两人都坐的极不舒服。小伙子见从后视镜中看到格威不停的动着身子,抱歉道:“真是对不起,您再忍耐一会。应该马上能到的……或者中途炸了也一样。”

  忍不住跟格威开了句玩笑,这小伙子很是得意于自己的幽默感。再从后视镜中看去时,却骇然发现格威的身体竟以种极怪异的姿势扭动着,身体忽长忽短,各处肌肉古怪的从衣服空隙中挤出来,象有自己的生命一般。这样子……不但看起来可怖,那种肌肉蠕动发出的咕咕声也让飞行员下的几乎晕厥过去。立刻下意识的按下逃生钮,直直从舱*上天空。

  “天……那究竟是什么?”飞行员浮在空中稍觉心安,尤有余悸的从上往下看去。只见飞行器上那个空洞中,原本被称做格威的那个物体已完全肉质化,几块息肉般的丑恶物体从里面漫溢出来。

  飞行器摇摇摆摆的在空中舞动一阵,终于向下坠去。还未落地便冒出红光,稍冒点烟便轰然爆炸!一大团炽热的黄色火焰在半空燃烧着,又挣扎一会才落到地上。而那飞行员也往上飘去,亲眼看到飞行器的残骸在地面上化做一片灰烬才松了口气。

  “太……简直太惊人,太恐怖了。”飞行员仍不能平静下来,在这片灰烬的上空发了好久的呆才反映过来:“他几乎象是个魔族,难道”话才说到一半,他突然感到下面另有古怪——“桀桀桀桀……”一阵古怪的声音从下传来,还未等他转头,已被一团极大的褐色物质包住。

  “唔!救……”呼救之声只发出一半就被打断在嗓子口。那个褐色肉团紧紧包住他的身体,在空中怪异的蠕动片刻就向内缩去,重新变成一个圆球形状。这圆球顿在半空,另人恶心的蠕动着,逐渐化成了一人型。再过了一段时间,格威已恢复形体悬立空中,面色阴沉。

  “想不到,功力还可以这样增加。”衣服已被撑破,格威此刻赤身裸体的浮着。可以看出他身体比之前壮硕了许多,各处肌肉匀称而发达。形体健美的可以令任何一个男子羡慕。

  格威又呆了一阵,辨明方向便朝那直直飞去。身体化做漆黑色的物质,光华隐隐流转,速度却比那飞行器还快上不少。

  “谁敢干涉我的计划!!!”沉闷的吼声在天空中若滚雷一般闷响着,地面上人们好奇的向上望一眼,只见到一道黑光从那飞快掠过。

  这种速度的飞行是个及惬意的享受,格威虽魔化极深加上怒火中烧,却也被这样的感觉所吸引。忍不住长啸一声,已跨越上千公尺的距离,来到魔物森林的上空。而这地方给他的感觉,却是前所未有的畅快。浓厚的黑暗力量让这个半魔半人的怪物觉得更为舒服。浑身的力量仿佛都快乐的呻吟着,只想向森林深处钻去,倒把那围在森林之外的无数麻烦忘在了一边。

  当然,凡是有眼睛与耳朵的人绝不会向他忽视众人一样忽视了这个古怪的存在。森林之外的所有人在听到这一声恶心之极的吼叫后,纷纷仰头向上看去。目力稍好的能看到云端中有道模模糊糊的黑色影子,却分辨不出那究竟是何物体。似乎有着人类的形状,细看之下却又永远绝不属于人类的形体……很快,有人从魔物森林的传说中联想到了只存在于书本中的妖魔鬼怪,顿时惊慌起来。不约而同的向里挤拢,似乎躲在人群中便会安全的多。

  人群中能看清状况的人数不超过十个,而完全清楚来者究竟是何物体的只有赖特铃铛两个。只是此时他们也古怪的对视着,仍不敢相信这在空中任意翱翔的黑影竟会是个魔族——按照“老头子”解释过的常理,自百年前战争后,魔族们绝不可能离开魔物森林在人界的阳光下生存。但这家伙的气息却和老头子身上那种狂霸嚣张的魔气如出一辙,甚至连味道也很相似。再加上黑扁而巨大的身型,也实在很难让人相信这个家伙会不是魔族。

  “当当,在这等着,我去会会他。”那黑影盘旋几圈,似有往林中冲去的趋向。赖特记起老头子的吩咐,心中发急,抛下三人就往上飞:“要是我不行就赶紧叫他,我把这家伙引到一边再说。”

  对手力量太过强大,赖特也不敢轻言必胜。在半空中时已擎出长剑,以气御体,化做一道白光冲向那黑影:“呔!吃我一招!”

  剑光在空中延伸出数米,白芒暴长,很快的接触到那黑影尾端。赖特持剑一击,只觉得触处柔不着力,再运内劲攻去时更感到对面传来阵极强的反震力,一波波的延着自己的剑芒倒攻过来,激得握剑之手几乎要把持不住。“好强!”赖特心中一凛,忙再谷催劲力,身体也随之向上升了数米。再急急一旋,剑芒反削,竟将那黑影生生割下一块来。

  下面几人看的真切,不约而同的喝了声彩:“好!”赖特闻声,精神一震,收了剑芒向上扑去。要与那怪物做短兵之接——离体而出的劲力通过剑尖虽极为强大,但能量在锋刃上凝而不发破坏力更为强大。方才那一小小交锋,赖特已明白对手实力之强乃是生平仅见,当然也不认为刚刚那一下能给它带来什么伤害。真正的战斗,还未开始!

  果然,那片被削下的黑影在空中孤零零的颤抖片刻,又附着到原体之上。这一大片黑影蜷缩着向内蠕动片刻,重又变回一个整体。而此时,赖特也升至与它一样的高度,从持平视角向这头怪物望去。一翻解体重构,格威已变的极是恶心。墨色身体撑的足有三米大小,四五寸厚。材质则象是草原中随处可见的沼泽一般泥泞崎岖,各处水疱此起彼伏盘根错节。若非几乎看不出来是个生命体。

  赖特擎着长剑犹豫不绝得望着这大片黑色肉块,几乎被它发出的恶臭熏晕过去——四周空气中布满了同样颜色的淡淡气体,显然也是从这怪物身上发出的衍生物。才呆了片刻,赖特剑上白芒已被这气体压的黯淡之极,剑身也似有了腐蚀迹象。

  “桀桀桀……你居然敢自动送上门来。”化身为这恶心烂肉的格威并未象以往那样失去意识,嗅到赖特的气息顿时精神一震,七扭八歪的一阵蠕动显出了原型:“敢与我对抗,就先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吧!”

  一拳轰出,带起的劲风在这千尺高空也是扑面而寒。拳劲攻向的对象更是凛然飘退,直直朝后掠出数十米才举剑硬接。强大力量冲击之下,赖特顾不上惊讶于阁威的变身,立刻全心隐运内力将这道拳劲逼在三尺开外。饶是如此,劲上所附的腐蚀气息也让他大吃苦头。整副脸皮如刀割一般生疼,几处细小的疤痕已止不住的溃烂起来,又让他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力量阻止着腐蚀劲力在自己身上蔓延。

  “该死的,居然这么厉害!”赖特好不容易完全接下对手这轻描淡写的一拳,已退到数十米外。不由悚然心惊,戒备的运足全身之力,起了个能量罩在自己周围才提起问到:“何方神圣,为何与我们为敌?”顿了顿,又道:“阁下可是魔族?为何能在人界行动?”若答案肯定,势必引起众人惊慌。赖特自然不欲发生这种状况,这一句便是刻意压低,直接传进对方耳中。

  格威身体受魔物森林感召,力量提升了一倍不止,魔化程度也是前所未有之深。是以意识虽未失去,却已疯狂的不再受理智支配。闻言只是一阵邪笑,不见任何先兆的瞬移到赖特面前原式原样一拳挥去:“付出代价来吧,该死的小子!”同时身上黑气暴涨,将周围的云层完全染至漆黑颜色。

  这一拳攻击方位,速度与刚刚的完全相同,但上面蕴涵的力量却比方才强了许多。赖特再无心旁骛,眼中精芒一闪,已将长剑收回背后单掌迎上。掌心中实质化的白色气劲耀眼夺目,令下面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而铃铛最是了解,知道此招威力之强非是现在的赖特所能轻易击出,顿时心中一沉:“糟了,特哥哥遇到危险!”照着速度,再向上救援已来不及,铃铛记起赖特吩咐,当机立断。不再观看战局,急朝林中飞去,只留下一句:“等我回来。”便不见了踪影。

  寒绝不明所以,却也感觉到在那上千米高空发生的斗争非是自己所能参与的。只勉力升上数米,将扩散的余劲接下,再落地时已累的唇青齿白。而下一秒,一阵巨大的响声从半空传来,震的所有人耳鸣不已。正是赖特与格威拳掌相交,劲力充盈于天地之见所发出的声音。

  格威拳劲极强,赖特虽用上老头子传授的独特内劲发法将力量提升了一倍多。却仍被他击的五内俱焚,生生的吐了一口血。而格威只是身子微晃,面色急速转白旋又恢复常态,看来是占了极大的便宜。

  可惜魔族除了力量远胜人类外,最强的还有招式。格威虽通过魔化丸拥有了魔族的力量,但招式上仍停留在普通人类的水准。只见赖特一招吐血,却不退反进,将承受的劲力悉数反攻过去。这一招的威力也正在此——不仅第一掌极强,被人压制后还能反转劲力继续攻击。而若是另有见识广博的魔族在此,必能认出此招来历——当年魔界之王鬼柯压箱底之作:星耀极变!

  格威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击在胸口,等若承受了赖特和自己合力一击。顿时痛极,整个身体都弯成了弓型。中招处更是焦黑一片,还硬生生的陷下去数寸。此外倒是再无异状,连血都没喷上一口,只是脸色白的甚为可怕。

  赖特一招得手,仍不停止,强忍着内腑伤痛继续连环掌力击出,将格威伤处再添裂口。等他被远远击飞之后,仍是劈空掌力挥出不止。竟然就在这几招内把他打出了上千米远。这才停下来吐血不止,只觉得呼吸也是困难之极。胸膛仿佛要裂开一般烧的难受,浑身内力也消耗得七七八八,再无力战斗,只能勉强在空中维持身型不至于掉下去。赖特明白方才那几下并未对这怪物造成太大伤害,只能拖延一段时间而已——方才以剑攻击切下一块来都不见效果,对这几掌的威力他也实在没多大信心。只能寄希望于援手了……赖特低头看了一看,见寒绝独自一人站在那里,已不见铃铛踪影。想必刚才那招她看到了……赖特这才微微宽心,抬眼朝千米之外望去。右手仍捂在胸口,只觉得再也无力战斗。

  “该死,快出来吧!”身体内的空虚感越来约强烈,原本控制着飞行述的最后一点力量也有了消逝迹象。赖特心知自己再撑不了多久,干脆把这最后一点内劲聚到掌心,朝林中奋力一甩。片刻后,被击中处发出一阵剧烈爆炸,引得下面众人纷纷引颈细看。

  这样……该能让老头子出来了吧。带着最后一个断断续续的念头,赖特自千米高空笔直坠下。幸好寒绝一直看着战局,立刻迎上将他接下。

  而此时,远处云层突然剧变。上百米的白色浮云瞬间转黑,又向着格威所在的方向聚集过去。寒绝抱着赖特没有细看,只扫到一眼,发觉那怪人又变回了一片黑雾。正将周围的乌云一点点得吸入体内,情状可怖之极。

  格威自化身魔族以来,第一次在力量上受到压制。心中窝囊可想而知,被打得一路飞退时便已运足力量吸纳周围的云气。变身后能吸收能量也是他刚刚才获知的一种能力,将那飞行员全部吞噬后,身体一度出现了强烈的排它反应。一部分的血肉在体内横冲直撞的似乎要离体而出,难受之极,但自己的力量却是真真切切的上了一个层次。这种方法究竟利弊如何他还不甚清楚,但此刻怒火高涨也顾不上许多,干脆放开了手脚把周围蕴涵着能量的物体悉数吸收到自己体内。

  “好舒服!!!”强横的力量在身体中流淌溯洄的感觉畅快之至,格威一面尽情享受着这种感觉,一面向魔物森林的方向靠近。森林里的呼唤越来越强烈,变成黑色身体的他更能感受到这种仿佛来自心灵深处的感召。至于方才击伤自己的小子,也绝不能轻饶了他!想到刚刚中招的痛苦,格威突然停下吸收的过程。向内收缩片刻,化成肉团又恢复形体。再度出现的人类身体比任何时刻都要完美,整个体表缠绕着的黑气更是力量的象征。格威痛快的长啸一声,掉转头向下扑去:“小子,纳命来吧!”

  掌力还未击到,底下所受波及已是极强。能量在接近真空的压力状态下四处游离着,在密集的人群中任意肆虐。蓝白色光道轻易的刨开每一个挡路物体。闪避不及的人们纷纷被开膛破肚,断臂残腿,死状极惨。残破的肢体与满是鲜血的尸首散乱了一地,更让生者的逃避产生困难。又被乱流追上,惨死当场。很快的,方圆一里范围内生还者已是寥寥无几,而格威的掌劲也终于在此时击到。

  劲风扑面而至之时,寒绝再无余暇去关注受伤群众,放下赖特急急返身迎着掌劲逆向窜上!只见格威那几乎是常人三倍的形体以极快的速度由小变大,瞬间便攻到了寒绝面前——由于气机吸引,这本是朝着底下大地击去的这一掌中途转向,正对着与寒绝身体撞到一处。下一秒,只听离地数十米的上空“轰隆”之声不绝于耳,闪电光影纷繁耀目。魔物森林上方天际刹时间变的雪白一片,只这短短三秒内,寒绝已与格威对轰了不下二十掌。

  劲力交击,内劲四溢。在格威来说固然痛快,但作为第一承受者的寒绝就未必有那么好的心情。双方本身功力相差就不可以道里计,再加上一个由上而下顺势击下,一个却得逆着引力相上迎击。在第一掌对攻时寒绝就已口喷鲜血,内腑混乱一片。几掌下来,他虽勉强支持着不倒。但眼耳口鼻均鲜血直冒,整个脸部被完全染红。臂上骨肉也分崩离析,硬生生的击入肩胛内数寸。若非几十年苦修的精纯功力苦苦支撑着,只怕立刻就要离体而去。

  “我要坚持住……不……不能退!”寒绝浑身上下均已失去知觉,仍机械的向上挥掌应敌。脑中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他落到地上,否则势必会有更多的人失去生命。”而与这种信念相对的,底下众人早已逃到了极远处。包括乘着车子的监行官在内的所有人哭喊着越奔越远,根本没有谁注意到这边有一个人为他们挡下了所有有攻击。

  格威最后一掌击下,寒绝终于无力抵抗。象征性伸出去的手臂被巨大的力量压的粉碎,随后便被蕴藏了格威全身力量的一掌狠狠击在身上。

  随着“轰”的一声,寒绝身体急速坠下,深深的陷入了泥土之中。喷洒的鲜血如ju花一般盛开在森林外围这赭黄色的土地上。格威原式不变继续下击,目标正是昏迷于平地之上的赖特!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远处人群中突然隔空射来一道金色长芒,直朝着格威身上击到。魔化后的格威嗅到危险,急挺转身,把运足的内力向前一推。又是一声巨响,金芒消散,而格威畸形的身躯也倒退着跌入了魔物森林之内,再无声息。

  随后,自光芒来处,一个高大赤身男子瞬间出现在林外上空。浑身金芒剧闪,眼中神色惊疑不定。浮了片刻才看到地上赖特与已被击成数块的寒绝。顿时暗叹一声,落了下来。

  “魔族?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来者正是寒阀阀主,寒顶天。收到消息后,他以高速赶到此地,接近时已发先不对,才使出真功夫击出一道劲力救下赖特。但同时也感觉到了强烈的同类气息,顿时有点心神不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