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部 第二十章 冰封谷(下)

微星纪元 西来 7227 2004.10.13 13:32

    天!林乐这才注意到站在前面的这个女孩居然是如此绝色,顿时脑中一片空白,只懂得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这张美到令人窒息的脸发呆。

  眼前的少女很美,她的美丽,不仅仅是容颜,更是神色间那一种隐然流露的淡泊悠远的静美气质。那份气定神闲、那份平淡自然,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一个在第一面就让人想看她的眼睛的人。她的眼睛……温暖和沁凉,固执与迷茫。在她的眼睛里,融会交和了这样多的气息,可是最后是以这样一种平静的态度表现出来的。眉宇间自有一股特别的气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神秘,但又清澈。一眼看去,看不透,望不尽…

  眼睛,就是她的眼睛!林乐直视着那一双纯净到不带一丝杂质的眼神,几乎忘记了身边的一切。女孩的脸也很出色,比起自己之前所见过的任何美女都毫不逊色。但在这双眼睛下,其余的一切都不在重要了。这眼睛里,似乎包含了人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林乐忘却了时间,空间,在他的眼中,就只剩下了这双清澈的眼睛。

  小佳皱皱眉,想起刚刚出来时忘了收起功力,微微闭眼运了运气。再张开时,那种惊心动魄的美丽已经敛去,回复了平时的状况:“喂,醒醒!”

  好一会,林乐才从失神的状况中恢复过来:“啊,对不起,我走神了。”一面又奇怪这女孩的眼睛好象突然失去了刚才那种魅力,虽然还是很美,却不能再令自己沉迷其中。难道是和米亚达夫人一样的妖术?林乐心中一凛,暗暗留了点心。

  “不关你的事,刚才我忘了把浩然之气停下来。”女孩大度的挥挥手:“既然你是扬叔带回来的,想必不是什么坏人——”又用征询的语气问道:“你不是吧?”

  林乐连忙摇摇头,表示自己是个一等一的好人。

  “恩,”女孩满意的继续道:“我叫做芯佳,是谷里的三灵使之一,以后在这有什么事就找吧。”

  “这个谷很多人吗?”听芯佳话里的意思,似乎这是个什么组织——有使就应该还会有其他的职位吧。

  “还好,我们这谷就一百多号人,而且大部分平时都不在。有空我带你去引见吧。恩,扬叔是这里的谷主。”芯佳停了下,见林乐穿的甚是单薄却不露一点寒冷的迹象,不由赞到:“你功夫不错嘛,外面人进来很少有不怕冷的。”

  芯佳的声音很好听,娇娇细细的。像极了人界那种只在花季里鸣叫找伴的耗子鸟——这种鸟因为叫声像是“耗子”两字的发音而得名,是人界权贵人家的爱物。

  “对了,你刚刚说的那个‘浩然之气’是什么?为什么我会被你眼神吸引?”刚才那种经验带给林乐的震撼实在太深,不知不觉间对这个美丽又神秘的少女产生了一丝好感。

  芯佳抿嘴一笑,不好意思的问道:“你被迷住了吧?”

  林乐也有点脸红,微微点了点头。

  “那个是浩然之气的附属作用,恩……其实还是说副作用比较恰当,等到我全部练成就没有这种问题了。”芯佳关上了身后的门,向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们的小雷道:“走,带这个————”

  “达修·罗德。”林乐忙对着佳人报上名字。

  “恩,带着达修先生去看看我们冰封谷的第二奇迹,冰泉。”

  林乐这才注意到小雷出来的房间就是这排石屋中最大的那一间,却不明白芯佳的话:难道这房间里有一眼泉?

  带着一肚子疑惑跟着小雷走进了这房间,才发现里面果然有一眼泉水。整个房间的四分之三用来砌了一个池子,泉水就从池子中间突突的冒出来,现在是半满着,不过看这速度用不了多久冒出来的泉水就会灌满整个水池。林乐走到池子边,见泉水清澈可喜,就探手捞了一下想洗洗手。芯佳和小雷同时惊叫:“不要!”却已经来不及,林乐奇怪的回头道:“怎么?难道这水不能洗手?”

  话音未落,一股奇寒无比的冷气突然从触水的指尖传来,直直的向林乐的心脉攻去。林乐大失惊色,急忙运起全身功力对抗着这股比之任何高手都毫不逊色的自然真气。这道冷气力道不大,却非常的集中,像一道尖刺一样攻向迎上来对抗的内气。林乐不敢怠慢,几乎拼上了全身功力才慢慢的延着腕脉把这道阴寒之气逼退回去。逼到最外的端口处,林乐已经精疲力竭,再也无力把内劲推出一分。幸好这时芯佳按在了自己身后,一股柔和的气劲帮助着林乐把泉水的寒气完全逼了出去。

  林乐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半晌才心有余悸的说道:“好厉害…………”又对方才助了他一臂之力的芯佳谢道:“多亏你了,不然我说不定已经完了。。”

  芯佳摆摆手,正色道:“你既然来了冰封谷,就要知道这里的一切都可能有危险。冰泉虽然厉害,可是能夺你性命的东西谷里还有的是。相信扬叔已经和你说过了吧,不要去西面。”

  林乐无力的点点头,只觉的浑身发冷。嘴唇被冻的发紫,牙齿也“格格”作响,说不出话来。小雷忙跑出去,到隔壁拿了颗药丸来:“达修哥哥,吃了这个就好了。”

  果然,药丸下肚一股暖流就慢慢的在胸腹间升起。被寒气侵袭过的几条经脉也渐渐的恢复了活力。林乐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脚,匝舌道:“这泉怎么这么厉害?”

  “这是引自地底极寒之气的泉水,你受不了是当然的。不过么——”芯佳神秘的一笑,对小雷道:“时间差不多了,你让飞哥出来吧。”小雷答应一声,走到旁边把墙壁上的一个闸往下一扳。只听哗的一声,水池中的水开始急速的往下降,一个盘膝而坐人影渐渐的露了出来。林乐大吃一惊——刚才自己轻轻的碰了一下就被搞的死去活来,这人居然整个的浸在池子里还若无其事。

  小雷见林乐不解,很乖巧的解释道:“因为飞哥哥从小练谷里的心法,他的内劲适合呆在里面。而且整个的进去比稍微碰一下要好一点。有时候我耶可以呢!就是时间不能太久。

  那人发出了一声呻吟,缓缓站了起来:“妈的,那么久不泡这牢什子,还真有点不习惯。”抬头看看池边,不由一愣:“达修?你怎么会在这里?”

  居然认识我?林乐大奇:“我们见过面吗?”

  那人拨开披散开来遮着脸的头发道:“是我,鹰飞啊,替你找主人的那个。”自称为鹰飞的男子兴奋的比划着:“练修城,货最全。那个拍卖会。”

  “是你啊!”林乐对这鹰飞印象深刻的很,主要是他的脸皮是自己见过的人中最厚的:“恩,我记得。”

  鹰飞一跃而起,湿漉漉的从水池里跳上来,开心的拍着林乐的肩膀道:“想不到居然在这里碰上你,咱们真是有缘啊。”旁边的小雷和芯佳紧张的拉着鹰飞,同声道:“飞哥,别乱动!!!”

  “哦,”鹰飞反应过来,乖乖的坐在地上不好意思的笑道:“呵呵,碰到老朋友,我太兴奋了。”还调皮的对着林乐眨了眨眼睛。

  “你们认识吗?”芯佳虽然意外,却耶不怎么感到奇怪。这两年鹰飞一直在外面闯荡,碰上认识的人也是很有可能的事。

  林乐气的差点昏了过去,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不要脸的人?骗了人还能这样理直气壮的亲热,搞的自己好象欠他老大的情一样。

  芯佳扶着鹰飞坐在地上,担心的问道:“你伤在哪里,我看看。”

  “没事!”鹰飞潇洒的挥挥手,转向林乐:“兄弟你也坐啊……哦,这没凳子。小雷,快去给我朋友搬把凳子来。”小雷应了一声,乖乖的跑了出去。

  “什么没事!”芯佳不依不饶的追着鹰飞:“你的个性我还不知道,要不是伤势实在太重,你会回来吗?昨天小雷还告诉我说你是爬着回来的。你说,到底又惹什么事了?”

  碰上芯佳,鹰飞的一切招数好象都不管用了。只好苦笑着交代道:“是大漠狼盗。”

  “大漠狼盗?”芯佳奇道:“他们那种实力怎么可能伤的了你?”

  “可我一个挑他们三百个……”

  说话间,芯佳撕开鹰飞的上衣。只见鹰飞的胸口上不到三寸的地方居然密密麻麻的挂上了不下十道长长短短的伤痕,伤口在冰泉的刺激下已经敷上了一层白色的薄膜,但还是红的可怕,不少伤处的肉往外翻了出来,一颗颗红色的血珠都结成了冰。

  天!这该要多惨烈的战斗才能造成这样的伤势?芯佳已经忍不住掩面哭了起来,鹰飞慌了手脚,忙不迭的安慰道:“我这不是没事嘛,你别哭。这种小伤随便弄一下就康复了。

  芯佳拼命的摇着头,哭声听的林乐也心中酸酸的。

  “佳姐,药拿来了。”小雷抱着一堆绷带跑了进来,见芯佳哭成这样子,吓了一跳。忙跑到她身边:“佳姐,谁欺负你了,告诉小雷。小雷帮你。”

  芯佳擦干眼泪,从小雷手里接过绷带给鹰飞包扎起来。

  “你啊,干吗去惹那么多人,不要命了吗?”

  “呵呵,雇我的人答应付七百个金币,拼了就拼了呗!”

  看着情形,任谁也知道这两人关系不一般。不知道为什么,林乐心中有股酸酸的感觉,偷偷的走了出去。

  我爱上她了吗?

  站在门口的石阶上,林乐茫然的问着自己,那双宁静安详的眼睛又一次的浮现在他眼前。

  “你的怀抱……好温暖。”兰芝的话突然从耳边响起,仿佛时空又回到了那个站在瀑布前的湿漉漉的早晨。不能再想下去了,林乐摇摇头,把繁杂的念头赶出了脑海。

  “达修哥哥,你肚子饿吗? ”小雷也走了出来,见林乐一个人傻站着,走到他身前扬脖问道。

  林乐这才记起自己已经八个多小时没有进食了,摸一摸肚子还真有点叫唤,点头道:“恩,是有点饿。有什么东西吃吗?”小雷很开心的拉着林乐的手往前跑:“我带你去厨房。嘿嘿!我就知道你饿了。”

  “哦?小雷那么聪明啊?”

  “因为以前我肚子饿也会站在那里,佳姐姐就会抱着我去吃东西。现在小雷长大,自己会去了。”

  “…………”

  走过这排石屋,就看到前面居然有一大片绿色,林乐心中诧异,想不到如此温度下也会有植物存活。再走几步才发现这片绿色原来是一些布满了青苔的长柱子,苔藓这种植物可能是耐寒能力最强的了,林乐依稀记得以前科学课上曾讲过人界的西北苦寒之地也有这种植物。

  “厨房呢,不是说有东西吃吗?”环顾一下四周看不到什么建筑物,林乐不禁奇怪起来。

  “这就是啊。”小雷从柱子上采下一撮青苔径自放进了嘴里:“前几天下了场雨,苔苔们长了好多,佳姐又该高兴了。”

  “这个?”林乐看这青苔后面黑糊糊的泥,不由一阵反胃,强忍着才不吐出来,但本来颇旺盛的食欲已经被弄的消失贻尽了。“小雷,你们都吃这个吗?”看起来自己要在这鬼地方呆上一段时间,难道就吃这种玩意?

  “我们也有普通人习惯的食物。”芯佳无声无息的来到背后,把林乐吓了一大跳。以自己的功力居然会被人欺入一丈而不发觉,芯佳的功夫看来也不会比鹰飞扬弱多少,林乐心中惊讶,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应该不习惯这种食物,我带你去正常的东西吧。”芯佳见林乐又呆呆脑的,心想这人不是脑子有病吧,老是这么迟钝。

  林乐心中虽想表明自己不是一个挑剔的人,但要把这占满了泥土的青苔吃下去还真是难以办到,权衡之下只好乖乖的跟在芯佳后面去吃“正常”的食物。原来所谓的“厨房”只不过是两块大石头拦起的一个棚,上面随随便便的塞了些大约从外面山上拾回来的枯枝。“正常”的食物也不过是可西街上卖一个辅币两个的硬米馒头,闭着眼睛吃了两个,又讨了口水喝,林乐提出能不能找个地方让他休息一下。

  “休息?”芯佳愣了愣,道:“我们这里人没有睡觉的,一般都打坐。如果你想睡的话————”

  “哦,没关系,我也可以打坐休息。”这倒不是打肿脸充胖子,被白牙训练了那么久林乐还真习惯了以打坐代替睡觉,而且恢复疲劳的效果要远胜于睡觉:“给我一个软点的垫子就行了。”

  “好吧,”芯佳拉着小雷领林乐往石屋的反方向走去。

  “不是在冰泉那里?”刚才的石屋一共有三个房间,一间是泉,一间是芯佳的闺房,那还有一间应该是鹰飞扬的吧。

  “恩,前面还有房间。”

  小雷正津津有味的把从柱子上撸下来的成片的青苔放到口中,还奇怪的问道:“达修哥哥为什么不喜欢吃苔苔啊?今天好不容易长了那么多出来。”林乐不敢看他,别过脸望望不远处的山壁才问道:“小雷你从小就只吃这个东西吗?”

  “我们谷里人都吃这个。”芯佳解释道:“因为谷里的特殊气候,不吃那东西很难抗寒。而且灵苔口感很好——起码比硬米馒头好的多,要是习惯的话以后你可以试试。”居然还有这种功效?虽然不相信味道会好到哪去,但驱寒的功能还是颇让林乐心动。到了这冰封谷自己只能让内力一刻不停的运着。而刚才驱除冰泉的寒劲时耗费了太多能量,现在还真感觉有点冷。

  说话间休息地方已经到了,是两间样式和石屋差不多的房子。芯佳领着林乐走了进去,里面空旷的很,基本没什么家具,只在地上随随便便的散放着几个软垫。“本来这是苦婆婆的地方。不过去年她死了,你就先在这休息一下吧。”芯佳说着话的时候林乐注意到墙上挂着一幅画,里面是个长着古怪鹰勾鼻子的老太婆:“是这位吗?”

  “恩,就是这个。”芯佳看看那幅画道:“苦婆婆生前一直都在这个房间里,很少出门,这大概是她留下最后的遗物了。”

  从纸质来看,画的年代已经很久远了。不过谷里气候寒冷,没有蛇虫鼠蚁之类侵袭,倒还保存的完整。林乐看看画中人额头上的斑纹,知道这个叫苦婆婆的老人和谷里的其他人一样是鹰族的——看来这山谷应该是鹰族的一个聚集地了,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鹰族居民。“你休息吧,我们先走了。”芯佳见林乐看着照片不说话,以为他呆病又犯了。没等林乐回答就带这小雷走就出去,带上了门。

  四下里看了一会,林乐随便找了个软垫子盘膝坐下开始运气调息,试图恢复刚才消耗的大量内气。闭上眼睛,心神内守,林乐暂时封闭了与外界一切的联系,开始专心的运起气来。不知道是刚才鹰飞扬解穴时输入的那道内气发挥了作用,还是冰封谷的天然条件利于修炼。林乐觉的内劲的运行比以前快了许多,很多往日要温养很久才能通过的经脉现在只是稍微的的凝滞了一下就快速的冲了过去。算了,既然现在练的那么顺,干脆就好好的修炼一下吧,进了魔界以来放着这边如此适合锻炼的环境不用还真是可惜了。

  快速的控制着内力在全身转了一圈,林乐更是开心:照这种速度,以后打架时发掌会快上很多。微星上,也包括魔界,两人对决时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谁能发出更多的外发能量。象上次和名战天决斗时林乐就侥幸胜在寒顶天送的雷虎可以极快的吸出全身的内力发个能量球出来。不然以林乐的功底根本不可能赶的上名战天。

  几遍运下来,林乐只觉得全身功力充盈至极,不仅刚才御寒和逼出冰泉寒劲消耗掉的大量内气完全补了回来,而且比以前精进了一倍不止。林乐终于确定这冰封谷的确是修炼内功的绝佳之地——现在就算是赶着他他也不会走了。虽然丹田和全身经脉里都已经充满了内气,但林乐还是不满足。依旧控制着能量在体内流转,想让松散的内气凝结起来,再多一点储存量。只不过因为能量实在充的太满,现在运转的速度已经慢下来了,每前进一步就要花比以前更大的努力。

  “天,他想干什么!!!”正乘林乐运气时吸收着散溢出来的残余能量的青衣发现了林乐的异常状况,忙叫出在整理魔核内部脉络的紫衣:“不好拉,紫衣姐!这个呆子又在干傻事了!!!”

  “怎么?”

  “他内劲满了居然还在运功!!”青衣急的满头大汗:“这样他那经脉又会碎的呀!!”

  紫衣也慌了神,见看着林乐全身的内劲正慢慢增加着,有些地方的经脉已经因为受不了压力有了破损的迹象。不由恨道 :“这白痴简直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东西,任性胡为。都给我们添了多少麻烦了!”

  “那现在怎么办?”

  紫衣略略思索了一下,道:“你还记不记得师傅教过我们的脉络扩张术?”

  “记得,可是没学会。”

  “我也不会,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功力不够。”紫衣冷静了下来,回忆道:“师傅说只要功力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作那个扩张术了,我们在这白痴的身体里吸收了他那么多的残余能量,应该可以使用了。”

  “是吗?我怎么觉的不够?”青衣清楚的记得以前学这种法术时的无力感,想想现在虽然进步颇多,却还是力有不逮。

  “我们现在是纯能量体,一个不够可以合起来施法啊!”

  青衣想了想,也是。两个纯能量体要合起来实在是太容易了,当下把自己的能量分出一股去附着在紫衣身上:“你学的好,你来施法把。我负责提供能量。”

  紫衣停下来试了试,道:“好,应该足够,我开始了。”

  如果此时有人在房间里的话,会看到林乐的身体突然自内而外的亮了起来,一阵阵淡淡的红光由胸口开始慢慢的往全身蔓延开来。而地上剩下的软垫居然被慢慢的推了开去,直逼到墙角。

  紫衣指挥着那股强大的能量在不惊扰林乐的情况下开始把经脉逐渐扩张开来,丹田、八大主脉………………

  没多久,林乐惊喜的发现全身的经脉比以前宽了将近一倍,本来流转不来的能量瞬间冲过去打了个转又回到了丹田,这样一来等于全身的内力储备比之前多了一倍不止——经脉只要扩张一点储存量就翻番的上去了。

  想不到修炼会气会有这么多收获,林乐心满意足的退出了入定状态,睁开了眼睛。

  “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以前有过经验,入定时感觉只有一会,醒过来才发现已经过了很久很久。林乐站起来往外看了看,还是白天:“难道已经过了一整天?”可是肚子又不怎么感到饿…………

  那就是没过多久吧,林乐不愿多想。抓过几个垫子过来并在一起,躺在了上面。好舒服啊…………虽然天气还是冷,可数天内第一次躺在软软的东西上感觉真是棒,林乐舒服的一番身抱住了个软垫,开始睡觉了。

  “天啊…………好累!”紫衣能量耗尽,差点就形神具灭。若不是林乐最后突然加快了内力流转,溢出很多能量,可能就从此消失为他体内的一股内力了。

  “紫衣姐,你没事吧?”青衣不是首当其冲,虽然也消耗迨尽却还勉强站的起来。扶着紫衣跌跌撞撞的走回她们藏身的魔核,青衣还一边不停的咒骂着“该死的笨蛋”。紫衣强笑道:“这世界上的房东没一个好东西……”

  青衣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赞同道:“没错,是个恶房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