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癸已圣地

微星纪元 西来 9309 2005.01.10 15:07

    

  连续几天,林乐都在水深火热的日子中渡过。冰法师教了种冥想方式下来,命他每刻不停的席地坐着感受寒气,实在受不了时才能站起来休息一阵。而更要命的是,为了配合冥想效果,每个人都不被允许吃任何东西。据说是为了戒掉修炼者本能使用真气的习惯——不摄入能量,先天真气支持不了多久,而没有真气可依凭,你总不能使用了吧。不论想出这变态规定的家伙出发点如何,这两天里他所有的祖宗都已被林乐咒骂了不下千次。而且这种侮辱在彻底习惯之前还将不断继续下去,也亏的如此林乐才能勉强撑下来。当然,成效是显而易见的:身体开始逐渐适应了这种环境,寒气充溢着林乐身体内外,与全身上下每一根末梢神经连在了一起。就仿佛鱼在水中一般,习惯成了自然。似乎偶尔有一天突然离开这环境就会浑身不自在一样。别人状况如何不清楚,但同门的新进弟子已有人结束了筑基阶段,开始由冰法师教授初级法术“冰球”了。

  看他们一个个凭空捏出形状各异的冰块,林乐很是羡慕。便求着冰法师教授,但每次都被他以筑基不稳的理由推回来。弄到后来,直至进境最慢的古烈也掌握到冰球术时,法师才宣布林乐可以结束冥想阶段,正式学习冰魔法了。只不过在那之前,最早一批上雪山二层的人员已选了出来。而冰门获准通过的人数只排到第四,而前三甲照例有贡献分加。刚刚被挤出门槛外的冰法师很是恼怒,就把教习魔法的时间又推迟了一天。

  “老古,你饿不饿?”几天不进食,林乐的胃依然疯狂蠕动着,带来的痛苦更是强烈。

  古烈维持着手上体积可怜的小冰粒,强忍住把它吞进肚子的念头,愁眉道:“别说了,你越说我越饿。本来胃就比你大,我还多饿一天。唉……我也受不了了。”——冰法师离开大厅,大家说话随便了许多。很快便有人插进来攀谈:“你们别说,我饿的还要早。到现在都麻木了。什么魔法师啊,屁魔法没练成倒饿出胃病来。”说话的叫子清,长的眉清目秀。甚至比“王龙”还要秀气上许多。自称是从平民中选出来的天才,也是进入第二层的人选之一。此刻正一脸愁苦的揉着肚子,担忧道:“不知道上面那层有没有东西吃,再饿下去我怕要咬自己的肉了。”

  古烈听的有趣,嗬嗬笑起来。眼神不住的望子清身上打量,还故意在臀部上停留半天,露出副谗涎欲滴的样子来。“看什么,蠢牛!”子清被看的浑身发毛,红着脸护住屁股作势欲打,想了想又得意起来:“明天我就上二层了。起码,嘿嘿,有可能给饭吃。你们么,再多呆几天吧!”

  两人表情同时黯淡下来,心知子清说的有道理。按冰法师的讲法,眼下的饥饿是为了筑基,既然筑基完成那到了二层想必会有食物供应——总不成当魔法师就要饿一辈子吧。“你倒好了,我们可还得继续熬着……唉,不知何时是个头!”古烈垂下头,手上的冰块不慎落到了地上,骨碌碌的转了几圈停下不动了。

  一只手突然伸过来,停在小冰粒上方。只见微弱白光浮现,那冰粒如有灵性一般的向上疾射而去,瞬间便融入另个块更大的冰块当中:“别抱怨了,难道你们没发现吗?大家虽然饿,但体力和能量还充沛的很,连睡意也很少。这说明师傅教的方法很有用。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再多坚持几天。基础打的越好,日后进步空间也就越大!”

  突然插话的是个红着脸少年,五官平淡却极富神采,眼神明亮如星,自有种慑人的魅力。林乐认出他也是选入二层弟子之一,名字却已不记得了。只知道这家伙练功很勤,忍耐力也极出众——至少盘坐地面这种一般人只能坚持两三时辰的事他可以连续坚持一天以上。而看他悬空浮在掌上的那冰球体积也远远大于众人,便知此人并不一般。

  “所以,三位不可以随意抱怨,应该努力的承受这一切……要甘之如饴。”红脸少年见他们都不搭话,稍稍尴尬的重复了一句:“恩,要甘之如饴。”

  自己表情如何不得而知,但林乐见子清和古烈面色都极是古怪,只好开口打破僵局。当然这种话题不适合继续下去,唯一能问的也只是——“这位兄弟怎么称呼?小弟王龙,这个是古烈,这是子清。”

  红脸少年极快的念了句咒语,将掌上冰球吸回体内。然后才正儿八经的抱拳绕了一周:“在下莫悟,来自北峰崖。请各位兄弟多多指教!”

  子清立刻肃容抱拳,也微施一礼:“在下子清,来自平定城,见过莫兄。”

  “在下古烈,来自癸已,请多指教。”丑汉严肃起来倒也似模似样,只是那对大手抱起拳的姿势可笑的很。

  林乐见状也想来上一遍时,却见子清与那莫悟齐齐动容,几乎同时冲口而出:“癸已圣地?!!”

  “癸已圣地?”

  “二武之首?”

  “癸已?”

  还未等林乐反应过来,整个大厅内惊叹之声已此起彼伏。剩下二十余名学员纷纷朝这边望来,眼神中充满了惊讶与怀疑。古烈却嘿嘿傻笑着,摸了摸后脑。似是为突然成为众人焦点而有些不知所措,呆了一阵才点头道:“对啊,我就从那里来的。”

  惊叹声再度响起,所有的学员都过来把古烈围在中央,几乎是充满崇拜的望着他。而林乐也终于从记忆中翻出了有关这“癸已圣地”的资料——意外的是,这资料并非由兰芝或白牙口中得来,而是来自王龙“生前”的某段记忆:

  癸已圣地,与辛末圣地并称为魔界双绝的神秘所在。乃是代表魔界武学最高层次的圣地,也是所有武者一身追求的目标——类似于喀啦雪山择徒标准,圣地也会每隔一段时间出世寻找传人。这段间隔时间长短流传版本不一,有说二百年也有说一甲子的,总之绝不是雪山十年一轮的这样频繁。而被选入圣地当传人的都是当代名燥一时的青年才俊,只是择徒一事往往神秘进行。人们只能从某人的突然失踪猜测到“可能”是被选为癸已弟子……当然,这“可能”还可能是遭仇家暗杀,暴病瘐毙,或者找到个好妻子双双隐居出世。

  总之在癸已圣地有意无意为之的情况下,这种神秘方式极大满足了魔界居民的猎奇心理。各种版本的谣言漫天乱飞,莫名其妙的猜测也层出不穷,甚至有武者为了出名自称是癸已弟子行走江湖。只不过这样的人往往过不多久就神秘的暴尸街头,传说中这也成了癸已圣地的一贯做法,自然为好事者更添谈资。神秘的面纱也在以讹传讹中一层层的覆盖在癸已圣地之上。

  这种情况下,自己身边突然出现一个圣地子弟,怎能不教一众学员大感兴趣。何况他们也都不过是群半大的孩子,还脱不开少年心性。

  古烈被围在中间,一个个问题子弹般向他问去。看那群学员的严肃表情,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连方才那老成持重的莫悟也禁不住好奇心,握着古烈的手道:“古兄,不知贵地是如何选择传人的?多久一次呢,是只选一个的吗?”

  “呃……”丑汉有些尴尬的挠着头,求助的望向林乐。见后者没解围的表示,只好其其艾艾的道:“诸位,实在是对不起……限于族规,我不能透露任何东西给你们的。其实到了这里我们应该都算雪山弟子了,没什么区别吧?”

  “族规?”一个尖嘴少年捕捉到话中隐藏信息,兴奋的道:“原来癸已圣地已经自己立族了,不知道你们应该算什么族。恩,古兄你的牛族的吧,难道圣地只收牛族弟子?”

  “这个……却猜错了。”古烈犹豫一阵,还是解释道:“癸已收弟子历来不问种族出生只看资质。有时甚至连资质也不看,与传法长老投缘便可。至于其它的,请恕在下不能再透露了。况且大家现在都是雪山弟子,哪来门派之分……请诸位散开吧。”

  想不到这丑汉倒是外粗内细,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也得罪不到人——没几年历练未必能学得如此圆滑。林乐对古烈看法大生改变,却并不怎么在意。眼下唯一重要的便是如何逃离此地——灵儿说的一月之期已过了四日,自己却连自由也没获得,更遑论大海捞针般的寻回本体了。“希望灸和太常能聪明点,把‘我’送回可西吧!”正这样想着,耳边却又传来那尖脑壳的声音:“别的咱也不问,只想请教古兄在那圣地究竟所司何职,管些什么?”

  林乐抬头看时,发现人群仍围着古烈,已渐渐将自己挤在外圈。只好改蹲为坐,直起脖子向内望着。正巧看到那尖脑壳得意的眼神和古烈皱眉不语的表情。微一转念就已明白他为难之处,也暗暗佩服尖脑壳问话的巧妙:若照实回答,聪明人单靠这一答案便可推断圣地的大致机构组成,日常起居的部分方面,甚至能从古烈功夫高低判断圣地中高手的数量。如此关键,倒难为古烈想的周全,没冲口而出。只是这群少年毕竟同学一场,一再拒绝也说不过去。是以为难起来。林了见状正想出言替他解围,却听得古烈出了个妙言:“这个么……小弟其实是扫地工之子,身份卑微,未司任何职务。”

  一群学员又鸹噪起来,七嘴八舌不知问些什么。不说没人信他的话,即便是真的,圣地的扫地工之子身份也比一般名门大家公子高上许多。古烈聪明用尽,真个是左支右绌。一会便在这冰寒之地里冒出满头大汗来。林乐看了阵,觉得没什么意思,管自退到角落陷入冥想之中。一面再次感受冰元素与身体同呼同息的情状,一面却将心神沉入体内试图与灵儿取得联络。

  耳边噪音渐渐退去,林乐只觉自己的身体被不住的扩大着,仿佛已融入了天地之间。一呼一息均暗合自然之道,不带半分勉强。这种状态在普通武者看来几乎毕生难及,但在魔法师圈内却是入门的基础科目:冥想。也只有融入天地内至一定程度后才能借用天地之威,施展几种特定的魔法。林乐练了几日,八位前辈终生经验发挥作用,现在做来已混若天成,未必逊于任何浸淫其中上百年的大师了。只是调遣法力的咒语还没学到手,不能随心所欲的控制这些冰元素。当然,眼下林乐志不在此,这些魔法已自己原先进入魔界时的水准已足够施展,接收八前辈功力后更是无所不能,哪会注意如此小道。即便现在虎落平阳,最要紧的却非学狗捕食,只有寻路回山才是正道。是以明明身在多少法师梦寐以求之境界,林乐却只管自己守心内视,呼唤着灵儿:“灵儿,听的到吗?”

  一片寂静。

  林乐还不死心,将意识沉到魔核附近转了几圈,却不得门而入。只好晃悠在那边一迭声的叫着:“灵儿灵儿灵儿!!!!”

  整个意识世界被这几声大喝震的晃动起来,而灵儿的声音在终于从魔核缝隙中传出:“死老爸,你搞什么啊!!人家正在积聚能量呢,给你一搅和,半天的工作又白费了!笨蛋老爸!”

  “呃?你又没说过,我怎么知道。”林乐看到一个小光人儿费力的从魔核缝隙中挤出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辩解道。

  灵儿的光华比以前黯淡许多,照亮的范围以不足周身一尺了。小小的脸上居然也充满疲惫的表情,语气更是无力到让人怜爱:“老爸,这样子整天蓄能好累哦……你有没有逃出来?我们赶快去找本体吧!”

  “逃倒是逃出来了,只是……”见灵儿已冲上脑部,林乐只好无奈的住了口,一同上去陪她朝外面看着。

  “这是哪里?”

  林乐挺丢脸的把这两天发生之事详述一遍,末了还道:“其实也不用太但心,只要赶快晋级登上第四层,就可以申请外派任务了。到时候再去找也是一样,你呢?最近有什么发现没?”当然,关于晋级难度和申请外派任务难度林乐是只字未提,而把这些消息告诉他的冰法师,却是整整花了七十年才升上了第三层,至今也未接过一次外派任务。

  “那老爸你努力,最近几天灵儿帮不上什么忙。也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总之,唉!就这样吧。”小丫头急急说完,又一扭身窜了回去。林乐追在后面见她亮光一闪便缩回了魔核。只好悻悻的本尊归位,依旧练他的魔法冥想。

  只是……灵儿似乎比以前沉稳了许多,好象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一样。林乐晃晃脑袋,将这些念头驱出去——无论如何,情况还能比现在更坏吗?或许小丫头长大了吧……这样想着,自诩为人父的林乐居然露出阵慈祥的笑容。

  厅口吵闹一阵,旋又安静下来。睁眼看时,却是冰法师拖着批衣服进来了。见学员们都围古烈坐着,登时一怒,将众人喝开。又命那上二层的七人过来各自领了件袍子去。子清接过衣服就往身上套,很新鲜的样子。谅必这“来自平民中”的天才没穿过几次新衣。其余几人倒表情淡淡的,只是不住拿眼瞧着古烈,心道着圣地门人练起却魔法不怎么样嘛。林乐看那袍子也是近白颜色,只比冰法师的少块肩标而已。知道这二层弟子在雪山中也还算不来品级,担忧又深了一层。

  分完衣服,法师命众人回去继续修炼,练道“冰球能悬空浮起来为止”。自己则走向坐在角落的林乐:“王龙,这两天练习可还顺利?”

  “多谢法师关心。”林乐作势欲站,被法师虚按回去,便不客气的盘坐着道:“弟子已掌握了冥想的要诀,应该可以学习法术了。”

  “哦?那你试一下我看看。”

  林乐闻言闭目,几乎立刻便进入到深度冥想状态中去。凝神聚力之下,一层淡然蓝光已在他身上若隐若现。而整个厅内无数的冰元素也象是受了召唤一般,从四面八方向林乐身上聚集着。不消片刻,这厅中一角温度已降至零下百余。冰法师眼耳口鼻四周冰晶隐现,略有龟裂之状,心中更是惊诧莫名,几乎骇的叫出来。这冰法师也不过是雪山中一个下级执事,功力仅能踏上三层而已。这回只是碰巧轮上教习新弟子一职,象林乐这般魔法异状哪曾见过。记忆中连自己师傅,现已踏上古堡第五层的玄冰法师余海也未能达到的境地,这会却在一个新进弟子身上出现。冰法师呆了好一阵,直到寒气逐渐将他冰封起来才一拍脑袋向外冲去。

  冰元素异常聚集,其余弟子自然有所感应。睁眼看时就见到师傅惶急的飞本出厅,路上还连续踢翻两个蒲团。而那边角落里,王龙一脸肃穆的盘腿而坐,身上散发着隐隐蓝光。众人哪见过这种情状,一时面面相觑的说不上话来。好半晌,子清才舔着嘴唇犹犹豫豫的道:“他……是在冥想吗?”

  应该……是吧?众人心中均泛起如此想法,却还是无人应声——无论从姿势还是身体情况来看,这王龙正是在深度冥想之中。但身泛蓝光的效果实在惊人,倒教他们不敢确定了。三十几人大眼瞪小眼的对望一阵,还是方才那个尖脑壳率先道:“罢了,我过去看看便是。”

  “许兄小心。”

  他旁边一瘦小少年出声提醒,本是要这“许兄”注意安全。却被古烈接过了话头:“对,莫要惊扰了王龙。”冰法师曾说过,魔法师的冥想虽不似普通内功修炼般怕人惊扰,但强行以外力将人从梦想状态中逼出还是会对修炼者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

  “我醒得。”许姓少年回头朝古烈笑笑,又瞪了眼那瘦小少年。顾自一步不朝发着蓝光的林乐行去,步履中明显有着因紧张而起的僵硬,而厅内气氛也随着许姓少年轻微的脚步频率凝重起来。

  见少年靠近,古烈嘴唇一颤,想想又重新闭起来,显是因担心王龙而失了方寸。几日相处,两人已在不知不觉中建立起极为深厚的友谊。为对方担心也是正常的事,虽然这会儿王龙的情况似乎不象有什么危险。

  这许姓少年尖头喙目,乃是鹰族人。而鹰族人体形轻盈,素来行路无声。但他朝林乐走了几步却突然粗重,已与常人无异,“咚、咚”之声敲打在众学员心头,平添几分肃杀。许姓少年又前进几步,终于颓然而止,回过头来时已经唇青脸白牙关打架:“不行了……好冷!”随着这话,他口中喷出白气居然凝结成团,在空中聚而不散的缓缓落下。落地后又迅疾的凝成一片白霜。而此处,距离林乐身体还有足足七米之遥。众人皆尽默然,呆呆的看那许姓少年逃也似的奔了回来,实在想不透为何王龙的冥想会有如此威力。其中那莫悟原本自视甚高,以为这三十几人中无人能出其右。现在见王龙厉害若斯,自己完全不能望其项背。心中便如打翻五味瓶一般,各种感觉翻腾胸腑,或嫉妒或羡慕,又夹杂着疑虑与崇拜。千般滋味涌上心头,不一而足。其实何止他一人,一众学员都兴起股无法抗衡的挫败感。实在想不明白同样学习的林乐会强出自己那么多。

  外面发生什么变化林乐不得而知,此刻的他已完全陷入了精神世界之中。从一开始受到灵儿影响,林乐便已决定不加保留的施展本领给冰法师看。想搭上去古堡二层的末班车,上去后环境如何倒在其次。但离能出雪山的机会越近自是越好,是以冰法师想看他冥想成绩时林乐便鼓足精神力量,尽力呼唤着周围的冰元素。

  结合弥衡八人、林乐、王龙为一体的精神力量之强大已远员超过了微星历史上任何一人。这番全力施为下来,其效果又岂的“惊人”二字可形容尽的。初时运转滞呐,只逐渐将冰门大厅内冰元素尽数聚拢,已令那冰法师惊讶不已。而后来心法愈加熟练,终于至运转无碍生生不熄的境地。林乐心神也陷入其中,贪婪的感知着身旁的每一点冰元素。只觉得浑身上下舒坦不已,哪还顾得上其他情况。更是一心一意的呼唤着冰元素。这些元素本无意识,只是遵循着自然规律互相吸引。所谓的冥想也就是以无上意志力把自己想象成一块玄冰,才能将这些元素吸引过来。而林乐此时的身体不啻于一块微星上最巨大的冰块,对所有冰元素的吸引力强大无匹。又滚雪球一般的吸引愈来愈多的的元素聚集起来。

  短短的盏茶时间,整个雪山之上已是一片死寂。纷纷扬扬的雪花不知何时停了下来,空气中尽的一片干燥。长年积雪早已融化殆尽,整座山象是被瀑布包围着一样,从上至下一片轰隆水声。气势磅礴骇人,犹如万马齐嘶,千兔搏月。远远望去,仿佛是块伫立着的巨大水库。这情形说起来好看,雪山古堡内诸人却都惊惶不已。冰法师的报告还未到达上层,原在第八楼修行的十三位长老和雪山校长已齐齐站起来。讶然的互望片刻,马上向第一层冲去。

  这些事说来话长,其实从林乐运功到造成巨变只经历了短短一瞬。那冰法师上楼也只上到一半,却从上面旋风般冲下十余条人影。打头的一个经过时一转一提已将他掼在旁边,用劲极猛落地时却柔和的紧。后面那十几人理也不理,于前面那人一同转弯,进了通往冰门的那条长廊之内。冰法师呆在原地几乎忘了起来,过好久才懂揉揉眼睛,心头不期然的略过一个念头。

  刚才那家伙,身上穿的好象是……校长的宽袍。“会是校长吗?”冰法师愣愣的站在原地,忘了上楼的初衷。想了想,折反来朝那十余人的方向走去。

  “不对!元素有异常。”冰法师毕竟浸淫冰系魔法数十年,到厅口时已感到里面冰元素浓厚的惊人。另还有些不了解的魔法波动掺杂期间。还未回过神,那厅内突然传出阵轰然巨响。一股强大的气流夹着冰寒向门外扑来,厅门周围的墙壁如纸糊一般被轻易撕开。巨大的石块四下里滚落。冰法师闪避不急,眼看要被那气流冲到时,一只大手斜次里冲过来,拎着他后脖扯了开去。冰法师骇然的看着那道白色气流摧枯拉朽的沿途击穿所有阻碍,硬生生将古堡穿出个大洞,呼啸着去了,想要再看时却被强劲的力量生生击昏过去。

  白气冲出古堡,在雪山周围盘旋几圈,把刚化没多久的满山流水重新冻起来。不过片刻,整昨雪山居然变到冰雕一般。四面琉璃似的挂满长长短短的绫子,中间那层黑岩已不见颜色,只模模糊糊的露出个实心,象极了人间过元宵时提的灯笼罩子。

  救下冰法师的乃的雪山校长云奥,神情有些呆滞的拎着冰法师从洞口出去看了一回。进来后也不说话,与一同下来的十三个老人对望半天,才谓然长叹:“幸亏早来一步,不然就是一场大灾……各位长老都没事吧?”

  那十三老者均是脸色煞白,显然运功过度,倒看不出是否受了内伤,闻言一齐摇了摇头,又是一阵沉默。过了好久,云奥想到刚刚那三代弟子还被自己拎着,低头看时才听其中一人道:“刚才……是什么?”

  “应该是元素流吧……那少年是谁?”云奥指着厅内仍结成玄冰的林乐问道:“为何能吸引如此多的能量?”

  “谁知道,看样子是个一代弟子吧,前段日子进的那批。”其中一名豹族老者已复原如常,顺口答道。

  “一代弟子?”云奥冷哼一声,不客气的驳斥道:“你当一代弟子时有能耐发出那么强的元素流?”

  那老者面色一红,讪讪的道:“不能,就是现在也很难有这样的效果。”

  这时冰法师已悠悠醒转,只是被云奥制住后脖口不能言,“嗬嗬”的叫了几声才讲他注意力印到自己身上。云奥皱眉松手,在这三代弟子落地前暗运了层魔力壁障在他背后:“你可是此厅负责人?”

  冰法师象是掉到了一大块棉花上,丝毫不觉痛楚。闻言忙爬起来向眼前一众领导行礼:“小人三代弟子冰,见过校长大人与诸位长老。”

  云奥与那群长老回了个礼,又重复一遍:“这厅你负责的吗?”

  “是。”

  “那刚才究竟怎么回事?”

  冰法师脸上露出迷惑的表情,探头看到结冰的林乐时才回过神来:“哦,他叫王龙,好象是火云堡来的。因为比先一批学员到的晚,所以我一直让他在练冥想。刚刚就是在检查他成绩。开始倒还好,似模似样的。练了阵就不对了,我就感觉到这家伙象块磁铁一样,拼命的吸收冰元素。然后我想这事挺怪的,再说以前老木也说他是个天才。就想上去禀报,谁料才到二层就出了这事。”不知是受了刺激还是在校长面前留个好印象,冰法师的话比以前多了不少。絮絮叨叨,听得几人都皱起眉头来。

  云奥却没什么表情,舍下众人走到林乐近前。看了一阵又回头道:“这事太古怪,把这小伙子带到我那去吧。还得好好研究研究。”冰法师点头领名,还想说什么时却见已有两个老者去搬那块巨冰了。这才明白方才那话没冲着自己,讪讪的想上前搭手却插不进缝去,只好跟在后面晃悠着。

  搬块重物如何难的倒神通广大的魔法师,只见那俩老者双手平托,已将林乐凝成的冰块悬空竖起,随两人的步子朝前移动着。

  快出门口时,几人眼前人影一闪,一个粗壮汉子已拦在面前。

  却是古烈。

  “校长大人,您要将王兄弟带到哪去?”古烈伸开双臂,望一眼在冰块中闭着眼睛的林乐,一字一句的道:“王兄弟现在情况很糟糕,为何不先替他治疗?”

  “这是谁?”云奥没理古烈,只盯着冰法师问了句,听不出喜怒。

  “癸已圣地来的古烈,也是一代弟子。”冰法师战战兢兢的答道。

  此时那几个长老轻松的绕开古烈,抬着林乐健步如飞的出厅去了。古烈回头想追,却被赶上来的子清和那尖脑袋少年死死抱住:“古烈,别干傻事!校长不会伤害王龙兄弟的”

  “你看王兄弟现在的情况,也只有校长和长老他们才能救啊!”

  古烈听的有理,便停下来朝云奥道:“校长大人,您会治好王兄弟的。是吗?”

  云奥微微一笑,问道:“你们俩交情很好吗,值得这样为他冒险?”

  古烈摇摇头又点点头,郎声道:“既然同为雪山弟子,就该相亲相爱,也谈不上交情深浅的。况且,我也不认为学生向校长大人提问题是一种冒险。”这态度很和云奥脾胃,脸上表情已经柔和起来:这样的弟子,有多少年没有碰见了呢?毕竟是从癸已而来,心气见识也比普通人高上一层。不过……云奥打量了扔抱着古烈的子清与尖脑袋一眼,心道现在的年轻人果然都如此出色吗?

  不论心里作何想法,身为雪山最高领导是不可以在下级面前表露出来的。只不过云奥离开经过古烈身边时故意放慢了脚步,轻声道:“你们的东盟主是我好友,这次交换弟子活动也是我提议的。所以……相信我吧,癸已和东盟的头号高手。”

  古烈被点出身份,不禁浑身一震,挺直了胸膛向云奥的背影行了一礼。

  盟主的朋友,也该向对待盟主一样的崇敬。况且从这人出现为止,古烈还未发现任何一个致命的破绽——以世上数一数二的武者身份作出这种判断,看来即便在单兵作战中,魔法师也未必如传言所说的那么弱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