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微星纪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微星纪元 西来 9296 2005.01.10 15:12

    

  “我拒绝。”飞天语气转冷,竟侧过脸去不看道修罗:“若三哥不透露行动内容,巴底士军队是不会归他支配的——哪怕只是一天。当然,即便他解释清楚,我也得慎重考虑后才能答复。四千子弟兵的安危,甚至重于我自己的生命!”

  “老七,你听我我说……”道修罗还想软语劝慰,却被飞天止住:“二哥,我今天之所以还坐在这个位置。仅仅是为了不负大哥的嘱托。否则凭魔界之大,哪是我去不得的?”

  道修罗无言以答,还想开口时却见飞天径自按开了大厅角落的一块模板。随着几声杂音,一面水晶镜缓缓从开口处移了出来。又过得片刻,上面竟显现出影象,赫然是用以关押格兰特的豪华式套间。面对镜头的沙发上,格兰特正与林乐谈着话,红玉则在一旁静静听着,未发表任何意见。飞天又操作几下,镜中便有声音传出。虽比起图象中人物略有滞后,也算的上清晰明白了。飞天一面示意道修罗自己找地方坐,一面将声音调至最大。自己也坐到道修罗旁边:“那个虽然没的商量,但还是可以给你点优待——听听你们对头的隐秘吧!”

  镜中,格兰特正微笑着听林乐讲述米亚达及可西近况。神色倒悠闲的很,浑不似一个被拘禁起来的重犯,甚至也没带任何戒具。

  道修罗不满的看了飞天一眼,见后者没反映才专心听起林乐的话来。乔奇虽在可西派了不少密探,两日一结的情报也堪称完善,但从敌人口中的来的情报想必更具有真实****。可比照着记忆中那些资料,把林乐所有的话都确认一遍后。道修罗只觉得越听越觉乏味——那些所谓的近况,早已是情报界尽人皆知的过时新闻,在细微详尽处甚至还远远不如。他哪知道林乐这点消息全是由陈陈处听来,便的陈陈自己也因受伤结婚消息闭塞的很,如何比得上那些专业情报员调查所得。

  飞天倒是听的兴致昂然,把声音一调再调还越坐越近。尤其闻及米亚达内部事务时更是兴奋,几乎连耳朵都要竖了起来。道修罗看的不解,便开口欲问。却被他预知般的反手阻住:“等会再说,先听着。”

  镜中两人正说到菲卿,这回连道修罗也竖起了耳朵听着。表情似喜似忧,古怪的很。

  “再后来,那几个‘老爷’们吃不消大小姐的话,第二天就灰溜溜的回去了。”说到得意处,林乐露出笑脸。这姐姐一般的大小姐能有此表现,自己仿佛也于有荣焉。而格兰特却是一身睡衣半依半躺,本是一问一答聊的很起劲。到了听到这会已经闭着眼,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若不是偶尔还应上两声,林乐几乎要以为他睡着了。

  而演武厅内两人见此情形则对望一眼,同时苦笑:“老四心结至今还未除去,这百多年的日子看来白过了。”

  “七君子中五个都爱六妹爱的发痴,惟独被四哥这个只有兄妹之情的家伙抱得美人归。世事之可笑可叹,莫过于此!”飞天白髯飘动,无奈之情溢于言表。而道修罗也似是忘记方才耻辱,频频点头表示赞同。又道:“我和老四交往比谁都久,对他了解也最深。本不该说这些话的,但现在既然事过境迁,表出来也无妨。”顿了顿,才略带艰涩的道:“当年六妹爱上他不久,老四贪恋新爱未顾家业。而老伯父竟在那时候遇刺身亡。结果他整日自责,神情恍惚。有时候甚至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可偏偏六妹就挑了那个时候要求结婚。恶因恶果,只怕他在潜意识里已将六妹当成祸根了,当然也不会对小菲卿有多大热情。”

  飞天默然半晌,终道:“难怪以二哥你的个性会帮三哥对付四哥,原来其中还有这样一段辛密往事在。只不过累及菲卿侄女,只怕也非你所愿吧?”又试探着道:“莫非三哥也是这个心思……可他为何还要逼迫菲卿侄女呢?或者,这次调动也与此有关?”

  言及此,道修罗自是谨慎至极。当下不再深谈,含含糊糊的发几个音。也不知是与不是,仍指着镜面道:“看紧了,莫漏过什么去。”巧的是那边两人也正好说到林乐身份。此事干系重大,飞天不再开口,与道修罗两人屏气凝神听林乐解释。

  本来,林乐也不会这样轻率的自暴身份。但既然身为人类又受白牙授意这两件最重要的事已经败露,其余也算不上什么。倒不如竹筒倒豆子一样全吐出来比较好。而当那一件件闻所未闻的希奇事从林乐口中吐出时,不光毫无思想准备的格兰特听的目瞪口呆,就是演武厅中两人与那陪林乐在室内的梁红玉也瞠目结舌,皆尽被林乐描绘的那番惊险遭遇引住心神,听的如痴如醉。

  “再后来呢?那小光点怎么样了?”林乐说到一半,停下来喘了口气。红玉却不依不饶的催着:“它钻进你身体后能和你交流吗?还是和平常一样静静的呆着,偶尔流动?”

  林乐大奇,望着她道:“你怎么知道这光点是生命?我还没说下去呢。”

  “怎么不知道?”红玉伸出手,不见做势,一个小小的软黄物体竟从指尖处伸了出来。探头探脑的在空气中一下下的蠕动着,也说不清究竟是可爱还是腻人:“这不就是喽,又不只你一个人有。”话音未落,也不等林乐反映。便只觉得魔核内一阵****,灵儿竟直接从那钻了出来。欢呼雀跃的飞到红玉掌上,伸手与那段小东西互碰着。口中还叫道:“是同伴!这个就是灵儿的同伴!”

  那软黄物体被灵儿一触,顿时蠕动的快了起来。极力往外挣扎着,象是要离开红玉身体与小灵儿结合一般。红玉大惊,急急撤掌退开。强压着将指尖之物逼回体内。一面怒视林乐:“人家好心叫你看,你居然如此卑鄙!”

  林乐那个委屈,张口欲解释却无从说起,只好苦笑的看着灵儿。而后者正着急的在空中舞动着,从各个角度扑向红玉:“出来呀!那个小宝贝呢?”而红玉这时才真正注意到灵儿,见它通体金黄小巧可爱,心中倒也欢喜。不由奇道:“这就是你说的光点吗……怎么成了人型?”又突的大悟,朝急得乱飞的灵儿道:“小家伙,你是不是要看我的小奇?”

  “要要要!”灵儿见有的商量,忙停到红玉手上,拿自己小脸去蹭她指尖:“大姐姐,给灵儿瞧瞧你的小奇吧。他是人家的同类呢!”

  这招乃是从对付紫青儿女占据林乐身体时总结而来,现在对上梁红玉居然也是无往不利——“好可爱哦!”红玉指尖微麻,又见这自称“灵儿”的可爱光人一脸谄媚。顿时软下心肠:“好吧,就给你瞧瞧……可是!”红玉声音又高起来,神情严肃:“你得先答应,不能用任何方法带走我的小奇——哪怕它对你很亲近。”红玉感到心中小奇兴奋之情,不由情绪低落起来。

  “恩,灵儿知道。”灵儿频频点头,一面谗谗的看着方才小奇出来的地方,一面道:“它虽然还没有完整意识,不过应该可以和姐姐你交流了。刚刚我们碰了一下,我感觉到小奇很爱你呢!”

  红玉面上一喜,没再说话。只是将手指一伸,“小奇”就快速的从指尖钻了出来。这回速度比刚刚快了一倍不止,而且钻出后立刻与灵儿玩到一处。象一条小蛇般缠绕在它身上。尖端与它脸部相触,上下摩擦着。红玉托着这两个小家伙,朝林乐道:“小奇是我五岁时在这里后山水下碰到的宝贝,前面经历和你所说差不多。只是昏迷的久了点,可它直到七年后才有了一点点意识。至于和我交流,又等了快二十年。象现在这样能动能跑也只是几年前才开始的。”而此时演武厅中飞天突然大叫:“原来是这么回事!”又抓着道修罗道:“还记得她五岁时昏迷一年那事吗?怪不得我们都找不出原因,问她也不说。原来如此!”

  “恩,是有这么回事。”道修罗也回忆起来,只是仍有不解:“可这两个怪东西究竟是什么?谁还见过?”

  “不知道,总之没害处就是了——你可以把它们当成魔兽的一种。”两人又仔细瞧着屏幕里那两个小家伙的样子,也还想不出它们的来历。不过魔界历来以怪物种类繁多著称,突然来种两人陌生的也的确不无可能。当然这种晶能灵体的存在本来也只有弥衡等知道,只是受它伤害而落得僵化惨状,实在不愿再向林乐提起。结果林乐也是只知其名不知其型,并未想到灵儿便是他们口中之物,是以这千古奇案从此再无解处。

  整件事情中最感诧异的就是林乐,但惊了一阵也不再奇怪。毕竟能有一个灵儿,多个“小奇”出来也很正常。便过去笑着向红玉就此聊了几句,又顺势旁敲侧击:“红儿,你义父不是跟格兰特大人的结义兄弟吗?他在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优待?”

  红玉偏头望望依在软椅上含笑看着两人的格兰特,耸了下肩膀:“还能怎么样,你要是觉得住大房子吃好东西就算优待的话。这幢楼里每个囚犯都很受优待——也包括下面暗房的那些魔兽。要说自由,老伯虽然活动范围比一般犯人大点,但也只这区区几百平方米。牢犯是没什么优待可言的,你想试试吗?”

  这就麻烦了……

  与飞天刚建立起来的的良好关系是林乐此刻较为在意的事,所以刚刚才会放道修罗一马。但现在假若格兰特求自己救他出去,又势必难以拒绝。本来以为这边条件不那么差算个好借口,红玉这样一说,自然无法再欺骗自己。只希望格兰特别提出这种要求吧。

  实在是怕什么来什么。这边林乐正发着愁,格兰特已清清嗓子开口了:“达修先生,有件事还想请你……”

  “老爷叫我阿乐好了。您也知道我是个人类,达修·罗德不过是白牙取的假名。”林乐赶紧打断他,试图拖延时间:“再说您待我很好,我也不敢再欺骗您。加上我和兰芝的关系,您完全可以叫我阿乐的。”

  “我就是想说兰芝的事。”格兰特提高声音再度打断林乐:“很抱歉,我知道你们相爱。但我拒绝把她嫁给你。”

  林乐愣了一下,估不到格兰特竟会在此时扯到兰芝那去。沉默一阵,问道:“是因为我的身份吗?”

  “没错,秀族我可以接受……但人类不行。”格兰特捂住脸,声音听来疲惫之极:“对不起,我没办法克服心障。你可以选择不听,反正我没多少日子了。”

  “呃?”林乐倒不为娶不了兰芝遗憾,反有种解脱的松快——奉旨分手,该不会那么伤着兰芝吧。只是格兰特最后一句听着有点奇怪:“难道乔奇要处决您吗?”心想若果真如此倒不得不把他救出去了。

  “老四快死了。”飞天突然转向道修罗:“二哥知道吗?”

  “看出来了,老四功力一直没什么进步。算起来阳寿也的确快尽……只是让他临死还不得风光,有些遗憾罢了。”道修罗说的轻描淡写殊无诚意,也不见任何“遗憾”的迹象。只是纯粹的套话而已。

  飞天暗叹口气,道:“现在六兄弟里,也还只有我记着大家的情谊吧?想想当年再看现在,令人神伤啊!”

  “在你们人类看来百多年前是挺长的。不过我们魔族眼里不过是人生一段而已。比我们结义久的大有人在,也未必就感情深厚了。”道修罗依旧望着屏幕,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易觉察到的伤感。违心说着残酷的话:“老七你若再不应允王的要求,下场只怕更惨。”

  飞天漠然摇首,决绝道:“不告诉我真相,恕我无法答应……当然,我知道三哥也没有耐心来恕我的。二哥,你要违心到几时?”最后一句话是冲这道修罗而说,语调中蕴涵的痛心与神情浓重的连自己也无法控制:“我们做这样的人要做到什么时候!!!”

  话虽令人心动,但道修罗脸上依旧是一片漠然。不看飞天也不看屏幕,就这么呆了一会,突然起身道:“既然劝不动你,我先走了。”言毕就望也不望飞天一眼,从他身侧走过到厅口打开大门。又停下背着身子说了句:“自己保重……其实大哥并不象你想那般信任你。”

  厅门重重关上,脚步声随即远去。而飞天仍愣愣的看着道修罗离去的地方,心中百味具杂。一面为他仍关心着自己宽慰,一面又咀嚼他语中之意,也说不清是喜是悲。只觉得心绪混乱之极。

  “您不想走?”这话从格兰特口中说出来显得有点奇怪,林乐一时不敢信自己耳朵,迟疑着反问了一句:“要留在这鬼地方?”

  正逗灵儿和那个小奇玩的红玉闻言突然抬头怒道:“你说哪是鬼地方?”

  林乐吓了一跳,忙道歉不迭。好容易平息了红玉的怒气才又转向格兰特:“老爷,您为什么不想回去……我有能力救走你的。”这话方落,红玉又抬起头对着林乐怒目而视,只是未再开口。而格兰特却洒脱的笑着,重新恢复之前雍容状:“自家人知自家事,我的身体再禁不起折腾了。从那次被抓来之后,体液一直亏损的很厉害。要不是老七长期给我吊着命,几星期前我就该死了。你说,这种情况下回去添乱有用吗?”

  “这个……”林乐想劝却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只好低低的应了句是。胸中象是被什么压着一般的沉闷,已略略有些悲伤的感觉。

  这情形和此刻演武大厅内有些相象。镜内镜外同时陷入了一片死寂,只留下灵儿与那小奇的轻声唧唧咕咕。

  “喂,你过来。”红儿不知两人方才在说什么,见灵儿包着自己的小奇那副亲热劲,不禁想起一事。便招手叫林乐过去,贴着他耳朵问道:“你养的这个是女的吧,我家小奇是个男孩。你说他们会不会干那个?”

  “干什么?”林乐刚问出口已明白她语中之意,不由脸色通红。急道:“这怎么行,灵儿她还小呢!”

  而灵儿只听见后面半句,顿时不服气的抬着头反驳道:“谁小了,这里年纪就我和小奇最大了。老爸你都该我老前辈呢!”话音未落,它怀中那小圆柱也急急的点了点上端,仿佛在帮腔一般。

  林乐默然,想想它的话不无道理也难以反驳。又听它仍叫自己“爸爸”,觉得这辈分混乱之极,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即使的欢愉把方才那点悲伤情绪扫到了九霄云外——毕竟,格兰特还算不上自己的亲人,交往也不很多,初时一点生命无常的感慨到此时本也该烟消云散了。而红玉却惊讶的望着小软黄柱子,喜道:“小奇你听的懂人说话了?”

  “恩!灵儿分了些意识给小奇。”灵儿放下“小奇”。那软黄柱子顿时失去形体,化做滩稠质物一动一动的在红玉掌上蠕着。分外可爱。

  红玉又同那小奇说了几句,问些问题。见它都能用不用的方式来表达,登时大是喜欢。真诚的朝灵儿道:“小灵儿,多谢你了!”

  “没关系,小奇刚刚已经谢过了。再说我们结义成了兄弟,我做哥哥的帮它进化一下也是应该的。”灵儿挺着胸膛,伸手摸摸小奇,说声“再见”便跳回到林乐肩上坐着,小腿一晃一晃的:“老爸,小奇挺好玩的。我以后还能再和他一起聊天吗?”

  林乐望了红玉一眼,见后者微微点头。便笑着答应道:“当然可以,你想玩就出来找他吧。”说着又想到一事,奇怪的问:“你们为什么结义成兄弟?你不是个姑娘吗?”

  “我在老爸身体里是姑娘没错,可是要和小奇在一起时也当姑娘。就要给它做老婆了……我才不要!”灵儿说得甚是郑重,还配以拍拍胸口的手势——仿佛这“做老婆”是件了不得的祸事一般。

  红玉听她说的有趣,又忍不住的放声大笑。喘着气答应道:“行,只要你想找小奇就给你叫出来玩。”一面心意微转把那软黄的小奇融入掌内,也不知跑到体内哪里去了。

  正说的高兴,后面房门突的大开,飞天度着步走了进来。笑吟吟的望着红玉,道:“玩的可高兴?可别吵着四哥了,他身体不好。”

  两人这才记起格兰特,忙转头看去。却见他已歪着身子依在软椅上睡着了。黑色长发垂下来遮住了额角,嘴唇边有些白沫,呼声轻微。似乎睡的甚是香甜。

  “嘘……”林乐举起食指放在嘴唇中间,朝两人做了个手势便一起离开这房间。出了门口才向飞天询问道:“前辈,我家老爷说他快要死了,再也禁不起车马劳顿。是真的吗?”

  飞天沉重的点点头,缓声道:“比他自己说的还糟糕,我四哥阳寿已尽。不是任何外力可以挽救的。我甚至怕他还会熬不过今晚!”

  “怎么可能?”林乐大惊,不信道:“我看他精神很好。刚刚进去的时候还在散步呢!”

  “就是这样我才害怕……”飞天叹了口气没再说下去。林乐却已明白,迟疑着道:“回光返照吗?魔族也有这种情况?”

  “有,这方面人魔都一样。”飞天说完突的想起什么,抬头看着红玉。思考一阵,终于叹了口气:“你们跟我来,有些话我要对红儿说。阿乐也一起听着吧。”

  红玉林乐对望一眼,均不知飞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跟在他后面到了开始进来的那个办公室,途中经过几个传统意义上的牢房,林乐留神看了看。没发现白牙那些宠妾。想必该放在供人参观的地方吧……这几个却该想飞天讨了来。也不知他肯是不肯……讨来后又不知怎么联络白牙,倒也真是麻烦。林乐胡乱想着,心不在焉的照飞天所说坐下,听他开始讲述。

  “红玉的母亲,其实和米亚达家大小姐菲卿的是同一个。也就是当年我们七君子中的六妹,人界战争中死于我手的女战士——蜜迪亚。”飞天话音方落,听着的两人脸色都古怪起来。林乐是觉得这事有点匪夷所思,巧的也太离谱了。一面又想到寒红玉的感受,不禁侧过身去偷眼望着她。

  寒红玉初闻时表情有点激动,呆了片刻又想到这养育教导自己上百年的老人与己有着杀母之丑。不禁迷惘起来,垂下眼帘没有做声。而飞天见此情形又叹了口气,不去理她。管自己继续下去:“蜜迪亚是我们七君子里人人爱慕的女子。除了四哥格兰特,几乎每个人都发了狂一样的爱她,尊敬她。只有我是在她死后才爱上她的,这一百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自责与幻想里。跳不出逃不开,只好把这爱转移到红玉身上。”

  红玉闻言抬头,脸上神情更是迷茫。似有千言万语积郁在腹中,却又无从说起。飞天转过头正对着她:“红儿,当年之事乃是各为其主。之后我也自责到如今……你能原谅我吗?”

  沉默片刻,红玉终于轻轻点头,仍不去看他。飞天心知两人间终有了隔阂,要象以前那么亲密相处已无可能。再叹了口气,继续道:“阿乐一定很想了解七君子的往事吧?这件事隐藏了那么久,也该由我来揭开它了。或许我是其中最没资格的一个……”

  “您说,晚辈洗耳恭听。”

  “七君子组成,完全是因为蜜迪亚的出现。当然最开始只有六个。”飞天语调中充满了一股梦幻的味道,仿佛如讫语一般缓缓的述说。将尘封在岁月里的往事一幕幕展开,袒露在林乐与红玉面前。后者虽然仍在悲伤中,却忍不住被他所吸引。慢慢的抬起头来,凝神听着。

  “蜜迪亚不是魔族,而是个纯粹的人类——和你,我一样。”飞天指指林乐,不顾后者骇然的神情,又继续道:“但她没有父亲也没母亲,只是个凭空创造出来的人类……那是在近千年前,我还没出现在这世界上的时候。当时正值魔界雨季,遍地泥泞,滂沱大雨从未停息。一场泛滥整个魔界的大洪水正在形成。而那个时候,魔界大法师蓝舟大人,出手阻止了这一场灾难。”

  “他用那神奇的法术‘创造’,单凭一己之力就吸收了充斥于整个世界的游离能量。将这场几乎给魔族造成毁灭性打击的大灾难消弭于无形之中。”飞天眼中露出神往之色,悠然道:“想到蓝舟前辈那办盛举,我虽不是魔族中人,也忍不住心生崇敬。”

  林乐与蓝舟斯混惯了,可不觉得他有什么值得崇敬的。打断道:“这和您说的那位蜜迪亚小姐有什么关系?”

  “别急,我正要说到呢。”飞天顿了顿,才道:“但被吸收的那些能量凝聚在大法师周围,无法驱散。若任由它下去的话又将是一场大祸。法师无奈之下只好再次运用了‘创造’魔法,竟将那些能量化做了一个女人!”

  红玉与林乐惊呼一声,同时不敢相信的掩住了自己的嘴巴。半晌才迟疑道:“莫非,这女人便是蜜迪亚小姐?”

  飞天点点头,纠正道:“你该叫她母亲,红儿。”

  林乐看两人表情又尴尬起来,忙打断道:“再以后呢?您老说话别老是一断一断的,听着难受啊!”

  “再以后,有人开始爱上了她。因为她的美丽几乎征服了整个魔界。虽然大法师多次出来解释,告诉大家这女子不过是个没意识的能量体,但为这容貌痴迷的人们并未放弃,他们成群结对的到大雪山去寻找这姑娘的踪迹。如同朝圣一般,半夜里也有无数人流举着火把在雪山脚下呼喊祈祷,只求能见上蜜迪亚一面。总之,整个魔界都为她为疯狂了。”

  “而那个时候,在魔界最有力量个几人。也就是现在七君子的雏形……白牙,乔奇,道修罗,还有个神秘的寒顶天。”飞天朝红玉补充了一句:“他就是你的父亲。”但这句话却让林乐如遭雷筮,不敢置信的指着飞天,还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您刚刚说谁?寒顶天吗?可是现在人界寒阀的那个家主?”

  “你见过他了?”飞天不以为意,随口解释道:“没错,寒顶天是到了人界。而且安安份份的做这一个人类,完全屏弃了魔族特征。当年,似乎是藏身在一个叫寒阀的地方。”

  寒阀,寒阀!林乐这回连呼吸的力气也没有了。只觉得空气仿佛从对面直直压过来一般,逼的自己喘息不过来。他从未想到,原来那个身为寒阀家主,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寒顶天竟然会是个流落人间的魔族。“他为何要自己到魔物森林中寻找修复经脉的办法?他明明与飞天相熟,为何要哄骗自己?七君子之一,既然这样,他也一定与白牙认识。他们……”林乐只觉得背后冷汗一阵阵的冒了出来,那些心中珍贵的记忆,温情仿佛一下子就坍塌了,再也找不回来。

  他们……只是想利用我。

  “你认识他就好。”飞天未看出林乐心中所想,仍旧继续道:“寒五哥是除了四哥外又一个与蜜迪亚相爱的人。也就是红玉的亲生父亲,只是现在流落在人间不知所踪——也许你可以帮红儿找到父亲。”红玉抬头飞快的看了林乐一眼,满是希翼。

  林乐低低应了句是,只觉得浑身力气已离自己而去,甚至连抬一抬头的力量也没有。只是麻木的听着飞天继续说下去:“那时候,这四个高手也疯狂的爱上了蜜迪亚。他们比其他追求者们更有力量,甚至可以威胁到大雪山的存在。尤其是刚刚击败鬼柯的白牙,几乎被称为魔界第一人,没有谁够资格与他抗衡。”

  “在这样的威胁下,蓝舟大师只好带着那时尚未有完整意识的蜜迪亚离开雪山。托庇到了可西,米亚达府。而四大高手这样逼迫魔界英雄之事也激起了很多法师拥护者的愤怒,舆论威逼之下。他们只好暂且放弃。也就是这一次的无功而返,另四人结成了极深的友谊。他们自称为‘四君子’以标榜自己绝不会对蜜迪亚使用武力的决心。”

  “大法师躲在了米亚达,而那时候格兰特已经是家主了。他也很喜欢蜜迪亚。但后来说起时,却将这种喜欢解释为兄妹之情。于是四君子中又增加了一个,成了******。”飞天眼神暗下来,语调中有点忿忿不平:“可就是他,最后抢走了蜜迪亚。夺走了整个魔界的瑰宝。”

  “那时候,大法师已经接受四人的道歉。但一直流连在可西,也不知在等待什么。格兰特就命他的客卿为他建造了一坐宫殿,精巧宏伟,步步机关。蜜迪亚就是在那里,奇迹般的拥有了自己的意识。法师说是一个池子的功劳,但没有人在意……”

  诸山神殿……半月天池。林乐喃喃的念着,恢复了一些精神。这事情变的越来越有趣了。

  来自半月天池的意识体居然会是个纯粹的人类,而作为能量体的存在,似乎和灵儿很相似啊?才试探着问了一句,灵儿立刻反馈过来一个信息:“没去过实地,我不知道!”

  “要是去了能得出结论吗?”林乐挺着紧,急着要问出个结果来。

  “那也要去过才明白啊。”灵儿一直很清楚林乐想法,接口道:“老爸是想通过那地方来追查异变者吗?”

  “对!能从里面获得意识,还是纯粹人类的……魔界没有别人有这个本领。只有继承了弥衡前辈们的思想的那些怪物,才有给能量体意识的本事!”

  飞天的讲述仍在继续,而林乐已经没什么兴趣了。此刻,他满脑子都是与异变者有关的讯息,一心想着如何从这件事中翻出有用的部分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