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洛——花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五章 追影

洛——花痕 杨桃藤 2034 2019.05.16 23:35

  飞雪阁虽是江湖帮派,医术却是卓然的。黎轩身为飞雪阁打头的,医术自然高深,他说的邪气,并未鬼神邪魅之说,而是说洛川的正气不足。

  气血失常,邪正盛衰自是会受影响。洛川深受寒热双毒,五邪占二,加上细心的调养,并未让她显出多少病态,可黎轩这一次见她,却觉她邪气突显,脸色虽好,神气却不足,眉宇间的疲态,竟似病态。

  程牧关心则乱,故意曲解黎轩之意,也算歪打正着吧!既然连程牧都未察觉洛川的异样,那或许就真是黎轩看走了眼。

  洛川以为黎轩是有话要说支开自己,便故意磨着时辰,只待这水稍稍放凉,过了一个多时辰方才端着茶壶杯盏进到诊室,见程牧两人低声商量着什么,也不多话,将手中之物放在案边,又悄摸退了出去,就站靠在诊室门边墙上,等在那里。

  屋内说话的两人许太过专注,都未曾留意有人进来又出去,低语渐渐变成争执,声音越来越大,

  “云清已经回京,让他追查下蛊之人,我将风如与魏夫人带走有何不可?我灵霄山的冰瀑除开洛川的寒毒压制不住,还没有什么毒是压制不住的。”

  “带走?如何带走?这一路上舟车劳顿不说,眼下京城的局势可以说是危机四伏,下蛊之人就在近处,又被有心之人紧盯着,带走风如尚且不易,魏夫人要如何才能混出城去?”

  “我此次来便将影楼的人带出大半,除开与我一同进城的数十人外,城外也有人接应,出城易如反掌。”

  “好,好,你飞雪阁人多势众,了不起!我且问你,出城之后呢?魏家之事要如何解决,陛下又派人来询问病情,魏夫人却不再,扔下这一摊乱局,届时,你带回去的两人救不救得的下来先不论,魏平原父子便会落下罪名,那又当如何?”

  “这天下谁人不知魏家与我飞雪阁交情匪浅?我身为老友,将友人之妻接到飞雪阁静养,这会落下何种罪名?程兄实在太过虑了!”

  程牧一老头儿,自然是争不过年轻力壮的黎轩,光声音就不敌人家浑厚,被黎轩这一堵,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其实程牧心中也认同黎轩的做法,若能顺当的出城,又能给魏平原找个好些的借口来应付上面的人,灵霄山的确是个好去处,聚飞雪阁整个药庐之力,解蛊的希望还大些。可是,前夜那些内官……还是要考虑周全才行!

  负手思忖许久的程牧,终下了决定,刚想开口询问黎轩究竟做了何种安排,忽而想起一抹暗色,忙转身问道:

  “还有一事,贵阁木先生曾留有手札赠与洛川,依手札所记,洛儿以灵蛇之血做引,已查实他中的木图王族之蛊。

  木图的蛊与五行相配,乌金之色,属土,怎可用冰瀑压制?先生除开冰瀑可还有旁的办法?”

  黎轩闻声一惊,

  “乌金之色?不好!”

  一声“不好”,黎轩忙返身回到榻边,不假思索便凝神提气,以真气代替手指,探向黎风如的前胸。

  门外的洛川被程牧的话也吓得一个激灵,心猛得一沉,属土,那阿南后下的水蛊显然是不能压制黎风如体内的蛊的,阿南!阿南!

  还道她那日与洛川说了许久的话,多少有那么几句是真的,不想全是谎话!洛川越想越气,心里将那阿南骂了无数遍,怎会有这般视人命如草芥的畜生!被人下蛊本就够倒霉的了,还碰上这么一个趁虚而入的混账!

  诊室内的人还说了什么,洛川全然没有听到,静悄悄的转身,刚迈出后院,一脸怒气的洛川直接腾空而起,跳着屋檐便消失在暗夜里了。

  这一去,自是去寻阿南,并不为解蛊,只为撒气!

  洛川本是个相当冷静的人,只是近一段日子,她的脾性变了不少,易怒且冲动,想什么就是什么,完全不计后果。

  眉精乱了她的心性只是其一,连带着她的体格也不同往常了。就说她被黎风如打断了骨头,不过半日的工夫,她不是又活蹦乱跳的打回去了吗?程牧对她这一变化本是起疑的,却被她叉开话题一时给忘了,这般看来,洛川是知晓她的变化的。

  也就是说,她完全就是有恃无恐,仗着眉精逞凶。

  不过,要逞凶也得先找到地方。偌大的京城,什么侯府、伯父、将军府,门朝哪里开,洛川一个江湖女医怎会知晓?憋着气一路急掠,只把自己给绕晕了,停在某处的屋顶,看着黑漆漆的脚下,叉着腰喘气,

  “哎哟!黑灯瞎火的,在哪啊?”

  要寻人撒气都找不到地方,一声嘟囔道尽她的心酸啊!

  就在此时,一声轻笑自她身后传来,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返身之际,寒光乍起,被来人轻轻一挡,还被抓住了手,洛川挣脱不及,便听到十分讨打的声音,

  “洛儿,三更半夜的,找什么呢?我帮你找!”

  除开魏云清还会有谁能这般阴魂不散,能这般的连声音都讨打?洛川有些不耐烦的用力挣开手,将匕首收回之际,轻搡一句,

  “要你管?”

  魏云清悻悻的垂下手,不自觉拈了拈手指,微叹一声不再说话,就站在洛川的身后看着她的侧脸发愣。

  他也不知为何,守在凌青檐的身边总是心里欠欠的,想去药堂找洛川又怕她将自己赶出来,只得时不时的跳上院墙,朝着药堂后院瞧。洛川跳上屋顶之时正巧就被守在小院的魏云清瞧见了,想都不想的就扔下凌青檐跟了出来。

  跟出来又如何呢?她,只愿给个侧脸,甚至连问一声“你怎么来了?”都没有!不知洛川为何这般急火火的出门,不知她要做什么,也不知她此刻在想些什么,暗自神伤的魏云清以为再得不到洛川的一句话了,不想,

  “你晓得韩离家在何处是吗?快带我去。”

  突如气来的转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魏云清竟愣住,呆呆的回了一句,

  “什、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