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洛——花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六章 香

洛——花痕 杨桃藤 2082 2019.03.20 15:18

  魏云清的那一嗓子,实在是吵得慌,洛川的心思全然被那一嗓子给吼散了,脑袋也跟着一片空白,才刚想起的事也被搅得个乱七八糟,看着魏云清拐过一个弯连背影都瞧不见了,洛川无奈轻笑着赶忙加快脚步跟上。

  本该察觉的危险,也就在洛川抬步时紧紧跟了上来,还在尽力拼凑脑中碎渣的女子毫无防备,甚至当一股异香已到了面门才后知后觉的抬头。

  一块不知染了什么的破布巾子大力的捂住洛川的口鼻,已然慢了不知多少的想要抬手去挡,才知双手早已被身后的人困住,正把她往后拖呢!别说想要踩那人的脚了,连脚上的鞋都给拖掉了一只。

  尽管知晓此时唯有憋气,让自己不要被那布巾上的迷药迷住这一个法子,可这突如其来的被袭,没得来的喘气啊!眼瞧着灰墙变做黑瓦,再到澄蓝的天,再,再就是,实在忍不住猛吸了一大口气。

  甜腻的香气压着刺鼻的腥气蛮横得冲入胸腔,也就一眨眼的功夫,眼皮就重的不行,再一眨眼,呵,无知无觉。

  唉!谁能想到,这脑袋乱了,灵敏度会差这么多呢!更没想到的是,洛川这般强硬的个性,竟会听天由命的吸了那迷香,即便是憋不住了,也得尽力多憋会儿!这可不是魏云清说的,是陈大夫说的。

  昏睡了足足四个时辰后,在陈大夫各种法子都试过之后,洛川终于醒了。

  深夜的回春堂,花前,月下,一个冒气的药罐子,坐在廊下脑袋疼得直抽抽的洛川,还有一旁站着的俊朗公子,若是不曾听到他们说什么,还以为他们是一对才子佳人呢!

  “你既然瞧见有人在跟着,为何不与我说?你有工夫问韩离,就没工夫说那个跟着你的人?若不是我好心回身瞧了一眼,你就由丢了一会你知道吗?

  这京城的街巷你又不是不知道,七怪八绕的,晚一步就拉不回来了,哎!你听到没有啊!”

  突然加高的音量着实吵人的很,洛川无奈只得答应,

  “我听到了,今日多谢大公子出手相救,若不然我命休矣!大公子的大恩大德小女子实在是无以为报。”

  寡淡的道谢,还不如不谢呢!

  “哎!洛川,你知道那疤脸的男人有多难缠吗?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你捞回来的,你这无以为报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大公子,那人抓到了吗?”

  魏云清的话头生生被堵,无奈只得吐出一口浊气,拖着声音说道:

  “抓是抓到了,可人还没能进府衙就死了,令史验过了,是中毒。你明日若是好些了,就与我一同去看看,令史没验出是什么毒。”

  令史都验不出来?这倒是大出洛川的意外,不该啊?也不知是触及到了什么,她的脑袋里冒出了一个人,

  “是,柳杨?”

  “是,就是柳杨。”

  魏云清答得顺溜,答完才开始后悔,有些不确信的问道:

  “你知道柳杨?”

  这是什么话?洛川放下抚着额头的手,很是嫌弃的斜视魏云清,

  “大公子近来可是身有不适?怎得记性这般差?柳杨不就是……哎?”

  轮到洛川自己嫌弃自己了,她还真没想起来!一丝异样自她的心底涌出,不是魏云清的记性不好,是她自己的记性不好,是她有问题。

  突然的安静,也让魏云清顿时觉得不妙,只见他大步冲了上来,就着洛川坐着的姿势将她抱起进到了屋内,人来的太快,僵直着身子的女子才刚开启的思路就这般轻易的又给打散了。

  十分好看的脸就近在咫尺,本就有些爱看好皮囊的洛川只觉这脸着实晃人,晃得人想躲,看着别过脸去的洛川,魏云清忍不住笑骂,

  “好色之徒。”

  “你……”

  唉!这世间偏就有巧合这种东西。笑骂的人嘴角还挂着笑转过脸来;被骂的人不服气的想要嗔怪也刚好转过脸来,本就离得非常之近的两人,如今更是只在鼻息之间。

  女子的那一点朱红,温润如脂。按说洛川因中了迷香有些干燥苍白的唇应是不具一丝诱惑力,可这魏云清是怎么了?微微的还想要靠近是怎么个意思?

  唉!这世间还偏巧有一种女子是个专会分心的。

  察觉到眼前的脸又大了些的洛川抬手一推,轻而易举的就从魏云清的禁锢中挣脱出来,脚一沾地就退了一大步,没头没脑的来了句,

  “大公子家的丫鬟是偷懒了吗?没给大公子熏衣服?”

  “轰”有什么东西,跟着刚落的话音一下就塌了。魏云清的脸色由红转白,不大会儿就黑透了!原来洛川是闻见了他身上的味道,原来,他二人早已这般亲近。

  本就是一场骗局,此魏云清非彼魏云清,同样的脸,不同样的内里,误会二字在此连解释都不够格。扔下一句“告辞”,黑脸的人逃似的飞出了这间令他一刻也不想呆的屋子。

  屋内剩下的迷茫的抬手搓了搓鼻子,很是不解魏云清为何会负气而去,难道是说错什么话了?不过此时的洛川心有旁骛,转了个身就把魏云清给忘了。

  在诊室中寻来李婶替她换下的衣物,那上面还残存了些不寻常的气味。

  对于迷香这种下三滥的东西,洛川还年幼时就玩了个底掉。江湖上的最顶级的邪烟青,次一等的花眩,再次一等的水襄门的青藤风等等,还有最次的迷幻香,一多半都取了忘忧草,再加些致人昏睡迷幻的草药、香蕈,反正都是草植。

  虽说草植种也确有些个别是略带些腥气的,但据洛川所知,像今日这般冲鼻腥气的,又用在迷香上的,绝没有。那会是什么呢?鱼?

  想及此,脑袋还疼着洛川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可能有用鱼下药的呢!微微的摇了摇头,将衣服放到一旁,进到了程牧的药庐。想不起来有想不起来的办法,书上总会有吧!

  今日的洛川嗅觉钝了许多,想来是给迷香熏着了。虽识得如今魏云清身上的气味与从前不同,却忽略了那味道是什么,有一个人的身上便有这种类似梅香的清香,而且还是她最熟识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