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黑领结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未讲完的故事

黑领结 青花扇 2119 2019.08.15 17:09

  那一刻,张志忽然意识到中年民警似乎把自己当成了凶手。尽管是自己报的警,但却没有可以为自己证明的人。

  当天色稍微亮一些的时候,米姐终于给张志回了电话。但这时的张志和小李早已被带回了警察局,整个别墅区只剩下了民警以及问询赶去的公司老板。

  老孙的死让米姐沉默了很久,毕竟人是她招进来的。而且老孙也已经在别墅区干了很长时间,于情于理米姐都坐视不管。在挂了张志的电话之后,米姐开始翻找起了当初雇佣老孙时留下的地址以及联系方式,

  但其实早在米姐给张志回电话之前,警察局就已经找到了老孙的相关资料。也是那时,小李和张志才明白老孙为什么没有讲完故事。

  老孙没有编故事,因为他确实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但后来因为手续的不足以及工厂出事,老孙从企业家变成了闲人。幸好有同村的姑娘照顾,老孙才又重新燃起了斗志,并成了家。

  当这些有关老孙的档案摆在张志以及小李面前时,小李才深吸了一口气,伸出将资料翻了一页。

  在第二页上,写着老孙成家之后的事。

  老孙的猪养的很成功,具体有多成功小李和张志并不清楚。但却能从档案上写出申请猪肉加工厂的规模上看出了端倪,毕竟要想建厂没有一定的实力是不行的。

  虽然档案上只有短短的几行字,但小李和张志依然很认真的看着。似乎是对老孙的缅怀,又或许他们在找老孙没有讲完的故事。

  可惜的是,档案上除了老孙靠着养殖业东山再起的报告之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

  小李想到了老孙口中那个不争气的儿子,见看完了老孙档案的张志正在回想着第一眼看到老孙时候的细节,小李不禁提出了要找找老孙儿子的档案。

  民警有些不耐烦的扫了一眼电脑。“死了。”

  正在回想细节的张志不禁转过了脑袋,显然他的想法和小李是一样的。

  民警见张志看向自己,连忙对着张志笑了笑,和对小李的态度截然不同。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这位报警人的身份。其中之因由除了张志在单子上填写的职业以外,更多的则是最近风头正火的假唱风波。

  不论是公众角度还是财富角度,张志都是要比小李要高上一个层次的。所以民警会用不同的态度对待他们,毕竟要讨好一个不是嫌疑人的大明星可要比门卫看上去更有作用。

  小李对这些并不是很在乎,他关心的只是老孙的故事。

  由于关注事情的人多了一个张志,所以民警的话较之前多了一些。小李和张志静静的听着,大致从时间线上勾勒出了老孙的故事。

  如果要用一个词概括,或许是悲凉。

  老孙是有一个儿子的,但却在老孙的加工厂开启后五年因为酒后飙车去世了。当时的事件在电脑中只用了一句话,那就是一死十二重伤。

  在得知这个消息时,张志和小李俱是看向了对方。因为他们是听过老孙讲故事的,那种在讲到自己的工厂死了人的惋惜语气总能让人产生许多感慨。

  档案中没有写加工厂后来的命运,但小李和张志能够自然的联想到十二重伤这种直观的概念。尤其是当他们在老孙的户口上看到了另一条消息的时候,就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他的老板死了,是在他们儿子出事之后的几年因病去世。

  审讯室中,张志与小李沉默了。他们似乎忘却了自己身在何处,他们能想到的就只有那个老孙没有讲完的故事。

  生死别离总会让人伤感的,虽然张志只和这位孙大爷聊过几次有关理想人生这些没有实际意义的东西。但正是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让张志在崩溃的边缘又走了回来。不然他很可能早在黑领结不见的那几天便消失了,孙大爷给他的不只是方向,还有那种对什么都看淡了的信念。

  上午六点五十分,审讯室外多出了很多人。其中有因此赶来的米姐以及老板的助手,还有一些不知道从哪得到消息的媒体记者。

  面对着媒体记者的提问,米姐很是老道的以无可奉告一一回绝了。伺机而动的记者们并没有就此罢休,当拿着笔录的民警从审讯室电子门中走出时,几名记者瞬间围了上去。各种诸如张志是不是杀了人以及他的动机是不是因为演唱会对口型或者舆论压力的话相继而出,民警愣了一下,但还是摇了摇头。“具体情况我们还不知道,其他的结论要等尸检报告出来才能定论。”

  不远处的米姐在听到了民警的回答之后不禁松了口气,毕竟只凭这么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记者是不能再写出什么的。可就在米姐这口气刚放下的时候,一名记者的尖叫重新让米姐的心提了起来。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去,米姐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

  由于民警是一只手拿着笔录的本子,所以当他回答记者的问题时手不自觉的晃了一下。也是因为如此,夹在本子里面的几张照片掉到了地上,其中一张最为显眼的便是张志那张脸上以及身上满是血迹的照片。

  虽然民警在最快的时间内将照片捡了起来,但还是低估了记者们捕捉影响的能力。数声快门响声之后,民警的额头冒出了几滴汗珠。

  “你们可不要乱拍啊!”民警提高了声音喊道。

  但没有人回答他,挨得近的几名记者只是鼓捣着自己的手机或是相机,气愤骤然变得尴尬起来。

  “麻烦各位把刚才拍到的照片删掉好吗?因为这有关我们公司以及旗下艺人的形象问题。”

  说话的正是米姐,作为一名经纪人。他要做的就是避免一些对张志或是公司的负面新闻出现,所以在记者摆弄手中的电子设备只是,米姐站了出来。毕竟现在张志与公司解约的事情还没有公开出来,媒体要是真拿张志的事情做点文章,公司的形象或多或少会受到影响。

  米姐的话很管用,几名被米姐目光扫过的记者纷纷找出了自己拍摄设备中的照片转向米姐的方向。米姐微微眯眼,一边让助手仔细检查记者们的相机一边询问起民警详细的情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