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素问三千浮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段素受伤

素问三千浮梦 张鑫璨 2129 2019.10.02 07:55

  白如沁说得没错,那两人不惜一切代价牵制住了段素,现在这三人攻去确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那两人明白了白如沁的意思,竟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拖住了段素,全然不管身上已经伤痕累累,另外三人迅速赶来,分出一人主攻,另外四人两两一组互相牵制段素,虽然还是有些束手束脚,但和刚开始的阵法已经大有不同,段素一个假招一晃,左边受伤的两人立即着了道,段素冷冷一笑,反手便朝左边那两人拍去,就在掌法变换的瞬间,后面主攻的那人看准时机,立即朝段素刺去,眼下她防守已经来不及,就在掌法拍出的瞬间,她右手正中一剑,顿时鲜血直流。

  “噗……”漫天血雾,那中掌的两人立即倒地身亡。

  就在她受伤的这个当口,在右边牵制段素的两人毫不犹豫就朝段素攻去,段素立即挥剑迎敌,两个时辰下来,加之受伤和刚压下去不久的老毛病,段素气息越来越不稳,那三人感觉到了她的变化,立即变换招式,攻势越来越凶猛,段素一个回防慢了半招,立即被其中一人发现了漏洞,他和另外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那两人立即会意,照刚刚的招式又攻了一遍,就在段素回防时,那人寻着那慢了半拍的招式,迅速朝段素刺去,段素立即准备回剑防守,却被另外两人拦住了,她眼看着那剑朝她刺来,一声闷哼,鲜血顿时溢出,段素微微皱眉,立即举剑一挑,那人迅速收回长剑,“噗……”她一口鲜血喷出,只觉头晕眼花。

  那三人立即把她围了起来,段素抬眼冷冷看着他们,“为了杀我,你们倒真煞费苦心了。”

  看着脸色煞白,虚弱无力的段素,白如沁一笑慢慢走上前来,居高临下俯视着她,“只要能杀了皇帝身边最厉害的鹰犬,付出多少代价都值得。”

  段素眯着眼睛看着她,“你为什么那么恨朝廷呢?你们白家已经历任了好几代家主,大致算算时间,可以推算到北朝建国之时。莫不是……你们是前朝的,想复国?”

  其实,她也只是猜测,却见白如沁听完后,眼神一变,段素立即肯定,她的猜测没有错。

  “你知道得太多了。”白如沁冷冷看着她。

  “不多、不多。”段素微微一笑,“只是不知道你们白家努力了几代,这次能否在你手中完成这个愿望。”

  “当然能。我白如沁不输世间男儿。”

  “那又怎样?还不是要靠欧阳巽给你们当先锋?”段素面带嘲讽,“就算你真的复了国,那也是欧阳巽给你们打下的。你们白家只会在后面坐享其成,你要是真厉害,怎么不去前线啊?”

  “你这张嘴可真不饶人。”白如沁倾身看向段素,手指慢慢划过她的脸颊,“你太聪明了,我有些害怕,只能杀了你喽!”

  “是吗?”段素狡黠一笑,突然身法诡异一晃,待那三人看清时,她已经架着白如沁到了包围圈之外。

  刚出包围圈,段素立即提气,架着白如沁朝山谷那边跃去,其余三人迅速追了过去。

  段素气息越来越急促,白如沁听着,微微一笑,“我看你还是把我放下去,你现在自身都难保,还想着杀我?”

  段素神志越来越模糊,刚刚的奋力一拼,已经用完了她所有力气,现在咬牙施展轻功,让她已经成了强弩之末。

  白如沁感觉到她脖子上的剑松了一松,她立即转身挥掌一拍,“噗……”又一口鲜血喷出,段素迅速朝崖下坠去。

  白如沁冷冷一笑,一个优美的转身,人已平稳落地,这时,那三人刚好追了过来,看着落下山崖的段素,其中一人道,“要不要下去?”

  白如沁摇了摇头,“不用了。她受了重伤,后又挨了我一掌,现在掉下悬崖必死无疑。”说完,最后看了一眼悬崖,轻蔑一笑,然后转身离开。

  刺骨的寒冷席卷段素全身,她已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只觉得十分疲倦,想就此沉沉睡去。

  不,她不能睡……

  她强撑着最后一丝意识,努力不让自己合上双眼,她现在在崖底,要是死在这里,连个给自己收尸的都没有,只会白白便宜了那些山野动物……

  不……不……其实死在这也不错,山清水秀的,自己一家人都死得不安生,自己凭什么要死得体面呢?再说,自己杀了那么多人,有几个是有人收尸的?

  罢了……罢了……就这样沉沉睡去吧……

  段素意识渐渐开始涣散,就在即将沉睡过去时,她忽然感觉到有人把她抱了起来。

  是谁?是谁救她?她努力睁开眼,恍惚间只看见一片淡蓝色,她微微蹙眉,最后彻底沉睡过去……

  待意识开始慢慢恢复时,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在掀开她的上衣,是谁?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对她动手动脚?她皱着眉头,想使劲睁开眼睛,可是就是怎么也睁不开,她吃力的抬起右手抓住了那人的胳膊。

  “你……是谁?”

  那人胳膊僵了一下,然后将她的手轻轻放到了一边,接着一阵清凉之意从她的伤口处传来,那人在为自己上药?

  她忽然想起自己昏迷前救了她的人,难道和现在给自己换药的是同一人?

  她满腹疑问,突然一阵汤药味传入她的鼻中,接着一声瓷器碰撞的声音响起,有人用勺子将苦涩药汁送入了她的口中,温度不冷也不烫。

  眼前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她?

  喝过药后,她再一次沉沉睡去,这一觉她睡得极其安稳,等再一次醒来,已是三天后。

  段素慢慢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深色花纹围帐,她侧头朝旁边看去,普通客栈的装饰,自己在客栈里?她微微皱眉,撑着身子慢慢起身,胸口处的疼痛告诉她朦胧间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她刚刚准备下床,门突然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她忙抬头朝门口看去,淡蓝色的衣衫,清俊的面容上一双淡漠的眼睛,“秦浮景?”她的心猛然一跳,“难道救我的人是你?”

  秦浮景微微点头,手上端着一碗药慢慢朝她走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那?”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些心安,疑问和担忧在一刻全部烟消云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