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素问三千浮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结识襄王

素问三千浮梦 张鑫璨 2112 2019.08.26 11:43

  秦二公子似乎呼了一口气,然后道,“是我问错人了。”说完,便转身离去。

  “我说的是事实嘛!怎么真话都没人信。”刚嘟囔完,楼里的小二这时走了出来,“恭喜主子,第一步成功了。”

  “早着呢!皇帝老儿还没死,第一步还没算成功。”

  “这不是也快了吗!”小二道,“下一步主子打算怎么做?”

  “当然是想尽办法巴结权贵了。”

  是夜,秦府

  秦浮桑来到了秦浮景的房间,“还没睡?”

  秦浮景摇了摇头。

  “在来燕楼前,你都和徐公子说了些什么?”

  秦浮景朝他看去,秦浮桑一笑,“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不是有话想问那徐公子吗?不然当时便回府了。”

  “我问他对齐耀之事怎么看?”秦浮景道。

  “那他怎么说?”

  “打着哈哈。”秦浮景颇有些无奈,“他听懂了我的意思。”

  “那徐公子确实有些异于常人。”

  “兄长也觉得?”

  秦浮桑点了点头,“言语中似是有些乖张,并且极其聪明,说话做事也不按照常理来。反正,和此人打交道,要多留一份心思。只是,这一次没能和齐氏本家扯上关系,实在有些遗憾。”

  “齐昭那一幅做派,陛下又受用的很,实在无能为力。”秦浮景淡淡道。

  “他就是吃准了咱们这位当今圣上的性子,痛哭流涕,仿佛没了他的庇护就要没了齐氏一族一般,圣上年纪大了,就越想在这些臣子身上找存在感。”

  说完,他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好了,天色已晚,我便回房休息了,你也睡吧。”

  “是,兄长慢走。”

  齐府,齐昭书房

  “查到那个叫徐苏的身份没有?他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一旁的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回禀相爷,只查到他是半年前进的京,之后便一直住在府衙里,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信息了。”

  “饭桶。”齐昭怒道,“我养你们这些闲人有什么用?关键时刻连个大活人的信息都查不到。”

  “相爷,此人身份神秘,怕不是普通人。要不,找些江湖中人打听打听?”那黑衣人小心翼翼道。

  “既如此,还不快去查?还杵在这干什么,等着开饭吗?”

  “是。”那黑衣人如蒙大赦,赶紧退了出去。

  “没一个省心的。”

  东城,紫水溪畔

  远远的,徐苏就看见了溪水中央的秦浮桑和襄王两人,于是笑着划上前去打招呼,“哟,秦公子,这么巧!”

  秦浮桑正和襄王说着话,忽听见有人唤他,便连忙朝来声处看去,“徐公子?”他有些惊讶,“这么巧!你一个人划船呢?”

  “是啊!”徐苏无奈一笑,“我这人说话口无遮拦的,既不讨女孩子喜欢,也没有什么朋友,可不得就一个人出来划船散心了。”

  “哪里,徐公子性格很有趣。”

  “秦公子别安慰我了。对了,这位是?”徐苏朝一旁的华服男子看去。

  这下倒让秦浮桑有些为难了起来,襄王的身份特殊,而眼前这位徐公子的身份也还不明朗,这可怎么好?哪知还没等他介绍,一旁的襄王倒是问了起来,“这位徐公子,可就是前几日名满京城的徐苏徐公子?”

  “正是在下,想不到这位公子也识得我。”徐苏有些受宠若惊。

  “浮桑,你还不请徐公子上来。”

  “是,是我怠慢了。”秦浮桑一笑,“徐公子,快些上来吧!三人作伴,总比你独自一人好。”

  “这……不知在下打扰了二位没有。刚才贸然打招呼,现在想来实在是唐突的很。”

  “没有,徐公子想多了。”襄王笑道。

  “如此,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待上船后,三人便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越聊襄王越觉得此人和他投机的很,“想不到徐公子看着年纪轻轻,阅历却这般丰富。”

  “这位公子过誉了,只是前几年的时候随着家父,天南海北的走了一遭,见的多了而已。”

  “真羡慕你啊,能到处走到处看,想去哪便去哪。我知道的这些,大部分都是从各处地志上看的,好想实地去看一看啊!”襄王叹道。

  “既然想去,为何不去呢?”徐苏问道。

  “哪能说去就去呢?”

  “为何不能?脚长在自己身上,为何不能想走便走?”

  “咳……”秦浮桑连忙咳嗽了两声,“好了,徐公子,每个人都会有每个人的难处和不能,并不是人人都像徐公子这般自由的。”

  徐苏点了点头,“也是。就如皇家,可不是就不能说走便走。”

  似是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却让另外的两个人人心紧了一紧。

  “我也不瞒徐公子了,其实我就是如笼中鸟般的皇室中人,襄王李显。”

  “什么?”徐苏惊的差点站了起来,一旁的秦浮桑赶紧按住了他,“别大声说话。”

  “你是襄王?”徐苏还是有些不信,“真的吗?”

  “是真的。”秦浮桑道,“不过,你说话要小声些,别让别人听见了。”说完,他开始仔细打量起了徐苏来,短短一上午的时间,便让襄王放下戒备,主动说出了身份。他神色有些复杂,自己对他还不了解,也不知道今日这般是不是祸。

  看来,等今日回府,他要好好查一查此人的身份了。

  “看王爷愁眉不展,可是有什么难事?要是方便,可以说上一说,兴许我和秦公子可以给点不同的意见。”

  秦浮桑看向襄王,他当然知道是什么事,此时此刻,面对着徐苏,他倒不知道是希望他说还是不说了。

  “是有一件事。”襄王缓缓道。“父皇让我写一份处理水患的折子上去。”

  “水患?”徐苏有些诧异。

  襄王点了点头,“就是水患。可是自古以来,处理水患无不就是那几种法子,一是修建更为牢固的大坝、二是疏散灾民,安抚灾民、三是拨赈灾款,开仓放粮,自古以来治理水患就是这些法子,父皇明知道,为什么还要让我写。”

  这时,徐苏道,“殿下可愿听听在下的意见?”

  他求之不得呢!于是道,“你说。”

  “自古以来,治理水患是这几种方法没错,可是皇上让您写,这就不得不考虑这内里的意思了。”

  “你的意思是?”他还是有些不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