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素问三千浮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孟之锦的好奇心

素问三千浮梦 张鑫璨 2115 2019.10.09 07:04

  “好吧!”曲书澜妥协,“那你自己注意点,别到时候自己陷进去了。”

  孟之锦笑着看着他,“曲兄似乎很懂?”

  “你就别调侃我了。”曲书澜道,“有这闲工夫,还是自己想想案子吧!要是实在不行,也别逞强,早些把搜集的证据移交大理寺,自有我来接手帮你查。”

  “如此,便多谢曲兄好意了。”说完,孟之锦起身往门外走去,“天色已晚,曲兄早点歇息,我就不打扰了。”

  曲书澜一笑,“孟兄一路好走!恕不远送!”

  他刚准备起身关门,却见孟之锦突然折返回来,曲书澜看着他,有些莫名其妙,“你干嘛?”

  “额……我想问问那个段素这段时间怎么没看见了,她不是一直跟在陛下身边吗?”

  曲书澜不解,“你突然问她干嘛?”

  “没什么。”孟之锦道,“就是有段时间没见了,所以问问。”

  “办事去了。想必也快回来了。”

  “噢,原来如此。”孟之锦了然,“那……她到底是干什么的?陛下似乎很信任她。”

  “你问那么多干嘛?”曲书澜皱了皱眉。

  “随便问问,随便问问。”

  “你别瞎打听。”曲书澜看着他,“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曲兄这样说,我就更好奇了。”孟之锦凑了上来,“陛下可为了她和南朝签了和平条约,你说,她和陛下两个……是不是……”

  “住嘴。”曲书澜轻斥,“她和陛下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

  “噢。”孟之锦正了正脸色,“我只是觉得她太神秘了,故此问问,曲兄别恼啊。”

  “我恼什么?”曲书澜看着他,“我只是想告诉你,段素此人可是记仇的很,你这样口无遮拦,当心被她知道了,找你麻烦。她可是睚眦必报,冷漠无情的很。”

  “不会吧!”孟之锦有些不信,“她虽然表情时常是冷冷淡淡的,但是长相清秀,沉默内敛,不像你形容的这样啊?”

  “你有没有搞错?”曲书澜惊讶的看着他,“你忘了乌苏死得惨样了?那可是她的杰作啊!我承认她长相是很清秀,但那是你没见过她杀人之后的样子,很可怕的。”

  “怎么可怕?”

  “那天乌苏死了之后,是我和陛下先赶过去的。夜幕下,她手持滴血长剑,身穿黑衣脸覆黑纱站于宫墙下,露着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慢悠悠的看着地上几具尸体,那画面足足让我做了三日恶梦。”

  “有那么夸张吗?”

  “一点都不夸张。”曲书澜极力辩解,“特别是她那双眼睛,你下次仔细去看,乍看一下是没觉得什么,可当你仔细盯着她的眼睛看时,便会觉得非常可怕。就像……就像一个幽灵一个女鬼盯着你一样。”

  “有这么邪乎?”

  “你下次试试就知道了。”

  “行,听曲兄这样一说,我定要试试了。”

  “好了好了。”曲书澜把他推了出去,“太晚了,我要睡了。”

  “那……祝君好梦!”孟之锦一笑,转身离去。

  第二日,皇宫,沁竹殿

  宫女们刚伺候着婉妃起身,便有女官子衿前来通报,“娘娘,大人来了。”

  陈若华皱了皱眉,“前两天不是刚来过吗?”

  那子衿偷偷朝陈若华的脸色看了看,心下只觉奇怪,自己亲人能时常进宫陪伴左右,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自家娘娘怎么还好像有些不愿和苦恼呢?

  “回娘娘,这是陛下昨日特意赏赐的恩典。让大人时常来看望娘娘呢!”

  “那让哥哥进来吧。”说完,缓缓起身出了寝殿。

  “是。”女官子衿连忙出去通传。

  当陈若华刚走入正殿时,陈若文也刚好进来。

  看着一身淡色宫装,清丽婉约的她,陈若文双眸闪了闪,“微臣见过娘娘。”

  “起来吧。”陈若文淡淡道,“虽然陛下念着哥哥和我,但到底哥哥是外臣,且男女有别,哥哥也要循着这些规矩才是。”

  “娘娘说得是。”陈若文道,“只是昨日偶然寻得娘娘旧物,因此今日特意送还给娘娘。”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一玉佩,“娘娘可还记得?”

  陈若华看着,眼神微微一变,但不过一瞬,便恢复正常,“是我儿时旧物,难为哥哥寻着了。”说完,朝一旁的子衿示了示意。

  子衿立即朝陈若文走去,小心翼翼的接过那玉佩,然后立即回到了陈若华旁边。

  “既然玉佩已送到,那还请哥哥早早回府吧!”说完,便准备起身离去。

  “娘娘……”陈若文叫住了她,“我还有些话要对娘娘说……”

  “哥哥想说什么?”陈若华站于高处,定定的看着他。

  “娘娘……可还习惯宫中生活?”

  “本宫已入宫两年,自然习惯。”

  “那……娘娘可会偶尔念起家?还有……家里面的人?”

  陈若华秀眉微蹙,然后挥退了所有宫女,“父母之恩,我永生不忘。哥哥为何要问?”

  “你知道我的意思。”陈若文看着她。

  “哥哥。”陈若华面露愠色,“事已至此,你何苦为自己增添烦恼?”

  “我也不想。”陈若文苦苦一笑。

  “哥哥还是早些回府吧!我累了。”说完,便唤来子衿,进了内殿。

  “娘娘,您和大人吵架了?”子衿试探性的问道。

  陈若华摇了摇头,“没有。”

  “那大人怎么一副伤感模样?”

  “是吗?”

  “是啊!”子衿道,“您是没瞧见大人失魂落魄的样子,让人见之便心生怜惜。”

  “是嘛……”陈若华梳头的手微微凝了凝。

  “可不是。”子衿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也不知道将来哪个女子能得大人青睐。大人气宇不凡而又温文尔雅,娘娘您是不知道,云都有多少姑娘对咱们大人芳心暗许呢!”

  “是吗……”陈若华的声音慢慢暗淡下去。

  “是啊!难道娘娘您不觉得咱们大人着一身白袍的样子,特别好看吗?嗯……”她想了想,“对,特别符合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句。”

  说完,她激动的朝陈若华看去,“娘娘,您觉得对不……”当她看见陈若华的神色后,心顿时一惊,连忙住嘴跪了下去,“奴婢该死,奴婢话多了。”

  陈若华摆了摆手,“无妨。哥哥本就是那般耀眼的人物,你说得没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