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掀开我的棺材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是我陪她逛街啊,还是她陪我公园溜鸟啊?

掀开我的棺材板 微笑流光 2747 2019.04.15 19:34

  “别啊,我错了还不行吗。”卫流馨可怜兮兮道。

  “哦,你错了,”卫流瞳咂咂嘴,“谁是大头儿咂?”

  “我是,我是,嘿嘿(*^▽^*)。”卫流馨故意卖萌道,傻乎乎的笑了两声。

  “那行,”卫流瞳悠然道,“再叫声哥来听听,这事就算过去了。”

  卫流馨闻言瞪大了眼睛,冲着他磨牙道:“眼球你别太过分啊!。”

  这是原则问题,她不可能答应!

  “不叫也行,”卫流瞳还是那副不慌不忙的样子,“本来呢,我是打算晚上做水煮鱼的......”

  “哥!”

  脱口而出的卫流馨赶紧环顾四周,发现班里同学大部分都去走廊透气了,少数几个也没把注意力放在他们姐弟俩身上,才松了口气。

  “哎,这就对了~”卫流瞳惬意地笑道,“快上课了,回你座位上去吧。”

  “......哼,”卫流馨气呼呼地准备回去,刚迈出一步,又回头道,“不许忘了!”

  “放心,忘不了。”

  听到了承诺,她才美滋滋地走了。

  嗯,吃点亏就吃点亏吧,有水煮鱼吃就行。

  ......

  卫流瞳本以为,直到吃到晚饭前,卫流馨都不会再搭理他了,可哪曾想到,第二个课间,这家伙又不情愿地凑过来了。

  “好无聊啊......”卫流馨拉过一把空椅子坐下,把脑袋放在卫流瞳的桌子上,像条咸鱼的模样。

  “哦。”卫流瞳没看她,只是应了一声。

  “你又在看什么呐?”卫流馨用爪子拨楞着他。

  “母猪的产后护理。”

  “......真的假的?”看到卫流瞳语气如此认真,卫流馨惊疑不定道。

  “废话,当然是假的。”卫流瞳无奈道,这也能信,怕不是脑袋坏了。

  “额......”看到卫流瞳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卫流馨继续拨楞着他,“不许看了,跟我聊天~喂,喂,嘿!”

  “姑奶奶,我算服了你了,”卫流瞳收起手机,头疼道,“聊!说吧,聊什么?”

  “......”卫流馨张张嘴,却没说话,显得十分尴尬。

  是哈,跟一个生活作风逐渐向退休大爷靠拢的家伙,能聊什么呢?

  不说现在,就是他曾经沉迷游戏的时候,也总玩些奇奇怪怪、完全没听说过的小众游戏,像什么“下一回合天亮”“这火老子不传谁爱传谁传”“这帮伦敦刁民就该拉去填炉子”......

  这样想来,根本就没什么共同语言嘛。

  “对了,眼球,”卫流馨突然灵机一动,“你追星嘛?”

  “追星啊......”卫流瞳喃喃道,脸色有些怀念,“以前倒是追过。”

  凤朝楼的海棠,琵琶洞箫古筝三绝,歌声也是一等一的天籁,可谓是‘轻拢慢捻抹复挑,清歌一曲诉愁肠’,那时候,自己可没少去凤朝楼听曲。

  也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如何......

  不对。

  卫流瞳发现自己想了个蠢问题,不禁苦笑。

  唉,还能如何。

  “那,现在呢?”卫流馨没察觉到他的神色有异,追问道。

  “现在倒是不追了,也没太多了解。”

  卫流瞳对此兴致索然,哪怕他没特意查过,也知道自己大概率遇不到第二位乐器三绝的海棠了;他清楚,现在可不比从前,对艺人的要求宽松了太多,只要会些微末伎俩,或者说,哪怕这角儿真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只要露脸的次数够多,大概率也是能富贵荣华的;然过去不同,无论是走街串巷的卖艺人还是常驻青楼的风尘女子,必须要有绝技傍身,女子还需有姣好的容貌,才能过的舒坦一些——也仅仅是舒坦一些,毕竟以前的有钱人绝大部分都是地主阶级,而地主阶级最大的特点就是扣,那种一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的、脑子里有包的富家公子哥,确实存在,不过他们大多回家以后都会被家中长辈打的满头是包,顺便断了他的小钱钱。

  “对了,”这时,卫流瞳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个人来,笑道,“我倒是还知道一个,就是刚当上篮球形象大使的那位。”

  这还是由于昨天体育课上的斗殴事件——两个班打友谊赛,其中一队有个嘴欠的,嘲讽对方“你打球像鲲鲲”,当事人瞬间就炸了,撂下篮球,追上那嘴欠的就是一顿胖揍,旁人拉都拉不住......

  然后就被学校下了个警告处分。

  哎,年纪轻轻的,也不知为何这么大火气。

  于是乎卫流瞳被勾起了好奇心,就去网上查了那“鲲鲲”究竟是何许人也,这才明白了那伙计为何被气成这样。

  嗯,下手很克制了。

  “噗,”卫流馨忍不住笑了,她也是昨天在场的吃瓜群众之一,摆了摆手,“我不是说他,虽然很好玩,哎,你知道归国四子吗?”

  “这我倒知道,”听到‘归国’两字,卫流瞳恍然道,“可是说四子......不妥,我认为那十位的排名不分上下,该是归国十子才对。”

  有十个那么多?

  我怎么不知道?

  卫流馨有点懵:“哪十个?”

  卫流瞳解释道:“华罗庚先生,李四光先生,邓稼先先生,周培源先生,钱三强先生,钱学森先生,苏步青先生,王淦昌先生,朱光亚先生,以及杨振宁先生;当然,除此以外还有,只是这十位先生的名讳流传最广。”

  注意到卫流馨的脸色依旧茫然,卫流瞳只以为她误会了什么,解释道:“虽说最后一位杨先生受到的民间质疑声大了些,但是他在物理学上的许多顶尖贡献都是回国以后才拿出来的,不该因为......等等,”

  卫流瞳的脑回路突然正常了,沉吟几秒,试探道:“你想聊的,貌似不是这些吧?”

  “......”

  当然不是。

  卫流馨本想说清楚她知道的‘归国四子’究竟是谁,然而她心中升起的那股窘迫和羞愧交杂的情感,仿佛封印了她的嘴巴,让她说不出一句话来。

  留意到了她异样的沉默,卫流瞳主动岔开了话题:“对了,话说回来,你这两天怎么老往我这凑啊,吕萌和赵子扬呢?”

  “吕萌啊,”卫流馨顺势接过了话,努力把自己的怪异情绪抛诸脑后“那丫头还是那副模样,不是发呆就是走神,动辄就陷入傻笑中不能自拔,问她原因仍是死活不说,只是满脸红晕地摆手......唉,交流起来太困难了。”

  卫流瞳望过去,发现正如姐姐描述的,吕萌正在座位上对着手机傻笑呢,而她脸上的红晕,却让卫流瞳想起一句词儿来:

  蓝脸的窦尔敦盗御马~红脸的关公战长沙!

  “有意中人了,”卫流瞳断定道,“并且正处于热恋期。”

  “我当然知道,关键是,对方是谁,”卫流馨嘀咕道,“肯定不是咱们班的,不然她不会口风这么紧......”

  “哎,”她突然坐直身体,兴奋道,“不然放学咱俩去跟踪她吧,看她放学以后跑的那么快,一定是去约会哒!”

  “没时间,我要做水煮鱼。”

  “哦,对,那算了。”

  卫流馨重新趴下,变回了咸鱼模样:“真是的,怎么就莫名其妙谈恋爱了呢,我原本还想做个红娘,撮合你俩的......”

  “别介,我谢谢您了,”卫流瞳只觉着哭笑不得,千百年来,最让他头疼的存在,就是这牵线拉媒的红娘,“可姑奶奶您还是歇着吧,别乱点鸳鸯谱了,承受不起。”

  “什么话!”卫流馨翻个白眼,不爽道,“就这么嫌弃人家啊?”

  卫流瞳无奈地摇头,他挺喜欢现在的生活状态,规律且平淡,所以还不想打乱节奏、去整天围着个小女生转悠;最关键的是,和高中女生谈恋爱,总让他觉着有种莫名其妙的罪恶感......

  “这么说吧,”卫流瞳思考一番,解释道,“假如我俩在一起了,每天干什么?是我陪她逛街买衣服,还是她陪我玩核桃公园遛鸟?”

  “呃......”卫流馨愣住了,“这......好像是个问题。”

  卫流瞳的爱好确实是......与众不同了点,在相同年龄段几乎遇不上志趣相投的朋友,更别提女朋友了。

  “问题很大,”卫流瞳无奈道,摆了摆手,转而谈起另一个人,“不说她了,还是说说赵子扬,你怎么也不去找那货了?”

  “莫非,他也和哪个小姑娘,陷入了热恋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