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洪荒做大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大长老挖坑请你跳

我在洪荒做大王 随心飘叶 2072 2019.12.24 10:02

  云飞羽一连几天都是精神低沉,丝毫没有了往日的活泼。

  就连纸鸢都有些闷闷不乐的,整天捧着个脸在远处看着他。

  到了中午,云飞羽看到桌子上多了一盘子清蒸肉,不由得一愣,这还是第一次在自家的餐桌上看到肉食。

  不由得开口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哪里来的肉?”

  纸鸢低着头,轻声说道:“大王你那天哭得伤心,我见你这几日茶饭不思,便和爷爷要了一块肉。”

  云飞羽看着那盘肥瘦相间的肉,又看看缩手缩脚生怕一个动作惹得自己不高兴的纸鸢。

  不由得想扇自己一巴掌,自己都干了什么。

  小丫头委屈却不说的样子,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已经有一个对他好的女人弃他而去了,难不成还要有第二个?

  云飞羽脑海一阵清明,就像是什么禁锢自己的东西被打开了,全身的经脉像是猛虎开闸一般,灵力波涛汹涌的往丹田内灌入。

  金丹破尘,心血凝结,婴生证道。

  云飞羽身体内的灵力被抽的一干二净,甚至整张脸变得毫无血色。

  体内的精血在一瞬间被抽空了一半,那鸽子蛋一般的金丹表面却发生了一丝丝的崩裂之声。

  灵力和精血一瞬间浇灌了进去,金丹炸裂,一个小的不像样子的婴儿破丹而出。

  观那样貌和云飞羽有着几分相像。

  金丹到元婴,就这么成功了?

  云飞羽没想到自己竟然坐化了,这也太轻松了点。

  纸鸢事大乘期的修士,一眼就看穿了云飞羽突破到了元婴期,不由欣喜道:“大王,你又更进了一步呢!”

  云飞羽微微一笑,伸开小腿,卖力的爬到桌子上,夹了一块肉递到了纸鸢的嘴边:“给!”

  纸鸢轻轻咬了一口,心里充满了感动。

  大王又回来了!

  云飞羽开心的像个孩子,既然我重新来过,那我就要谱写我的传说!

  “大王,你好手段啊!”山羊胡子的大长老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桌子前,一双眼睛瞪得和铜铃一样。

  云飞羽瞧见了大长老,便道:“大长老来啦,要不要坐下吃点?”

  “求之不得,”老家伙丝毫不客气,直接坐下了。

  纸鸢又拿了一双碗筷出来,大长老伸手拿过,毫不客气的夹了两块肉吃了。

  云飞羽看的那个心疼啊,老子都舍不得,你个老家伙竟然敢抢我的肉吃?

  “大长老诸事繁忙,怎么有空蹭吃蹭喝来了?”

  大长老又夹了一块到纸鸢的碗里,阴阳怪气的说道:“你这是说老夫没脸没皮喽?”

  你这老东西还知道啊,云飞羽翻了个白眼,奶声奶气的说道:“你好意思和孩子抢食吗?”

  大长老怨从心起,又塞了两口肉,含糊不清的道:“你这家里有什么不是老夫给的?就连这盘肉,也是老夫心疼孙女给她补身体的。”

  纸鸢听了,急忙朝着云飞羽道:“大王,爷爷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往心里去。”

  调转了头,就开始朝着大长老道:“爷爷,大王可是全人族的希望,又是诸天启示的预言之人。你怎么能这样冒犯呢?”

  大长老陡然一呆,看着这个孙女有些陌生。

  以往哪个膝下承欢,缠着自己讲故事的孙女呢?

  女生向外啊,大长老痛心疾首,像是一条饿狼恶狠狠的盯着熊孩子,就是你这个王八蛋蛊惑了我的小孙女。

  哼哼,不是求我办事吗?好,我给你出难题。

  “大王可记得前几日你与我说的建立军队一事?”

  云飞羽眼睛一亮,正事来了,不动声色道:“嗯,我还记得,不过大长老几日未来,想必是殚精竭虑,有了结果吧?”

  大长老皮笑肉不笑,从怀里拿出了一份厚厚的竹纸:“这是统计的名单,共计十六万人,其中合体期一万三千多人,分神期四万多人,剩下的十万人都是元婴期。”

  云飞羽拿过来随手翻了翻,心里有些摸不着底,这老东西会这么好?

  “大长老不愧是人族的顶梁柱啊,做事就是稳妥。既然如此,那我手下的第一军团就以此为基础好了。”

  大长老阴阴笑了一声,第一军团?你还想组建第二、第三军团?做梦去吧。

  “可能大王不了解,如果我们将他们全都从地方抽调上来,那是没问题,但吃喝是需要我们自己解决的。”

  云飞羽呵呵了,就知道你个老东西不会这么好心,还和我玩心眼,你还是少了大中华五千年的毒打。

  纵观云飞羽的布局,还没有出过一丝差错。

  岂会被这种小儿科的手段给难住?

  这么快就要开始下一步了,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呢。

  纸鸢夹在两人中间左右为难,她一个女孩子家家,不兴参与这种大事的。

  不要以为洪荒就没了男尊女卑,虽然没有封建礼教那么夸张,但也不是女子可以和男子等同对待的。

  “这个没有问题,但是我需要你再帮我做一件事。”云飞羽像是偷腥的猫儿一样,得意都放在暗处。

  大长老哼了一声道:“要粮食没有,要人也没有。”

  管你有什么手段,老夫不合作了。

  哟,老东西和我玩这一手,那就别怪我玩更狠的了。

  云飞羽捂着头,装作痛苦的呻吟道:“哎哟,哎哟,好疼啊!”

  大长老呆了,纸鸢吓坏了,连忙跑到云飞羽身边,一把抱了起来:“大王,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你说话啊!”

  小丫头满脸的急切,可云飞羽在心底歉意的道:对不起,委屈你了,但为了人族必须这么做。

  云飞羽用手指着大长老,昂亮的哭诉道:“大长老要杀我,他以下犯上,竟然想要篡夺我的王位。”

  大长老心痛,像是被阵刺了一样,跳脚的喊道:“你个瘪犊子玩意儿,竟然敢陷害老夫。”

  纸鸢呆了……

  云飞羽捂着脑袋,有气无力的道:“纸鸢,你要是活着,一定要把大长老的兽行告诉大家伙,我不能白死!”

  也许是云飞羽装的太像了,小丫头眼泪断了弦一样不断的掉落:“嗯,但我不要你死,你一定要活着。”

  “你先答应我。”

  “嗯,好,我答应你,求求你不要死。”

  大长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