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洪荒做大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二长老要逃跑

我在洪荒做大王 随心飘叶 1658 2019.12.27 16:03

  “这是一群勇士!”天照给出了自己的评价。

  “可我却看到了我们东夷人占领这里将会发生的惨烈。”月读冷血的道。

  天照沉默不语,以小见大,从这一场冲突中可以看得出,人族的地盘并不是那么好占领的。

  林大路等三十六人,无一生还。

  直到最后一刻,他们都在挥舞着手里的武器。

  一种害怕凝聚在这群跨越了大海而来的武士身上,他们可以征服大海,也可以冲锋陷阵。

  但一上岸,他们就迎来了当头一棒。

  面对悍不畏死的人,他们竟然有了一丝害怕。

  勇猛无敌的东夷武士,竟然怕死?

  天照是一个女人,但不能被她美貌的外表给骗了,她能够从几十路诸侯之中脱颖而出得到天皇的位置,凭的可不是花瓶。

  她静静的想了半天,才缓缓的开口道:“将这个老头先压下去,统计死伤呈上来。”

  当即有人将行尸走肉一样的二长老压下去了。

  顷刻功夫,就有人将死伤统计上来了。

  东夷人没有发明纸张,只能靠数数和脑子记。

  “天皇大人,死两百二十六,伤三百有余。”报到后面的时候,那个武士连话都不敢大声说了。

  天照笑了,笑的那样魅惑众生,可是随即,那个武士便被一脚踢飞出去了。

  胸腔塌陷,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鲜血划出一道弧线洒落。

  “八嘎呀路!”天照双拳握紧,脸上充满了杀意。

  月读这个时候跪下道:“天皇息怒!”

  天照气得双眼中全是火焰,愤怒的吼道:“息怒,怎么息怒?这帮废物,我给他们吃,给他们穿的,连个人族都打不过,有什么用?”

  月读脸上流出了一丝冷汗,天照的气场可不是一般的强大。

  想想那些实力强大的诸侯,打到最后却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

  你们觉得这个女人会简单吗?

  月读平时可以耍耍威风,因为天照不是那么靠谱,可当这只老虎真的发威的时候,谁也阻挡不了。

  就算是她这个亲妹妹也不行。

  天照怒不可遏,她以为在自己的统领下,这帮只知道烧杀抢掠的混账东西能有些出息。

  谁知道,连个弱鸡邻居都打不过,真丢她的脸。

  她冷静下来,双手抓着穿边,语气森寒的说道:“传我的命令,所有的人都给我练,要是之后的战斗还打成这样,我就让他们全去喂鱼。”

  月读低头:“嗨,我保证他们脱胎换骨。”

  这帮跨海而来的武士们,没有想象中吃香喝辣的抢地盘,反而先迎来了一场令人心惊胆战的训练。

  月读平时冷冰冰的,练兵也更加的狠辣。

  稍有不顺便是拉出去祭天,这种高压之下,那些东夷武士没有一个不听话的。

  一个个牟足了劲道,在海边不断的训练阵型、训练劈砍。

  是夜,星辰漫空,二长老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着天空。

  他的脑中挥之不去的是林大路等人悍不畏死的冲锋,是什么让他们这么舍生忘死?

  是自己让他们去死的吗?

  一个一个问题不断的责问这他的内心。

  “不,我不能一个人在这沉沦,东夷人倾尽全力进攻,大王肯定不知情,这是人族危难之际,我怎能如此消沉?”

  二长老反省了自己,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这条消息。

  而大王训练的新军还没有成军,这些东夷人人数绝对不少于十万之数。

  这是人族的灾难,已经有三十多人在他的面前死去了,包括那个他看好的林大路同志。

  不能沉沦了,必须得给外面传递消息。

  他这才强撑着身体坐起来,边上看着他的人一共有十来个。

  他离着那船边有着十步远,左手边有三人,右手边有三人,在他身边站着两个。

  再远一点的船边上有着三个,看来这就是防止他跳水才安排的人啊。

  二长老脑子微微一动,不着声色的说道:“我要撒尿!”

  那些东夷人看了他一眼,大大咧咧的说道:“船边自己尿去!”

  嗯?这不科学啊,让我去船边,不怕我跳水吗?

  抱持着一点疑惑,二长老被拉到了船边上,朝着下面一看。

  吓,卧了个槽,全是一种不知名的大鱼,龇着血盆大口,四处游荡着。

  偶尔,看到从船舱里丢出去一块肉。

  然后这些凶猛的鱼便将那块肉给争相撕吃了。

  这一幕使得二长老有些毛骨悚然,本来想掏出的雀雀一下子缩了回去。

  妈哟,这也太可怕了吧。

  那些东夷人派了这么多人看着自己,还在船周边养了这些怪物,这是死死的吃定了自己不能逃走了?

  想要逃走的心情一瞬间就变得很坏。

  逃走无望,二长老懊恼无比,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女人又来提审他了。

  天照细心的修剪自己的手指甲,就像是对待一件艺术品一样,小心谨慎。

  “我决定放你走,你意下如何?”

  “啊?”二长老以为自己幻听了,禁不住一声叫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