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洪荒做大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不做孤家寡人(第三更)

我在洪荒做大王 随心飘叶 1793 2020.01.08 06:24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天生一人,凌驾于众生之上,这就是王!

  云飞羽现在不喜欢做大王的感觉,莫名的失去了很多,就好像人民群众已经和他脱离了关系一样。

  虎子娘的疏远,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纸鸢犹豫了很久,还是坐到云飞羽的身边,轻声问道:“大王,你有心事就说出来,我会帮你的。”

  纸鸢的眼神很坚定,闪闪发亮。

  云飞羽靠在她身上,说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他们是天生的掌控者,众生的生死皆在他们的意念之间。”

  “那他们岂不是很厉害?”纸鸢眼中闪着小星星道。

  云飞羽苦笑着道:“他们是很厉害,但权力带给他们的除了终极的享受之外,再也感受不到一丝开心,就连最亲近的人也会远离他。”

  “为什么亲近的人会疏远他?”纸鸢歪着头,天真无邪的样子。

  “因为权力啊,他们害怕这个人所拥有的权力。”

  “那这个人真是傻,就为了一个看不着摸不着的东西,远离所有人。”

  云飞羽怔了怔,自嘲的道:“是啊,就为了一个看不着摸不着的东西。”

  纸鸢的话虽然没说到点上,但却道出了一个关键。

  权力看不见摸不着,人才是真正存在的。

  云飞羽想通了这个之后,便又跑了出去。

  纸鸢在后面急道:“大王,慢点,你慢点跑。”

  等到纸鸢出去之后,看到云飞羽正抱着虎子娘要饭吃呢。

  纸鸢禁不住的呼出一口气,暗暗道:“大王没发现我是装傻吧?唉,下次还是不要这么聪明好了,要是大王发现我比他聪明那就完了。”

  云飞羽没有听到纸鸢的这段自白,否则会害怕吧。

  就这样,云飞羽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整天穿梭在街坊领居之间,像个小皮猴一样不断的消耗着精力。

  直到无数年后,云飞羽写回忆录的时候,在纸上是这么记录的:很庆幸当年选择了王道,而非称孤道寡。我的人生之所以美满,全赖当年之抉择。

  财帛动人心,权力一样动人心,而如何选择,全在一念之间。

  云飞羽真正的将自己从权力的深渊中解放出来,他不再追求如何控制权力了。

  王道,绝对的实力,强者的魅力,才是真正的永恒之道。

  当天晚上,云飞羽的实力突破到了出窍期。

  而且,云飞羽感觉自己修炼的灵决已经改变了,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僵硬,反而有种特殊的感情附着在了灵决之上。

  翌日,云飞羽起床的时候,纸鸢脸色惊异,失声道:“大王,你?”

  云飞羽低头看了看自己,没变化吧?

  “怎么了?看着我干嘛?”云飞羽有些郁闷,自己昨天应该没有尿床吧?

  “不,不是,”纸鸢有些手足无措,憋红了脸,只憋出了一句:“大王,你气质变得更加威武了。”

  云飞羽有些纳闷,难不成是自己的王八之气觉醒了?

  走到门外,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却看到邻里对他的诧异眼神。

  虎子娘更是走上来捏了捏他的脸,笑着道:“我们的大王变帅了呢。”

  隔壁的老奶奶也笑着夸赞他:“大王确实变帅了。”

  ……

  诸如此类的夸奖数不胜数,云飞羽有些纳闷,一个小屁孩能看出啥帅不帅的?

  转过头回到家里,他找到一个铜镜,里外看了看,好像没啥变化吧?

  为什么所有人看到他都像是看到另一个人一样?

  云飞羽感觉很费解,苦恼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道:“难不成自己真的觉醒了传说中的王八之气?嗯,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云飞羽恨不得变成八只爪子的螃蟹,横着走。

  愣是走出了六亲不认的步伐。

  纸鸢看着迈着小短腿的云飞羽,咯咯的笑了起来:“大王,您这是闹得哪一出啊?”

  云飞羽瞥了小丫头一眼,斜眼道:“你没发现我今天变帅了?我这是改造一下符合自己的步法。”

  噗,纸鸢一下子没忍住,直接笑喷了。

  这扭来扭去的,比个老人都不如,还改造的步法?纸鸢小姑娘死劲的拧着自己的大腿,不让自己说出真相,等走远了,才笑的眼泪都下来了。

  张通恰好来上报昨天的事务,却看到小丫头在门口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一进门,呀,大王腿受伤了?

  张通眼睛一转,自己可是大王的头号狗腿,表忠心的时候到了。

  他连忙很夸张的扑了上去,扶着小短腿哭道:“大王,您的腿怎么伤成这样了?是谁干的?我去给您出气!”

  纸鸢笑够了准备进来洗衣服,恰巧听到张通的表现,表情扭曲严重,眼角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弯着腰嘴角抽搐道:“不行了,笑死我了,真的不行了。”

  云飞羽一脸懵逼,自己不是王八之气觉醒了吗?

  如此飘逸中带着威武气势的步法,这龟孙子竟然说自己腿伤了?

  “滚犊子,谁跟你说我腿伤了?”云飞羽脸色阴沉的说道。

  “啊?”张通傻眼了,腿没伤?仔细的看着云飞羽的腰,有些颤抖的问:“大王,您是腰伤了,还是肾伤了?”

  纸鸢小姑娘彻底不行了,浑身抽搐了两下,倒地不起,嘴里喃喃道:“不行了,真的不行了,真要笑死了。”

  云飞羽脸上黑的不见底,从灵魂里发出的愤怒颤音:“瓜怂,受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