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洪荒做大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小虎被屁崩过去了

我在洪荒做大王 随心飘叶 1716 2019.12.22 15:00

  踏上后山的路崎岖而又曲折,四面的高树丛林遮天蔽日。

  经常走动的路边上全都是青玉果、绿竹草,或是成片的通灵草等等。

  怪不得打这些草给猪吃,这就和后世的那些路边杂草没两样嘛。

  云飞羽趴在竹篓边上时间长了,感觉胳膊有点酸,吐槽道:“真累,我感觉要休息一会儿。”

  小虎的脚步差点没有落稳,心想:一直在走的是我好吧?你就在我竹篓里呆着还喊累,真、真、真的贱啊!!!

  小虎拨开了身边的树枝,低着头朝着山坡上爬去。

  恰巧一枝带着果子的树枝重的垂了下来,云飞羽一伸手就给摘到了手里。

  好东西啊,金丹期灵药——朱丹果。

  云飞羽随手在身上擦了擦,这果子有苹果大笑,抱在怀里直接啃了起来。

  一口下去,清脆香甜,灵气不要太充裕啊。

  一种灵魂颤栗的快感,如电一般传遍了身体各处。

  那颗在灵魂深处的金丹像是闻见了腥味的猫儿一样,瞬间将体内没有来得及消化的灵力全都给消化了。

  云飞羽还是第一次发现金丹的胃口这么好,兴许是前世灵气稀薄,根本没有能力把金丹喂饱的缘故。

  灵力不怕吸收不掉,云飞羽丝毫不慌,左摘个果子,右摘一个果子。

  吃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从突破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这么畅快淋漓呢。

  小虎可就郁闷多了,他本来就是被拉着做苦力的,又看到背上的那个熊孩子像是旅游一样,心理能平衡就怪了。

  “大王,有些果子不能吃,是有毒的。”小虎瓮声瓮气的提醒道。

  云飞羽忍住呼他一脸的冲动,淡然的说道:“分辨灵药作用这件事,你拍马都赶不上我。”

  小虎本来就是个老实孩子,被云飞羽一怼,顿时便哑火了。

  云飞羽在心底得意一笑:“小样,就你还跟我比口才,下辈子吧。”

  不得不说,就算小虎和云飞羽不是很对头,但做事还是很诚恳的。

  仅仅是半个时辰,小虎便走到了目的地。

  翠绿的竹子长的漫山遍野,像是杂草一样不值钱。

  云飞羽两只眼睛像是电灯泡一样放着光。

  根本不需要虎子说话,小胳膊小腿的直接翻着竹篓跳了出来。

  伸手摸了摸竹子,嗯,这感觉挺舒服的,人好像一瞬间都变得和竹子一样安静、高雅了。

  真是神奇的感觉,云飞羽在心底惊叹道。

  旁边的小虎已经跃跃欲试了,轮着个大斧头,似乎只要一声令下,就会将整个竹林给砍掉。

  当然,云飞羽不会那么铺张浪费的,于是便吩咐道:“你随便给我坎个一二十根回去。”

  小虎顿时咂舌,忍不住的出声道:“大王,如果你真要那么多,估计我们得砍到明天了。”

  “啥?”云飞羽忍不住的瞪眼道:“砍几根竹子而已,你这是哄我呢?”

  小虎连忙摆手,慌张的解释道:“这竹子我们称呼为静心竹,顾名思义,这是能够给人带来安静之外,毫无用处的竹子。

  这静心竹虽然作用不显,我们也尝试过砍伐一些,这竹子质地异常的坚硬,我平常一天下来只能砍四根竹子。

  费时又没用,久而久之,就没有人来砍这东西了。”

  小虎这才小声问道:“大王要这东西干啥用?”

  “你砍你的,不要废话。”云飞羽少有的摆了个架子,注意力却全都放在了这些竹子上。

  合体期的小虎挥舞着大斧头,很是吃力的一下又一下挥动起来。

  那么强大的力量集中在斧刃上,竟然只在柱子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印子。

  云飞羽顿时放弃了跃跃欲试的心情,这种硬骨头,把他这小身板给震碎了,估计都很难砍下一根。

  “这些洪荒人真变态!”

  无数次的感觉不如人家之后,云飞羽发觉自己已经有了一定的免疫力了。

  凿壁的声音不断的回响,给这寂静的森林增添上一分生气。

  云飞羽也不想闲着,顺手用力的拔着一棵静心竹幼苗的枝丫。

  大的我整不过,我不信你这小的上一个小小枝丫都弄不断。

  ‘嗯!!!’

  像是在解大手一样的使劲,云飞羽金丹期的力量都用了出来。

  手心像是被刀具勒住一样的疼痛。

  “嘶,我还真就不信治不了你了。”云飞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咬牙切齿,满脸通红,猛地再使劲一提。

  ‘噗~’

  一声幽远而又深长的屁一下子就崩了出来,气味被风一吹就朝着上风口而去。

  小虎使了大力气,自然是大口的吸气,好巧不巧的竟然一口将风吹过来的味道全给吞了。

  一种肆虐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味蕾,他立马就松开了手里的斧头,痛苦的一只手抓着自己的胸口,一只手抓着地面。

  整个人狠狠的抽搐了两三下,随后一僵直就不动了。

  口眼斜着,嘴里不断的冒着白色的泡沫。

  就算是修士也有无法抵挡的攻击啊,而这攻击不仅仅是来自对手,更有可能来自队友。

  云飞羽看着手里还无动静的小竹条,再看看已经昏死过去的小虎。

  忍不住饶了饶头:“好像,有点不妙的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