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洪荒做大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我要创造文明

我在洪荒做大王 随心飘叶 1723 2019.12.21 20:02

  体内的灵力在不断的沸腾,云飞羽竟然有种压不住的感觉。

  三识期,人识、心识、天识在一瞬间便全都踏过去了。

  有着前世的经验,这个时候更要稳住了。

  金丹,又叫做灵丹,顾名思义是由灵力压缩而成的。

  云飞羽引导着灵力,一点点的聚集起来,就像是对待女人一样有耐心。

  脉络里的灵力不断的挤压到丹田之内,一丝丝一点点的压缩。

  就像是将大海压成小溪那样的感觉。

  当一颗明亮的小球漂浮在丹田中的时候,云飞羽幸福的差点要叫出来。

  终于又进了一步,前世踏足金丹期用了多久?七十多年。

  七十古来稀啊,这是多么大的进步。

  当他醒来的时候,感觉一切又不好了。

  小虎也在打坐,只是看着他身体上那一层晕色的光辉,就知道这已经是合体期了。

  元婴和身体合二为一,这个时候已经算是拿到大道的入门劵了。

  再看看自己,云飞羽不由得有些颓然,每次和这些变态在一起伤自尊了。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他伸了一个懒腰,轻轻下了床。

  听到响动,外面的虎子娘走了进来,小声的问道:“不睡了吗?”

  云飞羽点点头,低头找着鞋子。

  虎子娘蹑手蹑脚的走进来,帮云飞羽将鞋子穿起来,忍不住又亲了他一口道:“小娃子长得真可爱。”

  云飞羽毫不示弱的在对方的脸上亲了一口,道:“姐姐也很漂亮。”

  这不是恭维的话,这年头结婚的早,虎子娘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样貌可以打上八分。

  放在前世那个大都市,绝对是一个高挑的美女。

  虎子娘顿时心花怒放,点了一下他的头道:“小东西,这么小就油嘴滑舌,以后小姑娘肯定遭殃。”

  “哈哈,那也得小姑娘长成姐姐这样子。”云飞羽故作老气横秋的样子。

  虎子娘笑的前仰后合,后来看到儿子在打坐,立马噤声。

  “走,姐姐抱你出去。”

  云飞羽乖乖的将怀抱打开,虎子娘两手一提,就将他搂在了怀里。

  特有的体香让云飞羽有些魂牵梦绕,忍不住的问道:“姐姐有名字吗?”

  虎子娘轻声道:“当然有,姐姐叫青儿,这是姐姐的乳名,不过很多年都没人叫了。”

  说到这里,虎子娘眼神有些黯然,她是个寡妇,丈夫是上山打猎死的,一个人将虎子拉扯大很不容易。

  云飞羽当然知道这件事,很合适的岔开话题道:“那我以后叫你青儿姐姐好不好?”

  虎子娘开心的说道:“当然可以。”

  “姐姐,你真好!”云飞羽从不吝啬自己的口水,吧唧一下在虎子娘脸上亲了一口。

  虎子娘心里一阵异样,但想到云飞羽一个奶孩子,就单纯的觉得云飞羽对自己依恋而已。

  大王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那么想必是没有母亲的。

  这么一想,虎子娘母爱的光辉开始作祟,她将小家伙紧紧护在胸前:“以后没事,你可以经常来玩!”

  云飞羽嗯的一声答应了。

  到了家门口,纸鸢正在这等着,虎子娘笑着道:“看来你这小情人也不放心你啊。”

  纸鸢一下子被闹了个大红脸,小声的说道:“我才不是小情人呢!”

  心里补了一句:要做也要做正牌夫人,呀,好羞涩哦。

  “来,你丈夫我可交给你了,不要弄丢了!”虎子娘调侃道。

  纸鸢红着脸接过大王,便扭了身子走进屋里。

  云飞羽却一直在看着身后,青儿,这名字很好听,不知道有没有白素贞。

  想到这里,云飞羽陡然想到一直想做却没有去做的事情。

  文明的发展需要什么?当然是文字啊。

  现在虽然有布衣,但大多都是麻布,鞋子也只是用破衣服纳成的鞋底。

  这种鞋子不仅不保暖,还非常的不耐磨损。

  的人想要一切都有所改变,那就得有文字啊。前世的华夏为什么能总是走在世界强国的路上,就是因为文化底蕴的深厚。

  一个名族,如果没有了文化,那和野人有什么区别。

  文字不仅可以使人知而知之,更能推进世界文明的进程。

  现在的人族很弱,甚至说积弱已久,云飞羽将修真带给了他们,这就能改变目前的局面吗?

  他们修炼中遇到问题,或者说天资卓越者,就只能循规蹈矩的去按照原本的修炼方式进行吗?

  而文字可以帮助他们,不仅可以记录他们的问题,更能由量变产生质变,创造出新的功法。

  云飞羽越想越觉得有必要,不仅文字可以传授,文房四宝一个不能少。

  得益于他前世修真的服,学过的知识全都存在脑子里,久而不忘。

  想做就做,刚起身,发现外面天黑了,整个屋子都黑通通的。

  算了,还是睡觉吧。转过身,搂住身边的纸鸢,继续睡。

  第二天早上起来,云飞羽一脸凝重的坐在床上。

  纸鸢醒来了,开口问道:“什么时辰了?”

  “卯时三刻!”云飞羽突然转过头,郑重的说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儿?”纸鸢显然没睡醒,捂着嘴打了个哈气。

  “我尿床了。”

  纸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