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在洪荒做大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寻医问药

我在洪荒做大王 随心飘叶 1847 2020.01.06 03:13

  长老会的人都给小虎看过了,但他们束手无策。

  云飞羽在张通和纸鸢的带领下,从人群里挤了进来。

  “现在怎么样了?”云飞羽看到床上发着冷汗的小虎问道。

  小虎的亲卫阿福差点没有哭出来,他惨兮兮的将前因后果讲了一遍。

  这里就从人族军队在陆才的领导下,陆续撤回开始说起。

  也许是因为敌人的伤亡也很严重的缘故,军队撤退遇到的阻力不是那么大。

  山下和顺的两千浪人在斥候的探察下,无所遁形。

  就连那些忍者们也都无法靠近,军队的行军效率一下子提高了很多。

  敌人也不是傻子,他们在人族军队的行军途中,召集分散的士兵。

  发起了几次进攻。

  情势最危急的时候,最后一次进攻,东夷族足足聚集了上万人。

  陆才率领的斥候队又一次遭受了高强度打击,就连千统陆才本人因为伤势再次复发,陷入了昏迷。

  人族军队差一点陷入了自我毁灭。

  阿福日以继夜的照顾小虎,不知道祈祷了多少次。

  军队外围的进攻猛烈异常,而内部的决策层全都倒下了,军队的运转几乎瘫痪。

  叛乱眼瞧着可就要从内部爆发的时候,小虎醒来了。

  他没有做出什么惊人的决策,只是让阿福撤掉了大帐,他露天在所有人的面前。

  就那么稳稳的坐在那里。

  奇迹的是,军营之内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了过往的浮躁。

  就连外面围着的上万军队,也不能使他们害怕了。

  就这样,人族军队奋力反击,敌军终究挡不住锋芒,溃败而逃。

  然后就是小虎领着士兵就回来了,这些都不用说了。

  云飞羽听完之后,有些感叹,小虎不知不觉竟然成了军队的台柱子一般的人物,战争果然是最磨炼人的地方。

  小虎真是能抗,被敌人暗杀受了伤,最后还能挺着一条命回来,这命是真的硬啊。

  云飞羽摸上脉搏,稍微显得很乱,还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他体内破坏。

  云飞羽不动声色,将灵力输入了一点进去。

  黑色的烟雾状东西,瞬间就缠上了灵力,使劲的压缩、撕扯,堪称疯狂。

  更令人害怕的是,这股黑色力量竟然还有顺着灵力侵袭的能力。

  云飞羽急忙抽出自己的力量,一脸惊色,好险,就差那么一点,自己就被那黑色物质给袭击了。

  “大王,将军他到底是怎么了?”阿福紧张的问道。

  云飞羽摇摇头,说道:“你们让我静一下。”

  周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屏住了声息,生怕惊扰到他。

  云飞羽却将脑子放空了,搜肠刮肚的开始想着所有知识。

  门派的那些几千年典籍中有过这么一段记载:有物如黑,焦如炭,其性为暗,通常为性子阴狠之人所用。

  云飞羽从这一段之中,不断的寻找相关知识。

  幸好,老祖宗无数年的藏本中还是有着这种物质侵入体内之后,清除的方法。

  大概是这样说的:这种来自于黑暗的力量,通常最怕的就是光明。但是因为极难救治,很多人都被这股黑暗力量攻入心脏痛苦而死。

  不过这种光明和黑暗的功夫,只流传在前世东瀛皇族。在华夏大地上,少之又少。

  云飞羽看到这里不由得苦笑,自己这算不算是中了大奖了,前世几乎消失的力量,今世竟然这么简单就遇到了。

  他仔细的将那个驱除方法看完,才松了一口气。

  这也很简单,火阳果三颗、烈焰草一株,炼制成极阳丹就服用下去就行。

  云飞羽看到这里,不由庆幸的看着小虎,你小子享福了,这些果子在前世都是绝种的,但现在不过是大路货罢了。

  “张通,过来。”云飞羽将自己要的东西给张通一说,便让他去采了。

  炼制丹药,也是需要准备的。

  云飞羽将屋子里无关的人全都赶了出去,着手开始绘制火阵图。

  炼丹,通常都是由修士自炼丹炉中炼出,只不过云飞羽没有那个条件,他连炼丹炉的材料都没有地方找。

  只能采取次一级的办法,运用火阵图聚集阳火,然后通过聚灵阵将灵药的药力锁住。

  再通过丹田中的三昧真火,将灵药置于阵图中凝练就可以了。

  阵图,是最关键的。

  云飞羽找到了之前剩下的灵槐枝,开始在地面上绘画了起来。

  只见他手里的灵槐枝末端,逐渐的化为一种粉末,落在地面之上,形成一道浅浅的痕迹。

  纸鸢有些好奇的蹲着看,道:“你为什么要用灵槐枝来画图啊?”

  云飞羽注意力集中在手上,嘴里回答道:“灵槐枝,是万物之中最有灵性的生物,它身体内的能量是最接近灵力的,用灵槐枝来书写的时候,将它的身体用灵力碾碎了落在地上。

  那么地上就会灵气充裕,而且灵槐还具有非常强大的再生性。

  也就是说,它落在地上并不会随着时间而退却,反而会很活力的扒在地面上。”

  “那是不是永远也除不掉了?”纸鸢追问道。

  云飞羽淡淡一笑,说道:“当然不是,灵槐枝的粉末在形成了阵法之后会更加稳定,不过,要是阵法被破坏了,它也就随着阵法的破坏而消亡。”

  “哦!”纸鸢歪着小脑袋,继续看着。

  云飞羽没了干扰之后,手下绘画的速度更加的快速。

  不一会儿,里一道、外一道,两个阵法就绘画好了。

  张通也将火阳果、烈焰草拿了回来,云飞羽盘腿坐在地上,准备这一生的第一次炼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