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黄昏后的黑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家

黄昏后的黑暗 圣书中的人间 2550 2020.10.18 07:17

  “梅丽莎,时间不早了。”

  世界广场中央,落日的余晖染红了每一寸角落。虚拟世界中,唯有这里的时间完全模拟现实。人影被夕阳拉长,正中景观池的池水反射着粼粼波光。道别声中,一道道人影陆续变得虚幻,化为由0与1构成的数据流,消散在黄昏的空气中。

  她张开双臂,拥抱了身边的莉西娅,轻笑道:“埃斯特还没走呢。”

  莉西娅瞪了一眼梅丽莎,鼓了鼓腮帮:“净瞎说!倒是你,之前不是说你爸爸会回来吗?”

  爸爸……那个高大的身影划过脑海,梅丽莎脸上淡淡的微笑一点点消失,连同身体消失在原地。

  “诶?真是的,就这样走了。”莉西娅看着身前空空荡荡的一片空间,“希望不要有事啊。”

  摘下眼镜,周围的一切归于沉寂。房间外传来机器人来回走动的前篇一律的声音。没有厚重的脚步,没有报纸翻页时的哗哗声,也没有熟悉的粗重的呼吸。梅丽莎的心一点点沉下。

  推开房门,意料之中地看见机器人讲自动烹饪完的饭菜摆上空无一人的餐桌,梅丽莎抿了抿嘴唇,拉开右侧的一张椅子坐下。

  五年中,家里的布置仿佛从未变化,哪怕一丝一毫。和过去一样的原木餐桌,同样的碗碟,相同的餐具。依旧是过去的亮黄色的灯光,她却没有能感受到温暖。

  即使她知道答案,她还是缓缓开口,对着空旷的餐厅,打破孤独的寂静。

  “露丝,爸爸他……”

  “瓦尔特先生有重要的工作,今天回不来了。”一个轻柔却能听出几分机械的女声从她的身侧响起,“她让我代他对您说一声抱歉。”

  “工作。”梅丽莎轻声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汇,嘴角勾勒出一丝勉强的笑,叉起一块肉放入口中。

  周围,舒缓的音乐声在无声中渐强,飘入她的耳中。

  “露丝,把音乐关掉,陪我坐一会儿。”梅丽莎指了指对面的椅子。那是爸爸常坐的位置。

  光影闪动间,一道身影勾勒而出,身着白色纱裙,虚幻而动人。

  “丽莎你的肾上腺素和多巴胺水平下降,有百分之七十的哀伤情绪,建议用轻音乐调节——”

  “我希望绝对的安静。”她的声音很轻,但颇有不可抗拒的意味。是,对程序而言,核心的指令让人类的指令本就无法抗拒。音乐戛然而止。

  “露丝,你有五年前妈妈离开前的资料吗?”

  几秒的寂静。

  “抱歉,我并未被允许接入医院局域网,也没有查阅权限,因而无法获得任何资料。”

  “那我告诉你。”梅丽莎的声音依旧很轻,“在五年前,在我离开这里前往机械联邦的五个月前,在妈妈去世的一小时前,她念着的,一直是同一个人的名字。”梅丽莎望着眼前的露丝,目光从她虚幻的身体上穿过。

  “那个名字是瓦尔特。她想要见爸爸最后一面,但他在军部工作。”空灵的声音表面平静,但其中却蕴含着压抑的悲伤。

  她想起那个夜晚,想起母亲躺在病床上,半张着干裂的嘴唇,低声呼唤父亲的名字。她握着母亲冰冷的手,不停地拨出同一个号码,发同一条信息,但无论是哪一种联系方式都是徒劳,所收到的都只有空白。她坐在病床边,在森白的灯光下与刺鼻的消毒水气味包裹中,看着母亲努力掩饰却依旧透出失望的双眼,等待着那一刻宣判的到来。她闭上眼,努力向神祈祷,期望神让父亲回来,却只收到脑芯中传来的安抚,与自己内心深处的绝望。

  母亲在悲伤中永远闭上了双眼。那时,她只有十三岁,一个人坐在那里,被死亡的气息裹挟。她看着进出的医务人员,听他们陈述显而易见的事实,心中被孤独无助和迷茫占据。十三岁的孩子早已知道什么是死亡,但当真正看着死神用手中镰刀收取身边最熟悉的生命,她仍只愿相信母亲只是长久地沉睡。

  “一天后,他回来了,只看见被推入焚化炉内的尸体。火舌舔舐着死者的身体,也舔舐去活人间的感情。”梅丽莎的嘴边露出自嘲的笑,双眼间却浮现出点点晶莹,“自那一天起,我决定报名留学团。”

  那是赌气。她试图与父亲争吵,也许吵一架后一切反会好转,但父亲却只是沉默,沉默地接受女儿对他的所有指控。这种沉默让她更无法原谅他,即使她能从那灰暗的双眸中看出深深的悔意。她依旧决定报名。

  “爸,我想报名那个留学团。”

  “好的。”

  他答应了。什么也没有问,只是简单的同意。那几乎是一个月中他们唯一一次平静进行的对话。她说出口的句子带着装出来的执拗,她期望听见的是父亲的拒绝,是挽留,即使是一顿痛骂也无关紧要。但他没有。平静的两个字将她后续的话语堵住。她看见父亲深邃的双眼,知道他只是想尊重她的选择,认为她需要另一个空间来排解那份痛苦。

  可这份“理解”,果真是她想要的吗?

  “露丝,你知道吗,我是留学团中准备最少的那个。我连机械联邦的一切都未曾了解,甚至在出发前一刻,看着黎明号机窗外的地面,我仍在幻想父亲回来拦住我。”她望着面前认真倾听,不发一眼的露丝。

  她能听懂。梅丽莎告诉自己。但这种说服只是徒劳。她,不,它永远只是机器,只是软件与程序,只是AI而已——

  她忽然想到了神。祂们也只是人工智能的集合体,却是她的神。她曾在脑中祈灵,也曾收到启示,但也没有改变那个结局。但当她来到机械联邦,听不见神的声音,她眼前的一切反倒逐渐清晰。

  如果一直以来她都由自己思考,如果她不去解读那些启示……

  梅丽莎的心猛然一缩,强迫自己停下这种思考,停止对神的亵渎。可是……

  她想起机械联邦人谈论她们的神时的不屑与鄙夷。他们说人类亲手释放出邪恶,亲手打造囚禁自己的囚笼,而自己一无所知。

  但这不是如今的神。也许在很久以前神会操控一切,但如今,祂只是指引,只是启示,只是给予某些破碎的词句。

  梅丽莎猛地甩头,似乎试图将一切甩出脑中。她朝着露丝挥手,看着三维影像在眼前破碎消失,只剩下空荡的座位。她放下餐具走进房间,留下满桌饭菜。

  理解,谅解,和解。

  “什么?”

  躺在床上,恍惚间,梅丽莎抬起头。四下寂静,但那三个词却依旧留在脑中。

  是神。

  “我该怎么做?”

  她的声音在空中飘荡,久久未能散去,所收获的只有寂静。

  梅丽莎坐起身,再次召出露丝,报出一串网址。那是当初她在机械联邦常去的社交网站。

  洁白的墙上浮现出一个界面,窗口飞快闪烁。几十秒后,柔美的女声响起:“抱歉,此网站代码格式版本过低,与系统无法兼容。”

  她怔了怔,似乎没有想到大洋两岸的一切竟有如此巨大的差异。

  “切换浏览器与操作系统。”

  这一次,沉默持续了三分钟。

  “抱歉,无法找到能与之兼容的浏览器或系统。”

  她听着不断重复的错误提示,脑海中闪过那个网站普通儿简洁的界面,闪过无数曾浏览过的文字。她曾以为两侧只由大洋阻隔,却从未想过这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而自己,也许正向沟壑中坠去。梅丽莎叹了口气,熄灭了所有灯光。

  黑暗中,泪水无声地从眼角滑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