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有一颗技能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9章 投食计划

我有一颗技能树 再生之蛇 2204 2019.06.17 20:32

  看着越来越近的楚风,真夜戒备似的低吼连连,身体止不住的战栗,若非处于进化状态的她似乎无法动弹,恐怕早就已经出手将楚风撕裂。

  “别害怕,我可是来救你的!”楚风扯开脖子上的衣领,露出粗壮的的主血管,一副割肉喂鹰,好人做到底的模样。

  真夜看着那脖子,似乎注意到上面流淌着纯净的气息,眸中恢复一些理智,“初……你……你做什么?”

  “吸我的血吧,真夜!”楚风看着真夜身上笼罩的血炎,上前一步,以近在咫尺的距离,停下脚步,宁静的目光凝望着她。

  真夜眼中的理智开始挣扎,“你……你……会死……的!”

  “放心,我可不是信了那蠢货的话,什么藉由我的血液改变血炎的性质,估计把我烧成灰估计都不够!”楚风看着在人与血族之间挣扎,却完全没办法压制血脉意志的真夜,信誓旦旦的说道。

  真司微微一怔,闻言一阵恼怒,没想到自己一番推理,竟被看了笑话。

  “那家伙竟敢……”不过,话到一半又露出一抹戏谑。

  这家伙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似乎有了更好的办法,那就让我看看你的笑话吧,恐怕最后还得自己伸手搭救,再一次用自己的办法解决!

  “你……不……要……管……我!”看着近在咫尺的楚风,真夜感觉意识要涣散了,断断续续的说道。

  楚风摇了摇头道,“放心,虽然他那蠢话不怎么样,但道理还是相通的。既然血炎是你的生命之本,那我将它削弱,岂不是就间接达成了目的?”

  “削弱血液,间接达成目的,这怎么可能?”真司难以置信,真夜的力量已经到达lv4,即使楚风刚才所言的银白火焰似乎能够净化真夜,但是理智的分析一下,可能性并不大。

  相克可不是固定的,就像水克火,如果他们之间的体量反过来,那么火克水,也不过是很平常的事。

  楚风将脖子靠在真夜的嘴边,毫不在意的说道,“别担心我,真夜,咬下来吧。在你吞噬我的血液,转化力量的一瞬间,你我的力量就会相连。那个时候,我就会抓住这一刹那的联系,反过来吞噬你的力量,直到遏制转化!”

  “这……只能……试……了!”真夜意识逐渐模糊,胸前血红大衣褪开,一把抱住楚风的肩膀,张开锋利的獠牙,凑到脖子前,宛如一头没有理性的野兽一般,眼中带着嗜血,一口咬下。

  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舒畅,侵入真夜灵魂之中。

  那种纯粹的生命力,就像陈酿老酒,仅一小口就将她熏得醉意朦胧,就连血脉都在隐隐颤抖。

  真夜再也把持不足,放开一切,死命的吸吮楚风的血液。

  “还真是贪婪的孩子呢?即使带糖的毒药,都吃的这么开心!”楚风脸色一下子就因为失血过多的苍白起来,不过,他并任何没有反抗的意思,甚至脸上带着奸计得逞的乐意孜孜。

  随着血液被真夜吞噬,又被她身体中的本命血炎提炼,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油然而生。

  楚风脸上大喜,背后浮现一颗树影,一道虚幻的枝条抽出。

  真夜忘我的吸吮血液,对于外界的感知近乎于零,那枝条扎根楚风身体,沿着他的脉搏流入真夜口中,又以血液的轨迹为引,扎入真夜身体深处。

  “轰!”

  真夜身体一顿,周身血炎仿佛被一阵狂风吹打过一般,左摇右摆,阵阵涣散起来。

  楚风身上的血液已停止外泄,一股血红的能量被虚幻的树影抽出,将虚幻的树枝渲染得就像红宝石一样。

  随着真夜的力量不断的抽取,又像流动的血液一般。

  “大功告成!”

  楚风脸上一喜,往后一退,一脸狼狈的半躬着身子,双手撑膝,干喘不已。显然为了找到真夜的本源,所付出的代价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

  虽然只是几秒的时间,但以真夜对血液无止境的贪婪,失去的血液恐怕至少就有两千毫升,几乎快到常人一半的血液,如果不是自己虽然是无能力者,但身体与真正的普通人还是有区别的,恐怕不等能力发动就已经先一步暴毙。

  真司看着被那奇怪的树强行抽取力量,力量逐渐衰竭的真夜,闪身上前,“你召唤出来的那颗究竟是什么东西?”

  “抽取力量的能力而已!”楚风摇头晃脑的抬起头道。

  他现在眼冒金星,天旋地转,即使在明亮的月光下,眼前也依旧一阵阵模糊,什么也看不清,身体更是一阵阵难受,还能说话都是靠身体硬撑。

  “能力吗?”真司若有所思,忌惮的看了眼寄生之树,不过看着真夜随着力量衰竭,形态变化的血炎也随之崩溃,就连维持性质都做不到,最终还是没有出手阻止。

  “噗通!”

  失血过多的后遗症爆发之下,楚风感觉要死了一般,死鱼般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耳朵轰鸣的脑袋,起不来身。

  真司大吃一惊,看着一副要死了模样的楚风,连忙上前一扶,“喂,你没事吧?不会要死了吧?”

  “如果你被吸走相当于人体的一半血液,你说会不会有事?”楚风张了张嘴,有气无力的说道。

  真司撇撇嘴道,“装模作样,你不是还有那个能力吗?那可是生命力所化,这点伤算什么,怎么可能这么严重?”

  “如果可以,我也想用银白火焰!”楚风翻了个白眼,看了眼旁边像无底洞一样,吞噬着真夜血脉力量的寄生之树,如果不是能力如今正被真夜占用,往常即使擦破一点皮的小伤,他都会以银白火焰修复,哪用得着他来提醒。

  真夜眼中闪过一抹意外,“看来你的力量也没有想象中的完美嘛。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既然你已经压制住真夜,接下来就交给我好了!”

  “你要做什么?”楚风艰难的抬头看了眼真司,这家伙不会藏拙了吧?现在捡便宜,倒是一个能手。

  真司掏出一瓶药片,笑道,“以防万一,我身上也有血脉抑制剂!”说着拧开瓶盖,又看了眼楚风,,“收起你的能力吧,再硬撑下去的话,你会是死的!”

  ”哈哈,没想到你竟然会关心我?不过,你放心,你死了,我都不会死!”楚风哈哈大笑道。

  旁边化为赤红的树影,轰然一声,化为无数光点散去。

  真夜噗通一声,倒在地上,身上的气息时高时低。

  “看来状态不妙啊,不过,万幸非人的气息也在逐渐远去,接下来就是稳定和调理紊乱的气息!”真司来到真夜身边,将她轻轻搀扶起来。

  楚风身边一棵红色小树破地而出,静静地伫立着。

  看着它的新姿态,楚风微微皱眉,“竟然被污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