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有一颗技能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章 波尔隆的邀请

我有一颗技能树 再生之蛇 2347 2019.06.04 10:10

  “好强大的风能力!”看着撕裂就像乌云一样雾霾,楚风心中一惊,“这家伙真正的能力究竟是什么?难道也像我一样,如果是真的的话,看来我们遇上大麻烦了。咦,我为什么要说我们?!”

  “喂,你这家伙究竟什么人啊?竟然直接使出这样强大的力量,难道真的就连安全理事会都不怕吗?”真司看着脸上云淡风轻的波尔隆,心中非常的不解,如此肆无忌惮的搞事,弄出多大的动静,就连跟他站在一起都不由跟着一起担责,这家伙为什么一点也不在意。

  要知道安全理事会可不是一般势力,而是整个世界的代言人,几乎支配着整个世界,哪怕因为内部因素,平时只能发挥出一小部分力量。

  即便如此,就算lv5的拔尖能力者都无法忽视。

  波尔隆以气流弹开身边的尘埃,微微整理一下被风吹乱的衣衫,将礼帽轻轻戴上,不动声色的说道,“我为什么要害怕?喔,差点忘记,你们似乎不认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这家伙还真敢留名!”不仅仅真司,楚风也很惊讶。

  波尔隆敞开怀抱,兴致高昂的说道,“我就是波尔隆,名震世界的大魔术师,波尔隆大人。”

  “波尔隆,没听说过?”楚风三人不约而同的摇了摇头道。

  波尔隆微微一愣,“差一点忘记,我的名声虽然已经要快了,不过,似乎现在还没有那么大。”

  “这家伙……”真司一头黑线,对于他的话也不抱期望。

  以这家伙胡说八道的模样,报出来的肯定不是真名。

  波尔隆仿佛没有看见满头黑线的众人,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纸笔,夹在前臂上,随意画了几笔,往前一递,“对了,小哥,这是我的签名!”

  “签名!”楚风大吃一惊,看着面前那乌漆嘛黑的纸张,也不敢去接,想也不想的就一把推开,“这种鬼画符,你还是自己留着收藏吧!”

  “鬼画符?小哥,看来你悟性尚可,艺术细胞终究差了一些!以后你可不要后悔,在你面前的可是励志将能力融入魔术,名声响彻世界的大魔术师波尔隆大人!”波尔看着被拒绝签名,若无其事的揣进怀里,似乎习以为常。

  看着喋喋不休的波尔隆,楚风已经无语到了极点,“拜托,说出这话之前,把将字加上去吧!”

  “是吗?看来吾的功绩成就之前,注定无人知晓了吗?”波尔隆自言自语,露出一抹理所当然的目光,“不过,这也挺符合吾现在的身份,你觉得呢,小哥!”

  “你的身份……”楚风微微一愣,总觉得这话不同寻常,迟疑一下,“这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

  “无法理解吗?”波尔隆脸上闪过一抹无奈之色。

  真司撇撇嘴,回头一眼,“你不会被他感染了吧!”

  “怎么可能!”楚风冷笑一声,他只是善于观察而已,看到一些表象下,隐藏的东西而已。

  波尔隆脸上露出一抹露出遗憾,“看来谈话就要到此为止了吧。我们似乎已经谈下去的必要了!”

  “谈话?波尔隆,如果不是为了知道你的目的,我也不想浪费时间!”楚风冷哼一声道。

  波尔隆回头一眼,“我的目的,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么?是魔术,是观众的欢呼。这也是我的魔术存在的意义——给予大家更多的喜悦和欢乐。当然时而恐惧,也能带来某些惊喜!”

  “存在的意义,惊喜,还有恐惧,这个似乎是情绪之力,难道是……”楚风在脑海中将波尔隆的话过滤一遍,猛地抬头看向眼那巍峨耸立的巨大佛像,难以置信,“这种事……怎么可能?!”

  “被你发现了吗?”波尔隆眼中闪过一抹有趣的目光,轻轻一笑道,“不愧是三人当中稍有悟性的人,已经初步了解到我的能力本征了吗?”

  “这家伙这样肆无忌惮,就像面对安全理事会一样,他难道真的有什么立于不败之地的底牌吗?”楚风眼中完全没有喜悦,随着不断地了解,波尔隆的态度更让他感到分外不安。

  波尔隆眼中闪过一抹戏谑,没再理会陷入沉思的楚风,回头一眼,“女孩,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真夜迟疑一下,指了指四人头顶的观音。

  站在它的脚下,他们仿佛蚂蚁一般,渺小而又心生无力。

  比起不可能说出的秘密,不如问一问这件事的起因,以此作为楔子。

  波尔隆嘿嘿一笑,有些意外,“这座巨型佛像吗?”

  “没错,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一定要在人口稠密的都市中,使用这种超大型的能力,即使你不屑安全理事会,可我也相信你一样不喜欢麻烦。”真夜单刀直入的说道。

  波尔隆冷笑一声道,“女孩,没想到我居然看走眼了,你比那边的小哥,似乎更加的麻烦呢!”

  “多谢夸奖!”真夜轻轻一笑,看了眼头顶的佛像,自问自答道,“你之所以这样做,一定是有非这样不可的理由,也就是说,不这样做就没有好处。不过,这对你究竟有什么好处?”

  “还真是一点机会也不给我!”波尔隆轻轻一叹道,“不过,这个问题,我刚才已经说过了哦!当然是为了轰动,引人注目,还有……恐惧!”

  “就因为这种情?”真夜眼中捉摸不定,似乎在思考这话的真假。

  楚风若有所思,“人前显圣,算上刚才当然推测,这家伙不会就像那些虚构的神一样吧。等等,他只是能力者而已,而且还在我们面前啰啰嗦嗦,怎么可能拥有那么强力的力量?”

  “一定还有是别的方面。难道……等等,或许我太过执着于他隐藏着什么,忽略看真正的变化!”楚风心中一惊,只是又完全不能理解。

  波尔隆为什么这么肆无忌惮,一举一动之间百无禁忌?

  即使作为光棍一条的野生种,楚风也无法理解。

  以己度人,他虽然蔑视秩序,但是在施展能力的时候,却依旧会避开普通人。一来防止误伤,二来顾及安全理事会的严令,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浪费时间。

  像波尔隆这样肆无忌惮,顾及他不是已经横尸荒野,就是被麻烦缠身,落入沼泽般不得解脱。

  不过,这些事情还不等楚风想明白,忽然感知之中,就出现了大量气息,像潮水一样扑来。

  楚风连忙回神一看,脸上大吃一惊,“什么时候?”

  “魔术师大人!啊啊……魔术师……魔术师大人出现了!”

  “魔术师大人,好帅,我要给你生猴子!”

  尖叫化为声音的洪流,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所在街道已经被突然冒出来的一群女人包围。

  那黑压压的一片,几乎瞬间就将整个街道淹没。

  她们看着波尔隆,兴奋的大叫着、呼唤着,仿佛一个个狂热的追星族,疯狂朝着他们跑来。

  要是楚风见惯世面,看着这一群疯狂的女人,也不急禁头皮发麻,“这究竟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真夜摇了摇头,就像女人就像凭空出现的一般,出现之前,她完全没有感觉。

  真司看着那些疯狂的女人越来越近,吃惊之余,也疑惑不解的打量波尔隆一眼,又又摸了摸自己的的脸,“怎么回事,这些女人都眼瞎了眼吗?波尔隆那张胡子脸究竟哪里帅了?”

  “她们要过来了,真司!”真夜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感慨。

  真司看着那仿佛将一切撕成碎片的人群,大吃一惊,“不好,她们来了!”

  “该死!”楚风也吓了一跳,连忙抓住身边的真司。

  他可没忘记,这家伙的能力应付眼前情况最好不过。

  看着抓住自己的楚风,真司眼中闪过一抹不满,“你这家伙抓住我做什么,难道不会自己飞吗?”

  “真司!”真夜连忙抓住真司,阻止他们的吵闹。

  真司冷哼一声,“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等一等!”

  真司精神一聚,正要发动能力,却被一只手拉住。

  他回头一眼,脸上一惊,“你不会也要一起吧?开什么玩笑?”

  “当然不是,这个给你们!”波尔隆轻轻一笑,从怀中掏出三张白色的纸卡,分别递上。

  真司看也不看就一推,“你的签名还是自己留着吧!”

  “这可不是签名,而是邀请函!”波尔隆笑道。

  “邀请函?”真司疑惑不解,下意识接过来一看,三张纸卡全都是仿佛胡乱画出来的涂鸦。

  楚风也拿过一张纸卡,摇头一笑,“不得不说,还真是丑陋!看来距离艺术的道路还很遥远呢!”

  至于邀请函的本身,大意是今夜,波尔隆将在在圣奇市的港口,举行一场盛大的聚会和特殊的表演,邀请他们也一起前去观赏。

  真夜看了看邀请函,沉吟一下,“我们会留意的!”

  “咻!”三人身影微微一闪,瞬间消失在原地。

  看着三人的残影,波尔隆脸上挂起一抹轻笑道,“没有回绝,答应了吗?看来今夜或许会比想象更美!我已经闻到了,那是艺术的气息!”

  “哇,魔术师大人!”下一刻,一大群女人就将波尔隆淹没。

  附近一座高楼,三人拿着波尔隆随手涂鸦的邀请函,看着地面上的事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波尔隆究竟有什么目的?”真夜眼中闪过思索。

  楚风看着天空,此刻再一次站在天上,赫然注意到刚才那群鸽子飞过之处,遗留的漫天羽毛并没有消散,反而就像雾霾,一直团聚在上空,来回游走,“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真正的力量吗?波尔隆,其实我早该想到的!”

  “那个是幻术!”真司闻言抬头看向天空,也立马反应过来。

  虽然还不太真切,但回忆一下刚才那些若有若无的不正常之处,以及下面那一群疯狂的女人身上的反常之处,不正常之处还是非常容易发现的。

  真夜并没有像真司一样大呼小叫,默默地看了眼楚风,问道,“波尔隆的邀请,你会去吗?”

  “我已经说过,圣物,我志在必得!”楚风语理所当然,身影一闪,化为一抹青影而去。

  所谓魔术,在旧时亦被称作“戏法”,还有“幻术”。

  无论多么不可思议、变幻莫测的现象,其实都不过是假象。

  因为魔术并不是创造奇迹,而是以假乱真的艺术。

  明白波尔隆的能力,楚风心头压抑着的大山终于粉碎,再一次对战胜波尔隆,升起无限信心。

  看着楚风如此干脆,真司撇撇嘴道,“走的如此干脆,这家伙不会就直接落荒而逃了吧?”

  “可别小看他,他身上的秘密不比波尔隆简单,在没有明显的冲突之前,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妙!”真夜冷静无比,看了眼地面上左拥右抱的波尔隆,“还有下面那家伙,说不定这次任务所指的东西,就是他本身也说不定呢?”

  “他呀,如果真要这么说的话,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真司指了指那些破碎的街道,崩塌的大楼,还有位于他们头顶之上,宛如小山一般巨大的千手观音,即使知道结果,脸上也就不禁逐渐诞生出一抹难以置信。

  如果说那些鸽子的话,没有接触过,他还能理解。

  但这些事物他可切身触摸过的,怎么可能会是幻术的。

  真夜瞳孔化为一抹深红,渗出血一般的颜色,“我的眼睛不会看错的。真司,接下来的宴会我们也去。”

  “好吧!”看着那双摄人的眼睛,真司即使自信自己的感知能力,也依旧不得不低头承认。

  须臾,两人看了一阵,身影一闪,消失在大厦上。

  波尔隆看着空空如也的大厦,脸上笑容忽然一敛,松开左拥右抱的貌美女子,“普通人对它的作用已经几乎于无,有了这三名潜力无穷的能力者,应该能更进一步吧!!”

  “不过,就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到我给予的暗示呢?希望他们聪明一点,我也好不虚此行吧!”波尔隆轻轻一笑,世界开始无形波动了。

  “嗡!”千手观音就像纸片一样,一张张分解开来。

  在他身边的女人、废墟,也都一一归于虚无。

  最终只剩一只虚幻不定的蝴蝶,静静地在他肩头,扇动翅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