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有一颗技能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4章 过去的幻境

我有一颗技能树 再生之蛇 2066 2019.06.12 13:11

  “是啊!被你看出来了,我的能力不止一种。而是有别常识的真正复数能力者,就比如,刚才那一瞬间的风!”

  楚风右手一挥,身前气流猛地一抽,化为一堆气刃,破空劈出。

  波尔隆化为残影一避,轰隆一声,船舱由钢铁锻造的天花板,竟被密集的气刃撕开一个大洞,“果然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力量!”

  “那么你又要怎么应对呢?”楚风虚张声势的说道。

  如果非必要,为防止自身能力过于强大而失去控制,他并不会特意地去吞噬别人的力量。

  也因此,即使拥有寄生之树的这样特别的能力,他目前仅有的力量,也只有银白火焰与风,其中风的力量最纯熟。

  然而,刚才一击已经是他所能掌控的最强一击,却还是被波尔隆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

  面对这样的结果,楚风不禁生出黔驴技穷之感。

  波尔隆看着天花板上的窟窿,一缕月光撒下,比他刚才的那一拳更为彻底,“不错的力量,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楚风感到一股巨大的压力,波尔隆恐怕要认真起来了。

  波尔隆心念一动,原本静止止的两道虚影化为虚无,就连周围都分辨率身上,更真切了一些,“小子,你不会以为我的力量就仅此而已了吧。虽然我的力量是通过与圣物的加持同修而来的,实际上并没有lv4,但我本身可是货真价实的lv3,不仅仅是能力,异能量,技巧,就连体术也一样!”

  “什么?”楚风看着一步步走来的波尔隆,终于确定给他危机感的压力究竟是什么,不是能力,就是波尔隆本身。

  波尔隆脚下一踏,地面轰隆一声颤抖,就已化为一道残影,“小子,不必瞻前顾后了,使出你的全力吧,那种力量我已经收了起来。否则,这一次可不是刚才的那种攻击,死了可别怨我!”

  “什么?”强烈的气势仿佛疯狂的野兽,扑面压来,楚风本能的感觉到危险,连忙往后一跳,伸手一招,“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使用能力,不过,仅凭体术是绝对无法打到我的!”

  下一刻,气流涌动,随着楚风右手一挥,密集的气刃狂风骤雨般劈出。

  波尔隆哈哈大笑,一拳爆锤而出,“不错的力量,已经达到lv3的程度了,这就是你隐藏的真正能力吗?”

  “轰!”

  下一刻,狂奔的气劲与铺天盖地的气流轰在一起,几乎一瞬间,一股强大的气浪凭空而起,将两人吞没。

  楚风咻的倒退飞出,冲击在身上的气流,被一阵高速流动的风化去,微微落在甲板上,“还真是可怕的力量,这家伙真的是跟我一样野生种吗?”

  “不错的力量!”波尔隆哈哈大笑的声音从起来气浪之中传来,下一刻气浪就被无形的力量碾碎,“竟能阻挡我的全力一击,这样的力量,即使在lv3之中,都已经处于一流。”

  “毫发无损,怎么……不好,他来了!”楚风大吃一惊,右边气流骤急,当下顾不得吃惊,连忙劈空一掌。

  波尔隆身影一闪,冷哼道,“不错的洞察能力,因为风的流动吗?可惜,你的神经反应太慢了,与你的能力根本不匹配!”

  “轰!”

  下一刻,那劈空一掌直接落空,又一道气劲猛然从左边窜出。

  楚风大吃一惊,左右一看,根本来不及反应,轰隆一声,就被声东击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波尔隆,一脚踹飞出去。

  波尔隆身形一定,看着倒飞的楚风并未乘胜追击,“你的力量就这点程度吗?可别死了!”

  “可恶!”楚风以周身强风强行将自己顶住,轰隆一声,带着无限衰弱的力道,撞在背后一面的墙上。

  波尔隆轻轻一笑,“没想到你顶住,不过别太高兴,那只是我轻轻一脚,就连五成力都没有!”

  “哇!”楚风吐出一口鲜血,满脸无可奈何的看着波尔隆,“你的体术还真是强大,即使我的风能够触摸到你,然而身体却完全跟不上反应,甚至就连操控风来防御,都慢了半拍!”

  刚才如果不是那一脚对他而言太过突然,即使他以风压防御,也依旧不可避免的挨下了那一脚的大部分力量。否则,以他如今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伤害,甚至衣角都摸不到。

  “我体术的强大,多谢赞誉。不过,那可不是因为我太强,而是你身上的破绽太大。即使你风之能力很强劲,却只是偶尔达到lv3的水平,平时只是堪堪lv2,甚至某些方面还比不过lv1!”波尔隆摇了摇头,仿佛宣布了胜利宣言一般,看着已经无力动弹的楚风,挥手一招,一只梦幻之蝶从虚空中显现出现。

  楚风瞳孔一缩,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剧烈的挣扎起来。

  可波尔隆刚才一击已经将他重伤,身体此刻仿佛散架了一般,轻轻一动就痛不欲生。以他这普通人的身体,如果没有能力治疗,不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恐怕就连走路都困难。

  看着还在挣扎的楚风,波尔隆不急不缓的说道,“小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不使用能力吗?”

  “为什么?”楚风可不相信他是为了装逼,毕竟能力者的能力诡异无比,每一次交锋都凶险无比,尤其是面对那些不熟悉的能力,更是如此。

  “为什么,我来告诉你吧。这些都是为你而做的准备!”波尔隆轻轻一笑,眼中闪过一抹贪婪,“通过刚才的交锋,我已经看出你的一些本质。其实风也好,那银炎也罢,都不是你的真正能力吧。”

  “竟被你看出来了。”楚风心中大骇。

  波尔隆大笑道,“没错,那可真是有趣的力量。贯穿虚幻与有无,跟我的梦蝶是何等相似,或许也正是如此,你才能够免疫我的迷幻之力吧!”

  “也正是如此,你才会这样大费周章的制服我吗?”楚风苦笑一声,自己最近还真是有够倒霉的,根据占卜来到圣奇市,能力不但没有完善,反而被人看中了能力,生命危在旦夕!

  波尔隆点了点头道,“没错,从注意到那份力量的时候,我就准备从你身上一探究竟。事实也是如此,你的力量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具潜力。即使刚才近在咫尺的交锋,我看着你如何发动能力,也只能模模糊糊的感应到。”

  “那么你准备怎么处置我?”楚风疑问道。能力又不是大白菜,即使是他,想要将一份能力保留潜力,完整的掠夺过来,依旧需要大费一番苦工。

  波尔隆冷笑一声,身边梦幻之蝶翩翩起舞,“放心吧,就像我刚才所言一样,我并不会杀你,而是打算真正的献祭,将你与圣物人我合一。那时候,圣物得到你的力量灵性大增,而你也能在圣物之中,继续延续的生命,互惠互利!”

  “互惠互利?作为祭品,算哪门子的互惠互利是!”楚风苦笑道。

  波尔隆冷笑道,“这可由不得你!”

  下一刻,五彩斑斓的梦幻之蝶轻轻挥动翅膀,磷粉随着气流撒落飞扬。

  楚风只觉一股迷人的馨香,意识就开始混混沌沌起来,“可恶,波尔隆,你就凭一些表象就如此确定我力量的本质,将我献祭给你的圣物,难道你就不怕我反噬与你吗?”

  “反噬,少年,你的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波尔隆一脸戏谑,不为所动。

  楚风脸色难看无比,“可恶,如果不是不能同时使用另一种能力的话,我……”

  磷粉越来越多,楚风感觉神经都被麻痹了,浑身上下,就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波尔隆看着沉寂的楚风,轻轻一笑,“没用的,你注定无法通过我的考校了!”挥手一指,梦幻之蝶化为一道流光。

  楚风眼前一白,那流光就已冲进意识。

  “不好!”楚风心中一惊,一股压抑与黑暗就像水流一般,从脚上一点一点淹没而来,刹那就已盖过头顶,而自身却无能为力,就连反应都做不了。

  这一刻,他总算体会到了真夜与真司的感觉。

  船舱逐渐化为沉寂,只剩下呼啸的海风,波尔隆轻轻吐出一口浊气,“终于……”

  “轰!”

  叹息还未落下,一道狂暴的气息忽然爆发而出,将波尔隆的松懈神经再次提紧。

  他回头一看,大吃一惊,“是那小姑娘……”

  “你们……都要……死!”黑漆漆的船舱之中,一道断断续续的嘶吼传来。

  只见船舱天花板的破洞下,一道银白月光撒下,带着清冷的光芒被一个,仿佛一轮明月般的光茧吸摄而去。

  光茧之中,依稀可见一道修长的身影,随着月光汇聚,发出阵阵可怕的气息。

  “月光……难道你是……”看着真夜身上的异变,气息仿佛过山车一般极速攀升,波尔隆豁然一惊,想到了什么。

  真夜似乎被这声音吸引,赤红的目光看向波尔隆,身影舒展,银发仿佛从天而降的月华,从齐肩到齐腰,气势再一次暴胀,非人一般狂暴。

  “这小姑娘暴走的还真不是时候!”看着真夜如今的气势,波尔隆也无法容忍她再变化下去,不舍的看了眼楚风,眼中化为一抹凌厉无比的杀意,“看来只能以体术拼一拼了。”

  “轰!”

  下一刻,波尔隆脚踏甲板,纵身一跃,带着一股凌厉的气劲,朝蜕变中的真夜,先下手为强的一拳轰去。

  虽然不知道她身上有那个家族的几分血脉,但想到那个家族的恐怖之处,波尔隆就不敢托大。尤其是他现在最强的力量被冻结,而那小姑娘本身就是lv3,如今有暴涨了一个级别,如果再不遏制,没有圣物的力量辅助,不要说制服,恐怕到时候,就连逃命都是一种天大的奢望。

  “这里是……”

  与此同时,混混沌沌中,楚风意识沉入一片死寂的黑暗,只能依靠寄生之树,模模糊糊的感知到船舱中,有两个强大的战力在疯狂的拳脚交击,余波就像浪潮一般弥漫整个船舱。

  不过,不等楚风聚精去看他们的战斗,忽然一阵下坠感,就将他沉入那份黑暗,接着天旋地转,完全失去外界感知,一些奇奇怪怪的情绪涌上心头。

  “啊,我的能力正在被吸取……”

  “是那怪物,快打死他!“

  “抱歉,小风,妈妈再也……”

  模模糊糊的声音再到痛苦不堪的场景,楚风眼前变幻不定,整个意识仿佛身处惊涛骇浪之中,备受摧残。

  在这些奇怪的场景之中,不仅仅是精神,就连记忆都撕心裂肺一般痛楚,一波又一波波冲击着楚风的意识。

  虽然很多事情已经模糊,但楚风还是能够感到,这些都是他不愿回忆的过去,被他主动封存在的记忆。

  “波尔隆,你竟敢……玩弄我的记忆!”楚风心中第一次升起无比的愤怒,然而这怒火片刻就被无尽的恐惧、孤独和痛楚淹没,曾经的记忆越来越清晰。

  那是很小的时候,楚风跟妈妈生活在一个平静的村庄中,一直相安无事,直到他的能力觉醒,控制不足的吸收别人力量,再不可遏制的释放出来。

  那种能力被吸收的感觉,没有一个能力者能够无视,心平气和的面对,于是他被村庄之中的能力者排斥了,又因为他无法控制吸来的力量,在村庄中造成一次又一次的破坏,最后所有人都开始排斥他,就连他妈妈也因此被一起唾弃、打骂。

  对于妈妈和村庄,楚风已经回忆不起任何具体的记忆,但是眼前情景再次重现,那种愤怒和仇恨夹杂,悲伤和亲情交织,几乎将他搅得头痛欲裂。

  “啊……啊……啊……”

  楚风难以忍受的抱头嘶吼,缩在黑暗中的一角,不敢面对,然而那一片片破碎的记忆又仿佛被赋予了生命力一般,他越是嘶吼,反而越发疯狂的向他扑来。

  就像飞蛾扑火一般,杂乱的情绪流几乎要将楚风意识吞没,若非寄生之树总是若有若无的时而化为灵机出现在他心灵当中,恐怕只是一瞬间,他早已经这些情绪同化为浊流。

  “吼!”

  真夜身上开始冒现赤红的妖异火焰,它们仿佛血液一般,顺着真夜的动作,飞溅在地上,如硫酸洗地一般,嗤的一声,冒起一大股刺鼻的白烟。

  “还真是可怕的力量,即使这一尺来厚的钢板,都在一瞬间被腐蚀一空。不愧是那个家族的血脉的吗?”

  波尔隆剧烈的喘息着,身上血液落在地板上溅起一朵朵血花。在他的前胸后背,两条深深的抓痕分外显眼。

  看了眼自己的身体,波尔隆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即使不过一只无理智的野兽,却连拖延时间都做不到!”

  “不过,那边应该要快了吧!没人能在圣物本体下撑过一分钟,只要取回圣物……”波尔隆贪婪的看了眼不远处的楚风,又看了看自己被血炎灼伤的右臂,不仅是楚风,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