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在前

不二朝 平舒道 2112 2019.02.18 22:38

  容腾失算了。

  舒涵尚在病中无心联系小桃,他那小妾又自作聪明,故意找人去朝熙别苑外传闲话,虽然的确让燕妙听到了消息,但这有心之举连燕妙都没骗过。

  “爷,小桃和她哥哥死的蹊跷啊。”

  秦绍仔细一想便知是有人从中作梗,想让她和容宿因此生隙,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小桃是因为给朝熙别苑递了消息,才会招致杀身之祸。

  而此刻,谁急着杀人,谁就是幕后黑手。

  但这种伎俩也就骗骗小孩子,秦绍连理都嫌浪费时间。

  便是容宿听过后都是付之一笑,还故意在大堂上笑说:“若他因此疑我,可见也不值得我为之筹谋。”

  两人无意间的默契让容腾暴跳如雷。

  “这蠢货,简直瞎了眼!”

  容腾在房里破口大骂:“大哥才是容家嫡子,未来的一族之主,他却跟容宿整日筹谋,说出去简直让人笑掉大牙!果然是山野村夫,目光短浅!”

  可这村夫就是会投胎。

  惹上这么大的官司,陛下那边却装聋作哑,给足了时间准备。

  不出三日,方昭然便带来了渝州城的消息。

  “刘管事一家四口,老母妻子和一双儿女皆死于非命。”方昭然在天香酒楼约见秦绍,说的第一句话就很为难,可见这案子的确棘手。

  “原来如此,想必这件事跟裕王府脱不了干系?”秦绍说。

  方昭然点头:“这是王爷快马给您带回的信。”

  秦绍快速读了一遍,裕王叙事简洁,寥寥几句便将事情讲明,原来是刘管事老母亲半月前染了风寒,王府管事好意让这一家人去别庄修养,哪知路上遇到贼人,尽数被杀。

  裕王怕这件事给秦绍添麻烦,便将事情瞒下,本打算近日就找个借口将刘管事替回去,谁知就出了这档子事。

  “真是好笑,”秦绍放下信,手指漫不经心地敲着桌子:“我来长安不过一月,要买铺子走个流水也不过半月,这刘管事怕是开了天眼,才能在半月前出事时便立刻想出这等好主意报复,欲将我牵进人命官司里。”

  “只怕是早有人为他筹谋。”方昭然答道。

  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那这人显然十分了解王府情况,最有可能的,便是当初去渝州接我之人。”秦绍顺着接话。

  方昭然腾地站起来:“世子,我……”

  “我当然不是疑心表哥。”秦绍微笑表示,方昭然那些年对她一直忠心耿耿,豁出命去。

  方昭然点头坐回去,脸色不卑不亢,既没有因秦绍的格外信任感激涕零,也没有什么惶恐之情,而是接话道:“那世子是疑心容宿了?”

  秦绍也摇头:“自入了容府,我只肯见容宿一人,容闳数次来请我都称病婉拒,这才被容腾那草包盯上,想为容闳出口气,你当我做这些是为了什么?”

  方昭然一时不觉:“世子是……不想与容宿为敌?”

  换句话说,秦绍便是信任容宿不会对他不利,才会如此。

  只因对面坐的是方昭然,所以秦绍虽然沉着脸但还是点头:“容家如今势力庞大,容王把持兵部,几乎掌握天下军需命脉,连我父王的西南军需都要受他节制。在朝内又是盘根错节,与许多重臣不是姻亲就是有提携之恩,朝上不说是一呼百应,也难见敌手。”

  方昭然肃容,下意识左右环顾发现四下封闭得很好。

  秦绍轻笑,那门外站着的褚英身姿笔挺,连只蚊子都别想飞进来。

  “世子此言,切中时弊,令方某佩服!”方昭然前一句还只是虚伪的夸赞,但紧随其后的便是满眼感动:“世子与昭然交心,肯将心中大事说予我听,此等信任,昭然万死难报!”

  “你是我表哥。”秦绍还是那句话。

  方昭然豁地笑了:“是,还请世子明言,但有所需,愚兄就是死,也为你谋来。”

  “表哥,你不会死的。”

  秦绍微微仰头:“我要你和我一道享那王权富贵。”

  方昭然喉结滚动,一时无言。

  王权富贵。

  先有王权,后有富贵。

  他一时竟看不透,这秦绍到底是自信得可怕,还是狂得可怕。

  秦绍清了清嗓子:“容家势大,只能分而化之,他们兄弟因我而斗,祸起萧墙,岂不妙哉?”

  “难怪!”方昭然双目微睁,难怪秦绍坚持住进容府,对容宿分明不信任至极甚至畏惧至极,却要对外装出一副信任有加的模样。

  只因世子心有大计,要分而化之。

  “可如今这事如不是容宿所为,还能是谁?”方昭然被绕迷糊了。

  当初去渝州城的,可就只有他们二人,能做出这番动作的,还能有谁。

  “表哥忘了,从长安来的人当中,你并不是最后一个离开渝州城的。”秦绍提醒,眼中显然有了主意。

  “是他!”

  方昭然恍然大悟,吐出一个名字:“周斌。”

  秦绍带笑点头:“不错。”

  容宿目前还是白身,有漫长的谋权之路要走,而这当中他必须要依仗的棋子,前世是秦骋,今生就是秦绍。所以他断不会在羽翼未丰前对秦绍不利,顶多就是用他那些阴谋阳谋的,威胁恐吓,想和前世一样控制秦绍罢了。

  而方昭然更不会做出对她不利的事,两厢排除,唯有周斌一人有时间也有能力做这件事。

  至于他是为谁效力……

  “容闳眼下还不是容王,以周斌的地位恐不会听命于他,那容腾更是个草包,所以世子是觉得这场局是容王所为?”方昭然吐出“容王”两个字时,舌头都抖了一下。

  如此分析下来,结论简直令他害怕!

  “难道不是吗?”秦绍看起来倒是很轻松:“你看,我被这盆脏水一泼,洗不净却也无伤大雅。虽然御使会弹劾说我私德有亏,不配为储君,但以容王的权势,难道不能帮我摆平吗?”

  当然能。

  纵观大秦,有这个能力的也只有容王。

  所以,秦绍想当储君,想当太子,就必须投靠他,站到容王的羽翼之下。

  “佞臣贼子!”方昭然拍案怒骂。

  容王为了权势,连储君都敢算计,简直狂悖至极!

  秦绍也敛了笑容。

  是啊。

  要不然,前世容宿怎么可能只用了区区十几年,就敢造反,扶持一个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秦骋”登基称帝呢?

  自然是有老狐狸珠玉在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