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脏水

不二朝 平舒道 2115 2019.02.16 23:46

  江国公显然也要走一步险棋。

  他严惩刘管事,明着看是打秦绍的脸,事实上却是在摘清秦绍,世子若是个明白人,不用他多说便能清楚。

  若不明白……

  江国公觉得,总有出路。

  他毕竟是堂堂国公爷,还是承安大公主的驸马,算起来还是秦绍的堂姐夫,又是堂堂三品大员,不至于对一个无官无职的裕王世子太过恭敬,没得丢了江家的脸面。

  “大人饶命啊!”刘管事当堂哭喊起来,二十大板打完,整个人已经半废。

  秦绍此时才赶到,见状眉头一皱。

  这大理寺断案,竟然开局就是一通杀威棒?没罪也要打出半分惧来。

  江国公则起身示意,一边命人:“给世子看座。”

  秦绍倒是不客气,大步走过去就坐。

  并非她倨傲,而是料想这案子耗时不少,若站着岂不累着自己。

  江国公没在秦绍脸上找到什么不悦,便觉着是好的。

  “冒昧将世子请来,只因此人自称世子家奴,还请世子见谅。”江国公先开口,给了秦绍一个台阶。

  秦绍眉头微动,起身朝他拱手:“有劳江大人明察,若真有作奸犯科之举,必当严惩。”

  “有世子这句话,本官就放心了。”江国公笑得眯起眼,不过三十多岁的年纪,倒比那五六十岁的官场老油条还滑溜。

  秦绍颔首,不待她就坐就听刘管事惨嚎一声:“世子爷救命!他们想屈打成招!”

  “江大人?”秦绍回头看向江国公。

  “大胆人犯,口出狂言咆哮公堂还不知悔改,看来这二十杀威棒还没把你打明白!”江国公怒斥。

  秦绍扫见刘管事顿时发白的脸色,顿时冷哼,掸掸袍子道。

  “我孤身来到长安,本是仰承父辈荫勋,但若有人敢打着裕王府的旗号嚣张跋扈,别说大人不容,便是裕王府也不会容你。”

  她语气轻巧,话却极有分量,剑眉星目横扫,堂上堂下都安静两分。

  原本对刘管事的嚣张不满,进而不爽裕王府乃至秦绍这位裕王世子的人,都因此有了不小改观。

  这位世子不曾骄矜护短,已是难得。

  “来人,带证人。”江国公下令将人证带上堂前。

  那是一抱着三岁小儿的普通妇人,瞧头上露出一段银钗,衣着也算得体,想来在长安应还有些体面营生,哪知她一见刘管事便扑上来抓挠:“你这杀千刀的狗贼,害死我男人,你要给他偿命!”

  刘管事忙不迭地躲闪推搡,很快官差也上前将妇人拉扯开。

  秦绍扫过两人神色,心中便道不妙。

  刘管事目光躲躲闪闪,显然是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

  “刘利才,赵氏告你为夺她家旺铺,几次三番打上门去,威胁殴打她丈夫,导致其不治身亡,可有此事?”

  “冤枉啊大人!我……我是想买她家铺子,可我绝没有打人啊!世子,世子您是知道小的的,小的被王爷特意从渝州送来,办事最是忠心稳妥,断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啊!”

  刘利才冲着秦绍叩头。

  “确有此事,”秦绍转头对江公爷道。

  父王一共就给她派了三个管事,都是家生子,父母妻儿都在渝州王府,忠心是绝对忠心的,至于能力和人品秦绍不说百分百保证,但父王的眼光她也是信得过。

  更何况她这些日子不断耳提面命,不许骄矜行事,刘利才岂敢做这种事,这当中必有蹊跷。

  刘利才听到秦绍为他作证,忽然露出一截阴狠笑容。

  燕妙站在秦绍背后看得一清二楚,下意识戳了戳秦绍肩膀,附耳道:“爷,您看刘管事笑得好奇怪。”

  奇怪?

  秦绍看去,就见刘利才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向那妇人,忽然暴起一脚踢在妇人脸上,连孩子都不忘踩一脚:“你个贱民竟然敢告我!我可是裕王府的大管事。”

  “混账!”

  “混账!”

  秦绍和江公爷一道拍案而起。

  纵然有官差及时拉开,那妇人还是被刘利才踢得鼻子流血,怀中三岁小儿更是哇哇大哭。

  “苍天啊!还有没有王法啊!”妇人大哭不休。

  秦绍也是怒从中来,死死攥着拳头才没发作。

  哪知妇人霍然指向秦绍:“你!就是你这狗世子包庇狗贼,你想要我家铺子,就拿人命来填吗!”

  秦绍额上青筋绷起。

  “你这妇人胡说什么,我家世子根本不知道这件事!”燕妙下意识为秦绍鸣不平。

  可还不给妇人犹豫的功夫,刘利才就扑到秦绍脚下大哭起来:“爷!爷您可不能这么说啊,小的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您,您不能撒手不管小的死活啊!”

  秦绍一脚踹开刘利才,可那狗才就像黏皮糖一样往秦绍身上贴,哭号中句句是脏水,泼向秦绍,端的是要她担着个纵奴行凶巧取豪夺的罪名!

  如此一来,妇人哪还肯信秦绍清白。

  “当家的!你在天上可看着呢,不是我对你不起,实在是狗官官官相护,不肯为你伸冤啊!”妇人朝天哭叫,绝望之下竟一把推开孩子只朝红漆木柱子上撞去。

  燕妙惊叫一声,下意识闭上眼。

  再睁眼,原以为的血腥场面并没有上演,甚至于她那站在堂上的世子爷还优哉游哉地坐回来,喝上了茶。

  再看那要撞柱明志的妇人,只扑跪在地,捂着被银锭子打软的膝窝,下一秒便被官差团团围住,再不能寻死,只剩哇哇哭叫的三岁孩子在场上制造噪音。

  这变故太快,以至于江国公才堪堪反应过来:“快!快按下她,别叫她寻死。”

  “还有这位刘管事,江大人不一并看管好了?”秦绍慢吞吞道,让刘利才一怔。

  他下意识还想再号上几句,却见秦绍朝他轻蔑一笑。

  “这点伎俩,竟也敢使出来,真当我秦绍泥捏得不成。”

  江国公更懵了:“世子的意思是?”

  “这盆水这么脏?江大人也想让我认下不成?”秦绍一眼看过来,江国公顿时脸色难看。

  “世子,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本官也难办呐。”

  “你难办?那我让你好办一些。”秦绍微微一笑,指着下首两人:“命都留住了,否则这盆水就是你江国公要泼给我了。”

  江国公倒吸一口凉气,正要说话,就见秦绍急急咳了三声,向后栽倒,竟晕在了座椅之上。

  “世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