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重誓

不二朝 平舒道 2212 2019.01.19 20:00

  秦韶回到房中,才觉一身冷汗褪去,身上黏腻得难受。

  “去打水来,我要沐浴。”她吩咐。

  这一次,她破天荒地没有让陈氏进来服侍,而是自己把自己浸在木桶中,憋到满脸通红才钻水面大口喘气。

  “嘭嘭嘭!”秦韶用力砸了水面三下,水花飞溅,整个浴室濛濛一片,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也看不出是水还是什么。

  “废物!你真是个废物!”她红着眼,懊恼骂道。

  见到容宿,就跟小鸡仔似得连话都说不顺,不是废物是什么?

  秦韶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经历一番生死后,对容宿的畏惧还是如影随形,倒好像深深写入骨髓里一样!

  即便重新活了一回,她一时间也摆脱不了过去的梦魇,能有今天的表现,已属不易。

  但秦韶不满足啊。

  她重活一回,难道就是为了再怕容宿十一年吗?!

  “该死的狗贼,我饶不了你!”秦韶在濛濛水汽间,红着眼诅咒发誓。

  门外,奶娘陈氏从回廊那头远远走来。

  她身后跟着一个芙蓉春衫,头戴珍珠钗的少女,看这打扮虽不似丫鬟,但却捧着一盘衣物紧跟在陈氏身后。

  “爷您好了吗?奶娘进去伺候您更衣?”陈氏在门前问道。

  里面传来秦韶一声嗯。

  陈氏回身接过少女手中的衣物,女孩顿了一下,开口:“娘,我进去帮您伺候爷吧。”

  “胡闹,男女授受不亲,你岂能进去。”陈氏呵斥。

  “我是担心爷今天心情不好,您一个人忙不过……”

  陈氏已经从她手中拿走衣服,推门进去,不多时便听里面传外裳的声音。

  三个小丫鬟分别端着衣裳头冠和乌云靴从她身旁路过,屈膝唤了声:“舒涵姑娘好,”便进了门。

  舒涵脸色微微发白,但很快又恢复红润,微笑得当。

  爷出来了。

  秦韶身穿朱红锦袍,头顶白玉冠,足踏金边黑缎靴,真真是俊赛潘安,让舒涵一眼望去便双颊酡红。

  “舒涵?你怎么等在这儿?”秦韶问。

  没等舒涵开口,陈氏便道:“爷您抬举,这丫头也不能忘了身份不是。”

  舒涵低声应是,朝秦韶屈膝行礼。

  “不必计较这些,”秦韶摆摆手,又道:“对了,父王送我一只奶猫,我唤它瑞雪,你若喜欢可以来找它玩。”

  舒涵一脸欣喜:“多谢世子爷。”

  秦韶大步出了院子,舒涵低着头紧随其后。

  陈氏却挡了她一下,对同样试图跟随的燕妙说了句:“你们都回去吧,我跟着世子爷就行。”

  丫鬟们微怔。

  这么晚了,爷不就寝,难道还要去哪儿不成?

  秦韶亲自接过小厮手里的提灯,在奶娘陪同下来到王府西边一处僻静小院。

  院门前两盏写着奠字的白灯笼随风轻摇,影影绰绰映出檀香居三个字。

  “爷,这么晚了,大夫人和骋爷应该已经就寝,咱们还是明儿个再来吧?”陈氏试图阻拦。

  秦韶固执摇头,示意她叩门,陈氏只得上前。

  小丫鬟揉着眼睛拉开木门,待看见朱袍玉冠的秦韶顿时惊醒:“见、见过世子爷,奴婢……这就进去禀报!”

  秦韶在门前等候。

  不多时,便有数个小丫鬟出来大开院门迎秦韶进去。

  顾氏一身素白站在堂屋门前,朝秦韶颔首:“二弟深夜造访,可是有何要事?”

  “见过嫂嫂,”秦韶回礼,略扫了院内众婢一眼:“可否请嫂嫂移步?”

  “这……”顾氏略带迟疑。

  她亡夫丧期未满,稚子不过半岁,若深夜密会小叔,恐于礼不合。

  “嫂嫂莫怪,我只是想给大哥敬一炷香。”

  顾氏眼眶一红,颔首让开,一边命人去取香火。

  秦韶进了正堂,秦绥的灵位就摆在中央。

  大秦极重嫡庶,所以秦绥虽是裕王长子,甚至是唯一的儿子但因为庶出的身份,王府只能为他挂七日的白,此后灵位便要摆在他生前的院子里,由未亡人守孝。

  所以时隔一年多的今日,整个王府唯有檀香居还挂着素。

  秦韶行大礼,叩首敬香。

  她对秦绥的记忆不算多,只记得大哥因嫡庶身份待她极是恭敬,又为人温和,王府中无不说大爷宽厚。

  “我秦韶对大哥灵位起誓,今生今世必护骋儿周全,如有违背天打雷劈!”她骤然竖指立誓,字字铿锵。

  顾氏顿时落泪,腿一弯便跪了下去。

  “得小叔此言,妾身的心算是落地了,这厢替骋儿,叩谢您的大恩大德。”顾氏拜首。

  自秦绥去后,她日夜都在担忧自己孤儿寡母今后日子难熬。

  如今裕王尚在倒还好些,若哪天裕王不在了,秦韶便是这裕王府的主人。

  到那时,若秦韶有良心,或许能还能供她母子二人衣食无忧,若没良心,她一弱质女流真不知要如何是好。

  “嫂嫂快些请起,”碍于身份,秦韶没有亲自去扶,而是身边的陈氏上前扶顾氏起身。

  “骋儿既唤我一声小叔,这便是我应该做的,只盼嫂嫂来日能不疑我此后言行,莫令裕王府骨肉生隙。”秦韶道。

  顾氏微怔,不解秦韶话中深意,只呐呐点头应道:“岂敢,岂敢。”

  秦韶微微叹息。

  此刻不敢,若得知她阻止骋儿入长安参与储君之选时,敢否?

  今日她刚一开口提及不让骋儿进长安,父王便已翻脸,来日顾氏得知,又能否给她好脸色?

  顾氏尚不知她是女儿身,是否会认为,她是自己想当皇帝,才不让骋儿入长安参与夺储之争的?

  秦韶心有忧虑,探望了一眼熟睡的秦骋便道告辞。

  一步跨出门槛,秦韶忽又回头,盯住了顾氏院子里站第一位的那个小丫鬟。

  她目不转睛的样子叫顾氏心里咯噔一声。

  顾氏自己要为亡夫守孝三年,但秦韶系裕王嫡子身份贵不可言,当然不需为亡兄守什么孝。

  再看那小丫鬟,发现世子爷朝她走来,脸红心跳,低头攥手绢的掌心全是汗珠儿。

  秦韶向她伸手,小丫头双目紧闭,只觉得人生辉煌一瞬就要降临,却忽感颈上一痛,原来是领口间半遮半掩的那颗珍珠挂坠被秦韶一把扯掉。

  小丫头慌乱地看向顾氏,噗通跪倒:“奴婢,奴婢……”

  秦韶将珍珠挂坠捏在二指中间,对着月光端详:“成色上佳的东珠,价值百两,便是嫂嫂你,从前也未曾用过这么好的珠子吧?”

  顾氏脸色一沉:“喜儿,你这珠子哪儿来的?”

  “是……是奴婢娘亲从前留下的陪嫁。”

  “你娘亲,是从燕京容家嫁到渝州城的吗?”秦韶忽然变脸,一脚踹翻喜儿:“还不给我从实招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