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密辛

不二朝 平舒道 2154 2019.01.22 20:00

  次日清晨,世子秦绍病得说胡话的消息就一阵风似得传到了容宿所住的别院。

  周斌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到底是世子当真病重,还是他高明到料敌于先,早就看穿了我们的打算,这才装病?”

  如果是后者,那真是太可怕了。

  容宿摸着下巴若有所思,“渝州城那些给秦绍看过病的大夫,都查问过了吗?”

  周斌点头:“查问过了,都说世子脉象孱弱,似女子般柔弱无力,实乃胎里不足之症,只能将养没有根治的法子。”

  “胎里不足?”容宿蹙眉。

  裕王是皇帝唯一的亲弟弟,兄弟二人感情甚笃,可以说是深得陛下信任,裕王妃谢氏与之又是患难相识,据说夫妻感情极深,除了当年酒醉有了不知生母是谁的庶子秦绥外,裕王一生都未有一位妾侍。

  如此佳偶,成亲十年方得一子,正该是得天独厚的时候,怎么会胎里不足?

  “据说谢氏当年为求嫡子日夜服药本就伤了身子,生子时又已年过三旬,故此生产当日便不幸殒命,小世子也跟着落下胎里不足的毛病。”

  周斌说完又神神秘秘地指了指上面:“这里面似乎也有咱们那位陛下的施压。”

  “哦?”容宿挑眉。

  “因当时陛下的昭煦太子新丧,嫡系无子,急需裕王府添丁,裕王妃这才压力过大而难产,所以裕王当初才会愤而离开长安,十几年来镇守西南边陲不肯回去。”周斌道。

  “竟还有如此密辛,”容宿好笑道:“这裕王英雄一世,想不到还是个情种。”

  周斌神色不屑。

  因为一个女人耽误国之大事,是为不智,令皇室血脉单薄,是为不忠,一脉香火近绝,是为不孝,如此行为他可不敢苟同。

  “四爷还是想想咱们的计划吧。”

  容宿捏着手腕上的琥珀串珠转了转,漫不经心道:“我倒要去见识见识,秦绍得的是什么怪病,说得,又是什么胡话。”

  他起身,周斌紧随其后。

  ……

  裕王书房,昨夜淅淅沥沥落下的小雨已经见干,只剩窗前的芭蕉新叶上还挂着些许水珠。

  滴吧一声,水珠落下,裕王的视线从手中信函转到窗前,只见玉成先生一身灰白素袍从窗前小道路过。

  裕王将信函塞入袖中,亲自迎至门前:“打扰先生朝作,还请先生恕罪。”

  “王爷客气了,”玉成先生并未托大,入座后便道:“如老夫所料不错,王爷是想问世子的病,及‘病因’为何。”

  “先生所言甚是。”裕王急道。

  秦韶昨日装了一夜的病,闹着把渝州城的大夫都请了来,又说不清是哪里不妥,让众人抓瞎,连他这个做父亲的也被她绕迷糊了。

  玉成先生笑了笑:“恕老夫直言,您与世子父子情深,何故不去问世子,反倒来问老夫这个外人?”

  裕王神情顿时有些尴尬:“让先生见笑了。”

  他这个做父亲的,岂能拉下脸去请教儿子?更何况秦韶口口声声地不许骋儿去长安,实是惹恼了他。

  玉成先生摸摸胡子,道:“依老夫所见,世子接连所为均是大智慧之举。先有白磷箭照妖,后作贪玩畏惧之态惑敌,又能立誓安内,称病扰外,实非常人心智所能为。如无大经历者,便是有大才能者,方可如此。”

  裕王脸色却未见轻松:“这孩子从前……”

  玉成先生也是府中旧人,知道世子秦绍一直都只是个普通少年,学问一般功夫一般,如今突然有这等心计,自然令裕王这个做父亲的感到惶恐。

  “王爷休燥,少年人忽然开窍也是常事,况世子有惊世之能,乃王爷之幸,天下之幸。”玉成拱手祝贺,并不认为秦绍如此聪敏是件坏事。

  尤其是在眼下这等时局中。

  秦绍作为大秦唯一的嫡系子孙,如无意外便是那储君的不二人选,若无大智慧大才能者登上皇位,才是天下之祸。

  裕王捏了捏袖子里的信纸,闭目长叹。

  若真是裕王府世子有惊世之能,他岂会发愁!

  “本王还是去沉香堂看看。”

  ……

  沉香堂。

  秦韶正窝在房里逗猫,瑞雪已经和她混熟,不但不再攻击她,还很喜欢抱着她的手指舔。

  对外则说是世子昏睡过去,不许外人打扰。

  她心里盘算,父王最迟明日,一定会来看她,到时她便将那场噩梦和盘托出,让父王与她联手,共同对抗逆贼。

  这是她目前能想到的,最稳妥的法子。

  不过裕王来得显然比她预料中的早,几句关怀后裕王便切入正题:“自那日通玄镜丢失,我儿好似长大了许多。”

  秦韶神色微怔,父王远比她想象中的聪明敏锐。

  “古人云,照镜能见古今,通玄镜也是镜,孩儿从中顿悟古今之博大艰难,所以……”秦韶深吸一口气,正要告诉裕王,她预见到了未来十一年内的变化——

  “咚咚!”门外小厮急匆匆叩门:“启禀王爷,世子,容王四子求见!”

  裕王蹙眉:“引他去大堂侯着便是。”

  “王爷,容宿这次求见的是……是咱们世子爷!”

  秦韶立刻变色:“本世子昏睡不醒,如何求见,让他赶紧回去吧!”

  她还不放心,拉开一角房门鬼鬼祟祟地嘱咐:“调靖卫来守住院子里外,可不能让那贼子闯进来!”

  侍卫看了裕王一眼,裕王点点头。

  秦韶听到里里外外的兵甲声,终于松了口气。

  容宿贼子向来胆大心细,前世侄儿刚死,消息还没传回裕王府他便快马赶来渝州强闯裕王府,将她掳走,打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更是自此抢夺先机,一步步把她吃得死死的。

  这次不让他如愿见到自己,鬼知道还要生出什么事来。

  秦韶心有余悸地长出口气,才注意到裕王忽霁的神情,“父王,您笑什么?”

  “我儿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却独独对那名不见经传的容宿畏之如虎,岂非好笑?”

  “那是父王您不知道,他——”

  “父王知道,”裕王打断她,“你装病就是为了不去长安。”

  秦韶点头。

  “这就好,你的身份委实不便去长安参与那些纷争。”

  秦韶脸色微变,不受控地站了起来:“所以父王还是想把骋儿送去长安?”

  她做了这么多,竟一点儿用都没有吗?

  裕王见她变脸也站起来:“你既说已明鉴古今,就该知道,大秦嫡系血脉,不能断送在我的手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