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高明

不二朝 平舒道 2148 2019.02.01 22:10

  旭日初升,晨光洒落,一行野鸟振翅而起。

  驿站在这清冷的晨曦中格外肃穆,院中和墙壁上还溅这干涸的血迹,二十几具尸体摆成一行。

  这当中有七名黑衣人,其余的便都是随行的护卫,还有几个驿站的人也死于非命,这当中便有驿丞一个。

  脖子上一刀毙命还倒在草垛里被火烧了半截身子,让人无法判断是畏罪自杀,还是混乱中为刺客所杀,总之这件事是无从查起。

  方昭然脸色不善,善后至天明,却也不提何时动身。

  “报!”派出去的斥候冲到他身前跪倒:“统领所料不错,昨夜果然有人在驿站外不远处扎营,小的看到他们所骑的马匹都带有黑铁头箍,正是……”

  斥候不敢说出口,但众人心知肚明。

  马匹带黑铁头箍,不正是容王府兵的标志吗!

  看来昨夜行刺的果然是容王府的人,当时就有人拔出刀来。

  “干什么!”方昭然呵止他们,“即便真是他们,你们也没有证据,难道就凭这七具自杀身亡的尸体,就能定容王的罪?”

  简直异想天开!

  众人停步,领头的黑脸大胡子队长老钱忍不住回嘴:“难道就这么忍了吗!”

  方昭然冷着脸瞪他,有人将老钱拉了回来。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方昭然负手踱步,年纪轻轻却像个老头子一样眉头紧锁。

  可军营里都是大老粗,动脑子的活儿,还真难为他们。

  方昭然揉了揉眉心,此刻倒是有些羡慕容宿这样的世家公子哥,不论得宠与否,身边总能笼络到几位能用得上的文士先生为之出谋划策,而他……

  顶着这区区六品的统领一职,既无族亲又无助力,岂有能人肯甘心效命,为他谋划。

  方昭然磨牙,一个人,他也一样从乡下任人欺凌的罪奴后代步步走到今天。

  “我明白了!一夜敌袭,容宿怎么可能连个人都没派过来,”方昭然道。

  “他们派了杀手,还敢派人来?”老钱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身边有人拉了他一把:“统领的意思是,人不是容家派来的,不然还能让咱们发现?”

  方昭然点点头。

  没错,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容宿压根就不在营中,而能主事的周斌也被裕王牵制在渝州城中,帐中无人做主,这才悄无声息!

  “糟了!”方昭然翻身跃上马背:“你等留守,老钱,速带三十人随我来!”

  方昭然快马加鞭赶往东北方赶去,不到一个时辰便在渝州城的官道上撞见同样身着长安禁军铠甲的斥候。

  “统领!”斥候扑下马便跪倒在地。

  方昭然耳中嗡地一声,狠狠拍了自己额头一掌:“到底是小觑了他!”

  那斥候将一切说个清楚。

  就在当时他们几人快要护送世子车驾出城时,队长突然说统领为防万一,还准备了一辆一模一样的马车侯在院中,让他们护送世子从南门出城,而队长则亲自驾驶那辆假马车从西门出城。

  众人不疑有他,哪知出了城与三百靖卫汇合,才发现车上空无一人!

  “不可能!老铁不会背叛我们!”老钱队长第一个不信。

  斥候眼中冒泪:“我们后来合计一下,才隐约觉得队长可能根本不是队长,只不过当时夜黑蒙面,那人身形又和队长一模一样,我们才会中了圈套!”

  “好,好他个容宿!”方昭然气急反笑。

  不但发现柴孝子早就与他达成协议,还对他身边几个心腹了如指掌,连顶替的人都备好了。

  这恐怕不是一日之功,而是容宿早就准备好了的!

  方昭然摸了摸后脖颈,倒竖的寒毛才老实下去。

  “既然三百靖卫已经知道世子丢失,这事想来也瞒不住王爷,”方昭然双腿一夹,快鞭催马赶往渝州城。

  他需得尽快拿出对策,否则裕王世子落在容家手里,不论是对陛下还是对他,都是后患无穷!

  可当次方昭然提心吊胆地赶到裕王府时,却发现裕王根本没有半点急色。

  “王爷恕罪,是下官轻敌。”方昭然单膝跪倒,抱拳请罪。

  裕王长叹一口:“本王都知道,统领先起来吧。”

  “下官不敢!”方昭然倔强不肯起身,这个篓子太大了,他只能道:“恳请王爷即刻动身,随下官入长安平定大局!”

  只要裕王这位亲祖父出现在长安,什么妖魔鬼怪,都无计可施。

  便是容王,也不能叫人家祖孙分离。

  裕王摆手:“不成,近日西南各部异动频繁,大吐司嫁女和族中实力最强的部族联姻,此刻我是断不能离开的。”

  方昭然恨恨捶地:“难道连天都助他!”

  裕王摇头:“我倒瞧着不像。”

  方昭然抬头看他。

  裕王道:“据说容宿手里有一支商队,做的就是西域珠宝买卖的生意,大吐司之女议亲那段时间,正是这商队途径之时,方统领觉得这世上有这么巧的事吗?”

  方昭然倒吸一口凉气,但脸色却在瞬间转换:“王爷如此清明,难道已有对策?”

  “本王……”裕王抬手又落下,只道:“进来吧。”

  只见褚成抱着秦骋从后堂出来,笨拙地摇着拨浪鼓,试图吸引小爷的注意,可小祖宗显然对他胡子的兴趣比拨浪鼓大得多,一把薅下去,便欢天喜地的往嘴里塞。

  “这……”方昭然麻利地站起身迎上去,一时手都不知该放在何处:“这是骋爷?”

  裕王虽然当着他的面说要立秦骋为世子,但终究陛下的旨意还没颁下,方昭然身为皇帝身边近臣,自然不敢随便改口。

  见裕王点头,方昭然提着的那口气顿时松下,旋即大概猜出几分。恐怕是裕王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这才将秦骋扣下,送了个假的出去,反摆了容宿一道。

  “王爷高明!”他当然不吝赞扬。

  可裕王的表情却是苦笑,径直背过身去。

  方昭然人精似得,顿时看向同样脸色难看的褚成:“这当中难道还有什么曲折不成?”

  褚成看了裕王背影一眼,替他开口:“是绍爷将骋爷换下,还……还连夜出府奔那容宿去了!”

  方昭然脑中嗡地一声,这句话信息量巨大的连他都一时处理不过来。

  裕王世子秦绍,竟然凭一己之力将他、裕王乃至容宿三方玩得团团转?

  不但在这局中局,计中计间游刃有余,最后还奔了容宿,往长安夺储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