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狂徒

不二朝 平舒道 2164 2019.02.14 23:45

  舒涵脑子里千百转。

  她一直很聪明,此刻甚至想到了是有人想嫁祸她,借机找秦绍的麻烦上了,可转念便苦笑一声。

  嫁祸她?

  她也太瞧得上自己了。

  尽管她是奶娘陈氏的孩子,和秦绍也算是青梅竹马,但如今母亲防贼一样放着她,既不让她与秦绍独处,也不给她什么权力,比那燕妙都不如,就连绢花都是和寻常丫头一样的规制,哪里看得出半分厚待。

  如此,陷害她又有什么意思?

  舒涵壮着胆子翻了翻锦囊,取出一截字条:

  我容四从不欠女人的。

  是他。

  舒涵恍然明白,这竟是容宿送给她的赔罪!

  可朝熙别苑有层层把守,他是怎么把东西送进来的?还送到她枕头边上!

  舒涵腾地站起来,抓着钗就往秦绍房里走。

  她必须告诉爷,这别苑里有内贼!

  舒涵才走几步,就看见容宿跟前的大业从门小跑着过来,跟她擦肩而过的同时迅速道一句:“爷在外头等你。”

  女孩眼睛瞪得溜圆,扭头去看,大业已经跑开了。

  舒涵攥着钗,只听房内传来燕妙的笑声,陈氏却不肯让她进屋伺候,就连爷,也不曾主动找过她。

  鬼使神差地,舒涵走出了朝熙别苑。

  “你不必担心,我对世子一向没有恶意。”容宿在朝熙别苑通往主路的拐角廊下坐着,笑嘻嘻道。

  舒涵抿着嘴,伸手把装着点翠钗的锦囊递过去。

  容宿饶有兴趣地坐直,手撑着座椅道:“你若不要,就扔湖里去,我容宿送女人的东西岂有往回要的道理。”

  “你!”舒涵脸色涨红,也不知是气还是羞。

  “我知道你们朝熙别苑防贼似得防着容家人,你们那小世子尤其是在防我,所以你打算去警告她,院子里有我的人。”容宿向后倚去,神色自若:“你有没有想过,我这次能安排,下一次一样能安排,防是防不住的。”

  “你这狂徒好大胆,可敢把这话对我家世子再说一遍?”舒涵梗着脖子质问,活像只发脾气的小兔子。

  容宿哈哈大笑:“你这女人,可真有意思。”

  舒涵目光微微闪烁,却瞬间清明:“我对世子忠心不二,你休想用一只钗就收买我。”

  说完,舒涵便将钗丢在地上。

  “啧啧,可惜了。”容宿满不在意,起身走向舒涵,一脚正踩在锦囊之上,舒涵几乎听到那钗上流苏碎裂的声音。

  “你们疑我,我却不觉委屈,可知道为何?”容宿问。

  舒涵错愕地盯着他。

  “自古唯有忠义死,岂因见疑背主君。”容宿声音不大,但足叫舒涵听清,只吓得她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

  容宿可真敢说!

  天子健在,大秦上下谁敢称主。

  不过是立储之事迫在眉睫,已有人投机钻营,要做那潜邸从龙的功臣。

  方昭然算一个。

  容宿算一个。

  都是要押秦绍这个宝,做第一肱骨。

  不过容宿的野心显然要更大一些,他不止想做功臣,他还想做权臣,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

  这些,他自然不会同舒涵说。

  “你要说便去说吧,我自不会用这条线做什么不利世子的事,便是被查出来,也不妨事。”容宿负手而走。

  舒涵咬着下唇,扭头跑回房中,令她惊讶的是床头又放了只一模一样的锦囊,连钗都是一样的。

  容宿是算准了她不会收,便又准备了一只!

  舒涵攥着钗,久久不能动弹。

  ……

  五月的春雨催开了第一批花树,秦绍躲在屋子里逗猫读书练剑,闲听雨打芭蕉,窗前抚琴吹箫,乐得自在。

  “爷,威远侯家孙子满月,想请您过去宴饮,您……”燕妙一本正经地呈上帖子。

  “不去。”秦绍眼皮都没从书上挪开便开口拒了,膝头的瑞雪胡子抖了抖,继续闷头大睡。

  “这已经是您拒的第二十四个帖子了,我听院子外面的人说,已经有人觉得您是不把这些长安贵族放在眼里呢。”燕妙忧心忡忡。

  自从秦绍面君回来,就称病推脱一切宴请。

  可燕妙担心秦绍会因此树敌,而且听说那容腾正不遗余力地在外面宣扬世子装病的事。

  今儿说听见世子抚琴,明儿说听到世子练武,总之不拆秦绍台他是不开心。

  可秦绍是既不管也不改,该弹琴弹琴,该练武练武,有时还特意在容腾“拜会”的时候在后堂弹琴又称病不肯见人,把容腾气得半死不说,还落了话柄在外。

  “他们真这么说?”秦绍放下书,伸手去挠瑞雪的下巴:“那倒是好了。”

  “好?”燕妙哀叫一声,好在哪儿啊!

  她们入长安已半月有余,可秦绍却一个朝臣也没见过,世家贵公子们的宴饮、赛马、游猎更是一桩都没参加过。

  在长安,几乎就只认识容宿这么几个贵公子。

  这是瑞王世子因病耽搁还没赶到,若是到了,这立储的事提上日程,不得有人替秦绍在朝堂上争一争吗?

  难道是因为瑞王世子断指,德王之子庶出,所以爷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了?

  “爷,您一贯要我们多思多想,小心谨慎,可您现在……”

  大事未成,却骄矜起来,哪里是谨慎的模样?

  “我这正是谨慎,你也得告诫所有朝熙别苑的人,断不许跟长安的贵族子弟有任何交集,更不许骄矜行事。”秦绍肃容。

  她深知皇帝性情多疑,若是她现在忙着结交权贵,才是立储之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更何况如今的秦绍没有任何官职在身,确实也不便出门行走。

  大秦虽有荫官祖制的,秦绍这样的嫡系贵族,稍加使力便能弄个五品将军的虚衔傍身,但她这次来朝目的特殊,以至于不论是朝臣还是皇帝一时都不知该给她个什么官衔职位当,只能这么拖着。

  尤其秦绍谁也不见,倒像闭门念佛一般,让人摸不清脾性,更不好为她请封。

  只要她约束好手底下的人,老老实实等到瑞王世子抵达长安,应该就能和前世的侄儿一样,顺利做上储君的位置。

  到那时,秦绍眼一眯靠进太师椅里和怀中瑞雪一模一样地慵懒,可就是天高任鸟飞了。

  秦绍算盘打得好,却忘了今次来长安的是她这个不用做什么变已经名躁长安城的嫡世子。

  风波,自然不会如前世一样,放过她。

  “爷!前院负责采买的刘管事被官差抓走了!”燕妙进门急急道:“是冲进王府抓走的!”

  秦绍腾地坐起来,好一个狂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