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木秀

不二朝 平舒道 2172 2019.02.26 20:00

  “我予他说,指使你的人心狠手辣,割了你的舌头,还把你丢出来顶罪,你就不恨他吗?”秦绍说。

  这是正常人都有的思维逻辑,李兆信皱眉听着,也没觉得哪里不妥。

  “可那断腿的家伙却忠心得很,竟然朝我吐口水。”秦绍掸了掸袍子,即便她避得开,心里也难揭过这一页。

  断腿的小子不过二十多岁皮肤黝黑,一看就是常年在外做长工的,那条腿估计也是这么断的,可冤有头债有主,他凭什么把气撒在她身上?

  “我一气之下,命人将他另一条腿也打断了。”秦绍吃了一口酒,脸上微有些泛红,声还是那么平静。

  可这句话却如一股冷风,从李兆信脊背蹿上。

  世子看似文弱娇贵,可那心竟比战场上铁血杀伐的将士还狠辣果决,知道此人不会招供,便干脆拿来出气,倒也算得上是率性之人。

  “此事如此了结,倒也不算委屈世子。”李兆信说。

  虽然真相并未大白,但贵族之间的争斗本就如此,少有真能伤筋动骨的事发生,如今这断腿之人落网虽令人恶心,但总好过秦绍一身污名得强。

  至少不会对储君之位再有影响,秦绍这已经算是技高一筹了。

  李兆信似是松了口气。

  “可我不想就这么算了。”秦绍仰头饮尽杯中酒,指着李兆信墙上那副渔翁垂钓图道:“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可奈何?”

  李兆信打了个激灵:“世子,多虑了。”

  多虑?绝不是多虑。

  前世她唯唯诺诺,沦为鱼肉,今生重活一次,谁也别想让她吃这个哑巴亏。

  容王也不行。

  秦绍摔了酒盏,直奔大理寺而去。

  她要审问孙氏,这个案子里,绝对还有隐情,孙氏肯定还有话没交代。

  秦绍这次赴约,也是为了避开容王府耳目,悄悄走这趟大理寺。

  容宿随后就得了消息。

  “世子在怀疑容家,”容宿一子落地,望向对面。

  那是一位年不过四十的俊秀和尚,头顶光亮足有九个戒疤,身披袈裟规格不低,正是大佛寺的得道高僧,慧宁禅师。

  “你不也在怀疑?”慧宁笑得像庙里的弥勒佛一样憨直,说出的话却颇有深意。

  容宿挑眉睨他,把棋子一丢,不下了。

  慧宁起身行了个佛礼:“那贫僧就先告辞了。”

  “这是你的地方,你往哪儿走?”容宿啧一声:“慧宁大师不会连自己的禅房都忘了吧。”

  “是容四爷忘了自己的禅房在哪儿。”慧宁站在那儿,像一尊指路的佛。

  容宿沉默片刻,又抓起棋子:“接着下。”

  慧宁宠溺地笑笑,配合着坐回去,却没有拿子。

  容宿盯着棋局半晌,哗啦一声又拨乱了棋局:“秦绍就是太聪明了,一点儿亏也不肯吃!”

  更何况事情若这么了了,秦绍根本没吃上亏,还白白得了一串威名。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四爷是聪明人,当断则断呐。”慧宁笑吟吟地提醒,让容宿眼中寒光一闪。

  “走了。”容宿起身,快马回城。

  再说秦绍,她提了孙氏出来审,只问一个问题:“李大福一家,你可知道。”

  孙氏一听这个名字,吓得亡魂皆冒:“不,不知道……”

  秦绍冷笑:“我着人调取了你家的户籍,李大福,是你丈夫的哥哥,你敢说你不知道?”

  孙氏疯狂摇头。

  秦绍站起来:“李大福十年前病故,留下一双儿女,哥哥佳成妹妹佳喜,他们现在何处?”

  孙氏更不敢回话。

  “我来告诉你,前些日子你还见过你那侄儿呢。”

  秦绍冷笑,这关系根本不用查户籍就知道,必是孙氏夫妇心存歹毒,卖了李家兄妹,致使妹妹死亡哥哥断腿,而那个哥哥搭上容王这条线回来复仇。

  “是那个小崽子?不,不可能,”孙氏一双眼瞪得极大:“他们都死在南边了吗,都死了啊!”

  “很好,看来我猜得没错。”

  秦绍站起身,对江大人道:“劳烦大人将孙氏送去容王府,我自有办法让那李佳成开口。”

  江公爷一愣:“这……这不合规矩啊。”

  “江大人,事关容王与本世子清白,您不会是想就这么草草断案了吧?”秦绍笑眯眯反问。

  江公爷好像被看穿了心思。

  他那妹夫容闳已经托人递了消息,希望这件事能尽快了结,还容家一个平静。

  “看来江大人是真打算将李佳成当做罪魁祸首了事,可是听说那瑞王世子不日便要抵达长安,想尽快平定此事?”秦绍话里有话,让江公爷额上冒汗。

  但他也不是泥捏的,堂堂陛下唯一嫡出公主的女婿,又是世袭的国公爷,他岂会甘于被人威胁。

  “绍世子此言何意?”

  秦绍拉起他的袖子,低声道:“明人不说暗话,堂姐夫应该知道今时名声于我有多重要,若能相助,绍感激不尽。”

  软硬兼施。

  江大人已经心动。

  秦绍几乎是内定的储君,他若能得秦绍一诺,岂不美哉。

  “世子也是为了办案,当然使得。”江大人松口,秦绍勾起笑容。

  容家这次,要出血了。

  “使不得!”一道洪亮的男声从门前传来,江大人回头去看,而秦绍则不用回头也知道来者何人。

  容宿大步进来,朝江公爷点点头便拉起秦绍袖子:“府中有要事请世子商议,容宿特来接世子回去。”

  “放手!”秦绍怒目而视。

  容宿却半点没有撒手的意思,反而沉了声:“世子,不要胡闹。”

  秦绍恨得牙痒。

  江公爷是大大称奇,秦绍世子果然对容宿另眼相看,竟没有恼,甚至还十分隐忍。

  “容宿,你阻我办案该当何罪!”秦绍质问,江公爷都屏吸凝神极力缩小存在感,威压之下的容宿却置若罔闻:“世子别忘了,你如今无官无职,如何办案?”

  江公爷霍地抬头。

  容宿可真是给他提了大醒了。

  秦绍是何官职?

  满长安都知道,他是未来的太子,所以都对他礼让三分,包括容王府也是如此。

  但这未来二字就是变数。

  若今时他叫秦绍提了人走,可就太刻意了。

  “你!”秦绍一听便知,这次是忽悠不了江大人,顿时恨得牙痒。

  容宿狗贼,可恶至极!

  秦绍拂袖而去。

  她当然知道自己无官无职不能查案,说不定传到皇帝耳中,她苦心经营的不结党、不弄权的人设也要受到影响,但这些跟披露容家比起来,根本无伤大雅。

  容宿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护着容家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