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哑巴

不二朝 平舒道 2161 2019.02.10 23:14

  “不只是要让容王府的人安心,容王还打算借此将人都过到明路上,化暗为明,自此以后不论这些人出什么毛病,我手底下挑人的你们都要担着一半的责任。”

  燕妙等人顿时严肃起来。

  好深的算计!

  今次以后,容王府可以说是里外都好做人,却叫他们来背这黑锅。

  秦绍站起来走到褚英面前道:“你们都是我在容王府的左右手,若是连这点东西都看不明白,以后,也别想办好差事。”

  褚英浑身一凛,第一个跪下:“属下知罪。”

  秦绍转而去看燕妙。

  燕妙也跪倒在地:“都是奴婢没用,以后一定再多想一点!”

  秦绍叹了口气。

  她知道,燕妙其实尽力了,但这些事还需要经历。

  就像前世的她,不经历容宿手中委曲求全那十年,如何能有今天的心思缜密,火眼金睛?

  如此想来倒不知该恨他,还是该谢他。

  秦绍挥手让她们起身:“不懂之处可以多问问舒涵,我叫她过来,并非没有原因。”

  舒涵眼中闪起光泽,有爷今天这句话,就是她娘亲陈氏也休想再质疑她为来时扯的谎。

  “是,”丫鬟和侍卫都乖巧应道,唯有陈氏心事满满。

  直到秦绍入夜叫了热水沐浴,由她近前服侍更衣时,陈氏才似拿定主意,在服侍秦绍穿好衣衫后,她便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爷,我伺候您这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求您看在这些年的份儿上,万万答应我一个请求。”

  “奶娘快些起来,您有什么事直说就行,我岂有不应的道理。”秦绍道。

  陈氏近身伺候这么多年,又为她保守秘密,情义岂非寻常人可比。

  “爷不答应,奴婢不敢起身。”陈氏泪眼婆娑,已经用上了奴婢的自称,可见是低到尘埃里去。

  秦绍隐隐觉得几分棘手,松开搀扶的手,问道:“是舒涵的事?”

  “爷明白?”陈氏仰头看向她,眼里晶光盈盈。

  “我,不是很明白,”秦绍扭过身,坐到一旁的圆圈椅上,将领口整平:“舒涵跟着我,您又不愿,还要为她指派夫家?”

  “那丫头都对您说了?!”陈氏扭着身子朝秦绍跪坐,叹口气说:“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总要用些法子止了她的痴心妄想才是。”

  秦绍眉头上挑:“奶娘的意思是,舒涵她……”喜欢她?

  陈氏点头。

  秦绍顿了片刻:“荒唐。”

  “确实荒唐,可爷您的身份摆在那儿又待燕妙姑娘亲近,却又对舒涵另一番好,这一来二去我那糊涂丫头便生了不该有的念头,这才……”

  秦绍站起来止住奶娘的话:“我说的不是这个荒唐。”

  而是前世。

  前世奶娘明明告诉她舒涵已心有所属,还跟着那个人远走高飞,只遗憾不能时时见面,但现在看来,舒涵根本没有这么个人,反而对秦绍这个世子爷动了不小的心思。

  秦绍便是反应再慢,也能回忆起舒涵的种种异常皆起于两个字:爱慕。

  舒涵的性子又一贯较真,一朵花今夜绣不完最后一针必定不肯合眼,她心有所属的人岂会一变再变?

  所以,前世舒涵心有所属的人原来竟是她自己!

  那奶娘说舒涵外放嫁人,只怕也是来了长安后担心舒涵再对秦绍有什么非分之想,所以做的不得已之举。

  简直是荒唐!

  秦绍既觉头疼,又觉心疼。

  头疼是舒涵这份感情不好处理,心疼是觉得奶娘处理手段过于激烈,既伤舒涵的心也毁了舒涵一生,让她一辈子都不肯再与奶娘这个生母联系。

  “您先起来,”她搀起陈氏,安抚道:“您的意思我明白了,但用您的法子只怕不成。”

  “那您有什么主意吗?我就只能想出——”

  “奶娘不必着急,此事我记在心上,必会想法子让舒涵妹妹断了这个念想。”秦绍许诺。

  她不是没想过要一辈子做男人。

  前世的她,甚至还在容宿的策划下娶了一妻二妾,妻子林氏更是从太子妃摇身一变成了大秦名正言顺的皇后,母仪天下。

  所以今生她不是没想过要娶妻纳妾,甚至燕妙日后若是愿意,她也可以给燕妙一个名分,甚至允许更多的女人做她的女人。

  但这一次,是奶娘这个做母亲的不同意。

  想来也是,哪个母亲愿意看到女儿一辈子独守空房?

  秦绍当然明白奶娘身为知情人的痛苦,也不愿让舒涵跟着她担惊受怕,便想着成全奶娘的心思,却全不知这个决定会将舒涵逼到什么地界。

  次日一早,宫里来了旨意,召裕王世子秦绍觐见。

  按说秦绍已入长安三日,早该拜见陛下了,但听礼部的人说陛下打算等瑞王世子赶来,一道见了,却不想瑞王世子有伤在身不敢快行便耽误数日。

  这天,陛下终于等不及,先召了秦绍,至于德王的那个庶子,几乎无人提起。

  没什么别的原因,只因德王在朝中根基太浅,就连他自己也无法发声。

  这一次的无法发声,是真的不能发声。

  没错,德王殿下,如今太后曹氏唯一的亲生子德王是个哑巴。

  当年太后曹氏还只是先帝后宫中一个小小贵人,受宠有孕后便在当时先帝生母窦太后的旨意下封了妃,来与盛宠优渥的方皇后对峙。

  后来方家获罪,窦氏又握着曹氏和她生下的德王,并未曹氏谋了这皇后的宝座,从此德王名上,也挂了个嫡字。

  德王本是聪明伶俐,三岁诵诗,哪知后来先帝雷霆之威降下,处置窦氏外戚之祸时,野心勃勃的窦家竟然狗急跳墙到毒杀德王,还派人去行刺上林苑的皇帝和裕王二子!

  此奸计若成,这先帝膝下嫡子无继,便只能用他们安排好的外宗小儿为储,倒是窦家又可以见缝插针多存几年。

  所幸二王有容恺同,便是当今容王拼死相护,才保住性命,而德王也只是被烧坏了嗓子不能言语。

  但堂堂天子,岂能让一个哑巴来做?

  德王被毒哑就意味着他永远失去了触碰那九五之尊宝座的机会,甚至在朝堂上发声都是不能的。

  所以今次皇帝忘了召他的庶子,他也没有声张,也不敢声张。

  毕竟这话若是他来说,便是有夺储的想法,其心不轨,若是由别人说……

  他却没那个别人。

  德王望着满满当当的朝堂,只没心没肺地笑了笑,看起来可是一点儿也不在意这个,反倒更关心家里那副没画完的丹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