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化险

不二朝 平舒道 2154 2019.02.12 20:00

  “天朝上邦?”皇帝玩味一遍,总算将注意力从秦绍身上收回,看向李兆信。

  这个瞩目,给李兆信添了十分压力,腰都猫低两分,头更是不敢再抬。

  “说吧。”皇帝抬抬手,容王的目光也落在李兆信身上。

  从秦绍的角度更是能清楚地看到李兆信喉结滚动一下,才开口:“属臣,属臣收到父王来信,说连日春寒又病重了,我母亲病重恐难熬到夏天,所以……所以想恳请宗主国主开恩,放我还国。”

  李兆信红着眼连叩三个响头,声声哀戚,可当他停下的时候,空旷的大殿便再无一点响动。

  皇帝表情微妙,看着李兆信却不曾开口。

  容王更是抬着下巴看向皇帝,对外物不闻不问。

  至于秦绍,她倒是有心帮忙,但这件事不用想她也知道结果,必定是不成的。

  不但此次求情不成,就连一年后高丽王病重,李兆信都没能放还归家,直到他做了容宿的刀下亡魂,尸首才被送还高丽。

  还是以出逃罪人的身份,将尸体遣送回国。

  秦绍闭上眼。

  李兆信慌慌张张抬头:“请陛下明鉴,属臣属臣回去只是见见母妃,待母妃病情回转一定不敢耽搁片刻,立即动身回长安,请陛下明鉴!”

  他又磕了好几个头,这一次,李兆信是真的在沉默中慌张,既恨自己没有做足准备便开口,又恨他身份尴尬步步受限。

  可这次不一样,他……

  李兆信猛地抬头看向秦绍,裕王世子是皇帝嫡亲弟弟的独子,地位卓然,只要秦绍肯替他开口求情,事情就还有转机!

  秦绍收到李兆信的目光求救,却只是轻轻摇头,便转过头不再看他。

  李兆信陡然跪坐在地。

  是他太天真了。

  裕王世子的确向他示好,还帮他一把,但那些可能都是客套的相助,想要结交他,但也不会在这么大的事上为他拼命。

  皇帝轻咳一声,看向容王:“容卿怎么看?”

  容王抱拳拱手:“王妃病重,陛下可下赐医药,以替世子尽这拳拳孝心。”

  “准。”皇帝说,拂手令李兆信退下,转而带笑望向秦绍:“方才说到哪儿了?”

  下手小內侍过去搀扶李兆信,请他出殿。

  李兆信回忆起他九岁那年被定下质送长安,临出发前,母妃抱着他痛哭不已,树上的银杏叶飘坠在母妃头上,他亲自摘下,还承诺等那叶子绿了再黄,不过五次,他便归来。

  可如今叶子黄了又绿已有两个五年,他的归期依然遥遥,顿时泪如雨下。

  想到母妃思念成疾,时日无多,他为人子非但没有一日尽孝床前,甚至连最后一面都不能见到,李兆信噗通一声又跪在地上:“圣君!圣君,求您开恩,让我回去见母亲最后一面吧!李兆信求您了!”

  皇帝脸上笑容敛去,转过头去看容王。

  “臣有一问,不知世子可能解惑?”容王偏首看向李兆信。

  李兆信哭得鼻子通红,额头也是红通通的,但想到容王和皇帝那是过命的情分,顿时擦了一把鼻子朝容王颔首:“王爷请问。”

  “世子是何时收到的家书?”容王模样带着三分笑意。

  秦绍肩头猛地绷紧,此问有诈!

  可李兆信却浑然未觉,只如实答道:“一月以前。”

  “哦,原来如此。”容王不再做声。

  李兆信茫然看向皇帝,唯有秦绍叹了口气,李兄还如当年一样,如此算是中了容王的计了。

  果然,皇帝脸色一沉:“一月有余,高丽王与你通信已经一月有余,可朕,却半点消息也没收到。到底是世子神通广大,还是高丽王有意隐瞒!”

  龙案啪地一拍,李兆信顿时一个哆嗦,咚咚叩头:“陛下息怒,陛下息怒!我父王绝不是故意隐瞒不报的!”

  他慌张之下,已经不知如何言语,因为他深知这一问摘出了高丽王,就摘不出自己与母国私通信件的罪名!

  皇帝冷哼一声:“看来世子的日子,是过得太舒坦了,以至于忘记君臣从属,天下谁主了!”

  “圣君息怒!兆信知罪,请圣君责罚!”李兆信整个人都趴在地上,只希望皇帝雷霆之怒不要降罪在高丽百姓的头上。

  容王不动声色。

  这高丽世子摆明了是自作自受,他自然不会为个无足轻重的人求情而开罪皇帝,不过秦绍……

  容王下意识看了秦绍一眼。

  方才在是否召见的事上,秦绍便帮了李兆信一把,此刻,他还会帮忙吗?

  容王眯起眼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等着皇帝发落李兆信。

  “高丽世子李兆信,私通母国,”皇帝端详着匍匐在地瑟瑟发抖的少年,眼底没有半分仁慈。

  “陛下,”秦绍捏着全是汗的手心,还是站出来抱拳相求:“请陛下息怒。”

  皇帝挑眉:“绍儿,你要为他求情?”

  秦绍抬头看向皇帝,又回头去看匍匐在地的李兆信,这位世子也扬起汗涔涔的头哀求地看向秦绍。

  “是,侄儿斗胆,想为兆信世子求个情。”她说。

  皇帝沉默片刻。

  容王脸色微变,看向秦绍摇摇头。

  秦绍再得宠,不过是个无官无职的小世子罢了,纵然是为着立储的事而来,但如今身份名位未定,便屡次三番插手皇帝政事,也忒胆大妄为了。

  只怕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倒引皇帝猜忌。

  容王如今握着秦绍,自然不希望秦绍见疑于皇帝,于是站出来想为秦绍开脱。

  倒是秦绍自己先撩袍跪下:“绍儿自由丧母,听兆信世子声声恳切,已是情不自禁,还望皇叔念在他一片孝心的份儿上,饶了他的罪过。”

  秦绍眼眶微红,望向皇帝已是声带哽咽:“兆信世子还有母亲能尽孝,已是幸运,绍儿不想看他像我一样,只能每年清明为母亲牌位前送上一柱清香。”

  只这一句,便叫皇帝忆起了谢氏。

  他记忆里的谢氏却不是裕王妃朝服那端庄的模样,而是上林苑马场上那粗布荆钗,敢和他们这些男儿一起赛马比箭的潇洒女子。

  当年若不是他逼得太紧,谢氏那样疏阔恣意的性格,断不会郁郁难产,血崩而死。

  皇帝叹了口气,朝秦绍伸手。

  秦绍膝行上前,握住皇帝的手,那只手衰老却有力直接将她拉起身来:“好孩子,你和你母妃一样,是个重感情的。”

  容王一颗心放回肚里。

  化险为夷。

  世子,可真是个有本事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