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不二朝

平舒道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1.14上架
  • 78.01

    完本(字)

3331位书友共同开启《不二朝》的古代言情之旅

掌门飞光为错 舵主别X欺负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逼宫

不二朝 平舒道 2452 2019.01.14 18:30

  大秦昭和四年,初春。

  破晓的阳光稀稀疏疏穿透云层,斜刺下来,照在雪还未干透的金脊兽头上,光灿灿的,有些晃眼。

  兽头上的积雪开始消融,雪水顺着兽口滴下,砸在青面磨砂地砖上,叮咚,叮咚。

  一串纷乱脚步踏来,打乱了节奏。

  数十位朱袍紫襟的大臣提溜着衣带,一路小跑,若在以往,便是个个都要被御史参上一本,形容无状。

  大抵是今天老御史也在人群之中,所以众人胆子大了些。

  白玉阶上的小太监远远望见,犹豫了一下,扯着嗓子喊道:“升——朝——”

  金銮宝殿里,望着空荡荡大殿呆坐的秦帝挺了挺脊背。

  “陛下!”群臣入殿,扑跪在地。

  “众卿——咳,平身。”秦帝虚抬右手,声音比往常还要沙哑三分。

  “陛下,容王举兵围城,他这是要……”数十位臣僚中,已有人掩面哽咽。

  秦帝嘴唇动了动,没能说出话来。

  群臣翘首以盼,还是希望当皇帝的这时候能拿出个主意。

  众望所归,秦帝终于张嘴却又被一道尖锐急报打断:“报!”

  秦帝站起来,急问:“怎么样了?”

  “陛下!昭然将军被容王斩杀,羽林卫根本不是对手,容王大军已经杀进来了!!”

  秦帝表情骤凝,跌坐下去。

  “反了!反了!容王他真的敢造反!”

  “叛臣贼子早有谋逆之心,岂有不反之理!容贼当诛!”

  “先皇啊!”臣子们呼天抢地。

  沉默许久的秦帝蓦地冷笑。

  群臣回过味来,急忙跪倒在前:“陛下,快走吧!”

  “陛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臣等愿拼死护送陛下出宫!”还有忠良之士愿为大统抛头颅洒热血。

  可一贯怯弱的秦帝这次却没有人云亦云。

  “朕不走。”秦帝站起来,下唇被咬得嫣红渗血:“朕不走。”

  “陛下!”老御史焦急唤道。

  秦帝反常地强调了第三次:“朕不走。”

  “朕怕了容宿十一年,他站阶下,朕不敢安坐;他欺御前,朕不敢言高;他揽权,朕不敢阻;他杀人,朕不敢保。如今,他反了,”秦帝耸肩一笑:“朕还有什么好怕的。”

  群臣哽咽,顿时哭做一团,大骂容王佞臣贼子欺君罔上,不得好死!

  秦帝手握御座龙头,缓缓坐回去,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朕不怕,朕相信他……”

  终于,殿外传来了兵甲疾行的声音。

  哐当!

  金銮宝殿的木门被撞开,门外阳光刺得众人下意识遮住了眼,从指缝间望去。

  一个男人头顶红缨金盔,身披银铠,右手宝剑还在滴血,一步步逼近大殿。

  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看起来十多岁的小小少年,身着与秦帝一模一样的金龙袍,亦步亦趋地跟着进来。

  秦帝绝望地闭上眼。

  来者,容宿。

  容王麾下兵甲带着凌冽寒风席卷而来,分列两侧将众臣从御前驱离。

  “陛下,您该下来了。”容宿近前开口。

  听到他的声音,秦帝下意识抖了一抖,但这次,秦帝鼓起勇气没有照办,而是冷声反问:“让给你身后这个不知道哪儿寻来的野种吗?”

  容宿目光骤然犀利,滴血宝剑一横,剑指君王。

  “注意您的用词,他才是大秦正统血脉,裕王长孙。”他将身后的龙袍小少年请上前。

  “荒唐!”秦帝拂袖,这次竟不说一个怕:“我裕王府长孙早在十年前就死在你这个佞臣贼子的手里!”

  容宿也不做声,只是逼近一步,宝剑锋已经抵在秦帝喉头。

  秦帝到底是怂了,一点点后退,被逼离开御座。

  “容贼!你要弑君吗?”一名小御使高喝,想反抗却在一息间身首异处,血染金銮。

  容王的刀,可远不止他手中这一把。

  “弑君?”容宿轻笑,环顾殿内众臣:“今日,我就让你们看看,你们口中的君,到底是雄是雌!”

  容宿手腕一抖,连多余的动作都不曾有,便将秦帝头上皇冠削掉,珠玉噼里啪啦地洒了一地。

  “陛下!”群臣惊呼中,秦帝惶惶站定,一头乌发披落在肩,苍白脸色衬得唇色格外鲜红,一时间当真雌雄难辨。

  众人心存疑惑,虽然秦帝尚是昭和太子时便以丰神俊秀闻名,但此时此刻,容王已是高枕无忧,又何必在此事上做文章?

  所以陛下到底……是雄,是雌?

  “裕王胆大包天,以嫡女冒充嫡子,谋夺储君之位,其心可诛!”容宿断喝,一句话,为众人做了答复。

  秦帝苦笑,此时此刻也没有否认的意义和能力。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难怪容宿会捧她上位,却杀了她尚在襁褓明明更好控制的侄儿,原来是因为她这个女儿身可以随时揭穿,而她侄儿的裕王长孙身份,则能成为他颠倒乾坤的筹码。

  他可真是好算计啊!

  只片刻,容王便将龙袍小少年送上御座。

  男孩容貌清瘦,眉眼之间倒还真和秦帝有三分相似。

  但这一切分明都是容王的诡计!

  秦帝拂袖大骂:“荒谬!我大秦嫡系三脉,皆死在你容氏逆贼手中,如今安敢堂而皇皇地将这野种送上皇位!”

  “住口!”容王一掌扇来,秦帝口吐鲜血栽倒在旁。

  他俯视秦帝,一脸淡漠:“我是否为逆臣贼子,百十年后,自有后世评说。”

  容王转身背对着她,悍然下令:“来人,还不将郡主带下去,别误了新帝登基的好时辰!”

  ……

  新皇登基仓促,但并不简陋,秦帝被囚偏殿依然能听到威风八面的礼鞭抽过白玉石板。

  容宿还为新帝鸣了珍贵的八十响火药,震慑文武百官。

  她透过窗纸,依然能看到火药升天时的灿灿光芒。

  “咯吱——”偏殿的木门被人推开。

  朱紫蟒袍的容王踏入大殿,烟火在他身上映出光芒,照出疏阔身形,一截侧脸便如刀削斧凿,轮廓深邃。

  纵使看在与他仇深似海的秦帝眼中,亦要说一句如神临世。

  只是这神,是杀神。

  是索命的魔头。

  “如今,终于到我了?”她长发披地,抱膝坐在冰凉的地砖上。

  容宿走到近前,伸手往怀里探去,取出一布包递向她。

  秦帝冷笑伸手接过,便是鹤顶鸩毒,此刻的她也无力反抗。

  她展开才布包才发现,那是一把巴掌大的石镜,造型古朴,唯有左右两盘小龙石雕栩栩如生,彰显其不凡来历。

  通玄镜。

  “容宿!”秦帝瞬间瞳孔紧缩,哑声尖叫,整个人都在颤抖:“你杀了他?!”

  她向容宿扑去。

  容宿眉头上扬,后退几步避开,在她眼中是无尽的不屑与嘲讽。

  秦帝自知不是对手,攥着石镜步步倒退,心痛至极:“可笑,可笑我竟觉得自己能斗得过你!”

  他不是没来救驾。

  他不是没来。

  而是被容宿杀了,连她赠予的调兵信物都落到了容宿的手里。

  秦帝连咳三声,声声呕血,将镜面染得鲜红。

  她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让容贼得到消息,她只知道,他死了。

  鼓励她十一年,帮助她十一年的征文先生,死了。

  带着她复国的唯一希望,死了。

  秦帝感觉自己整颗心都被撕成两半,心头血一滴一滴砸下去,眼前也越来越模糊。

  “昭和!”容王的厉声和脑海里的他重叠又分开,在她脑中越来越浅,越来越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