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是谁

不二朝 平舒道 2148 2019.03.04 20:00

  容闳哪里知道,这还只是个开始。

  前世的容宿手握年仅一岁的秦骋,那才叫真的狐假虎威,挟天子以令诸侯。

  如今来的虽是秦绍,但只要裕王不支持她夺储,秦绍就只能跟容宿联手,让容宿发展羽翼对抗长安城热情之下的恶意。

  即便是裕王支持,秦绍恐怕也要考虑怎样安抚权势滔天的容家,这当中自然也包括与狼共舞的法子。

  毕竟她不想在羽翼未丰的情况下,对上容宿及容王这样的大敌。

  而容闳考虑的,则是容王府这些家将今日的反应。

  他们敢当面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有容宿故意给他难堪的成分在,也有父王的授意才对。

  这些人纵然是拨给容宿使用,但到底在容王府当差,没有父王首肯,岂会真舍命卖给容宿,往死里得罪他这个未来的容王爷!

  父王,到底还是看重这个贱种。

  容闳脸皮抽了抽,但他没有像赵明诚一般撒泼,只是看向孔先生一眼,脸色是恰到好处的紧张与羞愤。

  孔先生左右环顾,上前低声道:“本该瞒着您,不过世子也不是外人……”

  这张牌打得很妙,用一个容闳迟早会知道的消息,换一个人情。

  容闳这才一脸惊恐,随即怒声:“竟有此事!”

  孔先生急忙道:“这件事维世子府全不知情啊!世子刚接管新府邸,一半是宫里拨的,另一半全是卖的,人多眼杂这才出了祸端,也是我们的不是。”

  进了屋,孔先生也用同样的话去堵容宿的口。

  彼时,燕妙身上盖着秦绍的锦袍遮住面容,只有一片狼藉的屋内和血腥味昭示着方才的惊险。

  “孔先生怕是不认识此人吧。”

  容宿指着跪在西稍间正中,脖子上还有一个大洞的刺客道。

  孔先生和秦维面面相觑:“难道容四爷认识此人?”

  容宿看向赵明诚,大成当即拖着赵明诚上前:“有劳赵寺正给掌掌眼。”

  “你们无礼!”赵明诚是既怒又怕,可闻着一屋子的血气,再看一旁死去的燕妙就知道这件事不能善了:“我……我不认识他啊!”

  “掰开他的嘴,再认。”这次说话的不是容宿,而是屏风后的秦绍。

  秦维和孔先生纷纷向里望去,却被容宿挡了视线。

  他们想知道秦绍是否受伤,但容宿这个话事人却不肯放他们过去,甚至连秦绍的面都不肯让他们见一见。

  绍世子素来病弱,今天当面死了一位近身婢女,可不要吓出个好歹来。

  孔先生心思多变,但看到容宿那与年龄严重不符的冷静目光,便觉一股寒意沿着脊柱直冲上来。

  “世子让你掰,还愣着做什么?”容宿冷笑发问。

  赵明诚咬牙切齿地看了秦维一眼。

  秦维望天。

  容宿这个不抓那个不抓,偏偏抓你,必定是有原因的。

  搞不好赵明诚就跟这个刺客有关,他才不会随便开口给自己找那个麻烦呢。

  赵明诚只好走向跪地的刺客。

  那血洞喷出的血浆把刺客黑衣染得深红一片,还带着令人作呕的腥气,赵明诚闭着眼别过头,颤巍巍伸手去捏刺客的下巴。

  按理人死之后下巴就会自然垂下,可这刺客死的时候似有深仇大恨,竟然紧咬牙关肌肉僵硬后一时难以掰动。

  赵明诚只能使力。

  嗑哒一声。

  “啊啊啊!”赵明诚叫得像个三岁得娃娃,跳着脚跑开,直到被大成持刀逼退。

  “怎么……”秦维瞪大眼上前,他也是手上染过血的人,怕个球的尸体,只是这刺客竟然没有舌头。

  “这是死士?”他道,下意向孔先生拿主意。

  孔先生脸皮抽了抽:“四爷还是直说吧。”

  “此人赵明诚应该见过,如果没有意外,此时他应该在大理寺狱内等候流放。”容宿这么一说,赵明诚可算认真看一眼那刺客。

  可不正是当初容王府送来的那名挑唆孙氏状告刘利才,泼秦绍污水的断腿之人李佳成吗?

  “他……他不是瘸子吗?”还能刺杀秦绍?

  容宿指向柜子:“是瘸,但只瘸一条右腿。”

  赵明诚乐了:“这就有趣了,他那条左腿可是绍世子亲自下令在容王府打瘸的——”

  “哼,你是在说绍世子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场?”

  “我可没说。”赵明诚翻了个白眼。

  “左腿的事我回府后自会彻查,但赵寺正还是想想,此人是怎么从大理寺出来的吧。”容宿冷声道。

  赵明诚浑身一抖:“跟我可没关系啊!我——我是有点不喜欢绍世子,可我也不会杀人啊,再说了……再说我就是能放人,我也不可能把人藏到维世子府啊!”

  果然是个傻子。

  秦维沉下脸来,赵明诚这句话是既没洗干净自己,还彻底得罪了秦维。

  “绍世子明鉴,我家世子绝对与此事无关,必定是有贼人乘开府之机将贼人带进府来,伺机嫁祸我家世子,还请绍世子明察!”孔先生这句话撇得可是干干净净。

  赵明诚站在那儿回过味儿来。

  “孔先生你!不是我,真的不是我!!”赵明诚又气又急。

  他可冤死了。

  孔先生急着洗白维世子府,竟然一口咬定是有人趁乱将人带进来的。

  是啊,失察总比行刺的罪名小的多。

  可这样一来,背锅的就是被容宿抓来的赵明诚本人了啊。

  “我好歹也是五品朝廷命官,你们不能红口白牙地就把脏水往我身上泼!”赵明诚道。

  “你当我没有证据,就敢抓你吗?”容宿冷声问道。

  孔先生眼前一亮。

  有证据?

  那可太好了!

  容宿啪嗒一声,扔了一块令牌在地上:“这是在大理寺那个畏罪自杀的狱卒身上发现的,是赵小侯爷你的官令,你还有什么话说?”

  赵明诚下意识去摸自己的腰间,官令果然不在了!

  “畏罪自杀?”秦维关注的则是这一点。

  容宿点头:“我今日去大理寺想再见一见这个李佳成,正好撞见狱卒自尽身亡,我便知道这是一场针对绍世子的阴谋。”

  所以他才会那样着急,带兵直冲维世子府。

  秦绍在内堂眼皮一跳。

  容宿竟然还在背地追查李佳成的事,他不是护着容王,不肯追查了吗?还拦着不让她提审孙氏,逼李佳成说出实情。

  结果他自己要去逼问李佳成,敢情只是不想让秦绍知道真相罢了?

  这个狗贼,到底想瞒着她做什么。

  秦绍攥紧拳头忽然站起身:“维世子,你要给我一个交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