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黑手

不二朝 平舒道 2087 2019.03.09 20:00

  “奴婢打听过了,容四爷从前便常去蒙家,只是这阵子去的格外勤,还带了几次礼物,似乎是有求于蒙家,不过具体求什么奴婢也不清楚。”舒涵道,这些还是她察言观色才得来的消息。

  秦绍眉头一挑,她早知容宿和蒙世佂是打出来的好朋友,蒙家与容家又都是武将之家来往切磋也属正常,但若说有求于蒙家,便有些不同寻常。

  蒙家虽是世袭勋贵,但因为当初曾与窦氏联姻被先帝排挤,还是老容王力保才没有死于雷霆之中。

  如今蒙家早已不复从前,容宿能有什么事要求上蒙家?

  “奴婢听说蒙家六小姐已经到了适婚的年纪,蒙夫人正在长安城物色新贵,莫不是容四爷瞧上了六姑娘?”舟舟端着药酒上前,笑盈盈道。

  她算是在长安城待得久的,知道的自然比舒涵多一些。

  秦绍张张嘴,一时没能说出话来。

  前世容宿纳妾无数,有朝臣塞的,有秦绍赏的,还有容宿自己要纳的,但正妻之位却一直空着。

  据说是因为容宿心里一直有位流落民间的红颜知己,可不知为何人家不肯嫁他,所以容宿空悬正妻之位要等她一辈子。

  这在长安城还传为佳话,一时多少人感叹他痴情种子。

  难道那红颜知己就是蒙六姑娘?

  不对啊,这蒙家六姑娘与容宿也算是门当户对,而且蒙家到最后也没有败落过,有什么可流落民间的?

  秦绍只恨自己当年是笼中金丝雀,打听一些朝臣消息都要紧张兮兮生怕被容宿知道,这朝臣家眷的婚事她就更不清楚了,所以前世蒙六姑娘到底花落谁家,她还真不知道。

  可容宿若真是去求亲的,她该怎么办?

  “蒙六姑娘,是嫡出吗?”秦绍问。

  舟舟眼睛动了动,只当秦绍是关心蒙六姑娘和容宿般配不般配,便道:“是嫡出小姐,还是老将军的老来女,十分得宠,容四爷想娶恐怕不容易呢。”

  容宿不但是庶出,生母据说还是教坊司的罪奴,这蒙家虽然不如容家,可也没到把嫡女许给庶子的地步。

  秦绍松了口气。

  六姑娘是蒙世佂的嫡亲妹妹,若她嫁给容宿狗贼,日后反目,可要平添许多顾虑。

  “舒涵姐姐怎么也松了口气啊,”舟舟没心没肺地嘲笑。

  舒涵脸色一白:“我是替爷松了口气。”

  “哦?”秦绍挑眉:“容宿娶不到蒙六姑娘,我有什么好松口气的?”

  舒涵下意识舔了舔唇角,笑说:“我看爷对容四爷并不放心,四爷若是巩固地位,爷岂不是更不放心了。”

  秦绍盯着她,看得舒涵直发毛。

  “以后这样的话还要少说,”秦绍嘱咐。

  “是,”舒涵也知道自己失言,屈膝一礼,唯有舟舟有些忐忑地看着秦绍离开,不好意思地看向舒涵:“姐姐,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舒涵淡淡地看她一眼,微微一笑:“没有,你很好。”

  舟舟腼腆一笑,端着药酒去追秦绍,她做事总是这样,一丝不苟。

  秦绍被舟舟追上,仰头喝干净药酒,又吩咐舟舟:“你去齐氏那儿打听一下,看看她为什么会打那个妾侍。”

  齐氏又不是傻子,容腾被充军西南,她只能依靠王妃林氏过活,不是太过分的情况下她怎么会主动与林氏为敌。

  这件事对舟舟来说并不难,当天晚上她就带回来消息:“听外院伺候的小丫头说,那天齐三夫人骂那个小妾是狐狸精,还说都是小妾出的馊主意害了三爷,小妾哭着跑去王妃院子,王妃就说齐三夫人患了失心疯还请了大夫,命人围住院子好好看护呢。”

  秦绍冷笑:“欲盖弥彰。”

  若非她本就在容王府中,这些消息只怕听都听不到。

  “你想办法打听那个小妾现在的住处,但不要让容家的人发现。”

  不得不说,舟舟从林氏那儿出来倒成了她的优势,打听起来倒也不甚费力,秦绍这才知道那个名叫春婷的小妾根本没回容腾的院子,而是留在林氏那儿住下了。

  虽然是林氏身边的丫鬟开了脸,但这种处置可不太妥当。

  但林氏似乎对这个春婷十分宠爱,好吃好喝供着,甚至还派了两个贴身丫头伺候,不过春婷似乎有些恃宠而骄,隔三差五地还咐人出去买宝食街的糕饼。

  秦绍手指波浪似得敲打桌面:“这个春婷一定知道什么。”

  她有理由怀疑春婷就是林氏和容闳安插在容腾身边的耳朵,成天用吹枕边风的办法来控制容腾。

  否则就容腾那个草包,再加上一个赵明诚,恐怕也想不出那么一套连环计来害她性命。

  所以整件事的幕后黑手就是容闳吗?

  秦绍收紧拳头。

  燕妙的丧事虽然已经过去,但她没有一刻放弃过为燕妙报仇。

  而且秦绍也很清楚,这个幕后黑手不揪出来,她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秦绍甚至怀疑前世这个人也曾对秦骋出手。

  没错,今生秦绍提前一年来到长安,相当于是经历了前世秦骋经历的一切。

  这个现在要杀她的人,前世对秦骋恐怕也不会留手。

  只不过那时容宿还要靠秦骋争权夺利所以应该能拦住对方黑手,至于半年后的那个冬日……

  秦绍手指捏得咯哒作响。

  她也不知道是容宿先得知了她的女儿身所以杀害了侄儿,还是容宿一时疏忽让幕后黑手害死秦骋,但总之跟容家绝对脱不了干系。

  容闳。

  他到底是自己要与她作对,还是代表容王在做这些事?

  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秦绍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出证据,证明容腾是被容闳利用的。

  若是能一举挖出容王,那可就痛快了。

  秦绍合上眼,药酒的劲儿上来,让她脸颊微微泛红,也不知是心里拿定了什么主意,竟笑出声来。

  “褚英,你明日再替我跑一趟,告诉表哥在宝食街安排一些人手,找机会给我抓住这个春婷。”

  “爷!您这样做不会打草惊蛇吗?”褚英脸色有些难看。

  这可是一招险棋,如果秦绍猜错了,或者春婷什么也不肯说,到时候秦绍可就被动了,甚至连方昭然都会被牵连进去。

  “没关系,”秦绍笑容冰冷:“还有容宿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