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尸体【加更】

不二朝 平舒道 2149 2019.02.17 23:33

  大理寺的事闹得是沸沸扬扬,不出一日,长安上下便都知道秦绍“纵奴行凶”害死良民,那恶奴还当堂大放厥词,逼得被告当堂大哭,甚至要撞柱自尽。

  这件事里,长庆侯赵家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因为人,是长庆侯府的小侯爷赵克诚抓的,还是打上容王府的大门抓的。

  这当中的关系就颇为微妙,好些人看出点儿意思,顿时便不做声了。

  长庆侯当然也看得出深浅,当即就以不孝为名,痛打了赵小侯爷一顿。

  “你这逆子,他们神仙打架你不躲远点,反倒往上凑,你是真嫌命长了!”老侯爷指着不成器的孙子怒骂,恨不得拿起家法棍子亲自上阵。

  赵克诚被打得呼天抢地,一边辩解:“我也是想为赵家长脸!”

  “混账!混账!”长庆侯气得话也说不出:“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糊涂东西!”

  赵父实在看不过去,指着儿子骂道:“你个蠢货,容闳摆明了是要用这件事敲打世子,容家和世子关系不恰,你一个外人去惹什么祸!现在好了,不单世子记恨你,容王也不会给赵家什么好脸色,你爹我在兵部就等着受气吧!”

  “爹,不是容闳大哥让我这么做的!”赵克诚撑着身子起来,嗨了声:“都怪我不听大哥的话,反信容腾那个小人!”

  “怎么回事?”赵父问。

  赵克诚犹犹豫豫才道,原来世子对容闳一直避而不见,加上入城时的事,他气不过就想给他点儿厉害瞧瞧。

  毕竟秦绍虽然有望成为储君,但八字的一瞥还没下来呢,他赵小侯爷才不管那么多!

  但容闳好似看出他的意思,一直劝说,倒是容腾找上他说抓住了秦绍的把柄,约着一起整整这个趾高气扬的世子。

  他就应了。

  本想着有江公爷那条老狐狸在,肯定会帮秦绍压下来,到时自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哪知道现在闹得这么大。

  “都是秦绍自己做的孽,手底下的人又蠢又怂,我就说那山野乡村里来的人,能有——”

  “混账!”老侯爷气得随手抓起茶壶砸过来:“你这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东西,再敢说一次悖逆之言,我打断你的腿!”

  “祖父!他还没当上储君呢!”赵克诚不服。

  赵老侯爷只觉得脑袋嗡嗡响:“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妄议朝政,简直是找死!来人!来人!把这个东西给我丢到祠堂去,不给食水,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赵克诚这下可慌了:“祖父!父亲!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胡言乱语了!”

  “拖下去!!”老侯爷气得不轻,整个人都要往后栽倒。

  直到赵克诚被拖下去,堂上才清净两分。

  “父亲,您看这事?”赵父请老侯爷拿主意,老侯爷不说话,他便大着胆子道:“其实,其实诚儿说得也有些道理,咱们大不必自己吓自己,若真是……之材,必也不会计较这些旧事。”

  赵老侯爷睨他:“我问你,当今陛下有几个儿子?”

  “五个,”赵父说话间,顿觉心惊胆战。

  是啊。

  陛下明明有五个儿子的。

  除去大皇子、三皇子是当今皇后冯氏嫡出之外,前前后后还有三个,最小的五皇子虽是娴妃所出,但因是陛下的老来子,还被直接封为昭煦太子。

  可这五个儿子,却是一个都没保住。

  大皇子堕马摔断腿,不出两年便郁郁而终,二皇子在襁褓中时便染病去世,至于三皇子和四皇子则在秋闱猎场上遭遇棕熊袭击,一个当场死亡,另一个重伤难愈没多久也死了。

  至于昭煦太子也是天不假年,没活过两岁便病故。

  这当中到底有多少事,不足为外人所想,但结果就摆在世人面前。

  皇帝的五个儿子都没能长寿,如今的裕王世子还是个病秧子,即便是过继给陛下,又能活多久?

  说句不恭敬的,只怕是他想活,都有人不想让他活。

  “既如此,您怕的是?”赵父一时摸不透老侯爷的意思。

  “我怕,我怕你那蠢儿子做了人家的马前卒!”老侯爷长吁一口。

  他对容王的了解同世人一样。

  容恺同是陛下和裕王自幼相熟的挚友,数次救陛下于危难之中,更是大楚第一权臣奸臣。

  但这些年,容王结党营私,左右勾连,野心昭然若揭!

  除却陛下还念着旧情,对他是将信将疑,朝野上下有几人不对容王独断专行的做法心怀不满?

  偏就他这傻孙子中了容闳的毒,与之称兄道弟。

  他畏惧容王权势,岂敢明言,只盼这顿打能叫赵克诚清醒一点,别再往那刀山火海里钻!

  长安城众权贵间,有赵老侯爷这番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其实容王是否心存不轨,于他们而言皆是身外之物,这场大戏,只要看热闹就好。

  毕竟有人搭台,就有人会上去唱。

  比如,容腾。

  此事一发,容腾便吓得六神无主,还是房中小妾支招,让他赶紧去向容王请罪:“父亲,孩儿真的是为了王府和世子的清誉着想,谁知道世子真的做了这种事……”

  “混账!大理寺还没判下来呢,你敢胡言乱语!”容王和老侯爷一般,恨铁不成钢地骂道,当即便要再传家法。

  容王妃林氏闻讯赶来,哭哭啼啼地替容腾求情:“王爷此时打了腾儿,岂不坐实了咱们家有意与世子作对?”

  这话倒是有些讲头,容王黑着脸让他们都退下,却叫容宿过来。

  林氏面上不动声色,但搀扶容腾的手却是抖了一下,容腾当即就想替母亲争辩一句,却被林氏拉住。

  出了门,林氏还道:“好孩子,你不要与宿儿争那一时之气,你大哥这几日都在衙门办公回不来,你若像上次一样吃亏,可怎好?”

  “母亲不必担心我,我有的是办法替您出气。”

  当天夜里,容王府的小门便抬出两具尸体,一男一女。

  若是舒涵在,必定一眼就能认出,女的正是给她报信的小桃,而男的则是小桃那个在前门当差的哥哥。

  容腾找不到人出气,便用这对兄妹撒火。

  更妙的是,他这次听了小妾的主意,把帐算在容宿头上。

  每个传话的人都知道,小桃和她哥哥是“偷”了四爷房里的东西,才被四爷下令杖毙的。

  容腾抱着小妾滚进床里:“我的小心肝你可真聪明,我倒想看看这笔账,他们明天要怎么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