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绍郎

不二朝 平舒道 2164 2019.02.20 20:00

  秦绍脸色黑了一些。

  尽管她知道,此人应该不是容宿,毕竟这么低级的主意,也不像是容宿的手笔,但她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容宿狗贼,真是哪儿都有他!

  唯有江公爷一脸同情地看向容宿,这容家四爷可真是点儿背,连日为世子的案子忙碌不说,还一头撞在枪口上,这下便是世子明鉴也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了。

  倒是容宿死猪不怕开水烫。

  秦绍这位爷看似年纪不大,论起智计却是容腾等人的祖宗,便是没有这回事儿也不会多信他一分,那有还是没有又有什么关系?

  “还是我来给世子爷出个主意吧。”

  容宿笑眯眯走过来,扫了孙氏一眼,指向墙上挂着的种种刑具道:“瞧见上面的东西了吗?每一个都能让你为方才胡乱指证付出代价。”

  “不,不!”孙氏疯狂摇头。

  “不过你是受害者,当然不能在你身上出现伤痕,否则说出去于世子名声有损。”容宿对着秦绍颔首一笑,“所以,还是用针吧,银针沿着血管刺入,杀人,都不见血。”

  孙氏这次可是真吓傻了。

  容宿却还有更狠的:“你是不能死的,要神不知鬼不觉死了的,也该是你那三岁的儿子。”

  “不!我说,我都说!不要杀我儿子,不要杀我儿子!”孙氏伸出被秦绍踩得鲜血淋漓的手抓向容宿袍子。

  容宿十分嫌弃地甩开,而是主动望向秦绍,眼里倒有几分邀功的喜悦。

  可秦绍看他的眼神十分冷漠,不,那表情是恐惧,还有愤怒。

  容宿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他分明是帮秦绍的忙,怎么世子会那样看他?

  下一秒,一如容宿第一次见到秦绍时那样,少年人已经极好地掩藏住自己的情绪,什么冷漠恐惧愤怒,仿佛都是容宿一时看花眼的错觉。

  “江大人,”秦绍主动转身去请江大人做主审问。

  “请二位边上就坐,”江公爷一边命人看座,一边召来寺丞做笔录,很快便拿到了孙氏的供词。

  原来在她丈夫去后的第二天,就有一个瘸腿的蒙面男人登门,所说于秦绍猜想不差,正是教唆孙氏去状告“容王府管事”刘利才。

  还说只要她把事情闹大,秦绍为了名声必会给她丰厚的补偿,也不用担心刘利才再会夺她的铺子。

  孙氏本就是街坊十里出了名的泼妇,胆大妄为,一听这一本万利的事,自然忙不迭地答应,这便有了这场大戏。

  “他还说不管我拿了多少,他都愿意再给我添同样多的钱,还说会帮我卖掉铺子,拿着钱躲到看不见的地方享福去。”孙氏颤巍巍吐了真言。

  秦绍冷笑:“愚不可及。”

  孙氏还有些不服气,但看秦绍气势不弱,容宿高大威武,手上血肉模糊疼得钻心顿时蔫了。

  “有劳江大人找到此人,还我一个清白。”秦绍朝江公爷抱拳一礼,直出了牢房大门。

  容宿也朝江大人施礼,又跑两步跟上秦绍。

  秦绍却一步也不肯等他。

  “世子?”容宿喊了一声,秦绍没应。

  “殿下!”容宿陡然喝道,用的虽是尊称,却威势骇人。

  秦绍终于顿步。

  容宿眯起眼,似乎又发现了什么新鲜事。

  秦绍背对着他,是恨得牙痒痒。

  这狗贼还想跟前世一样吓唬她,做梦!

  “容宿,你好大的胆子,敢用这种语气同我说话!”秦绍积蓄一肚子的力气扭身朝他吼道,粗声粗气倒同那被惹恼的瑞雪格外相似。

  容宿笑道:“世子动怒了,但绝不是因为我的语气。”

  这狗贼,鼻子忒灵!

  秦绍无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却十分嘴硬:“你再敢无礼,休怪我……”

  “世子想怎样?”容宿抢白。

  他倒很想看看,这小世子能想出什么主意来整他。

  不说别的,就说秦绍在他面前,相比之下已是极其乖顺的了。

  虽然偶尔炸毛,威风凛凛地呵斥几句,但多数都是色厉内荏,眼睛根本不敢盯着他,原本的十分气势,也就剩下三两分。

  哪像刚才面对江公爷、面对孙氏那股子狠劲儿,手指骨都差点儿给人家碾碎了。

  甚至面对他父亲容王时,秦绍都敢耍花招,骗得容王狠抽容腾一顿鞭子。

  据说即使是面圣,人家绍爷都是收放自如,不但谈笑间帮了高丽世子李兆信一个大忙,还替自己在陛下面前刷了一波好感,一箭双雕。

  容宿不知道的是,即便面对方昭然,秦绍也是说一不二的强势。

  饶是方昭然那般在御前都能游刃有余的人,于秦绍面前,却愣是插不进去话。

  如此妙人儿,却独独对他另眼相待。

  容宿一时不知是该骄傲,还是该害怕。

  那边秦绍哪知道自己已经有本事让容贼心生畏惧,只以为一贯强势的容贼如今又来逼迫她。

  可恨的是,她还真没什么办法。

  目前她身无长物,连父王恐怕都不会真心帮她夺储,想在长安站稳脚跟,唯有容宿一人可以选择,她还能怎么办?

  但就这样让狗贼占了上风,秦绍心里实在窝火,尤其是……

  “那银针杀人的法子,想必容四爷平时没少用吧?”秦绍冷哼,耳边似是响起一串银铃脚链响动声,有佳人从背后环抱住她,娇滴滴地唤一声绍郎。

  她前世一妻二妾,唯有侧妃苏氏不肯与容宿同流合污,还与其父苏大人一次又一次地试图帮她摆脱容宿控制,忠心勤王。

  秦绍当时是真的心动了。

  她也曾想效仿兆丰帝除窦氏的外戚之祸一般,剪除容宿羽翼,平定容贼之乱。

  可惜,一切都是徒劳。

  苏大人事败被容宿扣上了贪赃枉法的帽子,举家受戮,就连方昭然暗中抢救的最后一丝血脉也被容宿派人追杀,堕入江中。

  宫里的贵妃苏氏更是无处可逃,秦绍彼时连自保都难,何况是保她,便向容宿求一个全尸。

  后来,秦绍便再没见过苏氏。

  世人也只知贵妃苏氏暴病身亡,周身上下全无半点伤痕,走得安详。

  那时的秦绍便明白,容宿有的是法子让人死得不着痕迹。

  她那时更怕了,她怕得要死!

  容宿这两个字就像魔咒一样,在她脑海里和死亡、恐惧划上了等号。

  到如今听他亲口说出此法,相当于是戳破前世苏氏死因。

  秦绍既羞又怕更恨!

  若非当场不能发作,秦绍恨不得取出百十根银针,扎死这个大放厥词的狗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