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二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吃喝

不二朝 平舒道 2166 2019.03.02 20:48

  “高丽是大秦的属国,兆信自然是大秦的子民。”李兆信面带微笑,应对妥帖。

  赵明诚被噎得没话说,眼里更是熊熊怒火。

  李兆信面若春风,沉静自若,显然是不打算出彩但也不打算再藏拙。

  世人都道他是秦绍的人,那他就不能给秦绍丢脸。

  “好你个——”赵明诚话没说完,就被陈时拽住:“你看身后。”

  赵明诚下意识回头,也觉察到热闹的大厅安静下来。

  “这位,想必就是绍世子了。”秦维作为主人翁,亲自迎了下来。

  秦绍面带微笑站在正厅中间,看着秦维眼前一亮。

  他正穿着朱红色世子朝服,头戴和她相似的宝玉冠。大约是勤练弓马的缘故,秦维肤色稍深,一双平眉短粗深中搭在眼眶上不太爱动,几乎能遮掩住大部分表情,显得人也难以捉摸几分,只是他笑声开阔让人戒心稍减。

  其实秦绍知道,秦维此人并不是多么工于心计,真正工于心计的,是他背后的那位衍圣公传人,孔先生。

  她在席间扫了一眼,虽然前世并没有见过那位孔先生,但幕僚桌上能排得上号的那位白袍书生,大约就是了。

  秦绍收回目光,拱手朝秦维贺喜。

  厅上响起一派酒宴欢笑,赵明诚则被陈时拉着坐回原处。

  他虽然被宠得不知天高地厚,但到底出身世家,也不敢当面得罪一个有储君资格的人,毕竟赵老侯爷那顿板子还疼着呢。

  不过今日久不露面的秦绍和储君新锐竞争者秦维聚在一块,众人都觉着要演一场好戏,哪成想两位世子倒没什么兴致,寒暄两句,就各找各自看顺眼的人去了。

  秦绍坐到李兆信旁边,秦维则乐呵呵地去找几位年轻武将喝酒,还要当场切磋武艺。

  那边热热闹闹,秦绍也不去关注,只敬了李兆信一杯,道:“让李兄受牵连了。”

  “兄弟相称,何来牵连。”李兆信仰头饮尽。

  秦绍知道他不太善于表达感情,便都在酒里,也仰头欲饮却被李兆信拦下。

  “世子身体不适,还是不要饮酒的好。”李兆信又低声劝道:“你已经为我涉足是非之中,不能再多喝了。”

  他很清楚,秦绍今日本可以避开,但还是来了,多半是知道他在受邀之列,怕他受人脸色,这才特意赶来。

  “其实你不必担心我,我好歹也是一国世子,他们不敢拿我怎样。”李兆信说,只是一些腌臜话,他不放在心上便是。

  秦绍笑笑放下酒杯。

  她却不想让李兆信受半点委屈:“你要是真能这般随意,便不会来赴宴了。”

  高丽世子的身份,既是李兆信的荣,也是他的辱。

  “知我者,绍弟也。”李兆信苦笑着垂下眼,鬼使神差地竟紧抓住秦绍的手,似乎这才是他在异乡中唯一的温暖。

  秦绍没有抗拒,还反握住他轻轻拍了拍。

  她的手并不大,掌心却很热,热得烫人,放上去的瞬间,李兆信只觉得一股热流顺着手臂过遍全身。

  他喉结上下滚动,一股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下意识收回手。

  秦绍并没觉得如何不妥,还主动夹了块卤肉送到嘴里:“嗯!这厨子手艺不错!”她一脸惊喜。

  想当初她身居尊位,什么山珍海味没见过,但每顿饭都是味同嚼蜡。

  如今重生一次心境大变,就连味蕾都跟着打开,只觉得每一口都大有新鲜感。

  李兆信被她勾着也夹了一片,点头称赞:“果然是宫里的手艺,的确好味道,世子再尝尝这个。”他指着仙女捧盅的盘子,上面摆盘精美,肉丸子炸至金黄颗颗圆润。

  “方才尝了一颗,内料丰富,口感分明。”

  秦绍眼睛晶亮,主动咬了一口,肉汁鲜香,内陷竟有三层之多,秦绍品了品似乎是两层不同香气的肉糜裹着一颗口感劲道的鲜瑶柱,既有嚼劲又松软适口:“好吃。”

  说话间,筷子又伸向另一盘菜。

  另一边秦维已经跟小将们打成一片,行酒令三轮,喝趴下两个,维世子本人更是一脚踩着凳子一手拎着酒坛子喝得欢天喜地。

  想看热闹的人见状,脸色怪异。

  好好的一场撕逼大战,两位主角能不能走点心?

  难道你们是来长安,就是为了吃吃喝喝?

  陈时倒是瞧出两分眼色,这绍世子今日摆明是为护着李兆信而来,至于维世子那边恐怕也抱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心思,不会先动手。

  看来今日是没什么热闹可看的了。

  他拿起筷子梭巡一圈,也夹了颗黄金丸子送到嘴里:“嗯,确实不错。”

  “吃吃吃,迟早被那村夫活吃了!”赵明诚咒骂一句,起身便走,只说去如厕。

  陈时倒没跟着。

  如厕也好,赵明诚性子太急脑子又没人家转得快,在厅上只会惹出麻烦。

  吃了八分饱,秦绍便打算撤了。

  既然秦维没有主动招惹她的意思,她也乐得平静。

  毕竟都是初入长安,还有得是交锋的机会。

  秦绍向李兆信使了个眼色,两人一道起身,派人跟喝得正酣的秦维招呼一声,便往厅门走去。

  秦维得到禀报立刻抬头去望,秦绍已经走到厅门前。

  他无所谓地耸肩,下意识往幕僚桌上的孔先生处看了一眼。

  孔先生年过四十,但精于养生,面色红润,只留着一把灰白相间的小胡子,摸了两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

  秦维晓得,也就不去理会秦绍。

  可就在此刻,一声惊呼从厅门响起,碎瓷声略显尖锐,引得众人望去。

  “世子息怒,世子息怒!”小丫鬟带着哭腔,连连叩头。

  秦维大步走来:“绍世子,您没事吧?”

  秦绍摆摆手,她见到小丫鬟倒向自己就避开了,唯有摔在地上的汤汁溅在她袍角几滴,那丫鬟吓傻了,还用脏兮兮的袖子要去给她擦。

  她袍子一甩,避开了。

  “来人!还不把她拖下去!”秦维也恼了。

  秦绍都要走了,却来这一场,不知道的还以他有意要给秦绍难看。

  这不是给他找事吗?

  秦维脸色更加不善:“绍世子息怒,我这就命人将她买到教坊司去。”

  秦绍噙笑:“世子做主便是。”

  秦维笑容略有些尴尬。

  不过他们天潢贵胄,草菅人命都使得,何况一个命都没衣裳值钱的小丫鬟。

  “有劳世子入内换件衣裳,稍后维亲自敬酒赔罪。”秦维拱手相请。

  李兆信微不可查地拉了拉秦绍衣角,暗自摇头。

  秦绍则面带微笑:“好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