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红星战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授勋(上)

红星战机 dev1ce 2061 2020.07.26 21:38

  瓦列里回去以后,乌沙科夫只是给了他一个警告,为了保证他的安全,没有再让他上飞机作战。

  不过,他还是对瓦列里的战果感到很惊喜。

  此前,他对德军新式的福克沃尔夫战斗机也了解一二,知道这是一种不好对付的玩意。

  可瓦列里居然只花了一架飞机的代价,在数量劣势的情况下,全歼了六架190。

  着实不简单。

  但乌沙科夫还是坚持了统帅部的命令,不准让瓦列里再次上战场。

  无奈,瓦列里只好再休息了十天,等到了十月中旬。

  在此之间,瓦列里也去看过伊莉娜,结果发现,这女孩的伤势确实很严重。

  掌骨骨折、桡骨骨折、头部创伤、轻微烧伤、腰部肌组织拉伤、两肩脱臼……

  还好,看起来严重,实则都是外伤。

  外伤好治疗,像内伤什么的,就复杂一些。

  伊莉娜运气不错,除了器官有些震伤,修养几天就好了外,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瓦列里看着那绑着石膏,缠满绷带的手臂,不禁皱起了眉头。

  “伊莉娜,我有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瓦列里盯着她问道。

  “好消息。”伊莉娜毫不犹豫地答道。

  “嗯,好消息呢,就是……你马上就是苏联英雄了。”瓦列里平静地说道。

  伊莉娜愣了两秒钟,眯起眼睛紧盯着瓦列里的双眼,嘴角微微一扬:“你和我开玩笑呢。”

  “没骗你啊。”瓦列里憋着笑,还是那副淡淡的表情看着她。

  伊莉娜一下收敛了笑容,坐直了身体,瓦列里赶忙上前扶着她。

  “真的啊?”这下她的语气比之前强烈许多。

  “我没骗你啊,我和你开玩笑干嘛。”瓦列里白了白眼,自己的信誉这么低吗。

  “啊!”伊莉娜突然尖叫起来,吓得瓦列里差点从凳子上跌了下去,奶奶的,德国人的战斗机都没这个破坏力大。

  “嘘!”瓦列里看了看门口,对不满的医生赔了个笑,随后盯着她说道,“这是医院,就不能安静点吗!”

  “不好意思……”伊莉娜显然意识到自己有些过激了,扯着被子把半个头窝了进去,只留一双小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瓦列里看。

  “你也去吗?”许久,伊莉娜问道。

  瓦列里挑起一边眉毛,答道:“是啊。”

  “不过我还有个坏消息。”瓦列里突然拉下面孔,一副很可惜的样子看着她。

  “什么坏消息……”伊莉娜瞪着眼睛问道。

  “你看你现在的伤。”瓦列里指了指伊莉娜右手上裹着的石膏,“授勋仪式在十月十七号,不知道你能不能赶上。”

  “五天后啊?”伊莉娜张大了嘴。

  瓦列里点了点头。

  “我可以的。”伊莉娜看着胳膊上里三层外三层的石膏,咬了咬牙还是说道。

  “你想缠着石膏过去吗。”

  “是啊。”

  “哦。”瓦列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道,“那你是直接从病房过去呢,还是先去专用的接待所。”

  “你问这个干什么?”伊莉娜歪着头问他。

  “这个嘛,你知道的,授勋之前,我们都要呆在一个专用的接待所里,以防当天迟到。”瓦列里转了转眼珠。

  “哦?”

  “而且,你不是受伤吗,我也可以给你提供适当的帮助。”瓦列里看着她一脸怀疑的样子,赶紧补充道。

  “这样啊。”伊莉娜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会去接待所的,呆在医院实在是太难受了,这里一股药水味……”

  转眼就到了十七号。

  “嗒嗒嗒”瓦列里勾起食指在门上敲了几声。

  “等等啊。”门里传来一声女声,随即“咔哒”一声,房门被打开了。

  “怎么样,伊莉娜·柯洛什切娃同志,昨晚睡得好吗。”一开门,瓦列里就热切地问道。

  “还可以。”伊莉娜回答道,“只不过,我总是压到这块石膏上。”

  “忍三个月就好了。”瓦列里刚想走进房间,忽然想到这样似乎不太礼貌,于是问道,“可以吗?”

  “当然,进来吧。”

  “激动吗?”瓦列里笑着问道。

  “激动,我本来以为昨晚睡不着了,可没想到,刚躺到床上,困意就卷来了,可能是这里的床比较舒服吧。”伊莉娜说道,看了看那块虽然不大但是比部队里不知道舒适多少倍的小床。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第一次授勋的前一个晚上还在画图纸呢。”瓦列里笑着说道,随即拎起挂在旁边的军服,“站起来,穿衣服了。”

  “哦?上尉同志,没想到你还会设计啊。”伊莉娜乖乖站起了身,走到瓦列里面前。

  “就是胡乱画点东西。”瓦列里把军服往伊莉娜肩上一披,抓着她的手臂小心翼翼地塞入袖子,同时说道,“伊莉娜,你实在是太瘦了,你应该多吃点东西。”

  瓦列里刚刚抓她手臂的时候,甚至一只手就能包住他的上臂。

  “啊……”伊莉娜忽然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弄得瓦列里有些摸不着头脑。

  然而他却不知道,在俄罗斯人看来,女性的身材是比较私密的,除非是亲密的人,否则不能随意谈论这个话题。

  瓦列里哪里知道,而且在女人这边,他的情商一直高不到哪里去,所以还是像没事人一样帮伊莉娜扣着扣子,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起来。

  “好了。”瓦列里扣完最后一个扣子,整了整她的衣领说道。

  “嗯,谢谢。”伊莉娜红着脸说道,瓦列里倒有些不太自然了,直到伊莉娜用左手指了指头发问道:“你会梳头吗?”

  “噢。”瓦列里接过发卡,这方面虽然他不太熟悉,但是还是略知一二的。

  毕竟没看过猪跑也吃过猪肉啊。

  终于花了一个小时搞完了内务,太阳刚刚升起,瓦列里一看手表,正好七点。

  “走吧。”瓦列里戴上军帽,挺起胸走出了招待所。

  “苏联英雄同志,请上车。”瓦列里很绅士地为伊莉娜拉开车门。

  和之前不一样,瓦列里现在有自己的车了,就可以自己开往红场了。

  “哎,克里姆林宫,我又来啦。”瓦列里望着不远处的一颗红星尖顶,默默想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