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外国历史 红星战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担保(上)

红星战机 dev1ce 2008 2020.07.20 20:10

  “呼!”瓦列里猛地睁开眼睛,汗水已经浸透了后背。

  窗外已经有了清晨的曙光,渐渐亮了起来,却仍旧寒风呼啸,从树叶缝隙中刮过,就像幽灵一般。

  瓦列里深吸了几口气,拍了拍身体,没错,自己还是在病房里。

  “都是假的?”瓦列里有些难以置信,刚刚空战的各种感觉,都无比真实,脑海中浮现出刚刚的梦境,他甚至都能复述下来。

  那台米格17、刚刚的空战、攻击……

  可是周围的环境告诉瓦列里,这一切就是假的。

  确定自己没有再次穿越后,瓦列里还是躺了下来,裹紧被子,继续睡觉。

  然而,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瓦列里却感觉自己怎么也睡不着,或许是空战让他的肾上腺素含量蹭蹭地往上蹦,无奈,瓦列里只好坐了起来,抬头望向窗边。

  不知怎的,他忽然想起了伊莉娜,不知道这个时候她怎么样?

  听说她伤的挺重的?瓦列里微微皱起了眉头,不知道那帮内务部的家伙会怎么判她。

  自己可以试试去把她保下来?

  瓦列里是不愿意这样的,动用关系是他一直以来都不喜欢的一种手段,因为他常常把这种方法和腐败联系在一起。

  而且,他该去找谁呢?

  贝利亚?斯大林?

  瓦列里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决定去找斯大林同志。

  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没有其他人好选了。

  正当瓦列里在思考时,房门忽然被推开了,一个护士走了进来,见他坐在窗边,有些惊讶。

  “瓦列里同志,你必须好好养伤,而且,你这样坐在窗边会着凉的。”

  “没事。”瓦列里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说道,“就一会时间,不会着凉的。”

  那个护士摇了摇头,说道:“换药了,顺便看看你的肩膀。”

  瓦列里点了点头,不过随即疑惑地问道:“您不是说我除了脱臼和脑震荡之外没什么大伤吗,怎么这两条胳膊还是缠得和木乃伊似的。”

  “你胳膊上还是有伤口的,只是没到缝针的级别。”护士剪开裹在手臂上的绷带,瓦列里发现自己的两条手臂上布满了深浅不一的划伤,但它们的长度和深度都不大。

  “这都是小伤口啊,透透气会更好吧。”瓦列里问道。

  “上面有指示,一定要让你迅速恢复,不绑绷带的话,万一感染,麻烦就大了。”护士一边用酒精棉球抹着伤口,一边说道。

  瓦列里汗颜,这也太大惊小怪了吧,说白了,这种伤口,就是在家里都能自己处理。

  “我过两天想申请出院。”瓦列里忽然说道。

  “绝对不行。”那个护士一听,板起脸,严肃地说道。

  “克里姆林宫找我有事。”瓦列里早就预料到她会这么说,立马就搬出克里姆林宫来架台面。

  “为了你的健康,瓦列里同志,我建议你还是不要乱跑。”那个护士显然松了口。

  “我很快就回来,我会给上面打报告的。”

  “好吧。”

  瓦列里点了点头,待那个护士换好药出去后,他拿起电话,拨了几个号码。

  “斯大林同志早上好。”接通后,瓦列里赶紧打招呼。

  这是斯大林留给他的单独电话号码,斯大林的办公桌上有好几个电话,分别有不同的用处,熟悉的人,自然就有特别的电话机。

  “早,瓦列里同志,你伤好点了吗?”斯大林客气地问道。

  “是的,谢谢斯大林同志关心。”

  “嗯,你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瓦列里组织了一下语言,“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您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见面说。”

  “我看看。”话筒那边传来一阵纸张声,估计是斯大林在看工作排表。

  “你大概要多久?”

  “不长,三十分钟就够了。”瓦列里赶紧回答道。

  “好吧,我正好也有事情要找你,那就……明天下午一点,你看怎么样。”

  “当然可以。”

  “那就这样吧。”

  “再会,斯大林同志。”

  “再会。”

  听见了“嘟嘟嘟”的忙音声,瓦列里才放下了电话,大松一口气。

  他还想着,斯大林这么一个大忙人,自己要占用他的时间来做这种小事,似乎不太合适。

  但听到他也要找自己,瓦列里就释然了。

  问题是,自己要怎么过去呢。

  开车过去?恐怕在路上的时候,脱臼就要被震成骨折了。

  没办法,只好去找院长,借用一下他的汽车。

  说明来意后,院长很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还给他配了个司机。

  ……

  第二天下午,瓦列里准时出现在了红场。

  走进克里姆林宫,瓦列里忽然发现自己与周围格格不入。

  上一次来这里,瓦列里走的是一个小门,根本就不公开,所以一路上也没见到几个人。

  这一次走的是大门,一走进去,瓦列里就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权威,墙上挂的不是列宁像就是斯大林像,周围擦肩而过的都至少是校级以上的军官,瓦列里一个小小的中尉在这里显得尤为突出。

  走到大厅前,瓦列里首先过了一个安检,把他的配枪收走后,才放他进去。

  来到二楼,瓦列里又受了一遍安检,这才走到前台,对台前的女军官说道:“我找斯大林同志,有预约。”

  那个军官看了他一眼,伸手道:“证件。”

  瓦列里赶紧把证件递了上去,那个军官扫了一眼,有些惊讶地抬起头问道:“您就是瓦列里同志。”

  “是的,同志。”

  “噢。”那个军官没再说什么,只是上下打量了他几眼,随后才敲了章,给他一张通行证。

  “最后面那扇大门就是了。”女军官把证件还给了他,指了指后面说道。

  “谢谢您。”

  瓦列里跟着她的指示,走到斯大林的办公室门口。

  这扇大门,和“自己”记忆中的一样。

  自己似乎之前来过这里,在潜意识中,对周围的环境颇为熟悉。

  瓦列里没有多想,向前一步敲了敲门。

  “请进来。”一声沉厚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