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明星爱心大使笔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你以为你真的是谁(1)

明星爱心大使笔记 辛心.QD 2467 2005.06.24 10:08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淄尘金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

  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樽前,拭

  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

  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君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

  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纳兰容若:《金缕曲.赠梁汾》

  小的时候,雷成栋就知道自己血管里的血液与众不同。

  它可能表面上也是红色,但内里却泛着星星点点的蓝色介质、粉色微粒和黑色纤尘,并交替主宰着雷成栋的性格特征。所以后来雷成栋顺着来路望过去,灰色的充满薄荷味道的孤独童年,忧郁而伤感的蓝色少年,意气风发热血沸腾烂若朝霞的青年,节节相连,环环相扣,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已在冥冥中安排好了一个圈套,等着把自己“套牢”。任你跑得再快也逃不掉。

  但现在,对铺天盖地而来的印度奥修式中国庄子式香港刘德华式地“一切都是天意”的论调,雷成栋却是打死我也不肯承认地嗤之以鼻。所以当故事开始的时候,一向自诩人生目标明确、意志坚定、心思缜密的雷成栋,怎么也料不到就因为在汽车站的一次吵架,竟会闹得自己神经衰弱、意志疲惫,俨然“精神分裂”起来的。

  话说最近,雷成栋的人生之途可谓春风得意、艳阳高照——刚刚提了“副科级”,组织部马上派人来了解他的情况,依单位惯例,组织问题是不在话下了;和女朋友雪儿经过最后的一番冷战,终于拨开云雾又见青天,历经战火“洗礼”的爱情如烤熟的山芋更加烫手,现正急切地着准备结婚事宜——十几年的寒窗苦读,又几年的孤身奋斗,都慢慢地有了回报。一切的一切,都按照雷成栋自己的人生设计轨迹慢慢行进,甚至于有呈加速度和超常规发展之势。譬如因为闲不住而写的一些小诗小文竟也屡屡在市报征文中意外获奖;再如,因为自己的勤劳肯干而颇受领导器重,逢年过节竟能象外企职工一样得到领导偷偷塞过来的红包——虽说“君子贵不贪”,但这毕竟也是对自己工作的一种赞赏和肯定。于是,志得意满的雷成栋开始想回家了。三千多元一套的西装穿到身上,腰里钞票绑得足足,新买的鳄鱼皮带上别一个崭新的诺基亚手机,左手拎个旅行箱,右手挽个白衣胜雪、长发飘飘的城里女孩,风风光光地回家来——归国华侨的味儿也不过如此吧!但他们没有雷成栋的年轻!如此风光地回家,也算得上是替一向老实巴交任人宰割、辛辛苦苦培养自己的父母挣个脸儿吧?一想到年迈的父母看到他衣锦还乡时那布满皱褶的脸上徐徐漾开的笑纹,雷成栋的心就狂跳达每分钟120次以上。

  好,回家去。

  可从不信邪的雷成栋,这回却不得不栽在了这个定数上。本来因为担心买不着票,雷成栋前一天晚上就过江来买好了两张第二天上午十点半钟出发的票。已不是第一次回家了,但这是自己上班两年来正式回家的一次,不免兴奋,睡着睡着便突然从床上蹦起来,光着脚丫下地转了一圈才又上床,折腾了半宿:小时煤油灯下读书的艰辛,十来岁的伢子离开父母到镇上住读的孤单,大学时代的豪情与梦想、临毕业分配前因为没有后台而担心工作无着的惶惶无计……脑子好象不听使唤了,许多往事过电影一样地此起彼落,一个个都要蹦出来,争相表明自己值得去记取。他狠狠地掐住自己的大腿,直到疼得倒吸几口凉气。以前背书背晚了以致大脑兴奋过度而失眠时培养出来的这种自虐式的催眠方法使他的脑子从混乱状态中清醒过来,然后方慢慢地转入睡眠状态,而这已经是转钟三点多了。为了不致误车,他把闹钟拨到了五点钟(准确地说是五点差五分,因为他一直都是把闹钟拨快了五分钟的,所以无论开会还是参加活动他总是早到,深得领导好评)。第二天早上闹钟一响,他一骨碌爬下床,昏头昏脑地洗把脸,穿衣服可是要花点工夫的,然后马上跑到家属区去敲小雪家的门。这个懒丫头,你不喊她她是起不来的。再回到单身宿舍检视一遍自己的行装,估摸着小雪该到了,又下楼去买早点:三根油条,两碗热干面,小雪本来最喜欢喝糊米酒的,但不买了,怕上车后尿憋得慌,女孩子家又不方便……一边走一边想着,雷成栋自己都觉得自个儿有时有点婆婆妈妈。

  小雪却一直赖到七点钟才起床七点半才拎着一个小包包匆匆过来。穿一件景泰蓝旗袍,脸上化了个淡妆,天然去雕饰,却更显得一张粉白的脸娇嫩无比,正是雷成栋想要的模样。雷成栋一向不主张女孩子浓妆艳抹把一张脸搞得象地图似的。在他从小所受的教育中,浓妆艳抹等同于“卖粉的”,虽说后来明知凡事不可一概而论,但有些观念一旦形成是很难改的。“卖粉”是武汉人对“鸡”的称呼,雷成栋觉得真是贴切。至于“鸡”为何又是“妓女”的代称,则不知是否武汉人发明的了。

  雷成栋当然不会去追究这类无聊的事儿的,他现在正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都是踌躇满志的,仿佛人中国不知道有多少大事等着他去完成呢!出门的时候,雷成栋瞥见高楼拐角的太阳像安排婚礼般地把彩霞铺了满天当红地毯,心情更好了。所以尽管在车站里一等就是几个钟头,他并没有太在意。偌大个中国,十二亿人口,每天有多少人出行?有车给您坐就不错了,飞机延迟、火车晚点都是常事,何况内地一座普通城市的一辆普通的长途客车?当广播里一再播出“开往鄂西方向去的5187次班车因故未到,请买到车票的乘客在座位上耐心等候”的通知时,他宽容地笑着,一点也不感到愤怒。大多数时候他是不欣赏等待的。但此刻的等待,却拉长了他的幸福感觉:有衣锦还乡的荣耀,有客从何来的惶惑,有美人在侧的骄矜,更有一种“天下英雄、舍我其谁”的满足——因为他发现,在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就他和小雪二人衣着光鲜、气派不凡,虽不神仙伴侣,却也鹤立鸡群,吸引了不少乡里人惊羡的眼光。这一切,都令他很有成就感。所以他丝毫没有觉得等待的漫长。而小雪,心中满溢的是与爱同行的甜蜜、“待晓堂前拜舅姑”的忐忑以及回归自然亲近田园的向往,只顾象燕子一样在雷成栋身边唧唧喳喳,也无暇去体会等待的无聊了。

  “旅客朋友们,本站因突发事故,开往鄂西方向去的5187次班车临时取消,请大家拿着自己的车票找站长签字后到六号窗口理退票手续。”“咔”地一声,广播停了,播音员那面无表情的声音不再为喧嚣的大厅制造喧嚣。忍无可忍的人们终于躁动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