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明星爱心大使笔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远离尘嚣(3)

明星爱心大使笔记 辛心.QD 2053 2005.08.22 10:38

    突然想起大学时流行的熄灯后的一些所谓“寝室文化”,不由得笑出声来。

  雪儿也笑问:“你笑什么?”

  自己反问:“你又笑什么呢?”

  雪儿拧我:“你好坏!我是看你笑才笑的嘛!”

  自己好不容易才止住笑,说:“我是想起了一个双胞胎的故事:说是有一对双胞胎,在娘肚子里就在争论到底是爸爸好还妈妈好。一个说,爸爸好,每天都把头伸进来看我们。另一个说,不,爸爸最坏了,每次进来之后吐一泡痰就走了!”

  “什么?什么意思?哦,我明白了!你好坏你好坏!”雪儿边说边把头往怀里钻过来。

  便索性又坏:“我是坏,我是个坏爸爸,我还要进去看一看!”雪儿,雪儿!

  第二天早上起来,雪儿硬是抢着把自己和雷成栋的衣服以及床上的床单被套都洗了。

  母亲和嫂子拗不过,只在背地里偷偷地笑。

  接下来的几天里,自己陪着雪儿逛遍了雷公寺小山,河流,农田,草地。在城市钢筋水泥的灰色拥抱里闷久了的人能够来到乡村这绿色清新的世界,应该是有福的。那各种层次的绿色,那善良淳朴的民风民俗,才是真正的世界,真正的人生。

  妈妈看到儿子带着女朋友到处玩,玩得那样高兴,她自然高兴得很。尽管在自己和雪儿看来,帮着家里从水井中打水上来,一起到菜地里去收菜,一起牵牛到田野里去放,只是好玩,只是对农村生活的一种简单的体验和了解的乐趣。可是,在妈妈看来,却是在儿子在帮家里做事。儿子现在是城市里的人,但是却没有对农村感到讨厌,儿子还是儿子,还是与娘一条心,还是属于这个家。妈妈,您辛辛苦苦养育了我,我其实却并没有为您做些什么。

  这天中午时分,自己和雪儿在帮嫂子剥花生米,三个人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农村,城市,工作,农活。

  “雪儿,农村条件很苦吧?也没有什么好玩的,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哪象你们城市,干什么都方便。不过,在城市里住久了,来农村住住也很好的。但是时间不能太长,你们哪里习惯得了。”

  “那倒是的。没有经历过的事肯定感兴趣的,况且农村的风景、空气确实好,不时回来小住几天,感觉真的很好的。还真觉得是另一种享受。”

  自己口里含着花生米说:“要是叫你象我爸我妈那样天天下地干农活,看你还觉不觉得享受。如果叫我现在天天过农村生活,我肯定不行。因为我什么都不懂。”

  雪儿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要不是嫂子在,她看到自己这个架势,这个眼神,这个语气,保准又是一场舌头官司。

  嫂子连忙说:“是呀,是呀,你要我现在住在城市里,我还不习惯呢。平常在农村大手大脚干活随随便便惯了。要是到城市里去,处处受约束,人家不说你象个傻子才怪呢。”

  受二人的影响,她也憋起夹生普通话来了。

  正聊着,妈妈走过来了,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一起:“成栋,明天镇上赶集,热闹的很,你带小雪一起去玩?”自己说:“有什么好玩的呀。”雪儿抢着说:“不,我要去,你带我去嘛。”妈妈说:“你就带她去罢,随便走走,顺便带点菜回来。”雪儿说:“是嘛,人家想去看看嘛。”雪儿撒起娇来,妈妈和嫂子对望一眼,都笑了,我大约一定也笑了。

  雪儿红起了脸,又说:“嫂子,你明天跟我们一起去吧,人多热闹。”嫂子说:“我明天有事,娘家弟媳妇生了小娃,我妈身体不好,我得去看两天,你们两个去吧。街上人多,要小心一点。我们这里庙不大,什么神仙都有,小偷也不老少。”

  妈妈摸索着从自己内衣荷包里摸出一个小手绢包,一层层剥开,从里面叠得整整齐齐的钱圈里抽出一张十块钱说:“你随便买点什么回来。”刚准备把钱包好的,又打开,把十块钱放进去,拿出一张五十的说:“随便买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自己把钱挡回去说:“妈,我有钱,您把钱收好。”又拉扯了一下,钱终于还是放回了那个小手绢包。

  妈妈,最最亲爱的妈妈。没出息的孩儿又回来了。可这次是什么样的回呢?

  雷成栋总是叫自己不要想很多了,虽说自己不久就要死去,但现在是活着的。活着就是还能够象以前那样拥有这个美丽的世界。虽说厂里的事已经不做了,虽说雪儿已经走了,虽说周围的朋友都已经对他疏远,可是除了这些,他一样的都可以有。如果愿意,他可以象以前一样去买书,到超市里去买珍珠元子,买话莓,买水果,买衣服。甚至如果想自暴自弃的话,还可以试着去叫叫“鸡”,反正被抓了也不能拿一个艾滋病人怎样。如果不愿意,就回家里来好好享受田园生活,种田种地种城里没有的有机蔬菜种鲜花绿草。就这样稀里糊涂又安静恬适地过完人生中的最后一段日子算了。可是想过之后,雷成栋又问自己:就这样过完这以后的一小段日子吗?我的一生就这样完结吗?

  雷成栋狠狠的眨了眨眼,用手抹了一把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不要想了,不用想了,不必想了,什么都不再想了,就这样活着,直到死去吧。

  初春乍寒,北风没有绿叶和蒿草的遮挡,得意的狂吠着。雷成栋把左手提的箱子和右手提的用编织布做成的大提包放在地上,搓了搓手,把黑色的长风衣紧了紧,吃力地拎起东西望家走去。

  “二叔回来了,二叔回来了!”一个人在村头捕蜻蜓的小侄子犹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地把欢呼声送到了整个村庄。人们纷纷从家里走出,都想看看雷成栋是否带回了新的女朋友。夕阳普照下的小山村于是格外沸腾起来。

  只有村头的几只老牛不为所动,闲闲地闭上眼睛,咀嚼着无边的岁月和心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