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明星爱心大使笔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灰铅时代(2)

明星爱心大使笔记 辛心.QD 2599 2012.06.29 10:57

    接下来的日子里,雷成栋拚了命的帮家里做事。挑水,砍柴,做卫生……似乎想在这段日子里把家里以后的活全干完。他还陪妈妈到街上去把她的头发局了油,跟父亲买了一套二百多块钱的西服。稍闲的时候,他把雷公寺周围逛了个够。他到了小时侯放牛的小山沟。原来的小树已经都成了参天大树,要在夏季,现在一定是绿荫荫的一片了。他到了曾经和同村的几个小伙伴捉鱼的那条水沟。水沟经过岁月的冲洗变得更大更深了,只是现在是枯水季节,沟里没有一点水,乱糟糟的长着一些枯草,没有一丝生机。他还爬上了村头那座最高的山坡,往下看雷公寺,甜谧,安逸,静静的舒展开身子,躺在天空底下的内地的一处原始乡村部落,真的好象是世外桃源。

  本来,雷成栋是想这样陪着爸爸妈妈好好过一段日子的,不让家里人知道他的事情,直到心安理得地躺在父兄的怀抱里死去。

  可是,生活又一次捉弄了他。

  望着眼前这个邋遢村妇送来的一沓资料,一封已经开封了的、非常精美的资料袋,雷成栋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羞耻感。这种羞耻感,就象是在澡堂洗澡的时候,自己的裸体被眼前的这个村妇莽闯进去看见一样。资料是从武汉转寄过来的。他在武汉的时候,曾经给美国的一个在国际上非常有名的艾滋病研究机构写过信。这个机构就给他寄来了一些关于艾滋病的书籍和资料。是寄给厂里的,厂里知道他回了老家,就给他转寄来了。急性子、爱热闹的农村人,总是以窥视邻里的隐私为乐事。给雷成栋的信还没有到他的手上就被人偷偷的撕开了。先是几个人知道,后来很多了,再后来,几乎是全村人都知道了。

  全村人都知道回来了个艾滋病人。

  雷妈妈一听说是“不治之症”,心脏病发了进了医院。雷成栋和闻讯赶回来的哥嫂一起去医院照顾。哥嫂在那边忙着,雷成栋几乎插不上手。好容易想到干点什么,马上就被嫂子抢着干了,只好在一旁干坐着,望着妈妈苍老的面容、瘦小的身体,愁肠百结。嫂子一边轻声劝慰着妈妈,一边不停的用手替妈妈按摩胸部和背,全病房的人都说她是个好媳妇。雷成栋现在对药非常敏感,受不了那股药水味,就到医院病房的走廊上去呼吸不是很新鲜的新鲜空气。雷成林几次想过来跟他聊聊,可张了几次嘴又把话咽下去了。雷成栋从小就是个有主见、城府深、心眼大、有板眼的人,小时候两个人虽然关系好,但大了后哥俩反而生份了,雷成林都不大敢跟他亲近的。如今弟弟这个病自己又说不上什么,只能狠狠的吸几口烟,轻叹几声,算是对弟弟的关心。他多想回到小时候,两个人有了什么话相互说,有了事一起做,无忧无虑,多好!

  雷成栋知道妈妈喜欢吃水果的,就到街上买了几斤香蕉和苹果,认认真真地给妈妈和哥嫂各削了一个苹果。在削皮的过程当中,他努力地坚持着,暗暗地与自己较劲,让每一次的苹果皮都不掉下来,连成一条线,看得隔床的一个小男孩瞪圆了一双眼目不转睛。雷成栋深怕那线一掉,自己的眼泪也就掉下来了。妈妈把苹果接过就吃起来,一边吃一边淌泪。把苹果递给哥哥和嫂子,他们都说:“忙着呢,等下再吃吧。”

  晚上雷成栋再来的时候,那两个苹果还是放在床头柜上,表面已经泛黄、干蔫,象雷成栋紧缩失血的心脏。

  几天后,妈妈出院了。雷成栋从悲伤中恢复过来,才发现世界已经变样了。

  妈妈一看见他就动不动哭得象个泪人,还不敢在外面哭。虽说她也搞不清楚艾滋病到底是个什么病,但她听别人说着种病是治不好的,一得上了就是死。而且还是传染病,更有人说着是性病,脏病,是那些吸毒、嫖妓、同性恋的人才有的病。雷爸爸只是一个劲的抽烟,沧桑的脸上是麻木的神情。哥嫂明显的疏远了他,两个侄子也再不来找他玩了。村里人处处避着他,远离他,甚至也避开了他的家人。有天早上起来,他们发现门口堆满了秽物,门上贴了好多纸条:“艾滋病,滚出去!”“不要害我们!”“打倒艾滋病!”雷成栋不想去辩白什么,他能够说什么呢?讲艾滋病吗?讲科学讲人道吗?这个世界又有多少道理可讲?人们只信传言,并本能对未知的东西表示拒绝和恐惧。对大多数人来说,真理,往往不在少数人的手里,而在舆*论一边。何况,这里是农村!

  躺在床上,雷成栋真正的、彻底的想了想,怎么办?怎么办?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他想他该离开这个家了,也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他不愿意,不想看到家人伤心。他不想看到哥哥嫂子对他的淡漠和疏远。他不愿意村里人对他们家的非言非语。走吧!人言可畏!人言可畏!“可是我这一走,别人一定说我畏罪,其实,我何罪可畏呢?”“我死,又有何干呢?只不过是人言可畏,人言可畏!”阮玲玉临死前的几句话,在雷成栋的脑中不断的翻来覆去的绕,绕,绕。

  那样子的英雄末路,雷成栋是真正体会到了。

  雷成栋是在清明节过后的那天离开雷公寺的。他留了信给家里,叫家里不要为他担心了,他不想家里人伤心,也不想家里人看到自己伤心。他不想村里人因为自己而疏远家里人。他说他走了,也许再也不会回雷公寺,爸爸妈妈多保重。他说他什么都都没留下,绝对不会把病菌传染给家里人或村里人的,请他们向村里人解释清楚。他说他还会写信回来的。

  雷成栋走的前一天晚上就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他把所有用过的东西包括床单、被子、茶杯、碗筷等全都拿到后山处理了。虽说他知道,除了体液,其它途径传染艾滋病的机会极小,可是他不会放过这极小的机会的。他知道人得了这种病后的感觉。

  再见了,雷公寺,生我养我的故土;再见了,父母兄嫂,感激你们的养育和关怀。我无力回报,反而给你们带来伤害。对不起,这不是我的错。

  踏着潮湿的晨土,雷成栋离开了家。到了那小山的顶上,再走下去就看不见雷公寺了。

  站在坡顶上,他回头望了望,雷公寺还是象往常一样,静静的,象一只甲壳虫爬在那里。

  回过头,他快步的往坡下走去。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他已经想好了。他要快点回到武汉,他要抓住这几年,或是一两年,或是几个月的时间,干一件自己以前一直想干却一直没有机会,也没有勇气干的事情。——小雪,不也一直骂他是个懦夫,希望他能抛下一切写出一部惊世之作来吗?她相信他的才气,正因为这点她才跟定了他。现在,机会来了。我要深入生活,体验社会百态,用自己——一个艾滋病人的身份去看这个社会,了解这个社会,尤其是那些看不见的角落,那些处在社会底层的人们,比如家乡落后的医疗条件下的农民生存状况,艾滋病人,比如**女,比如打工仔等等。只要来得及,他希望能够把自己的触角伸到社会的每一个角落。比如,那号称来自底层的“最牛乞丐”夏海波写的的《乞讨日记》他胡乱看过几眼,发现自己的文笔和才思比他好上不止一百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