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明星爱心大使笔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红DENG区的中国女人(2)

明星爱心大使笔记 辛心.QD 1457 2012.07.04 08:04

    雷成栋不知该跟眼前这个粗俗、直爽、大大咧咧的男人说些什么,便胡乱问道:“你刚刚说结婚不容易,为么事呢?”

  苕货猛吃几口菜,才愣愣地说:“小哥哥你们可能不晓得,我们这代人是他妈个×么事都给碰上了的。小的时候,国家刚建设,正是么百废俱兴百业待举之年,老们这些平头老百姓,穷得叮当响,有了上顿没下顿。稍大一些,该读书的时候他妈个×特殊时期,瞎搞一锅粥!书没读成,又上山下乡、支援农村建设,没日没夜地干,还讨不到好。后来回城了,进了工厂,拼死拼活为厂里干,为国家卖力,现在却又搞个么×下岗,你说说,老们哪里有过几天好日子?这么弄来弄去的,哪还能存上几个钱结婚成家!年轻地时候不是没找过,可人家嫌老子穷。现在都快五十了,更莫谈了。白天踩踩麻木,晚上打打麻将,再不就出来找个把鸡,钱从你手里出来又到她手中去,就这样过一天算两个半天吧!”

  雷成栋听苕货说着这些,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苕货的话把他带到了苕货们的那个时代。他看过书,也看过电视,他的大学毕业论文就是关于“知青文学”的,苕货这一代人的故事他很清楚。这些被很多人视为城里的最底层、最粗俗、甚至是垃圾的人,同样也有自己的鲜花与微笑、青春和梦想,他们也企望和那些穿得体体面面、说话正正经经的人一样,可无情的现实却不可能让每一个奋斗过的人都得到对等的回报,他们便像生活淘下来的沙子一样,只有在最底层寻找自己的位置。没文化、没工作、没有钱,甚至还要不时地受警察的驱逐和乘客的辱骂!为了生活,他们只能白天穿着黄军鞋、光着膀子坐在麻木上巴巴地等客,只能和同伙开些低级下流的玩笑来调济一下精神和肉体的重负,只能在夜里呆在简陋的住处打麻将混点或者**来了到武胜路、火车站及其他一些低级场所找一些低级**了事,哪怕被抓到也能怪自己火背、运气不好。他们也奋斗过的,可是被滚滚前进的漩涡搁浅在沙滩上,能怨谁?但,为什么不向那些成功的、在叛逆境中咬牙坚持直至迎来曙光的人学学呢,哪怕——希望是渺茫的、道路是曲折的?!

  雷成栋又叫来了两瓶啤酒,替苕货斟上一杯。啤酒的泡沫花溢了出来,苕货赶紧把嘴巴凑过去吸了几口。

  “可是象你们这样的人也有成功者啊!”可能不中听,还是忍不住要说出来。

  “成功?卵子!那是要讲天时地利人和的,还要靠祖上修的福份好!改革开放那阵子,我还不是想出来闯闯,贩钢材卖,可咱穷工人一个,没有钱铺路,又没有蔸子,只有赔钱的命。看看那些大老板,哪个上面不是有人罩着,没有人的也得赶紧地找棵大树抱着生意才能长久。我是看透了,就这命!”苕货自己嗯嗯地干笑了两声,摇摇头,埋头吃菜,嘴里嚼得“嘎吱嘎吱”响。

  “是不是到这来的都是你们这种人呢?”雷成栋问。

  “大都是的。再不就是一些乡里的民工、老头子,反正像你这样体面的人来这里找鸡是蛮少的。你们另有高级地方的。宾馆、桑拿房,那里面都是金B,还有俄罗斯妹子,老贵了,我们进都不敢进。”苕货又盯着雷成栋看了看,“你不是来找女人的吧?莫不是来体验生活的哟!可莫是记者,上次害我一个同事进沙洋农场去劳jiao哟!”

  雷成栋不自然地笑了笑:“我是来找女人的,我哪有钱,还不是下岗工人一个。等下还要你帮我介绍一个好的呢。来,喝酒喝酒,你不知道,我就爱跟别人拉拉闲话。”

  “兄弟,这点咱俩差不多!”什么时候跟你兄弟了?

  我也曾英雄语出惊四座,可如今有谁肯来听我叙说?

  “来,喝酒!”于是又喝酒。

  便醉去也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