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明星爱心大使笔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我是病人我怕谁(1)

明星爱心大使笔记 辛心.QD 3838 2005.07.22 20:30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潜龙勿用,阳在下也。见龙再田,德施普也。终日乾乾,反复道也。

  或跃在渊,进无咎也。飞龙在天,大人造也。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用九,天德不可为首也。

  ——《易经:第一卦》

  艾滋病?!

  雷成栋惊奇得眼睛都要鼓出来:“医生,没有搞错吧?我从小到大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我碰都没有碰过!怎么可能呢?”“机器鉴别一般是不会有错的。如果你表示怀疑,可以到专门的医院去复查一下。”

  雷成栋从协和医院出来,在强烈的日照下竟觉得周身冰冷,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墙一下子把他同这个美丽鲜活的世界隔绝开来。他恨恨地抹了一把脸上流下的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的东西,又快步向离协和不远的性病艾滋病专科医院走去。他不相信自己会得艾滋。他不是不相信医学,只是觉得自己这样一个行为严谨、作风正派的青年,不可能跟艾滋这可怕的恶魔沾边的。艾滋病,那是多么遥远而可怕的东西啊!它应当是和什么同性恋、卖*嫖CHANG、吸毒联系在一起的。同性恋?那么恶心的东西,自己试都不敢试的,虽说生活中也碰上过一些可能是同性恋者的挑DOU,但自己都是坚决地拒绝了的。向来清白做人、正经做事、洁身自爱、阳光向上的一大好青年,居然跟这种东西沾上了边。吸毒?自己一无金钱二无**朋友,离它好远。卖*嫖CHANG?自己一无淫可卖二无CHANG可嫖,怎么会呢?他从来认为这些词只能跟那些素质低下的民工、小老板、大款们连在一起的,自己跟这些人是两个世界的人,找不到任何的共通点。甚至连和雪儿,也只是在回家以后有过那么一两次。自己这样的人普天下已经很难找了,怎么会跟那种破病扯上瓜葛……

  经过辗转难眠的三天后,雷成栋拿到了那家专科医院的检测报告单。当医生郑重地要求他填写一些表格的时候,他知道一切都完了,自己的生命行将结束,整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和物都将与自己分离,不再发生一点点关系。而自己死去之前,还不知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朋友的疏远、亲人的痛、世人异样的眼光……一切都可以想见,也不敢想见。

  尽管瑟瑟和不甘,医院还是将自己的资料保留,并联络了有关艾滋病防治机构。整个人被抽空了一般,木木的,飘飘的,冷冷的,连躯壳也不晓得在哪里。行尸走肉也不外乎这样子吧?

  接下来,该是等待命运的宣判了么?

  雷成栋啊雷成栋,没人为你哭泣,就让我自己为自己哭一场吧!可是,眼里分明不是泪,只有对不公平的命运的仇视!难道你一直不是活得很努力、很小心翼翼吗?

  谁能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老天要如此惩罚我?

  天空,正在一寸一寸黑下来。

  雷成栋沿着航空路机械地往前走。前面就是繁华的中山大道了,街头店铺和高楼顶上的灯箱和霓虹招牌已经亮起来了。在街头,雷成栋从刚买的一盒“红金龙”香烟里取出一只烟,点燃后猛吸一口,从来很少吸烟的他登时呛得眼泪直流。但他不管,又猛吸几口,仿佛有一种自虐的快乐。他没有擦眼泪,让这城市的晚风将它风干。遥远的北方正有大的寒流袭来,初冬的空气潮湿而冰冷。街头的霓虹一闪一闪,象是在嘲笑自己。但自己有什么值得嘲笑的?

  在武胜路与中山大道交汇的地方,雷成栋停下来,茫然朝四周看了看。这个地方其实他最熟悉不过的了。右边,马路对面就是新华书店。大学时候他经常来的。淘书,买便宜的钢笔,摆做家教的地摊。马路对面,是一家新建的超级市场,叫什么“好思家”。他和雪儿也逛过的。还来买过珍珠元子、话梅、水果、饮料。旁边是哪里?哦,是按摩医院。几颓废的名字,生意却很好。再往前走就是所谓的武胜路劳动力市场了。白天,有大片大片的外地民工聚集在此等待招工。虽说是非法的市场,政府也整顿过多次,但未见多大成效。所谓存在即合理。一到晚上,也就是现在,那些把嘴巴抹得血红、脸擦得卡白、穿得土不土洋不洋的鲜艳服装的女人便出动了,百分之九十是卖粉的。雷成栋是听一个叫“有板眼”的同事讲的。

  “有板眼”还竭力鼓动雷成栋来开开荤,但雷成栋毅然决然地拒绝了。尽管“有板眼”说这里的鸡好便宜,但自己来不来跟便宜与否无关。自己好歹是个国家干部,断不可与堕落为伍。尽管这世上包括就在自己身边腐化、堕落、挥霍公款而表面上冠冕堂皇的大有人在,这年头不是流行“唱歌要唱迟来的爱,跳舞搂着下一代”么?但雷成栋做不来那种人,他一见到那些领导头天晚上到酒店里搂着下一代,第二天在台上大谈反腐倡廉就感觉吃了苍蝇般恶心。

  要我活得这么虚伪,非精神分裂不可。

  但自己以前那么地委曲求全地奋斗,不就是为了走这条当官发财、光宗耀祖之路么?

  现在,一切都将失去,雷成栋才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地精彩辉煌,可以买各类书看,可以自由自在地谈恋爱,可以逛超市,可以悠然自得看官僚们表演,可以享受现代生活带给人类的一切好处,甚至还可以叫叫鸡。只是现在,只是自己……

  雷成栋沿着武胜路一直往前走,上了汉水桥。在桥的人行道中间,他停了下来,沐浴着江风,又点燃了一支烟。身边不时有扛着扁担、木棒的民工唱着歌、说着笑话走过。这些民工大都是住在汉阳月湖附近的又脏又破又便宜的窝棚里的,白天过河到汉正街等活,一直到天黑才往汉阳赶。雷成栋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和现在的生命都没有了意义,而这些辛劳奔波的民工,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因为他们过得好实在、好充实、好快活。

  “怎么办?”这三个字一遍又一遍地刺着雷成栋的大脑,他想到这个鲜活的城市、多彩的生活,想到家里的父母兄嫂,想到他们一向引以自豪的大学生,全家的“希望之星”,国有大企业宣传科副科长,他们的儿子、弟弟,却是一个艾滋病患者。他想到侄子,每次回家都要粘在他身上,央他接自己到武汉来逛武汉动物园、中山公园游乐场。

  他想到雪儿,温柔、善良、纯朴的雪儿还在遥远冰冷的地方默默为自己祝福。他想到自己,想到单位里还有宣传稿、宣传活动等着他去做,想到自己还人好多梦未曾实现,还有作品没有写——但是,一切已经没有了意义。怎么办?自杀!一个从来没想过的念头出现在脑中,并牢牢地攫住了他的思想和灵魂,他仿佛看见了上帝的微笑。一辆私家车开着窗呼啸而过,传来嘹亮的车载音乐:“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串一株幸运草、串一个同心圆……”小虎队的《爱》!雷成栋旁若无人地大声接唱起来:“向天空大声的呼唤说声我爱你!向那流浪的白云说声我想你!让那天空听得见!让那白云看得见!谁也擦不掉我们许下的诺言!”唱着唱着泪水就涌出来了,赶紧擦了它!心里因过分紧张反宁静如水:跳下去,从这桥上跳下去就什么都没有了,烦恼、忧愁、生命的渣滓,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没了……

  是王辉,把雷成栋从生命的悬崖边拉了回来。原来,王辉当初一听就怀疑雷成栋感染了艾滋病毒,担心他想不开,探知他今天要来取检验单,便请了假偷偷地跟着他来到了医院,并一直跟到了桥上,看见雷成栋被心魔所困要干傻事,及时上前抱住了他,拦了辆的,把他送回宿舍。雷成栋整个人像傻了一样,也听不见王辉一直在耳边嘀咕了些什么,只朦胧记得他说“死是最容易的,自杀是最愚蠢的,好歹也要做点什么,是活过一段的证明,如果要自杀,我早他吗死过好几回了”。

  接下来几天,王辉一直陪在雷成栋身边。到晚上,又拉雷成栋去上网。雷成栋无法,只得去。到网吧各人选一空位坐下,雷成栋玩了几把“四国JUN棋”,完全不在状态,一个个熟悉的棋子全不认得了,胡乱瞎走,被对家骂了个狗血淋头。进到记忆中的聊天室,赫然又见到了“蔚蓝色”。雷成栋跟他打过招呼之后,头脑一热,朦胧中想起王辉说的话,便冒然问“蔚蓝色”:“假如你只有一个月的生命,你会干些什么?”对方回答:“第一,当几天好儿子,给家人上一堂关于生死的哲学课;第二,干一件自己最想干的事;第三,走,天下游,道路的尽头是归宿。”

  醍醐灌顶!

  雷成栋不由得对“蔚蓝色”佩服之至。真的,这样不比自杀强多了么?好歹也是活过一段的证明。自己怎会那么苕的?前晚已拨过北京的艾滋病防治热线,了解到一个艾滋病人最长生命期为0.5-20年,最短的还不到一月,那只是因为发现太晚。想想自己也许时日无多,真该珍惜生命去做点什么!也许摆脱了俗世的羁绊,反可以活出真我来,一心一意去实现自己一直埋藏在心中的理想吧?雷成栋突然想起,自己原本是很有理想的,而且,是一个远不同于现实生活的大的理想。

  于是,他到单位请了病假,把自己关在房里,整理自己从高中时代一直到工作以来的一些文学旧作。之前,雷成栋从读书以来就是班上的“才子”,作文屡屡在省市获奖。到大学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或装老教授忆文GE,或扮小清新写时尚小品文,几年挣了不少稿费,零花钱基本上不需要家里给。如果不是进了这单位办公室杂事繁多,说不定他就会在通往作家的道路上一路狂奔的。犹记得到单位报道时,雷成栋本来分到了宜昌,但因为宜昌一女生想回父母身边,就临时和雷成栋对换了。而这个条子的得来,该女生的家属那可是动用了大量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的。所以单子上的名字虽然是雷成栋,单位内部档案上要的却是另一个。来到一座陈旧破败的办公楼,那胖胖的女人事科长一看派遣条子就说:“不对呀,明明要的是女生,怎么换成男的了?我们这里编制不够,不差人的,你最好另谋高就吧。”雷成栋成竹在胸,不慌不忙从背包里掏出自己发表的一摞文章原件和洋洋洒洒的《自我推荐书》呈上去,人事科长立马两眼放光,赶紧向上级领导打电话:“这娃不错,我们要了!”这一要,就决定了一个人的大半生。雷成栋其实也有几部压箱底的长短篇小说,敝帚自珍,这会儿看一会哭一会,静下心来强迫自己把一些未竟稿继续写完,几天不下楼,方便面度日,很有一种“躲进小楼成一统”的味道。

  我只为生命负责,管他外面洪水滔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