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华丽穿越之公主威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英雄救美

华丽穿越之公主威武 梦幻夏夜 2821 2017.01.14 08:00

  刚到五更天,欧阳潇潇就被墨雨强行拉出被窝,拖到后山上练武了,不出意外,墨雨嘱咐欧阳潇潇先进行半个时辰的蹲马步,完了之后是加重马步练习,通俗的说就是手臂举重,还要蹲马步,最初练得几天欧阳潇潇差点想放弃,浑身没有力气,就连吃饭都感觉手指在打颤,现在终于熬出来了,马步越扎越稳,手臂也有了臂力,欧阳潇潇甚是欣慰。

  “殿下,我们今天来学习轻功,以前殿下的轻功最是厉害,连属下都望尘莫及”“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我相信假以时日我定会超过原来的自己”若别人听到这句话肯定要笑欧阳潇潇不自量力,可墨雨却是深信的,因为他曾见过眼前的女子为了习武付出了多少。

  话说间,欧阳潇潇在墨雨的指引下尝试着将气息凝聚在一起,慢慢的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轻盈,当欧阳潇潇睁开眼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悬在半空中,心中一喜,对着墨雨大喊“墨雨、墨雨,我成功了”看着高兴地欧阳潇潇,墨雨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竟出现一丝笑意,可是还没等墨雨的笑意挂满整张脸,某人便从天而下“小心”“啊……”四脚朝天直冲地面,欧阳潇潇心里默哀,要死了、要死了,啊,可伶我还没开始征服天下美男呢。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耳边传来一声轻笑,睁眼一看居然是景瑜翎,本来就俊美的脸庞爬满了笑意,眼睛里闪着一丝戏谑,欧阳潇潇居然就这么看痴了,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景瑜翎总是挂着笑意,但是却没有现在这种笑意牵动人心。

  “哎呦,九皇子,我知道皇兄长得好看,但是你也不用连口水都流出来吧”另一个打趣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出神的欧阳潇潇,慌忙从景瑜翎的怀里钻出来,顺手摸了摸嘴角,却没有摸到可疑液体,哪知引得在场三人笑意不止,心知被景瑜宇戏弄了,欧阳潇潇不理睬众人向景轩苑走去。

  回到景轩苑,欧阳潇潇自顾开始洗漱,又换了一件蓝色衣袍才开始去前厅用餐,原来都是在景轩苑用膳的,可是现在东苑国的皇室子弟都在这,欧阳潇潇也只能去前厅同他们一起用餐,心中不免抱怨着景翎瑜怎么还不走“清荷,你去告诉小白白,让他到前厅用餐”

  刚走到前厅,便看到景瑜翎、景瑜宇在丫头的带领下缓缓而来“太子与五皇子昨晚休息的可好”一本正经的看着景瑜翎两人,仿佛今天早上的那场闹剧不曾有过,奈何偏偏有人要与欧阳潇潇对着来“休息的甚好,只是九皇子今天从天而降,着实让我与皇兄惊讶,不知可是翎羽国的习俗?”景瑜宇故意打趣着欧阳潇潇。

  欧阳潇潇额前一黑,这小子诚心的吧,她都不计较他们今早戏弄于她,他自己倒往枪口撞“我倒不知,原来贵国还有偷窥他人的爱好”一句话顶的景瑜宇哑然,景瑜翎出来打圆场“早上一顿折腾,想必大家都饿了,不如先用餐好了”见有人搭梯子,欧阳潇潇也愿意下“既然如此,太子请入座,来人传膳”鸟都不鸟景翎宇,率先坐下,景瑜宇摸摸鼻子,悻悻坐在景瑜翎旁边。

  婢女们端着饭菜鱼贯而入,香喷喷的饭香勾起了欧阳潇潇的食欲,正欲动筷,便见着一身白衣的小白白来了“潇潇,这两位是?”看着忽然闯进来的男子,景瑜翎两人相视一眼,难道这欧阳潇潇当真有好男风之向?顿时两人身上齐齐一颤,毛骨损然。

  “这位是东苑国的太子、另一位是东苑国五皇子”象征性的作揖,便坐在欧阳潇潇旁边开始用餐“潇潇你最喜欢的糖醋鱼”小白白贴心的为欧阳潇潇夹菜,看的旁边两人深深觉得自己是多余的,察觉到两人的不自在,欧阳潇潇坏心一笑“来,小白白多吃肉,瞧你瘦的,潇潇好心疼啊”

  温柔无比的声音如若发自女子,男人自然赏心悦目,但是如果出在一个男人身上,效果可想而知,小白白到没什么不妥,他本来就知道欧阳潇潇是女子,再者,潇潇以前也是这样为自己添菜的,根本没感觉,相反还甚是甜蜜。

  旁边看着两人秀恩爱的景瑜兄弟都快要吐了,两个男子之间这般亲密,让两人瞬间相信了,欧阳潇潇好男风绝对不是传言,而是确有其事,不过这九皇子不是已经订婚了,怎么还是如此的不检点。

  欧阳潇潇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慢条斯理的用手帕整理容颜“太子、五皇子慢用,本殿还有点事情,就先失陪了”走时还不忘勾着小白白的胳膊,说笑着离去。

  景瑜宇顿时忍不住吐了起来,景瑜翎强忍着胃里的翻滚,拉着景瑜宇向别院走去,他决定再也不想与欧阳潇潇一同进餐了,这感觉实在是太恶心了。

  回到景轩苑,不坐片刻休息就将墨雨与清荷叫来,四人大摇大摆的上街去了,话说上元节马上就要开始了,听说每次上元节的奖品都极为丰盛,她早就派人去打听了此次奖品,约好今天去取消息,因此一出门就让墨雨先去梦轻阁找薰梦取消息,自己则带着小白白与清荷直奔醉仙楼,早上虽然恶心了景瑜翎与景瑜宇,但是她可是一点也没有吃饱,这不正在雅间里等着美食上场呢。

  无聊之计只好坐在窗口向下看去,却发现楼下一阵吵闹,仔细在看居然是多日不见的江锦,看着脸色如蜡黄的江锦,敢情儿这段时间一直在沉迷酒色啊,怪不得不见踪影,再看那个手拿软鞭的女子,可不就是她的未婚妻文魅儿嘛,算日子,那药性也该解了。只是这俩人居然会碰在一起,这下有好戏看了。

  原本以为欧阳潇潇会去帮文魅儿,哪知撇头一看,欧阳潇潇正看得津津有味,清荷忍不住为文魅儿默哀,郡主啊,想当初你究竟是以怎样的眼神,才会看上绝情的殿下。

  楼下两人哪知楼上的情况,吵得那叫一个热闹“江锦,你平常作威作福就算了,居然敢挡本郡主的轿子”“切,你当本少爷怕你啊,再说明明就是你挡了本少爷的路,还敢狡辩”江锦折扇一打,傲慢的看向文魅儿,郡主怎么了,能大的过去皇上吗?父亲是皇上最信任的臣子,你一个小小的郡主还敢打本少爷不成。

  文魅儿哪受得了江锦这般挑衅,软鞭一挥,顿时江锦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一道红痕出现在众人眼前,吓得围观的众人大气不敢出,直向后退几步才罢休。

  江锦也不是吃素的,脸上传来的阵阵疼痛让江锦理智全无,直扑向文魅儿,文魅儿一时不察被扑倒在地,头上的金钗玉坠洒落一地,甚是狼狈“怎么样,郡主不是很得意嘛,不知道九皇子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在街上衣衫不整,会不会还将你娶进门呢”说罢不待文魅儿反应,伸手撕开了文魅儿的衣服,眼见衣服快要散落,文魅儿瞬间心凉过半,双眼紧闭,今日之后,她怕是要与九皇子在无瓜葛了,想到此处亦是泪流满面。

  突然身上一暖,一件蓝衣盖在身上,文魅儿有些惊讶的睁开眼睛,便看见江锦四脚朝天倒在地上,旁边竟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九皇子,瞬间哭的更加凶猛了,清荷连同文魅儿的贴身婢女坠儿将文魅儿扶起,轻声安慰着。

  原本还在看戏的欧阳潇潇,在看见江锦突然将文魅儿扑倒在地便知道大事不妙,还好她下来的快,虽然不喜文魅儿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受辱,何况古代最看重女子的清白。

  “江锦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居然敢当街羞辱本殿未婚妻,你是嫌自己活的时间太长了吗,如若如此,本殿不介意现在就结束了你”被欧阳潇潇一脚踹在地的江锦,心知自己闯下大祸,一时之间竟吓得发抖“回去告诉江丞相,公务在忙也要管好自己的儿子,此事本殿下会亲自告知父皇,请父皇定夺”

  转身来到文魅儿身边轻声安慰“不用怕,没事了”闻言文魅儿直接趴在欧阳潇潇怀里哭了起来,欧阳潇潇难得耐心的拍着背安慰,并吩咐下人将马车牵来亲自护送文魅儿回亲王府,随后又赶往宫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