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华丽穿越之公主威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花痴病

华丽穿越之公主威武 梦幻夏夜 2564 2017.01.16 08:00

  夜黑风高夜,正是干坏事的好时节,欧阳潇潇与墨雨一身黑色紧身衣,脸上戴着张牙舞爪的青铜面具,在夜晚中一跃而出,同一时刻处于九皇府正北侧的别院中也有四条人影跃出,在黑夜的掩护下,不知所踪。

  申时一刻,墨雨带着欧阳潇潇来到见面的预定点,暗处影藏着大片暗卫与死士,当初原主为了将暗卫能更好的进行跟踪、刺杀等活动,特意将暗卫们放在市井中生活,因此就算影藏在你身边,只要暗卫不动,任凭你是天下第一的高手,都不能察觉到暗卫的存在。

  欧阳潇潇站在旁边仔细的听着暗卫的部署,不远处走过两人“属下墨云、墨伊见过主子”“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欧阳潇潇细细的将墨云、墨伊打量了一番才发现,竟然是龙凤胎,两人长得很相像,哥哥墨云眉峰上挑,英姿飒爽,妹妹墨伊妖艳无比,一双含情秋水瞳,好一个绝色美人。

  “为主子做事,属下不辛苦”“先下去忙吧”“是”墨云墨伊刚藏与林中,景瑜翎、景瑜宇便来了,两人一人旁边站着一人,都是欧阳潇潇不认识的,心中暗自嘀咕,她就说嘛,一个太子、一个皇子,哪能没有侍卫,敢情儿是人家藏起来了,难道我九皇府能吃了你两个侍卫不成。

  欧阳潇潇这可真是误会景瑜翎了,云峰、云磊是刚从东苑国赶来的,还没有休息就被带出来了。

  “听说东苑国皇子不惜重金,只为了买翎羽国九皇子的消息?”一个粗犷的声音从欧阳潇潇的嘴里发出,小样,姐可是为了见你,刻意吃了变声丸呢。

  听见入莽汉般的声音,景瑜宇疑惑的看了景瑜翎一眼,传言翟兴阁阁主貌美如花,倾慕之人数不胜数,照理说声音不该如此粗犷才是,难道喉部受过伤?唯恐有诈“阁下可是翟兴阁阁主”墨雨有些不愿,怎么这般啰嗦“既然五皇子这般不信任,阁主,我们还是走吧”欧阳潇潇点头,故做样子似得向后走去“阁主请慢,舍弟年小不懂事,在下替舍弟向阁主赔不是,是舍弟鲁莽了”景瑜翎不卑不亢的作揖,欧阳潇潇本就不是真走,听到这自是又转了回来

  “太子客气了,我并非什么小气之人,只是我们这些人都是用性命在搏,如若买主这般不信任,我们也不愿在与之交易”欧阳潇潇身上霸气全开,瞬间震住全场,当然景瑜翎除外,人家身上的威慑力是多年在战场上拼搏下来的,她这最多充充场面。

  “我们如若不信任阁主,今夜自不会只身前来,阁主你说呢”“既如此,不如开始正题,太子想要什么样的消息”“我们想要整个九皇府上上下下所有人的一滴血”欧阳潇潇略有惊讶,这丫的难道是心里变态“这是何意,太子可方便透露”“此乃家事,不方面告知”景瑜翎依旧挂着招牌士笑脸,不痛不痒的跟欧阳潇潇打太极,一点都不曾透露“既然这样,本阁不问便是,只不过事成之后的价位……”“阁主放心,事成之后千两黄金献上”“太子如此痛快,本阁也就放心了,半月之后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我们交换”说完之后墨雨随手一扔防雾弹便与欧阳潇潇纵身一跃。

  等到雾散开后,早就没有了欧阳潇潇的身影,景瑜宇用袖擦擦眼睛道“这个翟兴阁阁主还真是够小心的,临走还要丢一把烟,都进眼睛里了”景瑜翎没有答话,只是意味深长的一笑,随意的从一棵树上瞟了一眼“五弟,我们走吧”

  确定景瑜翎已经走了,欧阳潇潇与墨雨齐齐从树上一跃而下“墨雨,我总觉得景瑜翎似乎知道我们藏在树上了”景瑜翎那临走的一眼可不是随意看的吧,不然那么多树不看,偏偏看了他们藏身的这一颗,难得总是精明的墨雨也糊涂了“属下也觉得是”

  不在纠结景瑜翎是不是知道了,吩咐墨云墨伊将事情善后,欧阳潇潇便与墨雨回到了府中,抓紧时间补觉。

  一夜好梦,欧阳潇潇满足的从床上爬起来,在清荷的陪同下去花园散步,结果与景瑜翎不期而遇“太子好兴致,本府的小花园可还满意”阳光从叶间穿过,稀稀落落的洒向景瑜翎,从欧阳潇潇的位置来看,景瑜翎像是披着圣光的圣子,踏着七彩祥云而来,不觉脱口而出“太子真美”本人并不觉的有什么错,奈何景瑜翎瞬间黑了半边脸,本是紧跟在景瑜翎身后的云峰赶快退后一步,要知道太子最忌讳的就是有人说他美,以前柳大人家的千金说了句太子长得可真美,恰好被太子听见,当场便命人将柳小姐带回府中送到军营中做军妓,从此以后不论老少男女不敢靠近太子半分,如今这翎羽国九皇子居然也触到地雷,不知道又要被太子怎么折磨呢。

  哪知,景瑜翎看见欧阳潇潇痴迷的眼神,竟然没有了恼意,打定主意想要逗逗欧阳潇潇,故意又往前走了几步,身子微俯,刚好与欧阳潇潇上下连成一线“九皇子果真觉得本太子美吗”本就犯花痴的欧阳潇潇,在随着景瑜翎的突然靠近,从景瑜翎身上散发出的薄荷香之入欧阳潇潇大脑,然后大脑瞬间空白,在景瑜翎、清荷、云峰三人的注视下,干了件人神共愤的事情,她居然轻薄了一位貌似谪仙的美男子景瑜翎,更让人大跌眼镜的事,干完坏事的欧阳潇潇还吧唧吧唧嘴,一幅特别享受的样子

  “欧阳潇潇”一声暴吼,吓得欧阳潇潇瞬间回了神,看着景瑜翎一幅要吃人的样子,悄无声息的退后几步,抿抿唇一幅小白兔的样子“那个、你怎么了”怎么了,你居然问我怎么了“你自己干的好事,你不清楚”又想起刚刚被轻薄的画面,脸庞开始发烫,又怒又气的景瑜翎气汹汹的甩袖而去,欧阳潇潇你给我等着。

  云峰看见自家主子走了,急忙跟上,临走前还给了欧阳潇潇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弄的欧阳潇潇更是摸不着头脑了“清荷,发生什么事情了”清荷吞吞口水“殿下刚才……轻薄了太子”五雷轰顶的感觉瞬间而下,过来半天又问了一遍“清荷,你在说一遍,怎么了”“殿下刚才趁太子没注意,轻薄了太子”欧阳潇潇暗叫不好,都是这花痴病惹的祸,以后千万要控制自己,不要乱发病。

  当务之急是要藏起来,不然景瑜翎指不定要拿把刀杀了自己“清荷,今天的事情不准乱传,要是还有别人知道,你就不用再跟着我了”“是,奴婢明白”

  之后的几天欧阳潇潇特别乖的躲在房里什么也不干,弄得墨雨和小白白还以为欧阳潇潇转性了,只要清荷深知这其中的缘由,当然欧阳潇潇也不闲着,认真的准备着两天后的才艺展示。

  与欧阳潇潇一起闭门不出的还有景瑜翎,自发生这事后就将自己关在屋里生闷气,景瑜宇几次前来向云峰打探消息均不成功,只有好放弃自己带着云磊逍遥快活去了。相比欧阳潇潇,景瑜翎过的甚是狼狈,每日夜不能寐,一闭眼就是欧阳潇潇那张脸,弄得心烦意乱,不过几日竟然有些消瘦了,最让景瑜翎气愤的是,他虽然气氛被一个男子轻薄,但是心里居然是不排斥的,隐隐约约还有丝期待。

  好好地一个美少男就这样深深的被欧阳潇潇毒茶了,以至于后来每次见面,景瑜翎都有些刻意的躲避之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